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心开始

过去这些年,疯癫度日过日子,自己总是觉得逍遥自在就行了!

人们对于笑纹有什么看法,那是你的个人意见,我依旧是我。

也许说,我很有钱是我的高傲。可你懂吗?去到裁缝店,师傅跟你说,自己来啊!去到车子维修店,技工跟你说,你自己来啦!去到饭店,老板跟你自己来啊!

我就样解决自己,你帮我解决车子,我给钱了事!你帮我做裤子,给钱了事!你煮一餐给我吃,给钱了事。。。

钱不是万能,没钱也万万不能。。。但你可有想过吗?有钱未必是无敌,你的收入再多也无法填补心灵空隙。你有再多的钱,没有温馨的家园,没有一个完整的家教道德,没有一个系统管用的生意方针。

再多的钱,也无法解决你的困挠啊!只有,从心开始,你才是一个成功的人啊!

AES

不驾超速,怕它吗?一个不守法的人,跟其口中的贪污腐败没两样啊!

对于日前的新闻,许多读者对于它被人破坏,感到兴奋非凡,觉得破坏王是替天行道,为人民解困,你心里是不是也是这样想,哈哈!

高速大道的时速是专家研究后,制定下来,什么样的道路限制多少?这是国际道路规矩,也是执行道路法律的他们依以为规。

可在人们以赶时间,驾110时速打瞌睡,就是不愿根据有关当局的规定驾驶。还说,警察爱吃钱,交通局官员设下陷阱,让人民口袋破洞消财。

这种人比比皆是,你我他都差不多一样,我只是驾快一点,时速115,只看短讯一眼,只听一个紧急来电。没想到警察竟然躲在天桥底下偷看,赖我吃死猫!

过去的笑纹也是这样想法,直到有一次载送卫生部长蔡锐明,一上车他就系带安全带,笑纹奇怪地问:“你怕警察么?”

“没想到他回答这一句话,我系带安全带是关系我自己的性命,一旦遇到车祸意外,坐在后座的我最容易受伤。”

他还说,人们很奇怪,政府规定一些条规,就是以民为本。但“为何”引起人民不满呢?而且,驾车不可以用手机,是怕你讲电话讲到忘了自我。驾驶看讯息,你以为你是二郎神,磕头还长一粒眼睛吗?

打从数年前的那一次,上车系上安全带已成为习惯,不接听来电也训练有素了!只是停在交通灯前等待时,总爱低头看讯息。这个不好的习惯,至今仍改不来。

手机讯息异响,就让我变成挂牌公司大老板,怕来不及回讯就失去商机。相信这也是许多人的弊病,当红灯转绿,前面的车子依然故我,让后面的车队动弹不得。

今日不懂那个家伙铲除“雅姨爱”,协助“犯罪”的飞车异族脱罪,在想上面第一句,你怕什!

作为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遵守法律人类,不吃钱,又不会给钱,也根据一切规矩做人,从自己开始做好一个人,也教导下一代做好一个人。改朝换代相信只是一个幌子,不然就看换了位子就换了脑袋的政客,一旦执政为官,说话得官腔,做事得官僚,嘻嘻!

正念减压

日前在华乐音乐营活动期间,来了一位博士讲解静下来,还没听讲,就觉得他来干嘛!

身为工委会主席,但又得团队成员安排部署,还是觉得怪怪,他何方神圣?

他说,人必需觉察自己的情绪,由正念静下来。他说念字写法是今心,也即是今天的心啊!

情绪是过去和未来,当你很烦,你自己必须捉“自己”回来现在,也即是当下。让自己坐下来感受脚踏实地,感受呼气,吸气,身体的温度,再感觉心跳。

当你感受了呼气,吸气,心跳,你是不是回来了!

我是。。。我感受,我必须静下来,听一下心灵的主人在说什么。过去,笔者觉得宗教信仰是引导人跟祂说话,有事情时就可以跟祂说,你的心里话。

今天的静下来,笔者认为人类应该很久没与心灵深处沟通交流,差一点被繁忙的工作事务绑得透不过气。总觉得很烦,很烦,很烦…

就在你的情绪捆绑着过去与将来,你如何才能静下来呢?让自己从情困“脱离”,让自己的思维停一下,让自己的心灵听一下,你的呐喊~我需要静一下!

宁静就是放下现在的想法,想做,或说胡思乱想。吃饭用餐不知所味,与友相聚不知所谓,做什么魂不附体,你到底是一物二用,还是比挂牌上市的大老板还忙呢?

要是你时常当失魂鱼,不懂游来游去干嘛!现在就试一试练习三个呼吸法,一专注呼吸,二吸气呼气放松身体,三吸气呼气,想一想现在什么最重要?要做什么?

好好呼吸是让你回来当下,感觉呼吸,认真呼吸,闭上眼睛,再仔细呼气吸气。当你感觉到了自己脚踏实地,坐在椅子上,周围空气的感觉,耳朵听到心灵深处的言语吗?

对笔者来说,越想越生气,越看越不过瘾,就想一拳挥过去。可老师说,深呼吸,回到我是我,静一下,你就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想烦死了呢?

不要想,又要想,还在想,这是思考模式,强烈情绪,跳出生气。那就深呼吸,呼气吸气,放慢心情,从哪抽离出来…

记得哦!当你想不开时,坐下来,闭上眼睛深呼吸,再呼,再吸,在感觉衣服的温度,四周的温度,听一下呼吸,想一下心跳,你是不是回来当下了!

嘻哈政治

看到以下故事,我想起有人引哈迪入华社,投月亮一票就是投火箭一票,投改过自新的月亮等,后来骂月亮骂到今天还推给别人吃死猫。他还叫人吴三桂,他当之无愧。

吴三桂,明崇祯时为辽东总兵,封平西伯,镇守山海关。1644年降清,引清兵入关,被封为平西王。1661年绞杀南明永历帝,1673年叛清,发动三藩之乱,并于1678年农历八月十七夜病死。

在政治海啸至今,与回教党藕断丝连的政党,除了巫统外,就是当下的行动党和公正党吧!但今天对着骂,又跟他组成联合政府,这不是大笑话,则是骗话,政治谎言,为了政治目的,不择手段,对吗?

看到华社在骂卖华,马华是几时卖掉一个华人呢?何况这些年来,与合作伙伴签下了备忘录的林神,可否检讨被忘路是有着355解药呢?

今天又说他人是吴三桂,殊不知自己是无善跪异族吗?爱讲就说,讲了又忘了,尤其对于数十年的政治大恶魔来选择漂白,对于在意霸权政治的人们,你怎么说?

为了马来西亚将来,我们只有跟熟悉的魔鬼合作,就算他是杀父仇人,为了迈向布城,你我他只有服下遗忘药剂,呵呵!

奶粉咖啡可可因

奶粉造假个案,让笑纹想到了咖啡店的Nescafe和Milo,执法单位也得全面检查“卖”假Nescafe和Milo的奸诈商,对吗?

茶室小二:先生小姐,你们两个要喝什么水?
笑纹:我要Nescafe冰。
茶室小二:先生,好的!美女呢?
美女:给我Milo热一杯,谢谢。
笑纹:浓香一点噢!
茶室小二:好,好,Nescafe冰,Milo热。

茶室小二送饮料,放在桌上时,笑纹和美女忙着吃饭,没立刻喝。放到杯里的冰块溶化,整个杯子湿漉漉,顺手夹吸管喝了一口,觉得味道怪怪,少了什么!

笑纹:啊峇,请问这是什么水啊?
茶室小二:Nescafe冰,还记得老闆你吩咐的浓香啊!
笑纹:是吗?可为何味道不是记忆中的味觉,是不是咖啡头手搞错了!
茶室小二:没有啊!我可是亲眼看着咖啡头手在Nescafe罐子盛两茶匙粉末,还要求头手多放一点咖啡粉。
笑纹:是吗?味道不是对称,就是有点怪怪。
茶室小二:噢!Nescafe罐子盛放一定是咖啡豆粉,骗你做什么?

这时美女喝了一口饮料,皱眉头问:请问这是美禄吗?
茶室小二:对啊!也是从美禄Ting盛出来,有问题吗?
美女:味道好像其他商标,头手没搞错吧?
茶室小二:都说了,美禄Ting啊!难道是雀巢咖啡珍吗?

笑纹:兄弟,会不会看错罐子,还是厂家进错袋子?
茶室小二:绝对没有,你不要乱乱说。
美女:会不会跟南马奶粉个案一样,有心人偷换呢?

碰巧茶室老闆走过来,笑称:世道虽难赚,我们不会偷换咖啡粉末,不信的话,请你到后面检查罐子是不是美禄和雀巢咖啡。

笑纹:罐子当然是真的,粉末我们哪懂?
美女:老闆,做生意要有良心,赚钱也得有道德。
老闆:都跟你们说,罐里的粉末肯定是咖啡豆和可可豆,咖啡店哪懂得偷天换日,将里边的粉末换掉。难道我们想做奸商吗?

写到这,读到此,看官有什么感想?雀巢咖啡变了样,美禄公司为了薄利多销,竟然胆大包天跟旗下产品开玩笑,为了那一点薄利多销,砸坏自家生意,唉!

还钱再说

国家高等教育基金(PTPTN)打从创设到今天,被大学生拖欠了多少钱?相信在网上应该找得到,也能从部长回答国会议员提问时,被记者广泛报道,众人皆知啊!

可为何高等教育部长一再而三呼吁受惠者要记得还钱,这是什么逻辑思维啊?

还记得多年前的安华语录,只要民联执政,政府会取消此项基金还贷系统,你们不需要再还钱,对吗?

当政客为了选票,将借贷记账法给更改游戏规矩,这与岛屿老大口舌一样。我们可以改变游戏规矩,可这是教导借贷人做一个失去信义的大学生啊!

当我们签署高等教育基金时,是不是觉得日后务必履行职责,有借有还,做一个上等人。这与阿窿口号一样,要借不还下等人,不还就等红漆追上门咯!

做人做事其实很简单,借钱还钱天经地义,难道你以为政府钱就不用偿还吗?

其实“不用换”是多年以来,街坊邻居在传的讯息。大家在误讯中成长,都觉得跟政府借贷,不还也无所谓。直到最近要飞出国,被移民厅阻止,破口大骂政府外,你到底觉悟了贷款制度没?

把贪污腐败与不还贷款挂钩,你岂不是比贪官污吏更无赖?他们可以吃钱,为何我必须每个月偿还债务呢?

要把官员吃钱与自己无赖行为相对来说,这与执法人员接受你给贿赂金一样咯!自己做错不承认,还故意与贪官一样腐败变质,呵呵!

令伯不信

气象局发出天气恶劣预警,彭亨州关丹、北根和云冰,以及柔佛州丰盛港的大雨,将持续至本星期天。

该局发表文告,也对数州地区发出大雨警报,即登嘉楼龙运和甘马挽、柔佛州哥打丁宜、砂拉越古晋、三马拉汉、西连、木中、泗里街、诗巫和沐胶。

对于以上预警信号,你有什么反应?尤其住在这些地区的人,谁会垫高家里器材?谁会未雨绸缪地,准备一些阻挡“溢流高涨”洪水滔天?

相信只有曾在灾区渡过难关的灾黎,心存侥幸地想这几天应该没问题吧!闻雨必淹之黑区灾黎心里有数,此次应该是几寸,还是两尺呢?

想起十月份的雨事,就让北马人吓一跳,原来十多小时的大雨滂沱,就能淹没整个区域。老天爷怎麽这样坏心眼,动不动就让海龙王飞上青天闹事,难道祂不懂怜惜人民吗?

笑纹不是政客,不懂政治解释。只记得老人家一句话,欺山莫欺水。可大环境变量发展,可把整个社会结构转型升级了,早期的屋子,被后来居上的新住宅区给压低地位。

尤其一些水灾区域,后来的发展趋势肯定垫高数尺,你填土一尺,我填高三尺。结果数十年前的老屋子,变成了低泽区域,逢雨必淹。

多年前在县议会呆过几年,读过房屋发展规定,要规划建设住宅用地,几多面积就得保留一个积水草地。这个草地的用途,在平常时间一无是处,杂草丛生,飞禽走兽呆在哪发呆。

可一旦雨季一来,大雨倾盆时,该低一点的草场就是临时保护地,它吸纳过多的雨水,让即将淹进大门的水暂时缓解压力。留在积水潭发呆几个小时,待溢满的沟渠疏通经络后,再慢慢流出去。

即使留在积水潭的过度水不溜走,也会在草地的大自然排泄功能下,吸入地下成为地下水。

所以说吗?要是你的住宅区有这样的“废地”,请你谨慎对待它,不好为了泊你的爱车,为了几粒榴莲,芒果,或者是尖不辣,就填土霸占已用。

万一这一次洪水猛兽来访,海龙王有意做弄天意,你不得不半夜逃离家园,呵呵!

多说华语,少说方言

打从这个革新活动开始,各籍贯方言也逐渐变成遗产语录,问学生你是什么人?

很多学生都以为自己是华语人,尤其忘了母语的爸爸妈妈,更觉得讲方言是落伍的传人。

尤记得在校期间,校方的规定,讲方言罚款一角钱,那是四十年前的事。但我们至今的聚集仍然各自精彩,你讲福建话,他说潮州话,偶尔参杂华语。

你我他讲什么话,就看当时候一开始认识,我们是以什么话讲啊!有些认识了数十年,才懂原来讲了多年潮州话的我们都是福建同乡,呵呵!

今天写出感言,不是谴责推动华语的组织,而是觉得革新运动抹杀了乡语,让许多人忘了根,失去了籍贯,对吗?

有些乡团组织开会时候,是以其他方言或华语交流,你要他们讲母语,都获得一样的答案,家里没有人讲!

父母都以华语交流,我们哪懂什么母语。偶尔回乡与爷爷奶奶都鸡同鸭讲,老人家讲什么,我们都不知所云,唉!

讲华语活动,是中国统一管理制度,也是把五湖四海的族人归纳为一家人。但在各地区的话语,中国人还是讲回地方语言,老乡见老乡,还是老话对乡音。

而在马来西亚呢?多少人还懂得乡音母语,尤其一些稀少籍贯的国人,像多皆林家村的话语,剩下几户口在说呢?

根据他们的祖籍,广东云浮,郁南,罗定三个地方的甘榜话,在马来西亚就只有老哆喈懂。年纪大的一群还能谈笑风生,那些少过四十,三十,二十的人已经不懂了。

对此来说,这不是文化遗产吗?南来百年留下来的足迹,数百年来的乡语,这是中华民族精神,也即是龙的传人骄傲。

可在革新活动的摧毁下,懂得乡音母语的年轻人,比起有文化涵养的读书人少之又少。当大家为推广三千年文化艺术时,可记得乡音本身就是一个文化遗产。

要时下的人说回母语,要当下的年轻一代说华语,要大家都懂得母语教育,就今天开始跟儿女讲方言。

把多说华语,少说方言运动改称为多说华语,记得母语。这样才能真正留下你的籍贯,让孩子知道阿公来自福建省,南安县,二十二都,丰州,双溪口,溪州乡。

与熟悉的魔鬼共舞

槟榔岛屿公正党炮轰州政府未经商量,就禁止该党植物园州议员谢大状处理水灾援助金,指这样安排不理智,不仅不尊重选民,亦破坏希盟成员党之间的友好关系。

对于这个指责,笑纹感觉该党后知后觉,对于过去几年的火箭夹攻宫廷权责,已被一党独大典当了盟党权益。

尤其是在官联机构的委任处理方式,飞天仔从天而降,由外州插入槟岛担任升旗山官职,槟城研究院,绿化管理,甚至首长幕僚也由外州人担当,呵呵!

尤记得刘议长在308后,做好了行政议员职责工作,经常上报,曝光率媲美州官一号。就在505后,被换去当“OMG!我的天”议长,跟早前雪兰莪州议会议长独行侠也一样。

由此可见一斑,要在岛屿“任劳任怨”作为称职的人民喉舌,还得看一号给你几多的曝光率,还有你可以在什么时候出现眼前,呵呵!

君不见,几个“后备”政治明星都是为州官一号解释,为一号挡子弹,挡住政敌攻击,这是一种官场礼仪啊!

这种只允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的政治压力手段,且让盟党代议事面临诸多不便透露的困境。要说出来,党纪律委员会依法追究,不讲出来让人们晓得,为难自己,以为代议事不做事。

今天听到某人说,州官一号破坏了友好关系,唉!你们这种利益挂钩的结拜兄弟,背后插多几次刀也无妨。因为,为了布城这个共同利益迈进,牺牲自我,典当从政初衷,丢掉人民权益也不是一回事啦!

不然的话,在雪兰莪州监督回教党做坏事的独行侠和其他有抱负的她,也即是看好政权的代议事,已成为了埋没良心的政客。为了拥有当今权益,即使与口中的恶魔携手共进又何妨,你说对吗?

一名霸权数十年的魔王,一名每天醒来驱魔的在野独裁者,一个被恶魔折磨铲除的阶下囚,而与魔鬼共舞数十年的同僚竟然跟以上几个到反位置,颠覆了政局,改变了马来西亚政治,呵呵!哈哈!嘻嘻!

乱写胡选

只要用心经营,人民会懂得你的付出,呵呵!

在网络视频转播便利下,人们已习惯成自然而然将手机讯息转播了! 即使其内容是不符合现实,也没经过大脑“过滤”就转了。

所以今天听闻的上述话,笑纹只能嘿嘿回应。 你穿短裤在灾区协助灾黎,做了十八小时又如何?

就算那个律师在法庭的时间比灾区短, 你以为这种服务会获得人民认同吗?人民在大选那几天, 只要有心人又再说国家即将破产,必须换,只有换掉才能重生啊!

你做了到天亮,走到脚断又奈何也吧,呵呵!只要他们利用“民声” 数落政府,说汽油价跟着什么上上下下,这都是政治阴谋。

还说巫统领袖都是贪污烂权,只有换掉他们,人民才有新希望, 呵呵!

可一旦这些其口中的腐化官员转了码头,在哪儿为他们讲话,“ 吃了那些年的贪官”转眼之间变成了人民英雄。

老马跟林吉祥斗了数十年,被火箭骂数十载的独裁者, 经过数个大选,骂了数十年,老马却成为人民救星, 改朝换代就看他!

相信自己吧!只要跳过去与火箭同在,你马上翻成一个成功政客。 与民同乐,对吗?

写着,写着,台上换了马青仔讲话,其党精神说,不管党派谁上阵, 该州团肯定支持到底,呵呵!真的吗?

就不懂这些年轻一代的心里,他们到底支持谁? 看过数届的大选成绩,以华裔为主的选区, 国阵华裔后选人输了几条街,输到翻跟斗“妈不认子”。

要说马青仔成功拉浓年轻人回归国阵,笑纹只能写道… 政治就是这样玩的,政客不需要做太多,只要懂得台上车大炮, 将民怨沸腾弄到支持票,后果选民自负啦!

淹水,就看水退得快吗?非法工厂,就看它几时操作!填海, 开山辟林的指责,全推给前朝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