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的召唤

原来曾经和死神靠的那么近,原来人真的会看不见明天的太阳,原来以为的永远可以是转眼就到。此时此刻,你是否有準備 ? 迷迷糊糊之间,当太太在耳边流着泪诉说: 我爱你,你还有使命未完成,你不可以走。你的心中有何感触?

人啊!人。。当到了这个阶段,一切的一切,原来都不重要了。你的父母,老伴,孩儿,兄弟姐妹,亲人,老友,哥们,老同学才是这一生的全部。

只有他们才会为你悲伤,惋惜,祈求! 只有他们才是组建你人生的全部元素,才是你此生喜怒哀乐的价值所在。并不是权力,地位,金钱,欲望这些倾近一生所追求的虚幻影像的东西,才是你的人生。

平凡忙碌的日子里,多看看,关心他们,多与他们接近,或许你会发现,原来人生快乐的泉源,初心皆源生于此。

以上是一个友人在网络分享的博文,不懂是他自己感悟写字,还是从网络抄来的文字记载。

因为他刚从哪儿转了一圈,回到当下的感触颇深,唉!

看着他的生死分享,很多人都会这样想, 但没几个人会这么做。真正经历过的人才能领悟到生命的珍贵。廖兄,祝你平安健康啊!

尤记得第一次遇到他,就是在双溪大年咖啡店,也既是十余年前的相识相知恨晚,呵呵!脑海里,没留下什么回忆,只记得我们喝咖啡乌,烤面包,谈了很多事情,就记不起他为何从南马北上来找我。

尔后,在党团活动跟他有了更多的接触,也察觉了他对于政治的执着,对于那些人的爱恨交织,对于同志的情怀。

他对于老同学的蜕变,觉得自己跟不上其步伐,感觉到了政治权利影响,让老友记起了化学作用。老同学让你孤单离去,老友为了权益,竟然忘了情谊,唉!

上个月,惊闻他入院就医,血压起伏不定,或有性命之忧的风险。那时候,老友传来讯息说他心脏跳快,心脏会累,会很快衰歇,要小心!

之前在居銮医院躺几天,他爸爸妈妈去探病他都激动,心跳加速,医生就严禁访客了。就是希望叫他不要看手机/不要看报纸(负面新闻),留得心脏在,哪怕没得看!

那时候,笔者只能写道,虽然不常联络,也不时常想起,却无处不在,万庆保重,坚强面对人生转折,加油!

今天读到了他的感言,敲响了心里深处…只有他们才会为你悲伤,惋惜,祈求!只有他们才是组建你人生的全部元素,才是你此生喜怒哀乐的价值所在。

而不是权力,地位,金钱,欲望这些倾近一生所追求的虚幻影像的东西,才是你的人生啊!

对于万庆的感言,却让笔者感叹人生在世的虚荣心,在世人追求的一切形式,都是欲念,也即是身外物。带不去,留不住,想不懂的欲望都市。

年前的人人咖啡店第一次发稿,他第一时间传了过来,原来你还在写…要是此篇有幸见报,善待他再次传来讯息,老友,你还在啊!还以为见不到你了,呵呵…

人到了一定的时间就会有这种感触,对吗?笔者不懂几时会走失,也不知何时会跟大家道别,但愿这些日子会过得长久一点,但愿与家人团聚多点温馨,但愿与老友记多一些聚集…但愿人长久啊!

捍卫国文

文:王孙文

事到如今,还有许多人觉得不可思议,为何政府那么麻烦,执意要一些人重进考场,为这一语文大费周章呢?

也许就是马来西亚的特殊,国人不爱讲国语,还以为此文不值得学习,呵呵!

道理很简单啊!每个家庭都有着各自语文沟通能力,有些连母语都忘了,你还期待他会尊重国家语文吗?

当高官誓言要捍卫国语时,时下许多人不屑一顾,觉得当下流行国际性的语文是日不落帝国语,去到哪里都行得通。

可时下崛起的龙语,也逐渐走入潮流之巅,这是其经济效益影响了世界语文蛋糕,还是欲发财者,为了致富之道被逼学习通财之语呢?

当你欲入任何一个国家,你是不是会想懂得一两句入门语,你好吗?莎娃礼咔!啊莎拉马李滚?豪啊油!色麻辣爸鱼…

就算你不想也不要,进入哪个国家就是其国语配音啊!难道你到德国,你以为英语横行天下吗?去到荷兰,也得懂类似马来语咯。因为早年当他们入侵蛋拿麻辣油时,殖民统治那些年遗留下的文化遗产吧?

许多国际贸易进去中国,他们还不是好好学习龙语文。即使去了日本,韩国,印尼,澳洲,甚至印度,企业家主管都入乡随俗,在时日磨合下,都会讲得鼻子出音,呵呵!

可今天为何马来人也得重考SPM马来文呢?哈哈,Malaysia Boleh,马来西亚什么都伯烈,最大,最长,最好笑,也都是本地土产最佳选择吧!

国家教育制度失策了吗?为何考获马来文特优的学子,一开口就吓走学者。还记得一家大型学府的老大坦言,该校拥有数百位考生,考语文试题都能特优或优异,可现实生活中的情况,却没几个人能流利以马来语,英语谈天说地。

是老师不会教书,教育部制定课本的专业人士写不出声音,还是学生默写默读顶呱呱,呵呵…

从日新中学出走至今,约有三十余年,老师教授的功夫,还回去七七八八,差不多全付清了,连渣都没剩。要笔者再写betul-betul写正版马来西亚语文作业本,岂不是要了老命,呵呵!

政府突然检阅合约公务员的学历认证,此机制动机让人难以置信,当你聘请员工时,原来只看到盲点,没看到重点。这与槟岛的老大一样,拿着大学毕业证应征公务员,却硬说政府承认统考文凭,Malaysia bukan Boleh, Semua Political also Boleh…

日新华乐队 写在625团庆前

参与华乐活动这些年,则是初中二大放假前夕被友人拉去华乐室,还记得李狄袁说,乐团敲击组缺乏人,希望你能加入,就这样迷迷糊糊走入了中华音符世界。

当时后一起成为候补学员都来自日新小学校友,也都是狄袁一个一个拉拢,讲义气说好听,被骗进去是事实。

一参与乐团就学校放假,音乐营跟着就开始,大伙住在校舍班上,男女不同班,但男生需要守夜,看着女班以防坏人偷进去女卧室捣蛋。

那年是1983,笔者刚卸“下午班纠察队总团长”,这是人看人厌的学生纪律队伍,常抄下学生名字给予纪律老师,给人取了外号小辣椒,唉!

1983年尾误打误闯下,成为华乐团笛子手,烂泥扶不上墙的我跟着大合奏度过了数年,也让笔者在日后参与了推动华乐工作,这个缘分还得感谢“发扬华乐,博爱互助”宗旨的日新中学华乐团。

乐团其实还大我一岁,在1967年7月20日位于大山脚容记饭店左侧的面摊,由已故陈顺祥,李嘉喜,陈照赞,孙创河,李亚赐学长相约谈起而由。

67年7月28日由陈顺祥,李嘉喜和邓秋兴发起并正式筹组“日新中学华乐队”,其实当时只是一支笛子队,团员约有三十余位。并由邓秋兴出任首届队长,指导为三位发起人和陈智源。

同年10月,陈顺祥进一步筹组丝竹乐队,使它和笛子队附属华乐团。在宋万庆校长大力支持下,乐队向全校师生展开募捐,共筹得1百28元51分。

隔年3月16日,华乐队在八十名笛子队和丝竹乐队的成员支持下,易名为日新中学华乐团。邓秋兴升任为第一任团长。

在3月24日乐团改选,陈顺祥接任团长,也兼任丝竹乐队队长。尔后在陈顺祥徵得大山脚韩江公会中乐组负责人陈才锦,郑炳逐,陈特勤,陈如旭等前辈应允,义务担任乐团丝竹乐队指导,也惠借该组场所作为练习中心。

乐团在一周年纪念活动,丝竹乐队首次呈现节目,这时乐团拥有一百七十多位团员。乐团也在日新50周年庆典晚会演出,当天早上也为家政楼奠基典礼及毕业典礼上助兴。

1968年12月6日,乐团3位发起人毕业离校,翁瑞燕接任团长,陈顺祥出任丝竹乐队指挥。李嘉喜和邓秋兴则为乐团指导。

1969年初,乐团指挥进行重大改革,陈顺祥根据西洋管弦乐队组织法改革丝竹乐队队形,如加强低音组及均衡其他声部。而丝竹乐队改称华乐团,笛子队继续附属华乐团,为乐团训练新团员。并于11月28日为马来西亚广播电台,槟城分台首次了录音。

当时的宋万庆校长亲自担任顾问老师,自己监督和大力支持乐团。

1970年12月11至12日,乐团参与了光华日报主办敬老济贫文娱晚会。尔后也参与槟城同乐会歌乐晚会,在大山脚天主教堂演奏农历新年弥撒经典,救济水灾基金演出,槟州保良局音乐晚会,韩江公会,金星校友会演出。

1971年庆祝成立4周年纪念,主办华乐晚会。在乐团指导李嘉喜校友穿针引线下,接待了新加坡华乐人士吴奕明带领乐团,并与新加坡乐坛有了密切联系。

1973年前往怡保,为留台同学会主办首届全国华乐比赛客串演奏,于会上呈献了全国首演“东海渔歌”。团员黄师光,张同盛,赖亚来,许汉祯,翁瑞燕和黄江和在首届华乐比赛荣获冠,亚,殿,第5,第7,第8名。

于12月学校假期,乐团启开了巡回南马之旅。并于麻坡中化礼堂,新山苏丹鑽禧礼堂演出。

1974年2月9日北上亚罗士打,为新民独立中学筹款,在室内体育馆演出。尔后陈顺祥指挥功成身退,也离开了母校华乐团,放下日新指挥棒,到其他学校继续发扬华乐理念。

写着乐团的当年记录,念着华乐情怀,要不是3位发起人在成立之初就一一记录在案。并于1988年重新整理,搜集资料下来。陈顺祥突然在1990年病逝,这些年的一路走来,相信没有几个人懂得创团之举。

就如首届团长所言,乐团成立50年了, 陈顺祥英年早逝也27年了, 留下的是许多不堪回首的往事,他会永远怀念陈顺祥!

那种不堪回首往事的触觉,让我们必须珍惜眼前的乐团。要不是3位发起团友的高瞻远瞩,历届团友们的坚持不懈,大家一起为中华文化艺术事业分担,日新华乐团也没有今天的成绩。

写着写着,手机传来一则讯息,“1966年,我读预备班时,参加铜乐队(那时沒有笛子队、丝竹乐队),先吹号角bugle,之后吹喇叭trumpet。都是林少华老师亲自教导。1967年,练习时林老师有时会来教导,大多数时候都是我们自己乱乱吹。有一天,铜乐队队长陈顺祥到来跟我们讲话,叽哩吧啦胡鲁哈啦,忘记他讲了什么,只记得这句:”…………华乐,是华人的音乐!身为黑头发黄皮肤圆脚趾的华人,除了参加铜乐队吹trumpet,一定也要玩华乐!下个星期六早上9点来吹笛子……”一直以来只听说”华人与狗不准进入!华人是东亚病夫!要建华校,除非铁树开花!华乐是死人的音乐!……”这还是头一遭听到”华乐,是华人的音乐”!

就这样,我们几个吹trumpet的傻傻笨笨戆戆呆呆的又来吹笛子了!参加铜乐队吹trumpet,还有笛子吹,真是参一送一,买米送蕃薯!

1967年底,陈顺祥李嘉喜邓秋兴做了吕书成华乐前辈讲的”华乐乞丐”,沿级逐班去乞讨,同学们就五分一角两角的给,我给两角(去香港茶室没有钱吃粿条汤了),沈平階给5分,给班上的女同学骂,至少都要给1角,丢了1A班的脸,以为还在读RH班呀!李嘉喜的好朋友李金喜给1分钱!”

借此与母校华乐团共勉之,预祝您于625团庆演出成功,也祝愿您完成另一个50,并于2067庆祝日新华乐团百年团庆。

1986年《乐》华乐晚会筹委会主席王孙文 谨此

一场,一场表演

风吹,风会停;日出,日会落;这几十年来,人生的舞台,舞台的人生,我用我的青春,搬演冷暖的事情,一场一场的表演,到最后演的是别人,却都变成我自己,感谢,感谢大家给我奥援,感谢…

当告白式影片播出,这段口白呼应了什么?几句话的词句,道尽秀场天王的一生,由他自己出声为人生划下句点,猪哥亮果真走得有意义。

谢生过去数十年来,不管戏内戏外都演绎一场又一场故事,仿佛一场游戏一场梦连续剧。

他让东南亚影迷跟着其剧本走进影棚,又走入社会剧情。无论他说台词,还是人生话语,总是让人痴迷,不懂其在世是不是真真假假的一个人。

尤记得“出国深造”那段日子,相信很多朋友都晓得谢生过得并不好,可他是肩负了自己的责任。虽然身为局外人的大家不懂他是如何走出该学府,但他从低潮重回舞台,这不是演绎了现实版的人生在世吗?

从顶峰的人生剧场,到出国深造,这一华丽转身真的不简单,也让当下许多人都大掉了眼镜。为何在演绎圈如此成功的他会变成留学生,一出国就数年才学成归来。

他这一种有幸归来之王者风范,并不是一番人能够演绎或做到极致。因为“跌倒再爬起来”,只不过是勉励小孩子的词句。对于我们这一种社会人士,几乎没有免疫力。

尤其当下的一些人,面对挫折和失败,都选择逃避,甚至轻生来解决问题。猪哥亮的深造虽不值得检讨,但他东山再起却是我们人生在世不称意时的学习指导啊!

要是当下人能在挫折苦难时,当着出国深造时刻,将这段时间当着留学考察,让自己沉淀一下,检讨失败之处,再重新启动人生观。

失败乃是成功之母,我们必须从错误中学习成长,这深造转变观念岂不是人生剧场版的王者归来吗?

很多时候,人们都爱成为王者之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不晓得自己能力有限,在一次暴风中就被击垮了!

很多优异学生也是一样,常将全特优成绩当成十项全能,却不懂自己只不过是一颗教育A星,充其量点缀大马教育星网。殊不知成绩优异只是人生经历的小点滴,要懂得做人做事才是在世王道。

其实人生在世称意不称意,还蛮简单。因你要是常演绎他人,扮演另外一个人,相信你今天在世不是很快乐!做回自己,演绎自己,这才属于真正的人生赢家。

猪哥亮在世演绎了你永远是我的最爱,让世人欢笑,让世人笑我太疯癫,他不就是最佳导演吗?他自己主导了人生剧场,风风雨雨过一生…

乡音考古走了!

再见【鄉音考古】,這是他生命最慎重的12年。他2005自資發起【鄉音考古】計劃,並於2008年在電臺開創一段極為珍稀的兩小時的【鄉音考古·思想起】。

多年來,他一個人行走馬來西亞大小城鎮邊陲,開啟老人的記憶匣子,探尋各個籍貫,用影音和文字記錄逐漸消音的鄉謠文化,沿著社區遺址,發掘一批老城遺物裡的錄音磁帶、黑膠唱片、歌冊、戲班腳本、工尺譜、老照片、族譜、僑批等,經一併採集整合,重構一幅本土華人的百年鄉音版圖,淬煉而成的希聲,只為每個星期四兩小時,在守候節目的知音人。

行腳12年, 他一早就預知,這一走下去就不能怨嘆誰和誰。只是原本想好的,將之前工作預留的部分積蓄,如今自費近14萬采集旅費和做節目的費用,比預期更早掏盡了,別無選擇,唯有停歇。

今晚9點10分-11點,一身汗衫,彌留外婆教我的童謠,與你吟念最後一次老鄉音:挨啊挨,挨米來飼雞……總要有人,在不合時宜的時代,做不合時宜的【鄉音考古·思想起】。

还记得2008年在“乡音考古”分享会,长发披肩的他在米乡古城会讲许多废话,呵呵!

什么保存乡音要趁早,要记录老人家的歌谣语句,哼!

在分享会后,还让他为其新书签署大名,当时他问你什么名字,就跟他说王孙文,他抬头看我就写了,签了!

当晚古城会负责人基于我是城内号称最高青年团团长,就约我与他一起享用宵夜,笑纹还跟他说,叫好不叫座的推动事业不好做。

尤其像这样没有市场的乡音考古工作,只有固执己见的人才会默默耕耘,一个人孤独寂寞在干啥?而他只是看着我说,这是我个人兴趣爱好,不管他人着想。

结果他真的一个人热忱不竭,这些年来为听众带来许多老声音和歌谣,让断层的文化遗产留下一条生路。记录下来,让后裔有得考古和发掘先人留下文化声迹。

去年配合米较公会的活动,与他一起走在吉打几个乡区,访问稻农故事,尝试记录吉打的稻禾点滴。

就在短短的几个月,与他偶尔的相处,才察觉疯人的坚持到底,才是留下了先贤的根本。要不是稻地节的契机,相信笑纹也不会跟他接触和共事,一起在据点探讨古老故事。

对于他这几晚的告白,感觉他即将走人,对于十多年的坚持,他宁愿放下这三晚的两小时,这就是九年前的他。宁可为了自己的坚持,也不想跟随逐波而污。

作为文化道理上的友好,笑纹只能在纸上祝福吉安,但愿他能继续其传承理念,为中华文化遗产写下一页又一页古文记载。

文章还没写毕,电台又传来…全馬10年來,最多噪音、實驗、無法歸類的電臺音樂節目,今晚午夜12點斷弦人散!

【吉興造音】也一样走入历史了!安全考古地带昨晚走了,乡音考古 思想起,今晚也走了!醒来的夜晚,华乐新当家也将一样跟着走了…

谢谢张吉安这些的笨工作,蠢蛋坚持,没有你个人的傻劲,第五台也不会出现一个人的说话节目,呵呵!

吉安:文化犛牛


明天(29/06)的【鄉音考古】和後天(30/06)【華樂新當家】,記得我們的約定。

当他讲完这一句,在不合時宜的時代,做不合時宜的【安全考古地帶】,也正是午夜十二时正,这个地带真正走入考古历史。

作为一名听众,借用一个孤独在路上寻梦人的话,考古必须自掏腰包来度过鼠牛虎兔鼠龍蛇馬羊猴鸡狗豬十二地支,也即是中国民间常以生肖计算一轮。

这说明了马来西亚社会,只有人自己懂他要什么?不管其他人怎样做传承事业,不理身旁人如何表达文化,只有待这一天停麦不做了!大家才会惋惜考古发掘寻觅责任,听众才要珍惜吉安这些年的坚持不懈,唉!

对于米乡这一个坚持到底的固执己见友人,他如此“从事”叫好不叫座的传承,让当下人们觉得他是不可思议。吃饱没事做,竟然会去做没有人愿意做的采访工作。

对于他如此的固执己见,笔者只能说是文化牦牛的写实,也即是文化传承的现实生活。没有他这一种蠢材笨蛋的精神状态,哪有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的转移话题啊!

希望吉安会在其他节目保持不变的状态,愿他在所谓民主制度体系下继续主持说话事业,让下一代更懂得民选,一人一票否决权,哈哈哈哈哈!

发扬华乐,博爱互助

参与母校华乐团成立50周年纪念活动后,日新华乐之友群组传来一则又一则讯息,由此可见老友回乡来的契机,就是乐队之约啊!

楚环写了…超值的一场聚会,你我也都一样,非常珍惜这份孙文所谓的这种老友情,並非言语所能表达。祝福大家幸福健康平安快乐。有空多聚一聚……感恩主办单位,也谢谢筹委们无私的付出。

而笔者来说…打从加入日新华乐团至今,毕业后我们这一群人每年农历新年初二晚都会聚集,说是老友记,實是团友回忆谈说聚。

今天适逢创团50周年纪念活动,乐队号召了全国各地老友回校聚集,让成立以来的团友能够济济一堂,一起话说当年情,那种一起练习,搞音乐会,筹款,申请签证…都是一种集体回忆。

难得一见的创团人李嘉喜,还有回乡了但不见踪影的邓秋兴,初期守业的团友,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千禧年代,至今二十一世纪的每一位团员…没有你们的坚持到底,乐团哪有今天,哈哈!

再见了!希望此次不是第一次,更不是最后一次,只要你有心,我有意,他有空的话。约个时间,再聚一聚,毕竟人生在世没什么了,只要那种老友情怀最实在,够纯够真够意思!

安定在特刊所言非虚,五十年前华乐前辈开疆拓土,努力耕耘,至今后辈承先启后,薪火相传而发扬光大。这五十年的成长,蜕变与达到丰碩成就,振奋人心与令人引以为傲。日新华乐团的荣耀,都是团友们一路走来的坚持不懈。

大家忘不了在乐团的生活,只有当初参与了乐队,在一起“四楼”集训,合奏练习,音乐营,海边扎营,小组练习,差不多每个星期六,星期日的练习。华乐室就是我们共同的第二个家,大家情如兄弟姐妹一家人,长期在发扬华乐宗旨,博爱互助精神下耕耘,你我他已是一个共同体。

从乐队开始,直到今天成为乐团负责老师,安定吹笛子,到处理乐团事务。相信在身为团友心境的他更懂得乐团,希望作为副校长的学长能继续完成三位发起人的心愿,尤其已离开我们十余年的陈顺祥遗愿,将乐团发扬光大,让我们与世界乐坛接轨,以提升学生学习能力。

团长,感谢你的领导干部,把乐团50周年庆弄得有声有色,有回忆,让我们都回到乐队里,让我们都掉入旧时候的记忆深处,呵呵!

此次的团友再聚一聚,这是发扬华乐的旧情复燃,博爱互助的重温旧梦,哈哈!

虽然乐团带来不是旧曲,但奏乐那刻,我又乐在其中啊!绕梁三日是借口,乐符牵引思绪是事实。但愿乐团再织友情桥梁,把大家给予牵连一起…

借用安定一席话,也是爱斯顿路一起成长的学生心态…生命的迷人与精彩,团聚就是最美丽的歌。我们曾经年轻的心,在没有预料的时刻再现,重逢与凝聚。

时光重回的狂喜与感激,胸怀洋溢着的幸福,只因你我就出现在彼此眼前对互微笑和畅谈。一如当年,见面于黄花纷飞季节,离别于黄花堕落之际。今天的见面是一个记载,再回首时将有你我的知恩与感激。

这五十年来的走过,虽是沧桑,却沧桑如蜜。在欣幸与尔等共庆之余,愿大家一路繁花相送。感恩!

也要感恩创团义务指导前辈,大山脚韩江公会潮乐组陈如旭,郑炳燧,陳才錦,没有2967年的开启,相信日新华乐团也没有今天的五十周年庆。借此与乐团一路走来的您,共勉之。

找我很难吗?

对行动党越来越有喜感,因为娛乐性丰富。陈胜尧批评槟城缘意褪色,林冠英被捏住,反指半年联络不到陈胜尧,这两回事有何连带关糸?难道电话不通,首长不会发短讯?

林冠英说,他联系不上陈胜尧!既然该党都无法做到下情上达,草民的肺腑之言,他更不可能知道吧!

行动党党元老陈胜尧通过面子书说了几句话,说明了槟城的环保和发展需要关注。也证明了该州近几年的生态环境保护的确出了岔子。

笑纹不懂首长为何联络不上陈先生,更不晓得国会众议院开会时,该党代议事是不是坐在一起,还是他们只不过有需要演戏时,才偶尔上演人民剧场。

陈先生此次趁校庆走一回岛屿之游,看到了变态屿的偶遇,讲出一番滋味,对笑纹来说,感叹一些,回顾当年之情,你怎么说?

身为一州之长,林冠英面对党元老提出州内大自然受破坏的疑问,他应该解释和拿出证据,让大家分享了该党号称透明施政的计划,而不是将疑问扫入地毯下,闭门造车啊!

相信很多朋友都发觉秃头山的变化莫测,对于发展商的诸多解释,平民百姓都闻到楼梯声不见人下来,几个解决方案都是讲了又讲。

可秃头的破坏地,还是一样生不出一棵树,还看到一间度假屋,一条康庄大道,呵呵!这些东西能建得起,树木却种不下,活起来,唉!

槟城州和其他州一样逢雨必淹,虽说未必是秃头山引发了水患,但槟城多区频频发生水患,一些区域不曾淹水也淹水了,是不是屋业过度发展及山林区大肆开发,而导致水患频密发生的主要原因呢?

笑纹曾是九品芝麻官,知道每个区域发展都会保留积水地,以防大雨倾盆时,雨水暂时积在保留区以缓解淹水祸害。

而最近的淹水次数增加了,是不是每一个发展区的排水系统出了问题。导致世纪大雨,超级大雨,空前绝后的雨水量成为了政客解释魔术语。

我们不要忘记大自然定律也是不可忽视的一环,频密开发山林将破坏生态平衡,才是引发天灾人祸的祸首啊!

也许首长的解释,就是掩饰了政局的尴尬境地,他其实并不是联络不上陈先生,而是猫政府多次在下大雨前联络不上雨神,导致雨神随性哭了,让岛屿人民受苦受难。

对于政客的多次解释话语,笑纹只能说是政坛一项笑话。发展洪流肯定影响了环境,再多的政语,只能从政客口中得知一个事实,那既是当权后换了脑袋。

在野时的执着,对于环境保护的坚持,换了职位执政后,执着和坚持都成为典当品,对吗?填海,开山,发展都是理所当然,呵呵!

至于你说的找不到,与政客的选择看不到,人民只好作罢而已…

不再吃大排档

文:王孙文

投资者对于张老板信心满满,觉得政府采取行动是不必要。因为老板投资理财有方,才能给予投资者舒适的生活。

她说,多年前的500美金投资计划,让她获得了数倍回馈,也以积分到餐馆用膳,不用再光顾大排档。

感觉上她理直气壮金钱游戏是合法投资基金,其管理人真很成功将基金公司打理成生金蛋的母鸡,呵呵!

如此投资者的心态在我国比比皆是,大街小巷都是一样的信心满满,给予金钱游戏全力支持。

他们抱着什么心态成为投资一分子,不用我写出来,相信各位看官都懂投机取巧的侥幸心理。只要我比他人早加入,只要安然过了几个月,拿回投资,再获得更多的回馈,我就无须做工了!

听闻一个教师提早退休,去参与另一种高回酬游戏,投资五千美金,每月可获取九百美金回馈,您说此外汇基金是什么财务管理呢?

将钱寄托给某默默无名的基金管理,让它为照顾你下半生的生活,让你供车期,还房贷,偿还卡债,可就不懂此优势管理之家会让你受惠几久?

一年,两年,三年,还是投资还没逐月回本,游戏又掉入另一个政府逼害行动,打破无数人的饭碗,打碎投资者的美梦,唉!

笔者也是一名商人,从商数十载也不曾年赚数百倍的翻倍数。也许我不是成功的商人,更不是一个懂得投资理财的佼佼者。所以在商场打滚数十年,充其量只能混日子过活。

每天早上出外做工,早餐只能在小贩档吃,中午吃东西只能经济饭档填饱肚子,晚餐回家跟家人一起吃饭。偶尔也会到大排档大吃一顿,唉!

做为一个管理生意的失败者,勉强打理年赚几巴仙利润的事业,我哪有机会常常到餐馆花费。因为我没有消费币,也不曾跟金钱游戏打交道,导致我失去上餐馆的契机。

写着,写着,写着,台上嘉宾宣布州政府给予小贩的肯定,代议事和州务大臣代表都竞相宣布拨款五千又一万。难道高官都晓得小贩才是金钱游戏的佼佼者。

没有小贩们的日夜服务,你还有饭吃吗?所以,请你相信我,只要你们将钱投资给以小贩,大排档,路边摊,你就有幸吃到下一代又一代,呵呵!

要是你们痴迷不误,还认为金钱游戏是通往财库的万能钥匙,你最多吃它两年就打回原形,哈哈!

赢家就是你

争吵没有输赢,到最后比的只是谁较难看。所以聪明人不争,死蠢才没完没了。

最近心思不比拿督风下之乡那么细腻,看人生处事这么真确,呵呵!

他认为争吵没有好下场,争到最后的结果,双方都是输家。也即是争执过程当中,你打破我的脸,我撕破你的脸,结果呢?吵架赢家与输家都是受伤害,即使你说赢全部,我难道输了整条街吗?

过去几年的组织生涯,笑纹也面对了言语斗争,在一次又一次的说话争执下,好友变成了陌生人,同车同乐的友好也逐渐疏远了!

即使笑纹认为自己做对了,可我却输掉了情谊。那种好兄弟的联谊关系撕掉了过去,数十年的友情耕耘,被一场暴风雨摧残了。

要是他觉得自己是对的,可现在的路上相逢何必曾相识?面对面也是假装看不见的世界剧情,唉!你还是你吗?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吧!

要是时间能倒转回去,也许我不是聪明才智哪个,但我也不想做现实中的蠢材。因为,扮演一个聪明者不易,要演好蠢材更不简单啊!

老话说,傻子有傻福,可当下的情况,即使你是傻福,傻子一样当你是笨蛋好欺负。傻瓜或许觉得自己很幸福,看着忙碌的你我他天天在吵架,傻瓜或说世人笑我太疯癫。

可疯癫一点的傻瓜是不是很好过日子,不比较,不计较,不羡慕,不妒忌,日子过得比人差一点,自我安慰一下,其实我比其他人过得还好就行了。

也许蠢材或固执己见,也许傻瓜也失意自我,但比起聪明人来说,各有千秋,各自精彩,各有所好,哈哈!

对于此生的剧情来说,笑纹只能说是充其量有点笨蛋傻瓜,勉强驾驶本地车,刚好入住本地屋,这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写实,笑纹还要去争吗?

对于不幸典当老友情怀的情节,想要重温旧梦也是一种诸多借口的考验。一个已割席断交的过去式,破镜还能重圆吗?

毕竟我们不是政客,在政治打打杀杀了数十年,在政局攻击数十载的政敌,虽然不是不共戴天,可当初的指责和批评竟然一夜之间成为无间道。

骂了数十年的独裁者,贪污腐败高官一号,在迈向布城口号下轻易就洗脱了污名。在这种政治斗争下的我们,还需要坚持什么吗?

聪明的政客会向变脸大师学习,蠢材无比的人民才会盲目跟风,把真米当成假米,把AES当成政府对付人民,把自己的作为当着政治逼害…记得哦!

不要跟当高官,领厚禄的政客捍卫什么?官腔已久的人都爱说,这是政府地,你们不可以这样那样。即使同僚拖鞋佬回校走走,看到秃头山依旧跟原貌相差甚远,高官还跟你争执到底,政府已经什么什么。罚款,上法庭,限制发展,呵呵!

也许聪明的政客,就当人们是蠢材一族,乱什么乱,我们是为你们好的。两百亿工程建设变成四百亿也不是什么大事不妙,你啊还是写笑纹笨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