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緝》

要是atas看不過眼,覺得我行我素寫法害殘組織,請下手處置。做為部落客,在想在寫在抒發都是自我看待事實,要說吾LCLY,倒不如說看官不懂得咖啡店情趣,為了你的個人見解,吾修改詞句迎合世俗觀點,吾只好閉門謝客逍遙窩法外。要是外來兩字那麼俗,試問千年霸王搶奪土地典故又造假嗎?難怪漢都亞,漢日拔,漢麗寶都死不瞑目#

《董總糾紛升級》

打從兩老為政黨背書,其超越”政向”身份已粉碎,他兩應該為改變不了事實”自殺”謝罪而失!還記得首次與葉佬見面時,已聲明不認同其個人主義,直截了當表明笑紋背景。可哪時候,還被許多華教鬥士認為笑紋是朝廷罪犯,哈哈!殊不知,為了政黨背書的他倆更是出賣華教的禍首,自認超級打手,說穿了只是政黨傀儡!

《沒中》

習慣在万字開彩期,下注一點!可在習慣成自然的風氣下,又愛換來換去。結果在更換潔癖下,只要開中車牌,手機,鬼契機字號,很多時候中了沒錢拿。何謂中字沒錢呢?那既是三菱拔武陵無,久久生意,甚至溜久留酒都沒門進咯!

《大馬遺產》

不必理會關閉言論,大麻教育發展大爛圖已寫明華淡低維!東宮太監要砍九族,北公太子要封十二不赦,西宮諸侯餘留實無草品,南侯霸皇意味事實,八九十歲的過番壂受到朝廷恩澤,軼事得公認!不管什麼沙文官爺,不理鬼論不韻,都不得塗改聖旨到。番仔啊!淡比呵!不用怕,不用恐慌,你們都是本地獨殘餘物呀!

《又來了》

聽著窗外的聲響,按著手機的鍵盤,想著陸龍捲的重游,你最好不要玩風轉遊戲,把屋瓦給捲走,把大小樹戲弄,把我們給嚇著了!再細想龍捲風與陸龍卷的區別,為何朝廷愛玩文字遊戲,把捲卷倦弄在一塊。難道高官不曉得不管誰捲誰卷,我們都很倦,更倦政客的風兒作秀,拍照上報登電視,轉身一過,雨神再造訪開縫屋,我們只能感嘆又埋怨。。。

《错》

很多事情在发生后,有一方总说天下男人的错,另一方倒认为都是它的错。其实不管是什么错,难道贪污揽权都与它有关吗?要是念头没被诱惑,或说心态没忘了初衷,它只不过早晨起床鸣叫而已。入不入窝风流,起不起贪念才是正道啊♂

《等待》

每次参与活动都需要耗费时间,即使婚礼也需出菜仪式消磨时光,把大家宝贵的光阴一寸一分蚕食掉。不晓得那些总是迟到,不懂那些大牌假明星,不晓得为什么大家必须牺牲时间去消磨时光,而把生活态度给典当。

《风靡米都》

风儿哪里吹?近来东风,南风,西风,南风都造访米乡,把吉打州的屋子和树木都给吹昏颠倒。它登门拜访时,大家看似龙卷风,当局却说陆龙捲,可卷捲都把我们给倦疯了。天啊!为何您要捲风,把居屋吹卷,更连根拔起啊…难道您为了重新回到故土吗?

《咚咚鏘》

有定幾乎每次在我喝酒時,都會說你喝酒多多,他食指也比喻”九十度”收縮。我說要是那天到來,剩下你和媽姐姐,你怎麼辦?他還說到你翹翹時,我雙手合十咯! 這小伙子到底懂不懂走失道理,為何他知道喝酒多多會早去哪兒呢?也許,在大人言語成長過程,我們以為他們不懂,其實他們不動聲色,早知走失世界就是。。。

《失聯啟事》

過去參與你閒聊過夜,即使在車上說說,也能談得起勁,說到重點,大家不止談笑風生,也可天下輿論到地獄。可在某件事發之後,你我開始遠離之間,言語不再接觸。仿如失戀,好像試煉,可吾心知曉此情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