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言可畏

“我对你不了解,错怪了你,在这里向你道歉。你如今的身份跟以往不同,你现在是义务社团的领导者。发表看法之前可否三思?”

收到这个讯息后,在想原来在你眼中,笑纹才第一天当上义务团体的一号人物…

也许是他读了写文废论有感而发吧!还是有人跟他说了些什么?因为,在群组里传递政党图片最勤力,在群组中与不同阵线理念讲得最多,坚持到底的人就是他。

对于他拥护的阵线精神,笑纹敬佩和尊重。这是民主自由选择的社会主义,你有你的看法,我有我的想法,他也有他的一套思维。

尤其在组织网络群组里,从政退下多年的笑纹,政盘洗手后,我党同志已不在意笑纹的存在,更察觉不到这么一位前团长的文字游戏风云。

爱写又投篮的抒发画意让孙文部落增添不少垃圾组体,这就是部落客的心态,写出个人观点,就让看官自己判断写意。

也许当下华人一面倒的情况来看,笑纹上梁不正,怕笑文影响下梁歪吧!可数十年来,不管政经文教,几乎都踏足了吉打很多社团组织,甚至母校同学会。

而笑纹从不掩饰马华人身份,也会跟你讲小弟官拜九品芝麻官,耕耘多皆不收费。服务社团组织从不问收获,只要你有需要用到笑纹的服务,笑纹用得到,我一定配合你的默契。

打从笑纹出道至今,面对现实中的政坛风风雨雨传言,沸沸扬扬言论,纷纷扬扬言语。尤其是对政敌的游戏玩家,谈笑风生就是每一剧场的编辑定义,呵呵!

许多人不曾看到朝野的我们在报纸上过招后,晚上坐在一起饮酒作乐消磨时光。甚至多年前的笑话,叫笑纹自己写好文告对战篇,预备一来一往供稿之用。

就有一次笑纹与回教党特别助理在报纸上开打,骂了几天的记者会,文告,指路骂桑。读者在报纸读出战场怒气冲冲,可坐在角落把酒临风的他和他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做戏吗?不同阵线的朝野政治工作者,竟然有亲密接触,不可告人的骗人秘密吗?

对此政治游戏人生来说,政治不是一切,不好为了政客典当你与好友的情谊,不好为了领袖断绝了老友交情。

政治人物角色扮演,本来就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这与马来西亚的政治剧场符合,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请你跟我这样做,请你跟我这样做,请你跟我这样做,是中学时代的游戏,你看着我这样做,你得跟我得十足,不然的话你就输了!

今天收到友人的讯息,是笑纹没跟他做十足吧!不然为何会要求刚成为一号人物的笑纹“洁身自爱”,不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吧!

笑纹在308后,跟来电采访的年轻记者表示,马来西亚政治在马来人(巫统)在朝,华人(火箭)在野情况下,为了大局政客会牺牲小我,被逼走入国阵,以救国来纠正国阵。当时他骂我乱说话,尔后几年的演变而来,有一次看到网络讯息,你的预言不好当真,否则眼镜掉落满地。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写字废论

从308,505至今,无论脸书,群组,还是咖啡店,耳边传来一阵又一阵西北风,从北方吹到南部,又吹到东马去。

对于写字十余年的部落客“笑纹”来说,抒发内心写意,与读者分享博文是个人观点判断,笑文是不是真的,还是假的,还得由看官自己判断,此文评论是写谁啊?

从注册部落写字到今天,笑文写了一篇又一篇文字组体。偶尔批评政敌,有时指责同僚,盟友,还有自己人。

在这成长过程当中,写过纳兹里,骂过蔡细历,鸟过凯利,赞过政敌,文告诉求字眼,被红豆兵追打,被告发党团高层,也被蔡总会长在致词讽刺~贵州团长骂我总会长!

在党笑纹属于反对派,在政治被标榜我行我素,算是LCLY鸟人异族。在社团组织结构内,被说是二世祖,不务正业,爱出风头,呵呵!

从政这些年,在政权打滚十来年,跟朝野政治工作者混着,看到了里头的趣事。

为了权位,自家人内斗内行,外斗外行,区会领导在派系争夺战乱象,骂老总多过骂政敌。

曾有一次听到某位区会领导好意跟笑纹说,你不好再骂民联政府部门,人民蛮不高兴你的文告状。可笑纹可是监督北马民联政府的发言人,不写出民联弊病那行啊!

有一次在会议上被州主席“提起”笑纹赞扬林冠英文告,说笔者认为首长所为有利民意,唉!哪知此文被红豆兵看上,被追击几天几夜,硬要总团发言人闭口无言,嘻嘻~

这一次大选,笑纹只想告诉你一件事,谁赢得大选,这个五月,你还得好好地干!不好以为纳吉还是老马夺得政权,你就不要努力做工,有好日子过。

在笑纹拥有的网讯各群组,牛马鬼神都有,各派各党拥护者都热烈讨论大选,就是要你跟他画画。

吹水站,聊天室,还是个人讯息都关系大选,过去谈笑风生水起,谈天说地去了那?数十载的情谊被政见典当了吗?组织情怀被政客绑架了吧!

写着…写着…群组传来~只要大家以事论事,不计前嫌,这样的辩论,其实很精彩,证明组织有言论自由。

各有所好,各有特色,各有各立场 ,理由,百花齐放,真正民主的表现。不表达政治立场,和为自己拥载的政治立场据理力争都是国家賦与的权利。

对啊!不管你投那个阵营,深蓝,浅蓝,还是废票,民主自由选择!

可为何有政客觉得废票就是废人,难道笑纹用废票跟你和他说,双方都不是我要的政治工作者不行吗?

但看了这些日子的民意,再与505的票数来说两句,最好你们成功~否则后果自负,呵呵!

委屈求全

政客爱说笑,对吗?

打从替阵,民联,到今天的希联,飞天仔几次改了口供。早时为了什么?就与四六和回教党结合,以便打击国阵。

尔后又与四六和回教党闹翻,分手快乐。几年后,在安华哥哥协调下,飞天仔再次与回教党合作愉快。

308的重逢,505的逢场作戏三昧俱,尔后福利国变质。飞天仔在全马各地用不一样的来往关系密切相关,这厢是政敌,哪厢是同僚。可又与人说,我俩已经不是夫妻那些事,只是为了监督对方做坏事…

当时火箭仔为了蓝眼与月亮佬眉来眉往,举国上下骂蓝眼,什么烂字都出口了!就说切割又不像太监割掉小鸟咯。

日前不懂老马使出什么浑身解数,让火箭丢弃传统旗帜,让许多人掉下眼镜。做么领袖会做出这个妥协?

尔后林首长才说,为了大局,为了马来西亚,为了联盟…

就说回早前火箭注册出问题,该党为了符合社团注册法令,又举行了重选。让火箭定位得以延续至今。

而诚信党啊!打从创党开始,慕油丁可有真正处理程序,还是故意不提呈常年报告,让社团注册局采取行动,以便获取民心呢?

更何况老马曾掌管内政部,做了二十二年首相,法律法规规定马医生比律师还要熟悉吧!

大家都懂得联盟组织成员都需是合法注册政党,而诚信党在处理注册手续扯扯拉拉,是不是算到了被吊销这一步。

大家不要忘了巫统曾被吊销注册,而马医生又再成立新巫统,之后又把新给弄掉。今天诚信党被对付,只不过大局所需。

此次大选为了迈向布城,火箭与超人口中的扑街党,也采用黄偉益叫他下地狱的蓝眼,委屈你了!

改到阿妈不认得

上个星期选举委员会把马来西亚选区重新规划,让反对党批评到一无是处,也让人民觉得政府要挟选举委员会,SPR成为了国阵的帮凶。

说到选举委员会规划选区分界线,大家都感觉到巫统为了赢得大选,在所不惜一切,这一次割入有机会选区,割断输去的投票站。

这让笑纹想到了多年前的一次投票站重编录,吉打州政府为了巩固州务大臣州议席胜算,把属于白区的成功园纳入古板罗丹。

大选结果呢?投票箱写实了一间残酷的笑话,以华人为主的成功园一夜变色,白变灰黑,票数差点拉赛拉澤给拉下马。

而笑纹顾投票桶的哆喈,在马哈迪1969讲了一句话“不需要华人票”后,数十年来都是画月亮的坟墓堡垒。除了1986年的补选,武吉拉也让国阵巫统小胜只只一次。

这个月亮佬派什么都赢的州议席,只要月亮标志就不用什么竞选宣言,活动,还是沿屋拉票咯!

今天听到火箭为了布城漫步之旅,在考虑大计之下,无奈抛弃创党以来的坚持,飞天火箭搁在地毯下,全马一起用蓝眼来攻打政敌,以其成为副首相,部长,副部长,掌握全国资源统治马来西亚。

笑纹从政这些年,一直都在马华屋檐下为民服务,偶尔通过友党巫统协调拨款处理区域发展。笑纹只属于基层小人,不敢恭维大事,哈哈!

看回行动党这些年来变脸,替阵,民联,希联,到抛弃创党旗帜,采纳过去斗嘴的蓝眼,嘻嘻~

跟月亮佬拉票那些年,宣传福利国,不偷不抢怕什么?

林首长还大声喊,月亮佬没杀过一个人?难道其政敌就滥杀无辜吗?

趁大选还未开打,奉劝各位政客不好典当从政初衷,让敌人跨过自己的尸体,嘻嘻!

布城漫步

在政治上,你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这句话反映了火箭仔与创党以来的写实,打从某人创立了民主行动党,至今该党铲除了多少自己人,又与许多口中的恶魔放下已见。

十九世纪为了打倒马哈迪,老林不惜一切与极端月亮佬,四六叔叔联手打击马医生。

那时候的每次大选有赢也有输,因为大家相信马医生比宗教师极端,贪污腐败不在话下。

1900年大选,马来西亚已经快破产,直到1995年大选,马来西亚还是一样即将破产。

1999年的黑眼圈让烈火莫熄得逞,成功减少了巫统的得票率。但国阵还是保住2/3议席。而马来西亚还是一样即将破产。

2003年大选在伯拉响应下,国阵赢得了198席,也即是90.9%,马来西亚还是一样即将破产。

2008年大选,安华效应发挥了效用。伯拉同样领军,可输掉了58席,成为史上最差的大选数字。反对党赢走82席,国阵第一次失掉2/3多数席位。

尔后伯拉黯然离去,在反对党的口中,马来西亚还是一样即将破产,腐败,滥权。

2013年大选,在政客口中的全马政治海啸下,纳吉低飞而过,取得133国会议员,也夺回了吉打州政权。在反对党的口中,马来西亚还是一样即将破产,腐败,滥权。

2018年大选,谁也不懂谁会赢得大选,只有政客四处跟人说,老马吹响了马来海啸号角。变天在望,游子一定要回乡投票,把霸权数十年的政权给推翻。

殊不知,迈向布城的希联盟友队伍,都是一群在当下霸权数十年的恶魔王族,马来西亚有今天也是他们在火箭宣扬口中得知,马来西亚即将破产,腐败,滥权。

九十年代变天到今天,笑纹不懂变是为了什么?只晓得从政那些年,政客变脸媲美四川成都大使,为了政权利益,即使与杀父仇人合作也无妨。

因为,不偷不强怕什么已是福利国的福利,政坛恶魔只要与希联合作,就华丽转身成为救世主。

而卖华的笑纹,也是一样的跟马医生过去站台的话,我就是拯救马来西亚的最后一根稻草吧!

打死不走

听到政客说这一句台词时,是他觉得自己为民服务很好,不怕政敌围墙对打,还是不愿离开舒适圈呢?

这些年来,火箭政客不时更换选区,说是战略布局,也是当地选民需要笑纹服务,呵呵!

可对于有关区域的选民来说,尊贵的议员常年在外,极少在选区露脸,说是到国会众议院办大事,你相信吗?

再看国会两院的出勤率,空荡荡的椅子席,尊贵的代议事是窝在咖啡店等待冰淇淋铃声响起,还是他到各地巡回演出呢?

亚罗士打就有一位天兵议员住在大都市,选民劃票时听闻一当选就搬迁来选区,对吗?

南马也有几个议员住在大城市,北疆域内也有一个首都代议事,他们常年在首都议事。偶尔也会在选区出现,拍几张剧照,就不懂有还换服装吗?

就让助理隔天给予当地报馆媒体记者自来稿,尊贵代议事亲自到问题所在单位了解情况,将向有关部门反映民漠。

不然的话,就在佳节派发康乃馨,芦柑,服务海报,让人们知道我在你左右,哈哈!

最近几次大选,火箭龙头林吉祥还是玩大风吹,逢场作戏,次次都精彩大千。所到之处肯定引起大风波,被拿下的候选人都输得“妈不认子”(福建话)。

日前林爸爸说,党领袖必需离开舒适区,到艰苦选区奋斗,一气呵成推翻国阵打入布城。赞啊!赞啊!赞啊!

可今日新闻看到霹雳老大说,作为一名负责任的议员,他必须坚持到底~

上个月林老大好像叫他去收拾马党魁,今天又换了口风…也许只是政坛逼害的剧情分集,中央政治局叫他送死,可倪大状宁愿不负太平誓言,也不配合林爸爸去哪儿第二季度,呵呵!

而笑纹还在等廖中莱宣布…谨此宣布王孙文代表党竞选哆喈国会一席,请人民给予支持。谢谢笑纹会全力以赴,卖力又卖命跟人民请命。请投肥皂标一票,前途无量~

出来吃

这几天,您耳边应该会听到人说这一句话对吗?

尤其在置放祖先的骨灰塔,大人总是牵着小孩子到祖先面前,要孩子请阿公啊嘛到外头吃饭。

笔者不懂在里头数年,数十年的老人家还窝在里边吗?但觉得大人牵着小孩到先人莲位前时,应该顺便教导下一代“孝顺”,也跟他们说,传承下去是我们的责任。

偶尔到义山走走,看着荒凉的景色,在想只有一年一次的清明节,山区才会人头汹涌,车子停到四处,人群挤满山头,对吗?

可这十天一过,聚爆义山情景不再,躺在哪儿的先人又得等明年再聚时机。万一子孙明年生活太忙,也许先人躺了这一年又得再躺一年才有~出来吃!

笔者今年刚好一只脚踏入六块板,这是以前老人家说的,人生五十,一只脚踏入棺材,要是不够长命,很快就得跟老祖公见面。

可当下活在时下的人类,七八十大有人在,我这种五十岁的老人应该属于中年了,还是说中国领导的新生代,连候补委员都不是,要坐上省级委员都有点勉强啊!

今日写此文,只想说。。。要叫阿公啊嘛出来吃,要趁早。最好他们还能自己走动的时候,他们还在世的日子。虽然说老人家很罗嗦,对于一些事务讲了又讲,让我们觉得好烦,好烦。

也许老人家是觉得他在提醒我们要注意这,要小心那,可老思维已逐步模糊,一直健忘地重复又重说,儿啊!你要吃饭啊!为何还没去做工,睡到那么迟!肚子空空,不可以吃咖喱!

老人家爱重复,是老了的惯性讲词,而我们这一些人何其不觉得自己也迈向老化一族,经常忘记带钥匙出门,出了门还在想冲凉房的灯关了吗?

尤其一些人常出了门,走到一半想到厨房还在煮水,哈哈!更有些人驾车上了路,又一直在想我到底要去哪?转了后头,解决这一些忘记毛病,可就忘了家里的两个老宝宝吃了吗?

输不得的马

回想多年前的马医生,那种世界领袖风范态度,赢得了世界各国领导人的赞扬,尤其回教国家的认同。

可在政敌的形容和宣传下,带领马来西亚走出没水没电没有高楼大厦的他,就在几次大选成为恶魔。

但在他高压手段管理制度,几次大选都获得人民群众的支持,即使偶尔少了很多票,但都是赢得绝多数席位。

直到老人家下台,将棒子交给民主之父伯拉,在好好先生逐步开放各种政治限制,打开了自由言论政坛后…

伯拉却在308海啸输掉了几州政权,黯然下台而去。对于伯拉的政治言论开放,很多人都不曾感觉到伯拉的政治体制改革,还把无能软弱套其头上。

尔后接手的纳吉,说好还是不好,相信很多人觉得民主改革停不下来,就是要换政府。即使他把政府工程建设领域开放,任教长时把法令给改掉,给予华校董事部打理拨款~学校自己建设用钱修复校园。

今天读到马医生的讲话,希盟肯定赢了大选,要是输了就是纳吉造假。这与安华之外劳投票,廖中莱关灯,军警劃票保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廖中莱有关灯吗?数万孟加拉投票了吗?军警十五个区域,民联获得了十个票箱保证…才说邮寄选票是公正,呵呵!

此次大选宣言,跟借贷不还的大学生承诺,政府钱不用还,只要你支持我们做政府。这不是鼓励失信吗?

最可笑的取消~消费税将由销售费顶替,请问消费和销售有什么差别?也许跟笔者的名字一样,都有一个笑

把握钥匙

政府给你商机,你得好好珍惜,对吗?

可友族之前的做法,是将工程项目给礼让他人,直接获取盈利,至于购得商机的人是不是真的赚钱了!只有在商言商的企业家方懂得垄断生意的窍门。

因为要成为企业模范,除了勤奋工作,守纪律,少了政府的协助,你的成功奇数或许纸上谈兵。

对于这几天沸沸扬扬的话语,要说纳兹里无理取闹,也可以说无风不起浪。因为在政治文化游戏风云中,典当礼仪只不过小儿科,对吗?

政客就是需要胡言乱语才能出位,更要肤色化才能获得族群的认同,也方能让领袖看到你这个人。

尤其大选将近,政客各有所好,各有特色去演绎自己,让人民认得我,以便在这一届选举中获胜,延续了政治生涯,呵呵!

今天要是说郭鹤年忘记了马来西亚,笔者只能感叹说,一个人不放弃国籍,还以马来西亚人为豪,你说他爱国吗?

可为何他经常被政治人物说成“委屈人物”,被政客形容为有问题商家呢?

就拿白糖业务来说,政客爱说郭鹤年放弃马来西亚白糖业务后,白糖价格就节节高升。事实上,是政府取消白糖津贴,逐步开放国际价格,以便接轨环球市场。

至于几年前的面包故事,网上传说…糖王经营面包厂,又面对河马标面包打压。网上呼吁大家杯葛河马标面包,殊不知该标面包厂是属于印尼华裔富豪,唉!

这几天,很多政客都将几个言论部长当成国阵言论,务必要马华代糖王喊冤,可这些坚持舆论的政客却说我不道歉,唉!

也许他们是站在其族群肤色说话,但忘了其选区也有不同肤色的友族同胞。要是政客还以为当一族群能掌握政局,那期待海啸淹没布城的欲望,只蹦说有心人把握成功钥匙~马来西亚Boleh,呵呵

林道解

打从几年前开始寻找多皆事迹,也在村民口中得知旧时候的火车站写着《督开》,相信这是百年来的名称。

因为多皆在十多年前是哆喈,在乡老的讲述下,把多口的哆喈给拿掉口,希望哆喈不再多口舌,哈哈!

就在去年(2016)在开辟学校后段公园时,起初的命名是督开公园,到了527植树造林前几天,在网上发觉到了中国广东新会市的记载,述说乾隆皇帝时代,约1786年的乡民林道解来到南洋此地。在协助发展过程中,获得苏丹认同,特以多皆(Tokai)命名作为纪念。

这一个故事,与我在多年前发觉的马来事迹有点类似,可年份有点出入,但ToKai确实是有的历史记载吧!

该马来事迹是说,当年18十八世纪初,清朝政府为了辅助苏丹王朝,特派遣军队前来相助。而林道解军队是从Kangkong上岸,来到这一区,就用Tokai命名至今。

日前,到了槟城新会会馆寻找林道解“秘密”,特要求会馆安排吉日,将其神主牌请下来,拆开来看,再整理记载历史。

根据神主牌写着,林道解是于1810年出生,并享年72岁。就以这证据来说,林道解应该是马来事迹所写,约在十八世纪初年来到北部。并在槟榔岛屿修建城堡,椰脚街观音亭,以及许多建筑工程。

作为一个后辈,有幸发觉多皆的事迹,感谢机遇,契机,还有热心人士给以支持,哆喈才有一个历史写实。今天我们还没有机会与其后人结缘,希望有一天,文德学校可迎来他们,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