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主席

在多皆逗留三十余年,做过马华支会主席,多皆村长,本同县议员,幼儿园理事会主席,直到文德学校董事长。

转眼之间,董事长也快十年了!村长在政权交替下,曾挂联邦标志,又换回州标志,又失去标志,哈哈!

幼儿园至今还是一样主席,皇天宫在已故主席林正开建议下接下斯职,也当了两三年了吧!

月前为了解决一些人事问题,他们又在挂一个主席职给笑纹,也即是躲避三十余年的福利组主席。

作为当下多皆数个主席,笑纹会把多皆组织都放在皇天宫屋檐下,让多个组织在皇天宫福祉团聚一致,为多皆人服务,你说~对吗?

出不了!

少写了,写不出了!

何乃健说得对,笔要磨,磨久才会利,文章要多写,写多才会顺。。。

过去几个星期又停笔,要写不写,在想写什么?

就这样给停了笔,现在想写,又想不到些什么事务?

唉。。。写啊!写啊!写啊!

还钱法例

多年前,安华曾说过…要是我们执政的话,会取消大学生贷款,你们不用还了!

这颗糖果推销整十年试吃环节,终于等到这一天换届“武林酒”嘉年华。

坐上官爷位置的人,当了官爷后,脑袋有没有换,笔者不懂,也不想知道。

因为,官场礼仪就是这样玩得不亦乐乎。在官僚机制改革下,当官者就是这样炼成闭嘴开口说话看游戏规则~由不得你!

就如魏家祥当官时,嘴巴关得很紧,说不出话来,对吗?而今他好像解开了封口令,一直说个不停。

公公说到当官者很烦,魏家祥讲道是非曲直,弄到部长都呱呱呱呱呱呱…

以前你都不说,现在才讲…你烦不烦!

这与过去叫人不还钱,今天跟你说个事儿。你啊!借钱还钱天经地义,必须还钱啦!

但当官者几乎忘了大选承诺,是你叫大学生不守规矩,不必履行承诺,不用还政府钱啊!

作为一名草民,对我来说,做人最基本就是要有信用,做一个人的思维则不好不拿白不拿,不吃白不吃,哈哈!

你吹咩

当他洋洋得意要挟政敌交出办学钱时,笑纹不懂全民了解其意吗?

就是因为你不是我的人,你所作所为都不应获得支持,尤其是在当今状态,我就是要你好看!

当他说,要马华跟其党申请政府常年资助时,笑A在想些什么?

党,执政党,政府,为民办实事的执政当局有什么区别?

多年以来,那个党在为教育耕耘?而为何会有这个学院出现?

对啊!骂了很多年,你啊到底为教育机构做了什么?

今天你坐上去了,是不是为了要政敌低头跟你讨钱,故意以政治角度说教,呵呵!

其实要把政敌丢进垃圾桶很容易,就是不理他,不讲它,不跟他来往,让时间慢慢遗忘她啊!

今天您故意取消拨款,让学院得不到资助,再取笑对手,你能跟我做什么…唉!

超级粉丝

跟过该团伙就懂得什么叫超级无敌,更晓得按赞是必然动作。

之前为了了解政敌的攻势,自己曾跟随超级战舰“打仗”。看到了该队伍的作战心态,觉得我党的战队是永远无敌…

就看最近的党选举,外人或瞧不起党组织结构构思。参与党选的候选人和团队不断脱裤子放屁,一直说党制度很差,对打候选人的问题很大,就不说自己有什么短处,对吗?

这与网络的超级战舰相差悬殊,该超级粉丝团极少讲团队坏话,更不会批评指向党领袖。

虽然他们的作战方式或方法不是最写实的战役,但却是一番打仗队伍的风范。只对外英勇善战,对内是另一种灿烂人生,呵呵!

尤记得三七零失联当晚,他是写纳吉与安华支持者为了释放争执而…

虽然在飞机失踪事实证明后,他撤下那段文字狱,可他是否曾忏悔这一段鬼鬼祟祟字体呢?

还有过去几年一直再说在野党的议员钱不够花,可今天在执政后…好多个人突然一夜暴富,每月领取万万块。

不懂这些人过去是否领取高额“养老金”,又说我很穷啊!

最近网络又写了…才六个月,我们还需要时间实行啊!

难道高官显要说的…不符合国情,需要多方研究,不适合这那是政策咯!

爱你一万年

最近几天的爱情故事,就是两个人都觉得巫统还是爱人吗?

他们都跟外人说,他们的不一样爱情,呵呵!

可对笑纹来说,外人才不管你们的爱情故事,要不然509你们不可能少过1+3D啦!

你们俩如何争夺情爱,相信人民没什么兴趣,更不想知道巫统还在意你吗?

今天巫统领袖也开口了,你们要走就走,这意味深长啊!可大家还不懂国阵这艘船还有几斤的铁钉…

也许想离开巫统的千票户,与其二号是要跟老马谈情说爱,重塑当年情!

而不想与国阵切开关系的老拍档,仍想在旧屋檐下,借用老帆船重启情缘,对吗?

可在咖啡店听来听去的风云直播,老百姓好像不在乎老情人闹剧。大家都认为你们俩只不过如两小口子,讲来讲去都在玩妈妈刹。

可这是人民对于你们俩有什么意思呢?

华社是不是我爱你,我心已属于你,今生今世不移。在我心中,再没有谁代替你的地位。

我爱你,对你付出真意,不会漂浮不定。你要为我再想一想,我决定爱你一万年。

可华社可以重爱老马,就不愿爱你多一次啊!

巫统再生缘

当姑里输了几十票后,巫统又被判非法,老马即刻重组该党,也成立新巫统这个政党。

尔后他也巧妙地解释,巫统不复在,我们不需要新旧之分,在一个契机下,把峇鲁给拿掉。

新巫统又变成巫统,也接手所有财产,延续他的政策。

如此这样的演变延续使命,仿佛巫统又重生了!

但在509大选的滑铁卢,马医生在另一个山头起义,不小心赢得了马来西亚政权,老人家又当回了首相,呵呵!

日前他说,欢迎巫统国州议员加入土团,也说该团会比巫统做得更好,哈哈!

就不懂他老人家会再次“重组”该团成为巫统吗?

要是土团党在巫统议员加入后,马医生诊断~我们不一样!

只怕老马又说:“我们要换回去巫统这两字,希望大家不会反对,呵呵!”

小幸运AbCD

以下为【缺电英】改编歌词:很久很久以后我们才知道,当一个总统说我们再也不缺电,不是真的不缺电。

而是她在唬烂你,选前选后都骗你。我听见冷气发出吱吱声音,我看见电灯又在闪烁不定。可是我不懂会跳电的原因,英文说过没问题。

投给你的时候还动了感情,两年了才发现说谎成性。为什么没有发现票给了你那谦卑都成了梦境,也许当时在立法院当觉青,忙着吃行政院的太阳饼。

人理所当然的忘记,是谁嘴里说着台湾以后不会缺电的。曾经你说过核四不行要归零,现在却打脸自己,核一核二要重启,那两兆风力发电的机器。

那喷的八十亿,每一个都是你英文撒币的证据。每到月底好伤心,我吃饭都有问题你却拿钱给海地。

反正都是国民党的问题,这次不让柯P,民进党的选举 你回家吃自己。干话是源源不绝谁说都行,政府会不知不觉接近你。

两百五十万请音寧来实习,管爷当校长不可以。当初都是因为马脑太无力,才会投给爱说谎的小英。

最软的一块都是屁,文哲说过垃极一直都是不分蓝绿的。会过劳死都是你本来就有病,不要问我,你自己要跟老板去争取。曾为劳工们说过的权益都只是为选举。你全都给忘记政府只是个公亲。

每到月底 好伤心,因我的薪水拚死拚活只有两万一。在我完全没看过的海地你送了四十亿,说邦交更坚定,你去吃姑婆芋。

经过一番滋味的政治体制改革后,笑纹相信大马小幸运很快就会出现。尤其早前的ABCD GST,不懂何时会唱为abcd sst。

509说好的承认统考,取消过路费,马来西亚人的体制,第三选票…会不会是公亲政府的唯一解释,不是我们做不到,而是我们没有想到会把政权给拿过来玩玩?

我们没有送海地数十亿,却跟人民筹款数十亿,再送他国几亿又几亿,对吗?我们不是不想取消大盗收费站,只是津贴了燃油附加费后,才发觉国际油价的差别让国库口袋破了一个洞。

我们不是不想承认统考,只是还没来得及研究其可行性?我们只想履行废死条例,因为这是世界趋势。人人都有寻死觅活的自由…

借此送诸神的神谕“A-B-C-D-SST, 统考大盗都是假, YB讲她没办法, 多少承诺都得等。A-B-C-D-弯弯桥, 大选宣言是假。”

请相信我

教育部副部长说,要是大学生执意不还贷学金,你可能列入黑名单。

过去曾把拖欠高等教育贷款人士免除列入出境黑名单的政府,今天觉得今年收回的贷款达八亿,比起去年同期的十三亿,这些顽固不灵的欠贷者真的有些过份。

副部长说,政府会把这些人士列入国家银行信贷资讯系统的黑名单,政府也可以对他们采取法律行动,哈哈!

从过去几次大选”鼓励”借贷者不需要还政府贷学金,到今天的把你打黑。是政客想到了有借有还上等人,还是觉得你们应该当一个有信用的高等学府毕业人士?

尤记得,下一届首相安兄就多次呼吁政府取消“屁踢皮涕N”,要大学生跟他们一起推翻执政的国阵,然后新政府就会一笔勾销欠债基金啊!

可为何今天的首相又说,欠债不还下等人?你们不可以当一个没有信用的人,对吗?

但是。。。坐上执政位置的首相却把大选宣言当着什么?他老人家说,没想到会赢得大选,上台后有义务跟民众解释“做不到”的理由???

笑纹在想,想当官者都是这样骗选民吗?只要你们选我为官,我一定会全力以赴。。。说的时候,不需要什么信用保证。因为笑纹不可能当上首相嘛!

一旦笑纹不小心当上了首相,笑纹再一一跟选民说,不是笑纹做不到。而是有些东西不是你们这样看,而必须让我们这样处理。。。

要是这一次,笑纹处理的不好,请相信我下一次一定做得比这一次做得更完善,办得更好,请相信我。。。

红豆兵符

筹办百年校庆,停笔了一阵子,几天前想写,可就不懂要写什么?

这时才发觉自己就好如没有方向的船只,不懂它要飘扬到哪里?更不懂会在那里停泊!

尤其,这些日子看到转变后的新政府,那些坐上位置的新官,他们有没有上任三百火,只有自己懂,对吗?

尤其前言不对后语的政客,当官前讲到天花乱坠,宣誓就职后,就如坐上位置换个脑袋一样。让人捉不着脑袋,他她到底是为民请命,还是做个称职父母官,好好执行政府条规。

几天前,废除死刑的建议,到几天后内阁已经通过,不会再检讨,更不会提呈国会通过。这是曹官任命,还是草管人命呢?

至于教育部长的色素转变更可笑,鞋子变黑,又变回白几天,又建议几年后一定施行。记者问了一下,袜子呢?

部长又说,研究后再宣布。。。尔后又听闻支持者,是媒体误解部长的说话,哈哈!

可部长的换色还没研究好袜子是不是要黑,又在一个活动发表学生一定要懂得游泳,嘿嘿!

过去在乡下长大的孩子,可以说没有溺毙河流的,都已经成为游泳健将,对吗?

像我这样没有河流生涯的成长,那有可能懂得游泳,更不要潜水啦!但自己懂得万一有一天下水后,自己肯定会在24小时后,再浮上来跟大家告别。

今天教育部长,要全部的孩子懂得游泳,可马来西亚的学校有几间有游泳池?难道为了部长一个建议,政府必须征用隔壁的土地,再拨款建设国际标准的游泳池,对吗?

一个统考都不演绎好部长职责,他还好意思要成为游泳部长,学识机制都做不好。难道换了鞋子袜子的颜色,再让每一个孩子懂得游泳,就是一个称职的部长吗?

在想要是这是509前的部长提议,他可称为反对党的箭靶,被当下静静代议士给攻击到全身伤,哈哈!

今天重新执笔写字,是想让自己有机会成为箭靶,看看红豆兵是否想笑纹红,让我红到全马各地。

因为,笑纹不会游泳,更不会车大炮,只会写字涂鸦,与你分享优雅的文字组体,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