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地契

这是老祖宗南来马国遗留下来的定时炸弹。

好多人不晓得这些校地的来源,也许是老祖宗乐意捐献,民众合资购买,政府慷慨献地,以及天掉下来。

在旧时候,老祖宗的口碑,都是一诺千金,一言定江山,还有君子出口,驷马难追。

到了新世纪的今天,这些老祖宗的子孙都已经长大成人,青出于蓝成为社会的豪杰。

可是,旧时候的东西依然没有更改,学校地契的拥有权,地契上的名字,地契的用途,是否属于学校?

因为,老祖宗们为了教育,可以把自己的土地部分捐献出来,甚至整个地段都给了学校,只是没有办理过户换名的手续。

而这些校地不是以学校的名字注册,哪能正式更换土地用途呢?

有些学校是借用校董们的名誉注册为学校地契 ,而且没注明是学校的信托人。

老祖宗走了,子孙们把老人家的产业变卖了,平分给所有的继承人。偶尔,在变卖的过程中,继承人为了各自的利益也会兄弟冲突翻脸。

在早前,北海某小学发生的校地事件,也是因为子孙变卖整个地段给于新地主,导致学校差点被赶来了,我们不能怪新地主,我们只能TL老祖宗的子孙没有良心。

至于中华欠税校地充公,相信也牵涉以上小节,导致拥有93年历史的校地被政府充公。

所以,华社在此事件发生后,必须马上更换学校地契的信托人,用途,以及主权。

否则,若干年后,华校仍是处于鸡犬不宁的动荡。

in 未分类 | 1 Words

车牌

笔名:肥皂

人民对于州政府的期待,绝不只是一个车牌而已。

日前,报章上闹到热烘烘的课题,竟然是吉打州务大臣的官车。

虽然身为州务大臣的他已在记者会上解说,他在车牌上置放爪夷文字眼,只是个人对于爪夷文字的艺术偏爱。

也许民众惧怕吉打州政府在将来,硬性规定所有的广告牌上必须置放爪夷文字眼,以符合回教政策。

这也是登嘉努州政府所规定下来的广告条例,爪夷字大大在上,马来字大大在中,华文字小小在下。

但,这不是民生的贴身问题,只是行政上的艺术偏爱条例措施,唯一能够引起的问题,那就是眼观感觉不爽而已。

吉打州华裔在此课题上仿佛抱着观望态度,没有很大的泛音,可是州内几位党领袖却咬着车牌不放。

他们如此的动作,似大事不谈,只管小事,让民众混淆了如今身为反对党的职责。

其实,在人民的心里都希望在日常生活,华文教育,民间宗教,新村地契,官方行政待遇,以及经济领域能获得新政府公开给于所有的马来西亚人,而不是优待一个种族而已。

因此,人民倒希望吉打州务大臣阿兹然,以慷慨仁和的心态公平对待各族人民,并协助华文教育发展,而且不采用宗教极端主义管制吉打州。

如此一来,或许他们就有机会再次执政了。

in 未分类 | 0 Words

報章怪現象

淡米爾文報章《麥卡奧賽》不獲得内政部更新出版准証,證明了國家執法單位對於所謂《新聞自由》無法放手。

在世界資訊發達的里程碑裏,大家可以看到馬來西亞的執法單位,偶爾基於“某某理由”就可以取消報章的准証,導致該被停刊的報館員工不知何去何從,又如何養活家裏的孩子?

至於報章如何保障讀者的閲讀權利,報館的股東人利益,以及職員們的生活福利,則不在内政部管轄範圍,也解譯了一句話,“你死你的事,我只是執法。”

日前,内政部副部長說我國是多元種族,宗教的社會,媒體應該盡量避免刊登會影響各族和宗教和諧的内容,政府非常重視這點。

可是,華社的民生新聞,學校課題,以及華裔權利課題可曾經走入馬來報紙裏面,而馬來社會所面對的問題會在華文報大事報道嗎?

馬來西亞就是如此有好笑的報章制度,友報不會對於華社發生的事件興趣,反過來說華文報,淡米爾文報都是如此。

所以,在這裡生活的馬來西亞人不會了解各族的貼身問題,而受不同語文長大的國民也是如此,因爲在他們日常看到的報道裏,沒有寫出其他人的新聞故事。

曾經與友族同胞閒聊,他說馬來社會以爲華校的宏觀校舍是由政府資助,他們更本無法知曉該建築物的費用是華社自己辛苦籌來,因爲他們所看到各鄉各地的學校都是政府資建,哪會想到國家教育的制度下會有偏差。

這證明了華文報所報道的華校悲哀故事,從來就沒有機會刊登在其他語文報上,導致他族無法深入了解各族的貼身問題與感受。(星洲日报~大北马~读者来函)19/4/08

in 未分类 | 0 Words

盼调整地税让民惠

日前出席州务大臣与华团交流宴时,听到尊贵的州务大臣承诺将在近期内解决吉打州地税问题。

据悉,吉打州回教党曾于去年配合吉华堂地税高涨检讨专案小组发动的“全民和平签名运动”,在短短的半年内取得逾12万名州内超越政党的各民族人民签名支持,希望州政府俯顺民意,以广大民意为依归,从速重新检讨高幅度调整的地税。
当时,他们以超越政党的身份参与吉打子民们,要求政府重新调整在2006年实行的地税高涨计算法,其中也包括了废除土著与非土著保留地分类计算法,因为这破坏了全民团结的计算法已抵触了国家土地法典。

在第十二届普选前夕国阵政府尊重吉打州人民的意愿为前提下,终于重新调整了地税率,可是政府的做法仍未能获得全体人民的认同。

在报章上刊登的新调整地税完整表通告,我们依旧看到土著与非土著保留地分类计算法。

今天,回教党转身一变已成为吉打州的执政府,人民肯定对于他们寄以厚望了。(星洲日报~大北马)3/4/08

in 未分类 | 0 Words

米都垃圾问题何事了?

这是米都市民最关注的课题,城市发展过程肯定带来许多的问题。但是,米都近几年的城市规划发展应该不是一日千里,可是提升为市政厅的亚罗士打,却无法逐步改善垃圾滋生尴尬问题,导致民间各处有垃圾,市区形同垃圾场。

亚罗士打市民在大选已经委托新任政府的权力,他们期待着有更好的社区服务,譬如垃圾,水沟,道路以及住宅区的娱乐设施。

在新替阵执政之前,他们去年携带《垃圾包包》,当着备忘录提呈给于亚罗士打市长,当时市政厅负责人也承诺会改善这个尴尬民生问题。

可是,《垃圾》仍然四处堆积如山,有些住宅区的垃圾文化更胜一筹,由每天收集一次,三天一次,更演变成七天收集一次,我想大家可以想象家前堆积了7大包垃圾的奇观。

如今,由之前抗议垃圾文化的回教党执政了,也许他们会有一套更完善的《垃圾》管理制度。

或许,他们会更改某承包商独有制度,也提升市政厅员工公共服务的素质。

大家对于前市政厅的服务《根本无话可说》,因为投诉也不会没有下文,即使是国会议员炮轰市政厅也无济于事,更何况市民的我们。

可是他们提供了一个另类柜台,只要你致电该号码,市政厅则会派员工前来收集!

这是吉打州什么政策?所以,我们盼望新政府能大力改善如此费时,费力,而且如此切身的民生问题。(星洲日报~大北马)2/4/08

in 未分类 | 0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