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自己找

很多时候,大家都觉得自己过得蛮不错,而且总觉得自己活得好,只不过看到身边的人驾入口车,住豪宅,出入高级餐厅时,又觉得自己好像没比某人有钱,攀比心悠然而生。
要是自己总觉得有钱就幸福生活,你或许觉得钱是万能,又觉得没钱万万不能啊!唯…钱比非代表一切,钱也不是全能,钱更无法买到健康和长寿。
大家要是想活得久一点,你我他都得注意日常生活中的起居饮食习惯,除了早点睡,多运动,吃少点,少看手机外。那些爱喝酒的人,还得让自己的身体过得好一点。
毕竟,天天醉的人,每晚都聚集一起,不喝到醉醺醺,走路歪歪扭扭,都不想回家睡觉。
小生曾是一名贪酒无度的人,每个深夜总守在大螃蟹海鲜角落,独自一人买醉,哈哈!为何是自己一个人呢?那时候的自己觉得自己想喝酒,又不想跟志不同、道不合的人一起贪杯,就独自窝在哪里与黑狗和老虎打交道,嘿嘿!
今天倒是想分享某人的故事,他爱邀朋友一起聚餐,其酒友们也很配合,每次都携带一瓶洋酒赴约。他说,这种约会是欢聚一堂,吃喝玩乐,酒鬼得以尽兴而归。
在“酒是天上水,越喝人越美”陶冶情操下,这位野兔的酒友,可说来自了全马各地。每逢外地野兔到访,他总是尽地主之谊,宴请宾客。
好客的他认为“朋友从远方来,招待一顿便饭,略尽地主之谊,这是人之常情。”
直到有一天,他的身子出现了问题。他不得不逐渐回归“有氧运动”,每个清晨起早摸黑,在住家附近走跑几公里。
他曾跟小生说,辛亏自己发现得早,只要先放疗和化疗,再调整健康饮食习惯,十年八年应该可以啦!
过去两年来,他确实在治疗过程中,过得还“舒适”,大家都相信他已经打赢这场战争。直到某天,问题又找上门,他的主治医生还跟他说,你的“健康定期存储”很稳健,怎么提都没用完。毕竟,当时的他,已经接受了二十多次的化疗,普通人相信已经不堪设想,唯他依然稳如泰山坦然接受战。
直到他接受第二十八次化疗后,他觉得身体大不如前,还笑称很期待七十大寿,即时再跟你们把酒当歌。
然而事实很残酷无情,六月的野兔聚餐。他走过来跟小生说,七十岁看起来很遥远,唉!
直到最后一天,率真又豪爽的光哥,叫了好友到其家,跟辉哥说,最后一夜邀请野兔来其家热闹热闹,吃烧肉喝啤酒。
其实,鬼马的光哥也在其人生尽头跟爱人说了诚恳一句,“老查某,我爱你,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

死者为大

出席人生最后驿站告别之旅,你会等到他/她上车,再走一段送行路后,你才掉头走人吗?
对于小生来说,要是自己一个人过去拜祭的话。通常情况下,偶会呆在那里,看着家属和前来拜祭者用餐完毕之后,等着棺材佬再次确认下,你们吃饱了吗?我们上路吧!
今天写文说字,倒是想说古时候的丧事…“死者为大,民间一般认为是指的是人死了,在丧事办事期间,要尊重死去的人,让人们把丧事顺利办完,死者入土后,所有的事情就算尘埃落定。 因此,丧事外的事情都要让路。 所有的过程都是奔着“入土为安”这一最后结果而去。”
这文章应该说死人最大,什么都得让死者,以死者为尊,对吧?去年老爸上路时,诵经师父觉雄法師提醒我们,你们得在早上吃饱肚子,待仪式结束后,我们就送死者还山去。记得哦!活着的人不好让死人在车门后等待,更不好让死者孤零零躺在车子,等候大伙吃香喷喷烧肉,一口一口吃完饭后,才能驱程回航之旅。
老友国荣说,米都是仪式后,才砍烧猪,大家坐下来用膳。吉中,北海,大山脚好像都到场用餐,诵经仪式,子孙拜祭,再给社团组织献金,就将死者送上棺车还山去。
可亚罗士打的情况,社团组织代表领了献金,颁发仪式还未结束,很多人都是掉头就走。也有些人等到仪式完成后,才走人。只有小猫几只会等到棺车移动,走了一小段路,待家属转身致谢,方鞠躬离开送行队伍。
小生没要求大家送到山上去,毕竟现在的人很忙,忙得不可开交。但是…死者家属必然想热闹,或者死者参与乡团组织,才会给予常年活动基金啊!要是大家有点时间,丧居又能改变“先用餐、诵经、再社团拜祭”模式,相信大家都能以礼相待,以死者为大,将送殡仪式办得简单又隆重,行吗?
毕竟,要等到大家用了餐,再等四十五分钟,不吃东西的人,等到颈项都长了。你我他还在高谈阔论,一口烧肉、一口清粥,再消耗一些时光,现场还剩下什么人啊!

文抄公要说的事

人活着,千万别得瑟, 不信你看…人活着,谁都不用瞧不起谁。三年河东,三年河西,潮起潮又落。家财万贯,买不了太阳不下山;身无分文,不一定日后没江山。
在这个社会里! 遇到有钱的,别嫉妒; 遇到贫穷的,别耻笑; 遇到善良的,别欺负;遇到可怜的,多帮助。遇到讲义气的,拿命袒护;遇到耍心眼的, 不屑一顾。
山上的人,不要瞧不起山下的人,因为终有一天他们会上山取代你。上山的人,也不要瞧不起下山的人,因为他风光时你还在山下。
为人谦虚,处处都以心换心的人,值得靠近必得人心。因为真诚,是做人之本。
也许你真的很牛B,但你未必能拿住我;也许你真的很有钱,但我未必能看上你;也许你真的很有实力,但我未必瞧得起你;也许你真的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但我未必能正眼看你。
再有地位,再有人际,再会说,对不起,我不想认识你,OK?路还长,别太狂,以后指不定谁辉煌。
不要瞧不起别人,老天爷面前,谁都是孙子;不要瞧不起自己,老天爷疼爱他每个孙子。
谁的人生都不易,笑人等于笑己,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谁的人生十全十美,谁的生活没有薄凉,谁敢保证一直都是人生得意。
我想要的未来,是看得到安全。不管世界变成什么样,别人对你怎么样,都请你记得:做人,永远不要瞧不起别人,一定要低调,一定要善良!
抱歉了!以上都不是小生所写,小生只是拾人牙慧,抄袭别人的分享,一不小心抄了全部“功能”。
唯,小生想起这些年,自己曾经在政党高峰,对着岛屿政府一号骂,对着州字一号说。可到了驿站下车,自己是谁啊?照了镜子不相信自己是自己…自己怎么变成了政客,口无遮拦车大炮,拿起了笔锋就变了样!这些都是头戴大帽子的恶习政客,怎么自己也成为俱乐部一员猛将啊!
自己也是上得山顶,下得山谷的野兔,可自己却在高峰时忘却自我,只在高处两年时间就败退下来,至今仍没法恢复那些年的疯狂…称谓野兔一号!
借此就说某挂牌上市公司老板,想当年丹斯里可是出了名慈善家。就在某日在某地的小贩中心,遇到了他和家人,可穿着短裤弟弟帮,谁晓得他们是有钱人!
说到有钱人,其实小生自己也算是有钱人。可自己的收入与专业铁饭碗的待遇相比,小生可比出了差距。人家的收入可是小生的双倍,也是普通老百姓的三四倍,为这群公务员不曾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总爱说自己牺牲了一生,为误人子弟付出良多,哈哈!
写到这里,小生想起了自己曾到没有自来水的公司打工,每天喝着井水的水,冲凉用河水的稻田水,晚上窝在办事处睡觉。尔后倒是睡在死在途中的人力伯,也即是老乡的三夹板块上…
其实,小时候的我曾拿刀表演港剧,追砍某人。很幸运没追到人家,就当着当年自己爱表演,认为自己是流氓无赖吧!唯…今日跟你说,当年的拿刀人,内心恐惧非凡,只想吓吓人,没想到自己差点称为没药救的黑社会,嘿嘿!
流氓自然很牛B,去到哪里,其下属肯定站稳岗位,执行小弟职责,保护佬大,比起高官肯定更严厉守则。否则,老大没了命,你还算老几?
请看官记得“花无百日红”这句话,以及…“自出洞来无敌手, 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都是半百佬人,随时随地都能走灭性命,还待何时走人啊!

白米饭事

当大家都在寻找本地白米时,可有人觉得自己过去没食用土产白米饭啊?你会觉得小生说笑,或者认为小生讽刺买米人啊!
其实,很多消费人在过去购买白米时,他们会买本地白米,糙米,熟米,香米,basmathi米,还是号称入口的外国米?唯有白米,糙米,熟米产自马来西亚,香米,basmathi米,和入口白米都是舶来品,来自不同的国家。
对了!还有一种称为糙米的本地米,它是未抛光的米粒,网上是如此解释…“糙米是稻米脱壳后保留了粗糙外层的米,颜色较精制白米深;即稻谷去除稻壳后谓之糙米,亦即稻之颖果。糙米的组分包括:米糠、胚乳、胚芽,共三部分。”
糙米的价格比本地白米贵,香米的价格或比不上basmathi米,至于熟米也比本地贵。
借此介绍一下…“熟米在外国也被称之为“蒸谷米”。 它是经过蒸煮、干燥等步骤处理,再按常规方法脱壳的营养型大米。 这种处理方式的优点是,由于经水热处理后,皮层内的维生素、无机盐类等水溶性营养物质扩散到胚乳内部,增加了蒸谷米的营养价值。”
今天写文倒想分享一下,白米饭占总开销的零点零六巴仙,一盘白米饭成本几毛钱,比起鸡肉,猪肉,牛肉,甚至蔬菜还廉宜。
至于闹得沸沸扬扬的本地白米饭闹剧,到底是谁吞噬了本地白米,导致政客们七情上脸,各自述说大马白米荒啊!
其实,本地白米没减产,也没失踪。而且北部的农耕田地也处在收割季节,几州的稻农和米较厂忙得不可开交。
只不过本季的稻谷收购价格偏高,从上一季的收购价一百公斤一百三十多涨至一百七十多令吉。这涨幅没带很多盈利给农夫,也没让农夫暴利。因为,农耕成本价也逐年上升,稻田用的肥料,农药来自国外,最低工资也导致成本增高。
至于米较厂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十余年来,政府控制的本地白米售卖价格没涨过,所收割的稻谷价从五十五令吉,涨到今天的一百七十令吉。电费涨了,基本工资待遇涨了又涨,工厂开销也都高涨,唯有《1994年稻米及白米管制法令》管制,顶价为每公斤2令吉60仙的限制,依旧没有改变。
当下成本价近三十块令吉的白米,您说本地厂家能卖多少钱啊!啊!啊!

师资过剩

当教育部副部长说,华文学校没短缺的问题后,各造就按奈不住了!

当你们还是在野党时,这数十年来,哪年不是缺乏华小教师,那些年的问题“遇到”飞天仔当了副部长,这些官爷一定跟你说…解决了!

就如上一任历史上最佳副教育部长,她可是教育部长马智理的超人,哈哈!可她上任就解决的缺乏老师课题,怎么会至今仍可以称谓问题呢?

其实,这些政客入阁成为部长,副部长,坐在部门办事处里,官员要是尊重你,你还有机会处理问题。或者说,民间组织的问题,你可以通过部门解决。

可现实世界的残酷统治集团旗下,这些官僚主义的机构,未必卖部长的账,更不要说副部长啦!

曾听闻某部长要用三个月解决部门的操作系统,可秘书长都不搭理这位尊贵的上司。这位老板吃了秘书长的闭门羹,唯有乖乖地在内阁当一位称职的听话通讯部长,嘿嘿!

部门官员要是不跟你合作,部长哪能获得正确资讯。即使在国会大厦的议员提问,部长也只是个读稿的高级发言人。

这位国会临时司仪不就是拿着部门的讲稿念念有词,比超度法会的诵经公高人一等,工钱每月数万外,其实不就是部门的木偶,对吗?

各位看官不要骂笑纹,也请你跟在地歪鼻证实一下,以上这些疯言笑语,是不是官场潜规则的剧情啊!

林家公主不食人间烟火,也不在民间疾苦成长,一生跟着当官的家族悠闲生活,此次登上龙门,哪想到舞台表演艺术创作人的心酸,那懂得职场上的游戏诡计,哈哈!

不要忘了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要在官场交际应酬,要在有关部门跟下属打交道,你还得翻开孙子兵法第本书看看…嘻嘻~`~
#

官不聊生

当政客一再否认国家经济没问题时,这些高官是不是很了解中民漠啊!否则部长不会跟你说,减少外吃习惯来减轻个人开销,对吗?在想上一天又是哪个尊贵议员说了,煮快熟面充饥啊!看来,马来西亚的政治工作者在更换岗位后,越换越糟糕。否则,这么会有高官叫老百姓干些不实际的东西。

今天写文,到想跟你说,在田地耕种的人很不耐烦。上个月,才看到好价格的成绩,可没想到政府一意孤行,把稻谷价格给打入地狱。

原本上一季,米较商跟农民收购稻谷价格每吨1千3百块钱。在国际白米价格飙升后,本地白米也跟着涨价,只可惜本地白米买不到外国白米的价格。

这一季稻谷收购价格原本涨至1千7百块钱,因为十多年来没涨价的白米跟着国际白米涨那几块钱,又几块钱。可在政府部门,尤其是当官的歪鼻一再“挑战”执政党的耐力后,首相也在补选地区强调本地白米还是东南亚最便宜,继续维持每公吨2千6百块钱。

这一宣布,倒让白米业者心惊胆跳,业者已收购了1千7百块钱的稻谷,米较厂的成本价超越30大元。要是政府执意保持本地白米的价格,米较业者唯有调低收购价格来迎合政府的规定。

也许,你不知道在田地耕种数十年的农夫心声,稻农这几年面对了谷种涨价,肥料,药物,工钱,耕田犁地,甚至割稻费用都起价,唯有政府规定的稻谷收购价1千2百块钱,好多年不变!

其实,米较业也面对竞争同业的较量,也面对收购的稻谷不断上涨,可卖出的白米一成不变。作为前业者,笑纹在本地白米漂游三十五年,也忘了是不是稻谷短谷41块1毛和长谷46块3毛,米价应该是油珍84块3毛,和长珍85块31分。

时到今日,短谷也失去踪影,留在市场的稻谷可说是百花齐放,可好收成的谷类至今依然没有出现。尤其,政府一再鼓励稻农勤力下田,可就没有研究出收成好成绩的水稻谷种。

政府一再宣布鼓励稻农开垦一公顷十公吨的稻谷,可政府只是嘴巴说说,没提供技术支持,也没有给以能种出十吨的谷种。这不是开倒车的官僚作风吗?

政府一味说津贴本地白米,可这津贴可只是给以农夫身上,米较厂可是一点钱都没拿到。米较厂不止是承担万物起价的成本传移,还得承担一再调整的基本薪金。业者从十余年前的谷价每吨5百50块钱,涨到前几天的1千7百块钱,政府到底在维护谁的权益?

政府一再说本地业者将本地白米换装为入口白米,可货舱收藏的稻谷不就是1千7百块钱的稻谷,难道是数年前1百块钱的老稻谷咩。。。不要忘了,新鲜稻谷只能收藏几个月,超过保鲜期米粒自然变黄。

前几天,部长说用4亿来引进外国米来供给政府机构,就不懂政府怎么不用这些钱购买本地白米来供应给官联公司呢?一来可以让稻农受惠,二来可以支持国产稻米,三来减少外汇,对吗?

只不过,看回第一段的文字,您应该晓得本地政客的智慧,也通晓内阁部长的思维,通货膨胀不就是商家故意起价,统治品不够卖不就是商家诈骗。他们就不懂,唯有公开市场,让所有人享有出入口的自由,大马人跟着国际价格飘动,马来西亚人民就能想用更便宜的白米,白糖,鸡蛋,牛肉,羊肉,面粉,甚至猪肉,嘿嘿!#

稻禾的故事

当政府部门规定本地白米必须维持在十多年前规定的价格时,在田地耕耘的稻农唯有失望了!

为何部长情愿购买昂贵的入口白米,也不愿意解决这十多年来的米业困境,让农夫的日子好过一点。

写着时,在脸书看到农民的分享…“很多农民一亩割10包到15包,旧价的话要亏大了,19包加租金一千再加成本旧价的话只能拿回成本,割20包以上的农民用心算都能数出来,更不用说割10包以下……跑路啊!”

或许大家认为农耕业很好赚,只要播下种子,等它成长四个月后,稻谷飘香时,收成一片大好,农夫笑哈哈!

唯很多人不懂农夫几乎每天都得到田地看看,一看它长高了吗?二看有昆虫、老鼠吗?三看它染病了吗?待到稻谷长高后,又得看风雨同舟共济啊!

要是在稻谷开花结果时,遇到老天不作美,天天下雨,谷棵能结出穗吗?要是收割哪几天,风雨交加,整片田地倒成地毯,农夫还笑得出吗?

曾遇到一个残酷的考验,看着丰收在望的田地,遇到了几天的雷雨天气,哪一季的收成不止是成本收不回,还倒贴几千块钱,唉!

时到今日,我国政府很自豪本地白米,依然是东南亚最便宜,这不是笑话吗?

政府到底要鼓励农民起义,还是让农夫种稻起家啊!政府多年前计划每公顷收割一吨稻谷,唯这计和划,仿佛是画饼充饥,说道几年后的丰收在望,哈哈!

大马唯有提升稻田的收成,全面提高稻谷生产力,才能解决自供自给问题。政府应该开辟更多的农耕地,或批准企业进军稻谷市场,让优秀的水稻种植者获益,大马才能避免粮食危机。

要是内阁纸上谈兵,用官僚集团主义的思维来管理国家,本地白米要如何出走海外,称谓其他国家的入口米啊!

政府一味“打压”本地白米,又浪费外汇入口白米,这不是笑话吗?要让本地白米飘香外海,要让本土稻米养饱人民群众,就得让稻禾奏乐,让本地白米称谓大马的骄傲。而不是让某集团输入舶来品,某机构赚大钱,某官爷笑哈哈…#

米掉价

很多年前,当国庆日一到,网络就会看到以上的字眼,对吗?

当人们喊了这么多年的口号,今天竟然称谓万众期待的事实,您说这个国家可爱吗?

我们晓得要提高田地里的收成,就得让农夫有更高的收入,他们才能努力耕种,开发更多的土地,让国家减少入口米的需要。甚至有一天,马来西亚还能成为白米出口国,让大马赚取外汇。

可大马这农业强国的路上,马哈迪带我们去先进国度,一带就呆了二十余年。哪个先进2020没达到,农业国也沦落为日常用品入口国。

大马不止是要入口葱蒜,我们还要入口白米,白糖,盐,鸡蛋,牛肉,面粉,我们要是不好好耕耘土地的使用权。相信再继续荒废下去,以后我们可能连羊肉,鸭肉都得入口外,甚至外销的鸡肉,都得换成入口鸡。

今天写文,倒是想跟你说,在政府不愿意提高白米价格后,务农的平民百姓不得不面对现实社会经济问题。

原本,在白米价格随着国际米粮价格飙后,每吨稻谷收购价也水涨船高,提升至1千7百。可政府为了顾及执政权益,不让白米价自由浮动,还强调本地白米顶价每吨2千6百令吉。

首相的铁定宣布后,稻米业者为了继续生存下去,不得不调低稻谷收购价,将已调高到每吨1千7百令吉,降低至1千250令吉。

农民或许问…怎么谷价突然掉了!这得问政府部门,官爷口口声声要农夫,每公顷收成十吨稻谷。可农民辛苦耕耘的产品,却不值几多钱。

要是每亩产量不超过20包稻谷,导致稻农每亩亏损几百块钱。甚至拖欠货款至下一季,再下一季。

俗话说得好,要马儿跑得好,又让马儿不吃草。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道理,唯有领取政府津贴的官企,方懂得这个官场潜规则。

农夫收成不达标,本地白米供应不了大马。独家进口白米的公司肯定财源滚滚,要是政府又津贴入口白米,联营企业岂不是猪笼入水,鸿运当头,兴啊!旺啊!发啊!

稻熟低穗 人熟低声

很久没抄袭老友语录…“《非议》朋友说;没有听过别人说马克坏话,问马克有什么秘方做到这点。

马克和他分享了一些做法,都是马克贯彻了很久的formula。

首先;有利益冲突的人马克都不会深交,这群人不管你做得多好多坏,他们嘴里的你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再来就是;马克从不议论别人,不管别人有多不堪不济,在马克嘴里他们都是很不错的人。还有;马克习惯示弱,并相信谦卑是消除嫉妒的最好手段。

真正有能耐的人,要懂得弯下腰去赢取人心。你表现的越强势,越容易招来无中生有的诋毁。

最后一点;这社会越要脸,就越容易被打脸,马克很年轻就学会不争面子,所以没有制造很多机会给别人打脸自己。

马克相信只要做好;远离利益冲突,不议论别人,常年谦卑示弱,不争面子,你会减少很多非议。如果你每天都因为被人议论而烦恼,不妨参考马克的想法,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马克以上这些言语,让你想到了什么?我们自己是不是太高调,高到身边的人都觉得自己很高傲,很难搞。

要是我们很爱脸,一直打肿脸皮充胖子,我们岂不是时常被人打脸,还得跟人家数钞票啊!

我们是不是常在咖啡店论人是非,说人家长短,殊不知,自己的脸比马儿长,自己的尾巴比乌龟短,哈哈!

笑纹想起一句话-成熟的稻穗越懂得弯腰,做人也是如此,懂得越多越要谦虚努力。你说对吗?

网络找来…“别忘了!愈成熟,愈懂得弯腰。或者,我们也可以来个逆向思考,愈懂得弯腰,才会愈成熟。保持谦虚和拥有成就,也许就像鱼与熊掌般难以兼得,但也绝对不是二选一的单选题。

只要随时提醒自己,放下专业的身份,诚心诚意与患者好好沟通,拥有成就的同时,依然可以保持谦虚的心胸。

换句话说,有专业素养、也很会做事,的确是成就自我的重要基础,但沟通的技巧和友善的态度,却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条件。”

笑纹过去不懂得谦虚,做人做事自然面对现实社会问题。今天读到了马克语论,再看到网络分享。自己不期然笑看人生,自己何其疯癫,何必计较得失,活在当下,自我写意就好了呗~`~

涨涨涨

当大家在质疑本地白米去哪里时?可了解大马米业已经陷入瓶颈,业者与独家入口白米官企玩着紧箍咒,看鹿死谁手?

我国有很多独家代理官企机构,这些官僚集团牢控国家消费水平,唯有这家公司能入口,或引进市场。

就说数年前被政客们骂到翻天覆地的入口车准证,当下到底哪个政企收益。说好的公开透明制度,在更换了几个政府后,在朝当家作主的官爷几乎忘了自己当年的话语,唉!

今天说说白米业困境,种稻谷的农民面对肥料、药物、谷种、工钱涨涨涨;米较业者面对收购谷价飙高、电费、基本底薪涨涨涨;米商也面对白米高涨、其他成本涨涨涨。

只有那三十年来《1994年稻米及白米管制法令》管制,顶价为每公斤2令吉60仙条例“依然”管用,业者在各种各样开销涨涨涨的局面下,自我安慰自己,呵呵!

官爷在台上强调政府没有调整本地白米价格,市场肯定有每公斤2令吉60仙本地白米,唯这些白米跟人民玩捉迷藏,玩躲猫猫游戏,对吧!

日前,看到某官爷到访业者厂房,在业者解释中闹情绪,让人们以为业者吊高来卖。殊不知,每公斤2令吉60仙,将把业者送上菜市场问砍,亏大把钱的生意谁能支撑,YB还强调业者不妥协的话,吊销执照,将货仓白米和稻谷都拿掉…唉!

嚣张跋扈的政客,谁能帮帮业者解决困境啊!内阁部长一再声言,本地白米没有问题,唯…白米,白糖,鸡蛋,葱蒜,石油哪个不是面对现实的涨涨涨呢?

多年前,在野党声言执政党无力控制涨幅,可自己称谓内阁部长时,今天又说什么鸟语花香词句啊!

涨价乐

话说政府的统制品,哪个不是在政策飞舞下,坦然面对现实生活中的考验,以另外一种方式来跟消费人见面,对吗?

政府为了让人民过上好日子,可把许多日常货物都给标上统治价格。鸡蛋一粒多少钱啊?白糖一公斤多少钱啊!面粉一公斤又多少钱啊!

可这厢有着政府规定的价格,那厢又又一配一的售卖配套。买一包便宜白糖,得再买一包贵一点儿的高级白糖。

这家母鸡生不出价格便宜的鸡蛋,政府就从海外引入比市场还小,价格大概多少钱的鸡蛋。过去在市场听到入口蛋,好像比丁款蛋同大。可海外充值的价格,又跟甲级蛋同等待遇。

多年前,那些朝野政客“喊打喊杀”,双方为了人民群众的购买力对着干。多次的大选宣言,不就将执政多年的国阵给换了名字-Barang Naik。这一高招,果然将霸占数十年的政权给绊倒,哈哈!

当然,除了日常饮食食品统统涨价是课题外。当官者都被当成吞噬人民的贪官,唯这些人坐上位子,称谓执政为民的官爷后,到底改变了什么?

过去将统治价格管制,当成贪污受贿的分赃机制。可当下又想通过津贴机制来控制价格。殊不知,这种海外充值的物品,到底入口实价多少啊!

通关官企机构引入的货物,让谁受益匪浅呢?就不懂政府怎么不像打开全球竞争市场来缓和国内市场价格啊!

要是商家能自由入口日常用品,而且不是通过“独家”代理机构进口,多家企业经营模式的公开竞争激烈,不要说白米,鸡蛋,白糖咯,笑纹就想到了入口牛肉比本地市场便宜很多咯…

当下整个市场在问,本地白米去了哪里?笑纹只能跟你说,本地稻谷刚飘香,北马好多稻田都在收割着,唯本季稻谷收割偏高,米较为了营业成本控制,多少都提高了白米出售价。

米商收购了价格上涨的原料,水涨船高提升了产品质量,这一来一往的成本费用一再调整。谁会做亏本生意啊!

政府部门一再保证米粮充足,部长一再表示本地白米没涨价,可为何市场缺乏26价格白米呢?这得问经济学家…

不要忘了,政府一直调整最低工资待遇,政客也在多年前一致通过调高国会议员薪金待遇。可就忘了《1994年稻米及白米管制法令》管制,白米顶价为每公斤2令吉60仙啊!

白米价格已经数十年没“修订”,稻谷价格已从数十块钱、百多块钱、到今天一百七十块钱。传统米较业面对了残酷市场挑战,唯政府部门依然闭门造车,朝野政客各施神通,口水战将业者逼入死胡同!

各位看官啊!一包十公斤白米能煮五六十盘白饭,要是本地白米卖三十块,你吃着的白饭,成本不就是五、六毛钱,再加上煮饭的电,洗米的水,您说一盘白饭、值多少钱啊?
#

救火队员

林慧英能不能胜任教育部副部长一职,不用笔者说,相信大家都看到了她的努力。

至于这些努力能不能称谓之史上最佳副部长呢?唯有去问张念群一下,你的师妹干得比你好吗?

教育部录取十五位准华小文老师入学,被很多人说原来一年只缺几位老师,对吗?

唯教育部官员给予的答案,根据记录没缺乏老师,林副部长到底有没有接纳啊?

过了不久,其老板突然宣布四十条圣训纳入各源流学校。这可爱的副部长,竟然将圣经的四十条文媲美弟子规,三字经,唉!

日前,某州属拒绝华文独立中学收取外国学生。副部长第一时间宣布,指示教育部让独中继续接纳外国留学生。

截稿时分,只晓得副部长自己说,已下令教育部。至于,教育部有没有听话,独中董事还得去教育局“申请”新生录取,才晓得这指令管用吗?

这位政治新兵到底了解官场文化吗?她到底懂不懂官僚体制机制的部门,是不接纳部长/副部长的指示。他们只根据官方指令,也即是秘书长的指示办事。

林副部长上任也一段时间,就不晓得她自己很无奈。她晓得要改变官方恶习,就得连根拔起。可这几个月来,林副发了几根草呢?

她嘛!这里起火,这里抢救和解释。唯,这些答案好像起不了作用。大家唯有黯然接受团结政府的赐给,还得大声喊“感谢隆恩”,感谢团结政府…

马来西亚的马来西亚

今天是马来西亚日,也是我国马来亚在1957年独立后,相隔几载的1963年,再与北婆罗、砂劳越和新加坡新加坡“新联邦”。

这新联邦原本定于该年6月1日进行,可为了配合独立日,而被延迟至8月31日。基于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这两个邻国对新联邦的成立表示反对,此计划再度延后至同一年的9月16日。

唯新加坡于1965年8月9日从马来西亚联邦被除名因而独立,成为一个主权国家。

这些年来,东马两州一直要求联邦政府“恢复”法定定位,并将916列为全国公共假期。

根据《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沙巴和砂拉越是拥有马来半岛平等的伙伴地位,而不是所谓全国十三州的一员。

原来在1976年,联邦宪法第1(2)条款被修改后,沙巴和砂拉越被赋予与西马11个州属同等地位。

然而在政治演变下,就在第12届砂拉越州选举投票日前四天,也即是2021年11月3日在国会下议院一致通过《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MA63)修宪案,让沙巴和砂拉越与西马半岛享有平等地位。

修宪案包括将联邦宪法第1(2)条文修改为,组成联邦的“邦”,包括马来亚邦(即西马半岛),以及婆罗洲邦(即沙巴和砂拉越)。国会也修改宪法第160(2)条文,纳入1963年9月16日为“马来西亚日”,即马来西亚成立之日。

这可视为916于2010年被列为全国公共假期后的进步,也可说为朝野上下“配合”第12届砂拉越州选举投票带来的改变,让东马那两个地域被称谓邦国。

写着…写着…“我只想说一些我的朋友们也能明白的甜言蜜语,让我用马来西亚的天气来说想你,
Rasa sayang heh rasa sayang sayang hei,Hei lihat Nona Jauh,Rasa sayang sayang h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