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写胡选

只要用心经营,人民会懂得你的付出,呵呵!

在网络视频转播便利下,人们已习惯成自然而然将手机讯息转播了! 即使其内容是不符合现实,也没经过大脑“过滤”就转了。

所以今天听闻的上述话,笑纹只能嘿嘿回应。 你穿短裤在灾区协助灾黎,做了十八小时又如何?

就算那个律师在法庭的时间比灾区短, 你以为这种服务会获得人民认同吗?人民在大选那几天, 只要有心人又再说国家即将破产,必须换,只有换掉才能重生啊!

你做了到天亮,走到脚断又奈何也吧,呵呵!只要他们利用“民声” 数落政府,说汽油价跟着什么上上下下,这都是政治阴谋。

还说巫统领袖都是贪污烂权,只有换掉他们,人民才有新希望, 呵呵!

可一旦这些其口中的腐化官员转了码头,在哪儿为他们讲话,“ 吃了那些年的贪官”转眼之间变成了人民英雄。

老马跟林吉祥斗了数十年,被火箭骂数十载的独裁者, 经过数个大选,骂了数十年,老马却成为人民救星, 改朝换代就看他!

相信自己吧!只要跳过去与火箭同在,你马上翻成一个成功政客。 与民同乐,对吗?

写着,写着,台上换了马青仔讲话,其党精神说,不管党派谁上阵, 该州团肯定支持到底,呵呵!真的吗?

就不懂这些年轻一代的心里,他们到底支持谁? 看过数届的大选成绩,以华裔为主的选区, 国阵华裔后选人输了几条街,输到翻跟斗“妈不认子”。

要说马青仔成功拉浓年轻人回归国阵,笑纹只能写道… 政治就是这样玩的,政客不需要做太多,只要懂得台上车大炮, 将民怨沸腾弄到支持票,后果选民自负啦!

淹水,就看水退得快吗?非法工厂,就看它几时操作!填海, 开山辟林的指责,全推给前朝就行了。

笑傲多皆

黄礼宝,伍宏湛,戴花檺,林荣水,林德锐,你们好!

我是多皆文德学校一号董事, 欲邀请你们回乡参与创校90年纪念活动,你们愿意回来吗?

打从笑纹接任不懂事一号斯职,掌校至今约有九年, 在这期间换了几个校长,不懂是我这个笑长太难搞, 还是教育局很好调,一年给文德换了三位校长,呵呵!

从号称吉打州最年轻的,到今日半百模样, 自己也懂得有一天必须自我安慰,退下来当个路人甲。

尤记得当年三杰担当了懂事不主席,总务,财政,带领一班兄弟, 对于路边社来说,荷兰就在眼前…

幸好三杰成为了铁三角,人说三个臭皮匠胜过诸葛亮, 但三笑懂得侥幸就是福气。

2009年面对政府征用地段,前后都被双轨火车计划切割片段, 没头没尾的情况下,向部长申述尴尬境地。 要的只不过合理赔偿损失,可遇到有心人跟部长说…贪得无厌,哼!

当时的情况来看,换了部长后的起始,要拨款被有心人阻挡, 要提高赔偿只有高庭见真章。被接任部长劝说, 上法庭要求提高赔偿吧!

董事部在不情愿下,也为了多皆埠内的赔偿责任, 只有担当重任在肩,跟联邦政府过招。

最初几年为了省却律师费,委派不懂事代表学校。遇到高庭法官, 讲了一样的话,每月重复,直到有一天主簿官告诫,你不可再代表, 因为接下来的程序,不懂事那懂法律规定。

那时候,董事部只有寻求相熟律师事务所协助,讲好学校事务, 只有胜了再说费用。尤记得,律师读到法庭信件, 奇怪这几年是谁去?

跟律师说,学校代表每次去都说学校没有钱请律师辩护, 只有委派不懂事代表出席,希望法官有良心审批案件。

结果在接下来的审讯发展阶段,遇到贵人相助,将需要文件“转交” 给了董事部。为何是转交呢?因为当时是承包商某位说, 只有公共服务局才有相关文件。就到该局寻求协助, 有关官员知晓学校事物后,就用转来转去方式处理, 将文件丢在某张桌子上。

董事部将文件送去律师事务所,跟律师说了转交故事, 才被告知官员怕上庭,又觉得学校需要帮助,才会使出乾坤大挪移。

尔后的审讯又扯拉数个月,就在某天律师来电告知高庭基于学校, 下判联邦政府必须再以数倍价格赔偿损失。

律师问一下,学校满意全额吗?多五倍的价格,就与董事部说够了! 多皆小市镇有十余块钱,文德学校应该没问题吧!就这样买地求荣…

而在双轨火车计划影响下,董事部也接获承包商要求, 将火车路挖掘的泥土填满后端田地。 当时董事部与田地租户林正开要求,只想填补跑道, 让学校有真正一百米跑道。

就在填土工程进行中,林正开知道填土免费提供,就跟笑纹说, 泥土免费还不填满整个校地,难道日后用钱买泥土吗?

说笑当儿就承诺两支黑狗啤了事,哪知到了他走了, 欠酒两支只能到墓前跟他敬酒,唉!

有幸林正开的支持,学校方能在2009年填满后面两亩半田地, 泥土沉淀七年后,让董事部有幸在去年开发为道解公园。

其实文德学校在开发隔邻地段时,只想让老师泊车,家长接送孩子。 这都是双轨火车计划的影响因素,学校在几位校友协调下, 在合顺丰米较旧地址开设多皆树之家。

没想到树之家拿督公仙灵, 让管理树之家的家教主席也能做信徒捐助下, 逐步显现了树之家规模。

在拿督公显露字号发酵当儿,董事部觉得树之家非长远之计, 就想在后端种植树木,以便日后地主发展旧址时, 树之家得以搬迁到学校后端。

刚开始部署发展计划,董事部是以督开公园作为起步, 也即是很久以前火车站的多皆旧称。因为, 街坊多次提取多皆之前是有口的哆喈,哆喈之前是督开。

直到校方开始推泥工作,笑纹在网际发觉了开辟先贤林道解事迹, 一个满清朝代乾隆皇帝的人下南洋的记录点滴。 就与董事部建议采用道解作为一种历史纪录, 让多皆文德学校的公园记载林道解事迹。

也许冥冥中的安排,从多年前发现Tok Kai野史到今日的写实,林道解确实存在, 其神主牌安奉在槟城新会会馆,就不懂树之家拿督公是他吗?

作为一个不懂事一号,办了几次校庆,85年,88年,90年, 跟一群懂事设立了多皆树之家,道解公园,建筑了多皆五角亭, 文德五子亭,只想跟这个世界说…我们虽笑笑, 但为学校和社区办事,我们并不疯。也许疯癫是做人风格, 但为了多皆,为了文德,还希望道解公佑护我们继续“笑”下去…

林道解,黄礼宝,伍宏湛,戴花檺,林荣水,林德锐,林正开, 恳请你们参与10月10日,文德校庆90年纪念, 宴请90席之温馨在多皆晚宴,呵呵…

又被hack了

既然已经报警澄清,事情应该告一段落了。

如果你认为这是政治陷害,以我以前的从政经验,你应该要再爬到丘光耀的级数才会有那个价值。

我第个贴要求贵党彻查,既然你说不是你做的。那我就相信,不是你写的。至于分享要坐几天,我坦然面对,问心无愧。

这个网络本来可以是一个理想的论政地方,今天已经变得乌烟瘴气。如果连问个明白,讨个公义的机会也被抹杀,我想这个国家已经没有改朝换代的机会了。

从政是良心事业,胜败只是一时,百姓的福祉,民间的公义才是国家长远发展的基石。共勉。

以上是从一个部落格老友马克的面子书一字不差抄录过来,让大家对于网络讯息多一个了解。看看脸书讯息是多么,多么,多么的渲染,重要的话必须说三次。

打从部落格开始,写客都在各自天地写字,将内心的感想抒发为文字世界,与各方来客分享博文,促进网络世界的交流。

当时后,在写的部落格都洁身自爱,不染下流语句,大家只为抒发情意留下字眼痕迹。那时候还流行部落客聚会,偶尔有人在北马聚集,有时在中马集聚,也有人在南马聚集部落客。

尤记得当时候,不管你是哪个政党,什么党派,部落客都给予尊重。即使不认同其观点,也不会恶言相对。这是对于网络自由的尊重和礼仪,也没诅咒字眼,或希望对方PKHKC。

直到有心人开始搞起仇视心态来获取支持,也即是宝岛政治文化,蓝绿政治手段,哪些人从绿岛吸取了政客藐视魔法,带回来马来西亚组织政党外围打手兵团。

从308前夕开战至今,又经过505生死战陶冶情操下,相信马来西亚蓝绿政治文化比起宝岛青出于蓝,贬低手段更胜一筹,造假手法也是一流。

网上讯息充满煽动语法,文告几乎千篇一律指控政敌手段肮脏,控诉别人不对,指责他人“四不像”,比起鹿马还夸张下流。

对此的招数,相信绝多数来说,其政敌媲美全球最贪污腐败还要吃钱,呵呵!

日前的水灾指责文字战役,就看到双方战士誓死赴宴,就想把对方的支持者和领袖打倒,批评对方猪狗不如,发愿要你全家。。。

就不懂其东厂领导人是不是觉得文字战不是文字狱,文字绝对杀死不了一个人,唉!

以“祝融到访,他失去了…全家人,节哀…振作…”一句话跟大家共勉之。

七骗八捞

水灾前后让灾黎懂得了政治戏剧,到底谁才是最好的演员。因为只有在场的人儿才看得到演戏的他她,哈哈!

从过去几年的灾事,代议事在需要下,各个角落都有了各自戏码,你拍我映他上载。

大扫除,拿起扫把,当一时兴起的3D工友。可平时跟孩子说,不努力读书,你只有当他…

火灾现场,拿着水龙头,做一个称职的救火员。可握水枪站态与厕所没两样,马步站不稳,双手握不紧哪一条啊!

来到今日的水灾区域,谁在赈灾?谁在灾区帮忙他们?谁在学校洗涤,呵呵!

昨日在脸书看到慈济,报纸写着马华,可网络一面倒骂着。试问一下,当时你有在场吗?

要是你是键盘打手,从灾事至今不曾到过灾区,善请你高抬贵手,看好文字记载,谁协助了他们?

为了怒骂政敌,诬赖政敌,结果显示图片中的假话。有心人为了捧大脚,搬出旧照写新闻。让支持者当着宝,四处炫耀,还说什么九十六小时不眠不休,呵呵!

还有一些区部的基层为了上报,邀领袖一起拍照留念。殊不知照骗一出街,被人骂骂骂。这种邀功请赏心态要不得,但与观众要求来说,没看到你就当你没到。

所以这种供求新闻不会间断上演,多位州政府一号也得卷轴,拉起裤脚,装模作样帮灾黎。为你锯木砍树木,为你清洗干净,为了搬运垃圾…一旦离开镜头cut,戏服没脱就转脸不识人似,你到底是谁扮演?

至于灾区的苦命人,还得靠义务的傻瓜,或者是没得拍照的笨蛋来渡过难关,你说对吗?

今天与朝野政客共勉一句,人民不拆穿诡计是太爱你,也即是中毒太深啊!

要作为一名从政的模范,你得带头不做秀,不打妄言,不推卸责任,也不会不懂装懂来分析报告啊!

意义灵散的水事,要说天灾也好,人祸也行,当人民如梦初醒时,国际当红明星再会演,也怕出丑现人前了!

做人不要太马华

打从加入这个组织,在那时候被灌输一个观念,就是维护党团,作为一名党员就得为党牺牲。

这个理念也许既是创党以来的信念,但在改朝换代后,在野党执政这些年来,维护党“纪律”也形成了一股机制。

在党内非议的代议事,除了不可发言,还得面对党内东厂太监挤压,偶尔还得面对现实主义制度体系的考验…

过去一些事情发生,让大家看得到一些代议事在其中的现实考验,党同志在官僚训练有素结构调整心态下,多了一个口!

这些少许官僚主义到今日的两个口机制创新精神状态,他还是他吗?他还在为民请命的他吗?他依旧还是衣食父母官吧!

过去几年被人骂走狗,走了好多年,狗腿没长出来。但看到很多代议事却成为了司令长官,水灾问责丢给老天爷,土崩变成工地意外…

而维护党意志的支持者,不断为党说话,洗涤,和维护保养,这些红豆战士之魂神殿真的很马华,比起马华人还要马华…只要你有非议,她诅咒你灭族。

他也说自己不是党内人士,而是自由战士…只为了维护民主自由,只为族群权益而斗,哈哈!

作为一名前政客,只晓得代议事每月领取一两万津贴,也获得政府医院照顾,更获得吃到死养老金。就不懂他们是如何解决我们的问题,还是有问题找马华,有课题找我们大事批评…呵呵!

Sent from Yahoo Mail on Android

橙雨污论

槟城是海岛,威省是沿海。只要不是海潮,没有海水倒灌,怎会淹水?

下雨时,只要河流、水渠、排洪管,蓄水池、水闸足够,操控得宜,下再怎么大的雨,也可以流向大海,因为槟威不像荷兰低于海平线,这是常识。

地方上淹水,显然是州政府管理不当,除了排水设施出了问题,就是环境保护做得不好,与老天爷无关,这是没有什么好狡辩的公共议题。

北马之梹,吉,玻和吡叻等地,,到处听到水灾声,许多灾民为水辛苦为水忙,交通受阻,山崩,电流中断,苦了大众。

“怨不了谁!要怨就怨「天气大变化」所使然吧!”

雨~真的是照妖镜!平时不清理水溝、路旁的垃圾、草和泥沙不去除、提升基本設施比不上發展的脚步;大雨一來,問題就來!

借用三个老友在网上的语句,看得出他他她那种感觉,对于“政治”游戏管理的无奈,对于大自然的挑战“极限”,对于当地政府部门处理事务的怨言。

从投稿写实这些年,写过几次发展洪流将吞噬社会安宁,写过朝野政客的执着,写过人民对于发展趋势的要求。相信过去几写没引起共鸣,因执笔的人来着马华,呵呵!

从听不到,看不到,做不到的重新执笔参与文字游戏,就开始为发展留意一点字体空间,为当下的填海开山计划喊话。

就写了过“奉劝代议士们认真贯彻落实环境影响评估,好好珍惜眼前的优美海边,真正实现了从政的初衷,为民造福,为社会发展趋势留下空间。让发展与保存拥有一定的协调,填满了海域,垫高了低泽地,铲平山坡,跟老天爷开玩笑。”

前报人胡叔叔也写过,当坐上那张椅子后,不甘心下来,什么原则和理念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在野时极力反对的,现在却双手赞成通过,善忘症是野心家的通病。

多次往返老乡走走看看,发觉儿时的山脚下的发展洪流侵蚀下,古时候的积水潭地都失去踪影,沼泽地也逐步形成美轮美奂的花园洋房区。

那时候在想,原本是小溪流流的龙沟,变成钢骨水泥的沟渠,山脚的龙儿已成为老天爷宠儿吧!没值多少钱的废地,都成为发展趋势的富贵地。

啊嫲时代养牛养羊的草地,过去积水成渊的沼泽地,都被填高,急水要往那里流?沉默寡言的大地会在何时忍不住发脾气,跟人类说令伯顶不顺了!

昨天的什么台风来袭,政客除了呼吁大家务必注明安危,他们曾何几时检讨执政为民造福这些年签发了什么发展计划。

对笔者来说,早前的忧虑,一旦天气成为借口,这些年的发展最高境界,淹没了大山脚,发展计划的利与弊是谁的错啊?

作为一名普通百姓,你我他只能感叹,“怨什么!要怨就怨「天气大变化」所使然吧!”

华裔选票 定海神针

台上的领袖这样说,台下的代表收得到,可全国人民会听到这个呼吁吗?给马华机会,让马华代表华社在政府部门办事。

多年前听到了,有人在朝好办事,可数十年来,在朝的代议事做了什么?

或许有人觉得笔者乱写,喜欢胡思乱想,在文字世界乱想。可这些年来,人民总觉得在朝数十载的马华,做得并不很好!

所以在行动党的新一代政客四处鼓动民意后,308终于找到海啸缺口,把霸权数十年的马哈迪继承人给打倒,成为大马奇谈,呵呵!

尔后数年在民联打理州政府事务下,有些继续成为政府,有些失去民心也丢掉政权。这也许就是…要人疯狂,就给他权利,对吗?

“雨~真的是照妖镜!平时不清理水溝、路旁的垃圾、草和泥沙不去除、提升基本設施比不上發展的脚步;大雨一來,問題就來!”

这不是笔者所言,而是行动党前行政议员所谓…

今晚听到台上这样说遏止种族与宗教极端主义,哈哈!当政客疯狂时,眼前只有个人利益,他还记得从政初衷吗?

而我还是一名没有党领袖要收留的疯子,只好自己硬硬跟随初衷付出,为社区服务,取之社会,用之社会,呵呵!将获得的津贴用在多皆埠,以便延续笔者哆喈服务时限,哈哈!

Sent from Yahoo Mail on Android

信口开河

当上一州之长后,林生从一个实事求是的反对党议员,到今天的媒体曝光率“媲美”国际大明星,翻开报纸从头到尾,除非你装着瞎眼,还是故意不看,林生几乎每页都会露脸。

作为一名前政治工作者,当然晓得曝光是一种宣传推广,不管你愿不愿意,一旦你是政治前锋,政治人物,政治好客,记者都会悄悄爱上你。

尤其对于重大课题的回应,要是你有一定程度讲解和认识,媒体朋友肯定以你为傲。不管什么议题,只要总社要他们找人发言,她们肯定摇你手机号码。

因为,你的互动让大家顺利交差,隔天报纸又登录你的名字和照片,皆大欢喜啊!你说,对吗?就好像你读到此文时,就好像又遇到了王孙文,呵呵!

对于槟城一哥的新闻,相信报馆都面对一些压力,文告几乎每日数篇,每则都来自二十八楼内廷,掌管此层的负责人更以尺寸来跟老板讨地位。

就怕千篇一律的文字故事,以及每天差不多都一样的自来稿,文告已成为专栏作家所著,已不是当下政客执笔。万一有人问起尊贵的议员,恐怕时间忙碌到无法出席非政府论坛的他,呓语啊啊…

对于政治语录有印象的人民,相信多年前的淹水就是贪污腐败,给我一届就能解决;Let’s it Pass first;回教党没杀过一个人;难道要我死给你看;火箭留在雪州政府阻止回教党做坏事;宁失选票也要杀狗;骂记者欺善怕恶;我不是陈水扁;没有影响交通的;就不属於真正的土崩;不下雨就不会发生水灾等。

更可笑的政事,风头正劲自己讲,一旦面对现实非议就由副手出面解释,而自己坐在旁边“欲哭无泪”,当一个受害者,全世界误会了我啊!

当过前州团长,也曾面对现实中的政治斗争,唉!信口开河挑战过一名行政议员拨款去向,被身旁的消息带去荷兰,被逼鞠躬道歉。难道要我杀掉给错讯息的同志吗?

自从不入阁趣事丢信不干后,偶尔遇到前政敌,说起308政治海啸当官,这些敌人还蛮谢意地说,谢谢你的指导意见,让他们安然度过那些年。

再与他们聊起当下的政治人物,他们几乎都唉声叹气…好彩走得早,走得好。不然的话,对于这些人的从政态度只能说是,闭上眼睛,当着没看到,哈哈!

多皆,道解,文德

这绿绿长廊,从新校舍完成开始就种了这些红棕榈,红棕榈树叶不茂盛,稀稀疏疏,所以起不到遮荫的作用……!

这么瘦长的土地,看来是不适合种下可以遮荫的大树,恐怕会破坏校舍的结构。

或许,咱做个梦吧!若许有一天,学生多了,旧校舍推了,建个两层楼,图书馆搬过来,一定要在学生方便进出的地方。

这绿廊就铺上大自然花式瓷砖,上面就盖个透明屋顶、或许保留天井式设计,中间就设计为一条长长的阅读和学习走廊,摆满就像咖啡厅的桌椅凳子,早上可以做辅导活动,休息节可以让学生从桌上或新新校舍的图书馆找自己爱看的书,拿出来阅读….!

阅读必须是自愿的,让学生去到哪里都有书,都有椅子桌子….!

前提是,设计理念必须是学生感觉舒服和喜欢流连的。就像现代的年轻人,喜欢去咖啡厅温习功课的心情。

就像一桌煮好的饭菜,妈妈不用叫,孩子们自己也会自动坐下来吃的效果….!

自立学习,这应该是将来教育的方向。不管多少年后,或许我们已经退休….!但是,希望梦成真。

今天,我在想阅读走廊的理念,天井屋顶,中国风设计风格的阅读廊……!

今天,我在想Tokai必须要建立一种文化,专属Tokai,叫做道解文化。看到这个名堂吗?道:大道,做人之道,教育之道,环保之道。

解:解惑,理解,谅解。必须贯通,相连,协调。不管黄惠康在不在,中国大使换了谁,寻根道解成不成,道解文化先弘扬。

道解跟文德必须相连……!道和解的理念从小学生做起。他们脚下踏的地方,他们自己应该理解。从小应该要理解….!他们的地方有个大公园,叫道解公园,要种下环保和热爱地球的理念……!

因此,才会热爱学校,热爱家乡,热爱地球….!没有贪心,没有雄心万丈,就只想顾好我们Tokai的孩子。

从群组讯息抄来点点滴滴,老师对于多皆情怀,也即是文德情意,文字记载着大家的心意,记得啊!几年后的花开盛会,请你回乡来。。。

新华小

教育部长今天给了马来西亚华文教育一个认同,也即是一次过批准十间全新华文小学,也批准六间学校搬迁,这应该是大选的前奏曲。

笔者认为政府借此次新华小增建议题,是对于华社一个鼓励和支持,因为教育部接受了9位皆已作古的先贤名字命名,这是空前绝后之举。

从独立至今六十余年,华校打从创校至今,我们都不曾以学府命名,作为纪念先贤。更没有机会以陈嘉庚、丹斯里郭鹤尧、拿督沈慕羽、敦李孝式爵士、敦林苍佑医生、敦翁毓麟、拿督谢华、丹斯里李莱生,以及朱运兴命名。

这一次教育部批准十新华小,更以先贤命名,相信是考虑到这些年来,华社对于政府不满情绪,更懂得这一次大选是关键时刻。

笔者认为,从马哈迪霸气时代开始,直到伯拉民主自由时期,来到纳吉放宽改变政策,一言堂,茅草行动,媒体报道自由专业,取消津贴,到扩大税收制度。

要不是伯拉放宽媒体报道自由,308会变天吗?要是马医生还是掌握大权,相信不止是总编辑进去,你我他也成为牢中人啊!

还记得安华身为教育部长时,曾派遣不谙华文教职员出任学校高职,引发了很多“抗议”行动,导致茅草事件。他也曾誓言,不会捐助华文学校…

尔后在纳吉接任教育部长后,这个家伙批准了增建和搬迁华小,也说明了他还可以接纳其他源流学校。当慕油丁成为教育部长,华校又称为滑效,他不愿为华校改变现状,更不要说支持延续发展。

今日得到马哈兹的肯定,笔者不懂这十间新华小几时落成,更不知接下来的政治演变。要是希盟获得人民委托,以马医生为首的多党魁政府会永恒发展各源流教育学府吗?

一个独裁领导国家二十多年的他,一个声言不支持华校的他,一个宗教教义为党章的他,一个为了布城典当从政初衷的他,四不像的他们携手并进,只不过为了眼前政治利益,橙皮书没写,备忘录各自翻译,什么是什么啊!

政客啊!希望你能为百年树人教育好好珍惜全世界最好的华文教育事业,这里不是中国,台湾地区,只是一个多元族群文化交流的国度。

要是你们为了攻击政敌,不惜代价毁灭华文教育,我们下下一代将不会再有华校,或许不谙华文的他们将此文视为考古文博,一种马来西亚甲骨文,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