像极了爱情

风下之乡的政局变化,就如该州万千气象,风儿说来就来,说去就去。

打从1986年的启蒙运动,青蛙跳就成为了马来西亚政治的学习榜样,也成为了该州变天变低的习惯。

1994年的政变,以及1986年的政变,说起来比起2020年的政治变局没什么差别。都是一堆想要对调座位的政客,使劲地玩着大风吹游戏。

哦,对了!差点忘了2018年508大选成绩,当时是国阵29席,与希盟一样是29席。在新党2席靠过来,此次变天主角慕沙坐上首席部长,才几天又被蛙群效应给拉下台,称谓了过街老鼠。

2018年在政治版图切割后,沙巴执政盟党依然是执政党,但议员都选择离开国阵,跳到沙菲益旗下继续当执政党。

他们这些改变旗帜的政客,是不是违背了509上阵的联盟阵线,从国阵转移去希盟摩下。可当时候,没有人说这些政客的政变是错误行为。还觉得这些改变是真确的选择。

而近日的回头一转,蛙群效应被沙菲益批评为叛变,违背了人民的委托。试问沙巴第十五任首长,你的宝座不是一样从政敌手中盗窃过来吗?

你把宣誓成为首长两天的慕沙阿曼拉下来,再踏上其身体坐上去宝座。您不就是2018年情变男女主角吗?

看回过去式的政局情变,风下之乡的政治工作者都是谈情说爱的佼佼者。台上跟台下说,爱你一万年,走到台下又抱着美眉跟他说,心里只有一个你。

在想世界各地的大选成绩,会不会跟着政客跳槽而改变执政权益呢?

各国政府领导的垮台,是不是跟着失去绝大多支持就下台,再来一次选举让人民去选烂两粒苹果中,那一粒比较能食用。

可马来西亚政治版图改变,就是因为台上的主角都期待下一场激情澎湃的情变,导致至今依然无法全国各州通过跳槽法令,来制定情变的男女主角。

今天跟你签署婚姻注册,后天载着情人上酒店,下个星期又和好如初,下个月又约另一个爱人。而你在无可奈何下,也得风花雪月跟着情欲花天酒地,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期望马来西亚的政治会有坚固不移的情怀,爱上就长相守,与你携手到老老。

爱到最后爱你到老,输惦多情的手头。我的心你说放就放掉,连安慰也拢无效。

“等到最后爱你到老,阮的感情为你留。想袂晓情那会来变调,一世人拢看袂透。”

神出鬼没

当官者到底懂得新冠吗?尤其肺炎疫情好像又卷土重来时刻,这些当官的代议事是不是了解到政事的祸害,还比新冠更危害人民,甚至下一代。

当我们看回政治大海啸的年份,那些年在台上讲到大道理的非政府组织义工,到了他们上台当官后,他们究竟是如何改变了政策。

过去式的两年,政客除了维护政党的权益,换了位子当官的代议事,解决了数十年的政事吗?

莱纳斯,统考,大道收费,AES在308大选开始称谓之不公平,不公正,没理由。可执政两年期间,这些人改变了什么?

今天在朝野大风吹,某些人依然高高在上,一些人下野,有几个重新回到了宝座上。

就在这些人换来换去的时期,新冠肺炎大军乘机而入,进攻了马来西亚。导致马来西亚封国,整个社会停摆,可政客仍暗中较劲。

要是政客不怕新冠肺炎,倒不如说他们只恨新官废言,恨自己失去了官位,恨自己少了官俸官禄,唉!

作为一名选民,笑纹也恨自己没有机会当上新官演员,在政治剧情中激情演出,为人民带来一场对号入座的选中纲要。

要是在308得以换衣衫上阵,相信早已阵亡。要是得以在505上阵,相信又是一条好汉。要是又在508获得大家的委托,相信也是一出戏剧。要是我在二月官厅事变后下台,笑纹肯定成天写文告,继续为民争取公平正义。

要是笑纹称谓了当下的官爷,大选老板只好听两个口的笑语,我们都是为你好,我们执行任务就是要马来西亚有更好的将来…一笑

劳碌一生

在工地听着泥水匠师傅谈话,你孩子读完了吗?还在大学?还没毕业?

另一位师傅说,你以为读书这么容易吗?

这位师傅说,读书不容易,那你做了数十年的泥水匠,为何永远做不完?

哎呀!老旧式的读书,只要初中毕业已经很厉害。在接下来的旧时候,高中毕业已是公务员。要是能大学预备班出来,那可是高级公务员。

那时候的大学毕业生寥寥可数,整个社区的大学生没有几个。要是你家有着一位大学毕业生,那可是“扬眉吐气”,笑傲家门。

直到十多年前,政府开始制造大学生。在各大学府,大专院校,各种高等教育学院广招学生后,街头小巷顺顺便便都是大学生。

比起拿石子丢到拿督更容易中,可这些大学毕业出来的新新人类可有作为?

没有社会经验,就要求两千块以上的薪金。在社会打滚数十年的老师傅依然赚取千多两千块。

可这些收入不是很高的社会人,却养育了几个大学生。而毕业出来社会服务的大学生,又养育了几个爸爸妈妈呢?

这些满足不了现状的大学生,比起生活苦干实干的家人,到底彼此有什么差别呢?

难道就如老话说…一个爸爸在外做工,养了一家大小十余个孩子和老婆。可十余个孩子长大成人,结婚生子后,却无法奉养两位老人家。

这是两位师傅感叹地说,唉!说生活难过,也过了这一生。现在孩子长大快毕业了,自己依然在劳碌,为的是给他们更好的生活。

听着这些话,让我想起王小二过年,年年难过,年年过…

希望新新人类能懂得老人家这一生的奉献精神,为了家人,劳碌奔波数十年。有些甚至做到死,做到最后一分钟,可遗憾的是孩子无法传承了努力去干的精神,真正落实去做的学习。

当下许多的新人类就想守株待兔,等成熟的果实掉下来。就很少用耕耘的行动去完成任务…

垂延三尺

即使更改了名称,从武汉肺炎,到新冠肺炎,它依然在你左右陪伴着大家。

今日的新闻发布会,防长终于宣布千元口罩条例。

高级部长跟大家说,只要在人多的公共场所,您就得戴上口罩。

要是您不愿意好好戴上口罩,有关单位将给你一张“牛肉干”,价值一千元。

政府今天的决定,可以说是人们自取其辱。对于新冠肺炎的传染,你我他都觉得自己绝不会被感染。

是以大家出门在外工作,到市场购物,还是越州旅游,大家几乎都没好好戴上口罩。

尤其一些人在堂食时,简直是调整新冠肺炎病菌,这些人几乎靠在一起用餐。

还有些人上巴刹买菜,也是“赤裸裸”地四处走动。即使戴着口罩,也只是保护下巴,哈哈!

诺西山提醒民众好多次,要注意社交距离,要勤用肥宅洗手,记得戴上鼻口罩。

可人们在行管一二三后,觉得疫情应该远离马来西亚了!到了最后一段的831复原行管令,人们开始以松散态度对待。

7月10日开始的逐步放行,到今天才二十几号,街上的人都在嘉年华活动,还是沙滩上戏水狂欢,呵呵!

尤其是外国回来的国人,当他们不需要单独在酒店消磨时光后,他们好像刚从监狱放出来的人,哥善拿哥信你,要去超级市场就到超级市场。要吃东西,就大刺刺坐在饭桌用餐。

就在大家都任新冠病毒四处寻找对象约会后,首相特地召开新闻发布会,跟人民说…政府或将采取口罩行动。

隔天的部长记者会也是如此放风声,诺西山的记者会也是类似呼吁社会,要注意事项的时候,请大家给予配合。

结果在政府部门的会议讨论后,为了禁止新冠肺炎病毒对人们“垂延三尺”,再次攻陷马来西亚。

政府只好祭上千元口罩法,只有这样的硬性规定,大家才会戴上口罩,唉!

疫情一二三

从武汉肺炎,到新冠肺炎,口罩一直是政客们的战斗精神。

这些各国领导人,在多次的国家卫生说辞中,有些坚持不戴,有些鼓励你戴,有些戴着致辞。

有些领导甚至跟你说,基于人权自由,我们不可以规定人们一定要戴口罩上街。

所以从武汉的强制执行情况看来,戴口罩是减少被感染,或者说感染他人的机率相对减少了!

可为何海外的人类对于口罩防范意识,却抱着对抗心态。

也许他们是对于“中国生产”排斥反应,也是一种坚持国家尊严吧?

可为了这一块防护布,让自己成为了新冠病患,他的牺牲值得吗?他们这种自由自在言论站得住脚吗!

看回一百二十年前的伍式口罩,薄薄三层布为医护人员建立了防备墙面,让面对鼠疫死亡率很高的人们都避开了被烧掉。

要是今天的尊严避忌,却让自己走掉…这些思维岂不是比当年被火化处理的尸体更难搞。

清朝末年的入土为安是全中国人的葬仪礼数,死人一定要埋在泥土里。

可感染鼠疫病逝者,要是其尸体被老鼠路过咬几口。这只老鼠马上成为了鼠疫传播专家,挨家挨户去分享病菌,让哈尔滨成为人间地狱。

面对尸体污染严重影响的情款,还有口沫传染,当时候的伍连德除了规定省城的人戴口罩,还上奏朝廷皇帝,以“焚烧”堆积如山的死尸。

在末代皇帝批准奏文后,哈尔滨就将死尸分堆给烧掉,一烧就烧了好几天。而数月的鼠疫病菌感染也在几天后,竟然被化整为零。

百余年前的焚尸是果断处理方式,即刻砍断疫情病菌感染。可全球的新冠病患逝世处理方式,就只有中国根据古老方式进行。

戴口罩在中国也是必然的生态,所以看得到该国群众的活着痊愈。可世界各地的习惯,包括我们这里的国民,口罩几乎都是遮掩下巴。

即使戴着口罩,其鼻子都暴露在外。有些人甚至戴了一个星期的口罩,你觉得新冠细菌会窝藏在里头吗?

当疫情侵蚀世界各处时,国民腔调人身自由自,笔者只能说,这些人已步入地狱之门。

不想即刻被烧掉的人,你还是戴上口罩吧!

而且,还得罩着鼻子和嘴巴,每天都换一个新口罩。

政权议会

日前在神圣的国会大厦里,看到许多尊贵的议员为了最尊贵的议长宝座,跟议会的同行大话西游。

笔者认为这些尊贵无比的议员,是为了各自派系斗争。

尤其是当过两次首相的马哈迪,老人家是为了延续自家人的权益保护。

至于要更换自家人的慕尤丁呢?说穿了,只想找一个比较容易沟通交流的人当议长,以便遇到棘手问题时,能够帮助的该国盟王朝。

就如509换班当值的执政党,当时候的政府也是找自家人当议长,副议长。

这只是世界各地政府的通病,也是任何执政党的权力。

今天的更换议长,只不过上演一场现实世界戏剧。而不是像某人说的不公平,不公正,不公道。

要是倪可敏觉得执政党需要外家人当议长的话,尊贵的倪可敏应该在前年拒绝希盟的建议,而提议巫统主席阿末查希为议长。

尊贵的倪可敏今天在议长票决后,跟着宣布辞职。对此,笔者觉得是他不敢担当,不敢面对自己的票数。

或者说,倪可敏怕票箱的成绩惨不忍睹,吓死宝宝,哈哈!

对于这位前议长的罢免票决,笔者认为是政治游戏的无奈,更是政权更替的代价。

其实,要是马哈迪不坚持辞职走人,今天也不需要换这么多官僚机构代表。

况且国家元首还曾挽留老人家,可老人家却不接受最高元首的好意。

今天的混乱政局动荡不安,是希盟股东权益的恶斗结果。而不是所谓某人开启了后门,哈哈!

SOP

以前人们爱说,在街上顺便抛一粒石子,相信都能击中一名受赐封的有功人士。

最近几年的赐封风波,就有位天子在网络发布了石子反弹笑话。

前半段与以前的故事情节一样,下半段是石子击中了拿督,反弹肯定又击中拿督。

南疆天子是讽刺当下的拿督通街道,几乎所有的人都是拿督。

天子的笑话是基于某皇室每月峇莱布沙大赐封,每两个星期行宫小赐封。偶尔也有酒店式的赐封,有些甚至是小皇帝赐封仪式。

在如此多的赐封规定,相信是该赐封仪式少了行管法令来定夺受封人士的资格。

例如受赐封的有功人士需要在社会服务有杰出贡献,在文教道路上有优异成绩,在福利保障体系中有一定的付出。

好如在公共服务领域服务的公务员,你最少要为政府打工二十余年,部门主管才会提名“社会服务有功”勋章。

在公共服务做了三十年后,主管部门也许会再次提名“社区服务之星”

近年来的庄严赐封大厅,不懂何时开始涌进了许多有功人士。在某皇帝爽快下,赐封了一批又一批荣誉称号的拿督。

这些对某方面有杰出贡献的人,在该社区服务有表现,就获得了拿督,或者更高级别的荣誉。在与皇帝拍照留念后,有功人士名列榜首,报上的赐封新闻更是一大版又一大版。

这些有功之封邑比比皆是,身边的朋友也许就是某州的封邑,许多还是更高级别的封邑。

对于这些有功某社稷有功的封邑,笑纹想到了大街小巷的小庙。小庙供奉了本地特色的祂,也即是只有本地才有的神明。

祂在人们有意供奉中,入驻了马来西亚各地。可入驻仪式没有法律保护,随时随地都会被执法部门采取行动,推倒小庙。

这与某州封邑大同小异,没有什么行管规定,没有法律法规制度,更没有什么地方政府部门的支持和政策。

要是你真的有意供奉神明,请跟执法部门申请建庙手续,也得根据政府部门规定。否则被采取法律责任时,在没有人愿意站出来承认祂时,其实是你害死自己的…

生活有点甜

看着电台的节目,剧情好像是初恋情人嫁给别人,被同事取笑绿帽被戴了!

可传说戴绿帽的那个人跟同事说,你洞房之夜真的第一次吗?可我跟媳妇儿,可是婚后恩恩爱爱,天天都是情爱日。

每个人都有故事,为何大家这么在意过去呢?难道你就不珍惜当下,眼前的人儿吗?

就在两个男人和两个女人个别吐出心声,大家才晓得过去已是过去,当下就是最好的一刻。

和有缘的人相聚一起回味,一起想起,我们没有人能独自面对风雨。我们就是这样一边纪念,一边继续生活。世界永不停息,我们永不停息。

写着电视剧情,再看回马来西亚政治,这几段的剧本故事是不是很相似。尤其,马哈迪上演的角色,与过去式的情人,当下的爱人有什么差别?

过去的情敌,今天的爱人。以前的爱人,当下的情敌。谁又是小三,小王了!

马来西亚的政治爱情故事,跟剧本的生活有点甜,爱恨交加还很交缠。感情很好的一对,竟然会跟谁谈恋爱去了。

笔者今日写文章与你分享,只想跟你说,爱上老马肯定是不归路!尤其,过去对他爱恨分明的情敌,今天竟然为了报复,而选择跟他在一起。

在爱情交易的论点上,爱情是盲目的。在政治交易上,掌权是爱情的魔力,也是大麻的诱惑,让人欲罢不能。

今天的老马放不下,恋着权位的迷恋,一直跟大家说,情敌的不是。只有他才能让情敌回心转意,做回一个好人。至于老马身边的几个伴侣,迷恋着权位离不开情人,只好跟着情人盲目谈情说爱。

老马的新伴侣为了权位,还把同在一起二十余载的爱人给玩弄。背着旧爱人跟新爱人眉来眼去,整天说我爱你,请你给点时间,让我先处理一下。

这么多年我是一天一天地熬过来,我不想连累你们。。。我想要孩子,我想让孩子成为伟人。电视机又传来你心变好了,你真的瘫了,我会好好伺候你一辈子。来积极,我们的新生活要开始了!

等爱的安华

安华等了这么多年,为何再等多六个月,却不等了!

对于这一次的不行,对笑纹来说,早就应该跟其政敌划分界限,哪有认贼作父呢?

还有,还有,还有那些跟老马对着干数十年的政敌,竟然为了走入布城,放下了数十年的恩怨,最终彼此又有什么好结果呢?

老人说得对,勉强没有幸福。只有登对的情侣,还有能互相包容的伴侣才能白头偕老。

飞天仔与蓝眼结盟二十余年,当爱人看上别人时,又觉得眼前的他特别英俊潇洒,勾三搭四,你跟他,我又跟另外一个。

如此缠绵复杂的关系,终于在2月爆发,老爱人依然很深情爱着自己,可几个伴侣又爱着他,只有蓝眼不再跟他眉来眼去。

笑纹不懂得情爱,但知道分手的伴侣很凶暴,尤其当自己知道伴侣爱上别个男人时。可眼前的这几个伴侣,却让大家摸不着脑袋,到底谁爱着谁?

林吉祥跟大家说,飞天仔和诚信佬虽然爱着老马,可不辜负安华的爱。

马纱布也一样跟身边的人说,我们是真的爱来爱去,彼此没有什么距离和区别。

只要我们几个相信爱情有结果,人民将看到爱的结晶果。而且,我们会白字黑字签下爱的协议,会在半年时间后,更换个别情侣上位。

喂!你们可不要以色情的眼光读这编文字组体,而是以情书团来迁就迟来的爱,一个等爱数十年的安华,在牢房消磨了大半辈子,就是等着首相的爱意。

可在爱情的魔力下,又周转在几个伴侣怀抱,转来转去,却转到了原点。或许,爱情就是如此简单,要懂得爱自己,才有权力去谈恋爱。

老马就是如此爱恋,在过去数十年来,总是爱着家人和自己,他不管外人的眼光和批评,就是执意为挚爱本身为魔力。

所以,安华在老马自恋自怜的情爱故事里,总是遍体鳞伤,弄到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吓坏身边的人,也吓跑几个伴侣。

尤其,那几个爱权力的伴侣,嘴巴挂着爱意,可又跟老马勾肩搭背,背叛着安华,还说我们是爱着你来跟老马交易。

哈哈!写到这,在想安华为何不再等六个月,笑纹的个人分析是安华在二月轻伤,终于了解自己必须爱自己,自恋自怜,只有爱上自己才能坐上首相宝座。#

安华

很多年前,当安华在某场合主持仪式,在主办单位安排下,一笔挥毫写了我们都是一家人。

当时陪同出席的嘉宾是时任交通部长林良实,而安华是时任副首相,华社对这七字给予崇高的敬意。

要知道那些年的首相是马哈迪,当年是1994年。安华担任了第七任副首相,挥毫时刚上任不久,如此神来之笔让举国上下的华社感觉到了安华的博爱。

这举动让大家几乎忘记了1987年,身为教育部长的他委派不諳中文的副校长掌管华文学校。此举引起了全国各地华教人士的不满情绪,引发了社会不安状态。

导致最后的茅草行动,让一百多位的政经文教人士都进去牢房静修。

许多人都不懂他的由来,从历史记录寻觅中了解,他是马来西亚伊斯兰青年运动创办人,获得时任首相马哈迪欣赏下,被招纳入巫统。

他官运亨通,也是马哈迪给予的祝福。1982年一入党则参与大选,官委首相署副部长。1983年担任文化,青年及体育部长,接着农业部部长,教育部部长,直到副首相兼财政部部长。

并在1988年,被老马铲除为阶下囚。笑纹借此分享安华与政府干爹的一路走来,是想跟你说安华这一生摆脱不了老马的约束。

即使今天在蓝眼的政治文宣说,他们不同意再次推举马哈迪为首相,而是建议安华担任下一届首相。

笑纹在想,要不是老马在两年前将安华给从牢房弄出来,安华今天还不是窝在医院病房的床铺上。

而且还得在几项法庭审判中继续表演颈部受伤,脊椎不适必须住院治疗,唉!

可在两年前出狱至今为止,安华几乎称谓了正常非凡的老年人,笑话是还能打死老虎。

对于病情发展,笔者不是医务人员,绝不懂为何没事出狱后,自由自在的欢喜竟然让旧病没复发,而且还成为一名健壮的政治工作者。

说回我们都是一家人的趣事,第一次是1994年,第二次是2020年公正党新春团拜。只不过,上一次写我们都是一家人后,在4年后就下台。

而这一次的我们都是一家人只能耐二十余天,又在被其干爹给弄垮台。看回这七字箴言,我们都是一家人,再想想一下,这些马来思维政客的脑海中,是不是写着“我们一家都是人”,不然就是“人都是我们一家”。

今天的马安配谈不成,也许就是心中的一个刺。三十二年前的恩怨纠葛,并不是再半年时间能够解决。

要是老马有心给予祝福,上个月的九号,安华已是第九任首相,慕尤丁哪有机会坐上宝座。

安华啊!安华…对不起,忘了过去的你曾在母校教过书,笔者应该称你为安老师,请好好地干,为山脚人带来更好的发展前景,再次为山脚人写下历史记录。

让大山脚英文中学写下两位校友同时担任了正副首相,也让日新历史一页写下临教也能当正副首相。

安老师,笔者只能借此祝福您,希望您能摆脱老人家的枷锁,早日攀上政治高峰,等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