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乐团之约

2006年的约定,只来了12位团友(陈文祥,林俊华,乌龟,黄德财,陈盛辉,许瑞庆,黄明泰,郑俊寳,陈碧亮,黄月慧,刘楚环,马连发)

瑞庆又在车大报了吧。。。哈哈?!

2004年的约会还来了蛮多人,还有何多还未在镜头里呢。

这是我的女儿与女婿,23年前不小心的结拜,造成了乌龟老豆!哎呀,今天蒙查查成爲了2位孙子的乌龟爷爷。

。。。。。一言难尽!!爲何?1989年的某天某月某晚,当时我们两个都在米都工作,而那晚我和这个仁兄要回大山脚,出席友好的生日晚会。。。不知不觉中,在半路发生了意外。 当晚,是由我开车,抵达GURUN TOLL后,出来大马路时,我不知如何会撞上一辆重行车,这也是我的一场最严重的车祸。我差点失去了双眼与生命!每一个人看到我驾驶的车,还以爲!·# ¥%……—*,上天有眼救了我一命。

in 未分类 | 42 Words

东方日报

2005年的东方北马大开版,她在于2006年1月1日换成了小开版。

昨天的东方北马还是小开版,

但过了金鸡年后,东方北马在汪旺的狗年,又突然变身了!

哎呀!大小,小大。。。。难道,编辑可以随时变来变去。

笑话

in 未分类 | 0 Words

老了很多

出席了昨晚的音乐会,才发觉 旧了很多。 哈哈,老哥已毕业20年。

1986年的我~~~还是日新华乐团《乐》音乐晚会的筹委会主席,当时,还自以为是发起 / 发动 《音乐晚会是来听歌`欣赏华乐演奏》, 所以就只有一个大会主席(我)致欢迎词,好戏开始了,称呼嘛,讲来都好笑,我是以简短的称呼开始。。

《各位亲爱的来宾们,大家晚上好,欢迎大家抽出宝贵的时间,来参与今晚由日新华乐团所主办~ 乐~音乐晚会。。。。。。。。。》隔天早上,校长就叫我这个问题人物去他的办公室,质问我为何不称呼董事长,校长,大人物。。。。。哗姥!!!

我当时回答 : 既然司仪已称呼了,为何我还要多此一举,不用了吧。。。。

故事是讲完了。 结果,我罚站了1个小时,校长努骂了1个小时,·~!#¥%—……(*+~¥!……·—……(—?〉《。。。 所以到现在德20年后,他老人家杨旺成校长,还认得我这个坏学生。

现在呢????哈!哈!哈! 人老心俞老。

回想以前参加华乐团时,同学以好笑`质疑的态度看我个问题人物, 虽然斯文败类已是下午班纠察团总团长,但吊儿郎当的形象。。。。。。,好采还能顺利呆在乐团5年,也培养了一群老友至今,这几年大家一伙也都在老家举办了述旧会,我想今年也会吧??

in 未分类 | 0 Words

吉华囯中华乐团

今晚在还未抵达音乐会时,我带去愉快的心情,但大合奏已开始, 我就後悔了。

毕竟,吉打音乐会的出席者,还未有槟城哪儿的成熟! 爲何, 我使用了出席者, 而不是听衆呢? 因爲吉华独中礼堂里的出席者, 好像是。。。在巴刹与朋友聊天。。。与友结伴同游新春的艺乐场。。。在独立花园跑步。。。。。。。

总而言之,8-10 晚上的节目,出席者好像除了会讲话,会鼓掌之外,也就是还会谈天。 他们简直就不会欣赏音乐, 台上的节目在进行中, 人群也盲忙走来走去,进进出出会场。

难道大家不知音乐会一开始,任何人的动作也会影响到其他人的雅兴 ? 往往,在我出席的音乐会,只要节目进行中, 主办当局肯定会把门関上,直到换节目时方开门让人们进出。。。

今晚连在场的工作人员, 学长,家教理事们也一样, 在後头谈天话意, 好似在问新春要买何物,要到哪儿玩, 今晚的节目谁有出席吗?

他们这样的举止,就表示了他们根本不尊重,台上正在努力演奏的团员。 他们练习了好久的时间,也忙了好久个月, 而台下的听衆就好像鸭子聼~~~~~。

他们努力鼓掌时, 也不对时间, 哪有在演奏时鼓掌,而是歌曲奏完方缠是大家给以努力掌声。

还有,音乐会不允许下小孩子入场, 哎呀,今晚就有了数个鬼仔跑来跑去,又跳又叫。

唉, 不止以上的弊病。 看来,想要聼场 宁静的音乐会, 就必须到囘槟城,哪儿连放屁也要小小声, 针掉下的声音也聼得到。

牢骚就发到这边。。。。。

不过, 有句真话

《吉华囯中华乐团的水准。。很高, 进步了》 , 《新生还需加把劲, 假以时日,肯定能挑大梁》

in 未分类 | 1 Words

没有新年气氛+味道。。。。汪汪年

今年的农历新年好象还很久,但数数日子应该只剩下14天, 看来大家都在忙着各自的工作,还不是布置家里的时候,还是水灾的影响极大。

吉打州稻米的收成大歉收,每亩的收割才只有15包,或少至8包,较好收成的也只有20包,本来上一届的收成大多都会有18-28包。

所以,看来稻米的问题会持续到8月第二季收成,但是国家人民不需担心米粮的供应,稻米局可以从其他国家购买来应付稻米的歉收。

但对于吉打来说,稻米肯定影响到她经济结构。 或许,这也是新年淡味的可能吧。

in 未分类 | 1 Words

无聊

不知不觉, 我在部落格也有了9个月, 在刚开始要上网时, 我那几位先知一定给我问到发疯,不要卦我,因爲那时候的学生都不会用电脑,更不要说上网, 学校也没有电脑可以用,所以嘛谢谢你们了。

其实在我去年,我对汉语拼音一知半觉,对於破佛末佛完全不晓,要打字必须有小学生陪同,不然肯定打到鸡啼都还在那摸索,现在还好啦,至少会找字典,也慢慢识字了。 虽然不是好到像每天打字的记者,不过可以是一个半工半读的网客。

俗语说得好:人生求学无尽涯,只有人生有终点。

in 未分类 | 0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