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由得你决定

与老友闲谈。。。

你这一次的转变,根本就是没有更适合的人,你才有机会啊!

唉!从哪走出来,在哪打了三十余年,换了七剑,还得挥剑杀敌,没有选择,就能硬硬度。

即使内心跟我说,今天终于姓王了,可为何不能高兴起来呢?

接受不是逆来,而是让阿公事业有一个喘气机会,看看自己是不是能改变自己,让一个病入药膏的公司得以恢复健康,唉~

买醉

喝酒是一种生活享受,对吗?

对于不喝酒的人来说,这是精神孽待,对身体不好,是傻瓜做的事!

可对于买醉的人来说,醉丝丝是美丽人生,醉倒是坏事咯!

所以嘛!要喝酒就得学喝酒的艺术,喝得潇洒,醉得逍遥自在。。。。

而另一把

做了那么久的工,换了七八间工厂,这一次应该是最后一站吧!

日前在纸上画了一笔时,有人告诉笑纹。。。

其实很简单,做好本分,做好家族本意,这就是“而另一把”。

神来之笔

对于林首长给予的解释,其28楼与珍珠新闻的职员,每月领取逾18万令吉薪金,这与其他州属的大臣机构职员应该没差别。

只不过珍珠编辑部倒不是别人拥有的新闻部吧!而且看过珍珠报纸的人,应该看得出其内容是为某人度身为写。

笔者认为这是造神谕者的宣传推广文物,是让人们觉得他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政治家,也是全马唯一的爱载人民的政客。

这一笔薪金是未加上印刷费,和其他媒体用品,是以总开支相信是一笔大数目,或许能照福人群,学校,宗教信仰团体。

为一个人而写的宣传品在文化大革命是属于崇拜,今天可以说是延续个人王朝而拟建东厂文革干部,呵呵!

今日又在报纸上读到一个趣闻轶事,首长为了谢嘉平的选区水灾事务,竟然自己与叶舒惠一起服务灾黎。

在想尊贵的首长政务繁忙,在水灾期间赶场赴约都忙到七十二小时不眠不休,他还有时间坐在服务中心等待灾黎前来填写表格吗?

为了灾民好一个政语,就架空盟党代议事的职责,这不是官场现形记,就是为了清除异己,对吗?

叶舒惠是不是能解决自己浮罗池滑选区的灾事,还得统筹整个槟城灾事,又兼顾植物园区选区灾民。难道其代议事谢嘉平已成为了植物人病患,什么也做不了!

其实,这些年的政事演变,可得出首长心愿,不听话的代议事没得延续出战,为民请命。爱提出绿化环保的议员呢?下场必冷藏还要冷酷无情。

至于为了环境污染治理的她,面对千夫所指,所承受的政治压力并非你懂得的排挤压迫。作为一种改朝换代的新浪潮,要是比起封建专制还要世袭独裁,唉!

笔者需要两线制带来制衡政治体制,但绝不是sit down的听话训练,要是盟党代议事只蹲训一哥话语,这不是健康大众点评的政府,而是号令如山的东厂太监府。

不听话即刻排人铲除,不接受指示则点穴遥控,直到唯我独尊朝廷杖权,哈哈!哈!哈!哈!

tolong

当神不断minta tolong时,他不是真要求协助,而是推卸政治责任,对吗?

不要与天斗

他说出这句话时,也许就是满脑子神论。

没想到此神将金句闹翻天,救灾还有什么意思呢?

对此话语,笑纹只能说他比喻在不对时间。

因为此时此刻除了解救众生外,没有其他需要做了。。。

何必画足

参与野兔数十年,涉及了许多故事,往事,人事。。。

最近觉得疲累了,不想再勉强继续下去。

是友情变质,还是组织变了样,你知我知他晓得~

持斋吃素

打从一年纪至今,跟着九皇爷吃了四十载的斋吧!

从趁热闹到为了洁身十余天,就这样吃素了四十年,为了只不过秉持九皇爷信念。

自己还不懂“洁身自爱”,但觉得这些天是让自己的肠胃休息一下,歇息几天,停酒十余天,让肝脏借此短休几日啊!

短写成文

过去写惯了短短文,写了稿后,短短不再是文。

日前,想了一下,是时候回去短短文,让自己回归正传。

越短越辣本色,只怕写短不了,已成为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