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风波

今早,看到一则报道《KH迁校多要务》,该校董事长请求州教育局,正副教育部长,州务大臣,掌管州教育事务委员会主席及州督学重新考虑有关校长变动安排。

身为KH两校的董事长,如有关请求无法考虑,他宁愿辞去董事长职位。

为何“他”会安排一位将近退休的人士,调往他校服务,难道“他”不知道她,跟“他”好像是同学的她,只剩下1年5个月的任期!不可能的事情吧,你们都要退休了,那有理由要今年才欢送校长退休的有关校方,又在后年1月欢送,刚来报到的她。

况且,她曾誓愿在任期内,把“教师摔落身亡”的校园好好的发展及管理。

或许,社会上的游戏,也是华文校园的另一个“游戏”吧!

华小拨款事件发生请代风

各位,好戏自会连载 …·…

in 未分类 | 2 Words

倬念 已故 王友新

《大年王氏太原堂青年团理事王友新,今午5时许因工触电身亡!》

顿时,思想,脑海,思维不知所系!

一时想不起“王友新”是哪一位?

好像~突然失去记忆力似的!

在回忆里的他,是不是矮,高,瘦,胖?


对了,上星期”友新”才致电询问“罗里可有载货去新加坡”,

内心感叹着,”友新”应该才35罢,

就这麽走了,”友新”的人生为何如此短?

个子蛮大,

谈吐开朗。

虽然与”友新”只有一面之缘,

那时我们是在太平王氏太原堂的一个交流会认识,

接着交流会结束后,

太平宗亲在十八丁海鲜楼宴请外地宗亲,

也联系吉坡,吉中,槟城和太平王氏青年团之间的情谊。


唉!

人生路途的长短,

或是注定,

或是命运,

宗亲短暂 逗留尘世,

让我们记忆中 有个他。

友新;归宿天国!

保佑家人吧!

in 未分类 | 0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