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不分贵贱

读小学那些年,班老师都爱问学生,你叫什么名字?住哪里?爸爸做什么工?

我啊姓王,名孙文,住丽山花园,爸爸做X的。结果,一讲完全班笑翻,你爸爸做X的。

这个做X,陪我到高中毕业,偶尔还是面对现实中的讥笑和搞笑。可那时候的笔者能做什么,爸爸干哪行,做了数十年的家族生意,能为了同学的笑意改变命运吗?

即使他爸爸是槟城潮兴公司的成员,你有权力去嫌弃人家了吗?没有他爸爸默默耕耘槟榔岛屿,风景秀丽江山还会那么吸引人吗?

潮兴公司服务槟榔屿近百年,也既是有了潮兴工友为大街小巷的后房倒弃米田共,槟城才有秀丽江山啊!

很多时候,人们爱说孩子不勤力读书,改天长大成人不是倒粪,就是扫地,成为一名低下层人类。

可要是社会少了这一批底层服务人员,当下环境舒适化的国家,还会那么整齐清洁吗?

社会是包容各阶层人类生存空间,才堪称一流社区。要是该区域只有上流社会人类,相信乌烟瘴气就是其定义。

当然我们也得照顾低下层人类,更要看好中上等人类。可上天没有说到,低下层人属于没有贡献力量的一群,而自我膨胀意志的上流人就功在社会。

日前发生在东马的霸凌事件,导致十二岁学兄基于七岁学弟讥笑父亲名字,在怒气冲冲下,不小心造成严重后果,错手断送学弟宝贵生命,唉!

回忆起数十年前,在班上情景…我姓王,名孙文,住丽山花园,爸爸做鸡的。全班笑翻,你爸爸做鸡的,你岂不是鸡仔。

说起做鸡,让大家笑了好多年,可这不是社会歧视了性工作者,要不是她们要养活一家大小,她们需要这种工作吗?唉…

纯粹舞室

当“峇峇娘惹”拂动了观众的眼力,接下来“手·籍,童·忆,情牵吉打,透框,Conventure Envoler(顏面解脫),Fortitude(關懷彼此),秋色余韵,拿出来,A Noise Within Silent(寧靜中的雜音),袋·待·代”,在二十余位舞者牵动下,吉打牛又再次走出文化沙漠,呵呵!

Be Be Bu (福建语) 一起来跳舞!这是很多人收到讯息时,或觉得平平舞蛮怪,什么是Be Be Bu?到底舞团要带出什么讯息?

相信只有前来鉴赏纯粹舞团年度展演的人,才会懂得黑箱实验剧场,什么是观众坐在舞台旁,跟戏院类似,又跟近距离接触很近,这还是学校视听教育馆吗?

因为吉打州确实缺乏了剧场馆,这里有许多大礼堂,很辉煌,又堂皇,可没文化内涵,更不要说贴近观众,像样的舞台。即使舞者诚恳用心,将节目多元化,观众还是感觉不到本土艺术活动的辛酸。

这是本土艺术创作人的心声,要等多一下,多几年,观众才有机会跟舞者真正交流呢?也许这也是马来西亚各地舞团的发展瓶颈,投入艺术活动有心,可社会对于艺术表演无意,哈哈!

昨晚的11支作品,有着五支青年编导的努力,还有艺术总监的心意,其中包括国际艺术节,马来西亚华人风貌奖以及全国公开组金奖作品。现场观众,其水准还好吧!

尤其透框,Conventure Envoler(顏面解脫),Fortitude(關懷彼此),拿出来,A Noise Within Silent(寧靜中的雜音),袋·待·代”,这一种用心去看,用思维去想,舞者给观众带来什么?

当下世人笑我太疯癫,可谁走出了现实框框?你我他可放下了,我们身段可否让人真正放下呢?

拿出来…你可拿出了心里的话,哈哈?宁静中的杂音,你又懂得内心深处的挣扎吗?那一盏灯,照出影子,心里呐喊,可自己又走不出其魔咒。人生啊!自闭,忧郁,想不开,不如意,孤独就不是心里那盏灯作怪吗?

谢凯旋说了好多好多次,该舞团属于业余爱好者的家,下班放学过后的舞室,一个云集要跳舞,想舞出我人生的地方。他爱说纯粹一家人,舞团属于大家的,只要你有兴趣跳舞,欢迎你成为家人。

纯粹,跳舞,表演,现代艺术,舞技创作,吉打舞牛的江湖世界少不了这群年轻小伙子,放学不回家,却往另一个家跳,就如艺术总监所谓学舞蹈的孩子不会变坏,反而还会学好做人做事,呵呵!

也许在艺术学习的孩子,跟学音乐的孩子一样,不会坏,不会坏,相信我一句话,我也曾是学华乐的,所以时到今日,偶尔写写稿发牢骚,赚黑狗啤酒钱。

道解公园

林家的祖籍在广东新会大泽北洋乡。
晚清时期,林道解带着家人在“下南洋”的大潮中,来到马来西亚槟榔屿。
在马来西亚期间,林道解从事建筑业,修筑了马来西亚著名的旅游古迹—槟城旧关仔角古城,还开设了当地最大的百货商场。
当地政府为了褒奖林道解对当地做出的贡献,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块地名—TOKAI(“道解”的广东发音),至今仍在使用。

《多皆》名字的传说:
拥有超过百年历史的吉北多皆(Tokai),位于本同县(Pendang)的一个小镇。关于其名称由来,坊间有很多不同版本的传说,但迄今为止无人可证实,只能道听途说。
“Tokai”在马来文或英文里都找不到任何意思,倒是在日本,有一间《东海大学》,即名为Tokai University。所以一些多皆人相信,这或是源自日战时期的日本名字。
也有老乡民说,世界二战日军侵略马来亚时,许多中国福建南来的华人都躲到这里来避难,大家都抱着“住一下”的心态逃到这里,结果最后却留了下来,而“住一下”在福建话里就取音变成了“多皆”。
不过,在部分马来社会里却流传了另一个版本。据说,这是早期来到这里的中国满清朝代一位满族将军的名字Tok Kai(督开)演变而来。无论如何,今天走在多皆的路上,随便问一问多皆人,还是没有人能给到一个绝对性的答案。

华乐回忆

其实,我也是误打误闯下,被狄袁拉近华乐团。还记得初中二学校假期始,在篮球场遇到他,在他大力游说下,我们几个才姗姗来迟,搭乘最后列车。

尤其乐团不会从初中二(Form 2)招收新生,隔年又是政府会考。哪有时间学习乐器演奏?

结果我,俊宝,德财,铭峰,端裕吧?在长假中开始成为死人音乐团的一分子。

其实,在我欲加入时,面对很多人反对。大家觉得我很麻烦,一个下午班纠察团红带总团长,就是那么惹人讨厌,呵呵!

可没想到篮球场那一次,让我爬上四楼华乐室,跟当时的总务陈建兴要求,虽然进去华乐室听到死人音乐有点怪怪。

但看到几个美女在哪里,死都不出来…

轮椅

呵呵!没想到猴年岁末,笑纹必须坐在轮椅上品尝OKU滋味。

日前,捧水壶去烧热,高低阶级一不小心,被地上的水给玩弄了,转身就摔倒,扭伤左脚的筋脉。

当霎那间,左脚一踏步,就知身体飘移了!可拿着水壶,要丢也来不及。就跌在地上,左脚整支痛到不己,要爬起来也不能。

坐在地上半小时吧!等疼痛消失了一点点,才爬起来,坐在椅子上歇息。又坐轮椅到车上,去找医生诊断。

他说,应该要休息几天,或许几个星期才能走动???哇啦!跌倒需要那么长时间休养吗?

回到家,忍不住疼痛,服止痛药,减轻疼痛,呵呵!才懂为何经常有人会痛不欲生。。。

睡了一晚,被逼坐在家里一整天,又坐到晚上,睡觉,醒来又坐…屁股扁了,人麻痹了,到底要坐到什么时候?

繁花頻開情綿綿

繁花頻開情綿綿水真立早、許友彬、曾子曰、牛忠、胡淵、山離、梅淑貞,亞蘿夏(雅蒙)、歐芙伶、傅承得、許志明、莊若、許友莊、周若鵬、林曉珊、游枝、冰谷……

讀了這些爬格子的文字記載后,心裡只有一句話,報館沒有拋棄過去,辦報宗旨應該還在。

從文字組體裡,讀者欣賞到中國報七十年來,跟他她的往來不是記憶中的一個轉角遇到愛,而像兄弟姐妹的情感糾葛,放不下的情懷。

在週年之際邀舊情回饋以前,這樣肯定彷彿說了一句,只等舊情復燃,讀者還在等你們的文字遊戲人生啊!

為老朋友一句話

十七組造字工房,有些已經停筆,有些換字道,有些還是在《中國報》執筆寫故事,這種精神值得文人學習啊!

原來他她是如此寫道一篇文章,原來大家是讀著一則又一則副刊文字記載長大。

而筆者這些年來寫字,除了愛寫愛投,則等到投籃多過見欄。這說明了自己的功夫不到家,寫不了精彩故事,寫不出精華,但自己還得在格子裡學習爬行。

這些年來的寫實,無非是老朋友一句話,再不寫的話,筆鈍了心思沒了,再想擠奶也沒半滴啊!

借此感謝他的勉勵和鼓勵,把寫文告、寫新聞的筆者,打扮成一個投稿的寫字人,希望飛鶴將謝意寄給另一天邊的他──何乃健。

读霸王书

人人咖啡店高教部長拿督斯里依德利斯祖索指出,截至今年8月31日,國家高等教育基金(PTPTN)仍被拖欠高達87億1048萬令吉;其中更有75萬3018名學生,從來不曾償還過他們拖欠的總數51億9171萬令吉。

这些大学毕业生就业了吗?他们是在什么领域开展人生另一个历程呢?

政府为何被失信大学生拖欠了近百亿,难道这些穿戴四方帽的上等优秀学生,不懂得有借有换才是做人做事的道理。

笔者认为,这群有读书的失信借贷者应该知道自己拖欠了国家教育贷款,更懂得没有偿还债务违约责任啊!

因为马来西亚政府喜欢“优待”失信者,更爱疼惜知错犯错的违纪人士。只要你有时间陪政府拉扯,一旦政府机构一想到时日到了。政府就公布偿还优惠,一次过扣多少,逐步还钱又怎样?

即使驾驶人士违反交通法律,奈何也!只要你有本事等警方“逮捕”令,你或许能以几十块解决一张罚单。不用傻傻分不清给了三百,方正你做不了模范人民。这就是什么政府,有了什么人民,对吗?

一个爱赖账的政府,一群爱赖账的人民。一个宠爱失信群的政府,这个国家还有诚信吗?

笔者相信百万公务员内,就养了许多失信的读书人。由失信者担当高官的机构,就不懂该局部门还有什么担当重任的作用吗?

政府部门要是请好公务员,在雇佣他们时应该逐月扣除高等教育贷款,让他们懂得还钱守则,才能保证公共服务的责任。

当首相要委任官职时,也应该委托公共服务局调查受委代议事。证明了他没有失信借贷后,才委以重任,出任政府高官,部长,总监,到最低级的九品芝麻官。

因为要有廉洁自律的政府,就要有奉公守法的人。比如在野党的代议事也得跟公共服务局连线查询,这些号称民主制度改革的人民喉舌每一个,是不是一个没有失信的人类?是一个受过高等学府陶冶又高智慧的代议事啊!

其实很简单,只要政府有心收账,让人民知道跟政府借钱就得根据信贷程序偿还债务。

因为在过去数十年来,大家都习惯了政府是一只没牙的老虎,跟它拿钱花掉就行,还钱不是政府字典的天经地义,你说是吗?

更可笑的政客,爱在人民集会鼓励大家成为失信一族,只要我当上首相,这些高等教育贷款一笔勾销。

这就是马来西亚的可爱,有借无还霸王也,有借有换是傻瓜。有借有换还,再借不难已不是阿窿的口号,哈哈!

机不可失

以前不离不弃的叫夫妻,现在不离不弃的是手机,一机在手,天长地久!机不在手,魂都没有。其实古人早已了然,并专门设置了一个成语…

网络传来讯息,手机已是生活的重要养分,没有它,很多不懂如何活下去?

要是在数十年前,你说这句话,相信没有人相信你。因为电话还是一种生意人的需要,不是一番家庭会有的。

尤其,当接线员还在服务的时候,拿起电话,耳筒传来不是嘟嘟,而是女性接线员,你要拨什么号码?296,118,664???

尔后,电话逐渐成为一种常用工具,使用者还得搅拌圆形圆圈,513664,还是512118?

直到按钮到数码,再有大哥大,放在吃饭桌子上,即使电话没有响。隔壁桌也知道你的生意做很大。

世道今日,口袋里没有两个号码,你属于稀有保护动物了!要是你还用在按键盘电话,身边友人会笑你,比孟加拉仔不如。

当然,一些经营数字游戏的商人,还得跟按钮电话为伍。因为,数目与同伍,按钮就是生意的一部分。

而这些与数字信号处理的商人,都有私人手机处理智慧网络世界。而你我他即使没有经验数字生意,也多有两台机号,以便一天到晚都跟世界接轨打交通。

听到手机的声响,大家都会开启手机扫描一下,有什么息息相关的通知?而身边的人叫你时,耳朵未必听出耳油,呵呵!

今日你我他触摸手机,多给身边的人,听铃声多给叮咛声。手机表面光滑多一横,你懂!伴侣洗碗割破手,我不懂?老爸老妈幸苦数十载的老手,更不懂?

天长地久成埃尘,手机有着智慧,可大家却失去智慧。不弃不离成术语,手机失去讯号,你我他疯了疯了疯了!

握着智慧手机,失去生活情趣。拿着智慧型行动电话,丧失了人生在世的意义。给你世界的联系,输了身边的亲情。让你感受了手机世界,典当了做人处事的幸福啊!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手机立刻温馨。你选择心中的魔鬼,还是要与家人团聚呢?看来老祖宗的机不可失,果真写实了科技创新的当下…灵一久思思议留迹溜酒啊!

崛起了吗?

黄衣全马跑透透,为了宣传“意义依旧”,这是净选盟与朋党的游戏,哈哈!

跟着黄色起舞的红衣群呢?是吃饱没事做,还是跟主子倒米?笑纹疯疯癫癫自想又想,红衣主教应该觉得自己就是救世主…

为何觉得自己是拯救族群的神,这跟个人喜好有了关系密切,因为他是为主子找事,让族群看到他为族人声言,不要毁谤莫拉油族人吖!

在多元文化的马来西亚,我们习惯在各自为政的生活里成长,政治说辞也是各自精彩。去到他们的世界,就听他们的歌颂。来到我们的讲座会,只有炮轰政府,讲贪污腐败,说选举肮脏。

这既是马来西亚政治的游戏结构,不由得你比喻什么?除了双面政客的人,到哪说鬼话,在这讲神话,唉!

说到黄衣红衣的决斗,先说月亮佬的策略。投票那晚,他们会收拾旗帜,收藏宣传品,讲是收拾残局。可隔天晚上,他们就开始了下一届大选的讲座会,开始部署败选区的工作。

这些月亮佬打从数十年开始至今,就是如此在各区大讲小说,每天每晚都是游说,灌输月亮教义,让信徒逐步显现了月亮传奇世界。

至于帆船宣扬“器材”和组织,都爱在大选三年后才动起来。选举旗帜在选后,让它空中飞扬到退色,掉下来成为路边垃圾。

不管天枰里的哪个党派,大家都是如此处置天枰的下场。成绩代表一切,醒来又是一年,再多服务也是无奈之举!

而火箭队友则邀稿应酬,每日三则,每天几说,口若悬河,笔下服务,除了文告,还是文字游戏。不然的话,叫记者采访自诉自爽招待会。

说是宴请记者参与,可支持者坐了几座,等着开饭啊!张口等吃已是朝野党派的习俗,让从政者吃饭也得吃钱应付咯!

蓝眼则等精神领袖,公主,老婆带领才有作为。其他只不过排排坐,吃果果,等里面的他发号施令,你说对吗?

至于最新的退党组合,在执政里头当哑巴,在海阔天空之景又废话连天,说以前不是好东西,其实自己狼狈为奸咯!

前几天,黑衣人“起义”要求民选政府一哥下台,傲慢的他们与黄衣人又什么差别呢?

大家都不满选举结果?还是人民选举不是他们要的游戏数目?除非定论由自己定义,仿佛法庭判决一样,赢了就民主,输了则不公平。

今天看到黑色崛起,发觉了崛起原来如此重要,崛起就是一切,崛起等于民族主义,崛起还是起义…借此笑声问各位大侠,你崛起了吗?要是你崛起不了,民族雄风吹不起,你这个小弟起不了作用啦!

写了好多好多天,借几瓶黑狗的胆子,在此祝贺朝廷代议事,多行不义必自毙,身为政客要说人话噢!

不要为了豪宅,名车,政下代,出卖了灵魂和族群利益。你或忘了老人家的话语,人在做天在看。即使你获得民意,荣华富贵这些年,往后变成油条,被后人当成秦桧,死人遗憾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