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挑戰能“臨危不亂”嗎?

爬山是屬於屋外的體育活動,參與者能在過程中享有汗流浹背,東張西望的“優惠”。

只要你曾經運動,你就會了解運動的好處,除了鍛煉身体,有促身体新陳代謝。

它可以調節大腦皮質的興奮和抑制,有益提高神經系統的功能,消除腦力勞動的疲勞,預防神經衰弱。

所以說,人類要長命百嵗就必須經常運動,讓運動維持身子的狀況,也增添人生過程裏的故事。

說到故事,大家都看到野兔成員掉隊而必須宿落山頭過夜,但是他們能在隔天安全下山的理由何在?

這是爬山者須緊記的求生手法“臨危不亂”以及“原地留宿”,因爲人類往往在混亂時措手不及,做出不利已身的判斷決定,四處亂跑導致命喪懸崖。

而這2只野兔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森林裏,判斷只有在原地留宿最安全,所以沒有在自亂陣腳,才能在隔天陽光普照時才順路安全下來。

這也是人生過程中的考驗,假如我們的生活受嚴厲打擊,我們能臨危不亂,把危機事件處理得井井有條嗎?

至於在組織時,人們又如何“臨危不亂”處理面對的挑戰和危機,這可是組織和政治圈子的最高武功法則。

君不見,最近發生的蒙古女郎,大唱后庭花,國會集會以及貪污緝捕事件,到底是誰得益受惠呢?

蒙古女郎被炸,是誰被扯出來?貪污緝捕,是誰會落罪入監獄?大唱后庭花,是誰在主導?國會集會,是誰被嫁禍了?臨危不亂,只有誰沒有亂?

這就是馬來西亞“臨危不亂”劇場,觀衆只有等到落幕,才能知道誰才是導演?伯拉,納吉,還是安華。

刊登于星洲日報北馬版18.07.2008

in 未分类 | 0 Words

現代社會異型多

刊登于星洲日報北馬版~插上一腳(04/07/08)

社會工作不易為,這是人人都知曉的事實。可是爲何還是有人在社會上做傻子呢?

也許,那個傻子只想為社會服務,不是從中獲取任何利益和好處。

或許,這個人想把多餘的時間打發,只好鑽入鄉團裏“裝手裝腳” (福建話)。
只是在二十世紀后的今天,社會上的傻子還存在嗎?而傻子的定義又是什麽?

他是不是古人説道“傻傻吃天公”,因爲,傻人有傻福上天肯定祝福他,還是“扮豬吃老虎”的系列,裝作不知道,蒙蒙不知下“砍”掉對方。

也有一些想通過組織廣大人脈鞏固個人事業,打造品牌樹立政治山頭的,今天的付出為自己的將來打算。他們的付出和參與就是一項生活交易,只是沒有危害社會結構。

以前,筆者在加入野兔俱樂部時,好多人關心問起,“你們在山上可曾見過野獸,比如老虎,豹子,大象,和蛇”。

老實說,在山上我們和它們都各走各路極少機會能碰面,所以好像不曾見過面。

可是在社會裏就有許多異型,例如兩只腳的蛇,吃蛇,吃象,以及吃虎人。

不信你看吃蛇的人哪裏都有,路邊,樹底下,小巷,辦公司和廁所裏。他們在哪兒歇息,休息,看花看草,看水溝,等電話響,等人家進來小解,就是不工作而已。

吃虎吃象這個更厲害了,他們什麽都能幹,什麽事都做得出,甚至傷天害理,拿你的小命也行。

至於兩只腳的蛇嘛,人類往往就砸在他的手裏,因爲在森林爬行的蛇類我們看得出就是蛇,可是在街坊上走路的他們,誰也分辨不到,所以經常被他們矇騙,欺負,任其奪取錢財。

寫到這裡好像離題了。。。哎呀!社會本來就是如此,沒有離題,哪裏立足之地 。

in 未分类 | 0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