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会的感言

咪!苗!咪!苗!这是什么声音?

奇怪!在槟城大会堂竟然可以听到如此的怪声。

原来在猫政府领导整年后,该州子民也逐渐变身成为猫儿子,猫爸爸,猫女儿,以及猫妈咪了。

这是前晚笔者出席了母校华乐团承办《金音》音乐晚会上发掘的猫事,也是冒失的事情。

在这场音乐欣赏会值得赞扬的事情,就是没有忘了你忘了我的铃声。这要归纳猫政府执政后,驯良了该州子民的猫样吧。

可是,驯良的猫儿却好吃,从开始直到结束,就有好多的猫儿在寻食。

这厢的猫父母食着水果,那厢的猫儿女在肯“妈咪”,“花生”,以及“糖果”吃到啪啪声。

这可影响了身旁听众的雅兴,原来音乐欣赏会除了可以听出耳油,也可以嗅到美味食物。只怕如此贪吃猫儿在日后可变成了肥猫。

不过,礼貌十足的猫儿女也为音乐会带来冒昧的掌声,当乐队奏换乐章时,他们以为该曲子奏毕不期然鼓掌支持乐队,殊不知演员还在继续演奏的路上,搞到指挥棒都不知所系。

至于坐在笔者后方的猫父子,或许以为是来摄影比赛场地,他们俩讨论应该如何“猎鹰”,才能把演员的神态捉拿下来。哎呀!你们的讨论可把我的双耳搞乱了,不知要听上面的音乐,还是你们的交谈啊!

还有,现场里我们发觉了爱听音乐的猫孙儿,这些猫的接班是很安静坐在椅子上聆听演奏曲子。恭喜了猫政府,你们拥有音乐细胞的小猫儿!

在乐队奏起“岳飞”时,可歌可泣的弦乐差点就要了听众的眼泪,它让我们回味了《满江红》英勇而悲壮的感受。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柔性十足的弹拨乐手为听众带来了愉快调皮的歌曲,让人们感到自己轻快年少起来了。

话说回来,年数比笔者还要旧的乐团,多年来地耕耘确实为槟城州传承了中华音乐,也让团员们在活动中学习成长。
博爱互助,热心华乐 ~ 日新华乐团您让我们永远记得你的恩惠!

in 未分类 | 0 Words

23年前的回忆

写在教师节,回忆老师们的教诲,回想当时在大山脚日新中学的情景。

回忆里就有了1986年毕业的惜别歌《怀念你老师》,笔者不期然再次掉下了23年前的回忆眼泪。

回想起23年前的那一刻,为了以歌寄意,欢送教导我们一年的级任老师,全班同学都站了起来齐唱“天上白云一朵一朵,找不到老师的笑容,那是因为我不知用功,老师伤心在心头。如今回想童年时候,还记得老师的笑容,他的精神永远鼓励我,声音常伴我左右。。。”

唱完之后,全班同学与老师都低着头涕泪,连下课钟响了,大家还是没法回神过来!

那一刻,没有人能出声,没有人能阻止眼泪,就是让时钟一分一秒溜了过去。

直到级任老师抹干眼泪举起头说了“同学们,我会永远记得你们,你们要好好求学,不好辜负了父母,师长的期待。”

我们大家同班兄弟姐妹都会永远记得这一刻的情景,与级任老师的最后一堂课《永不迷糊的记忆》。。。

多来年的同学会我们一定邀请级任老师出席,并选唱这一首歌,让大家能在回忆中缅怀在求学的点点滴滴。

今日,在米都的一个偶然机会下,我再次遇见了级任老师,他让我有所感触,让我想起了好多的求学生涯的旧事。

“老师,身为同学会主席,我要感谢你多年对于我们的支持,我们会继续邀请您,并希望您能赏脸。”

这就是我们同学毕业的心声,同学聚餐少了您,就好如生活里缺乏了氧气。

陈忠明老师,就让我唱完下半段,以感谢你多年来的指导“他像是严父,又好像是慈母, 展开翅膀,只顾为我保护。一声老师早,很久以前的问候, 一声老师好,回想泪已串串落。老师,没有你的谆谆教诲, 哪能使我拥有长大的一切。老师,我敬爱的老师, 我永远怀念你。”

in 未分类 | 0 Words

笑话议会

张三:死敌,你看了吗?最新的议会戏剧?
李四:什么啦!你讲什么?
张三:不是吗?你没有看报道吗?
李四:报道呵!看到了宝岛转播新闻,很好笑。
张三:宝岛?!什么宝岛。
李四:喂!山歌,你不懂吗?林大美人的故乡~台湾。
张三:什么台湾啦,我说的是马来西亚。
李四:马来西亚?不是吧。
张三:哎呀!你到底懂吗?我国霹雳州议会创下世界纪录。
李四:哦!世界纪录我懂,malaysia boleh嘛!
张三:boleh什么?
李四:国旗最大,饼干最大,人数最多,还有什么最最了。
张三:你就是没看清楚,一个议会有两个议长。
李四:两个议长不算是纪录,树下开会才是嘛。
张三:两个不算,一棵树就算,你脑筋坏了吗?
李四:没有坏啊,你想想看?马来西亚什么两栖动物最多品种?
张三:两栖动物,我哪知道?又是两字。
李四:两栖动物不是两,是三。
张三:喂!喂!喂!你给我说清楚,是两还是三。
李四:你的耳朵在那里?
张三:在我的大头两边啦。
李四:哦,你还知道是头大,我告诉你,两栖动物在热带雨林好多。
张三:嗯,请你继续说。。。
李四:这种两栖动物在马来西亚,除了四肢健全的跳跃动物,还有一种是两只手两只脚的高智慧动物。
张三: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对此地的生活环境一窍不通。
李四:喂!你给我听清楚,我对政治还晓知,只是不同意假民主。
张三:真民主,假民主,你弄错了吧。
李四:这两批人,就是为了各自的出发点在玩弄民意。
张三:玩弄?不是维护民主,捍卫全民利益吗?
李四:哈!哈!哈!
张三:你笑什么?
李四:民主,你身为民,我做主啦。
张三:???捍卫呢?
李四:椅子还没坐热被拉下马,你说会如何?
张三:¥#%*¥*
李四:你骂粗话。。。
张三:骂,我还打人,抵制他们,破坏他们。
李四:山歌,你不是说了政治闹剧看戏就好,何必气恼?
张三:不气恼!我才刚上任八品官就被拉下马,你不气?
李四:哈哈!原来你也是圈中人。。。。抱歉了!

in 未分类 | 3 Words

老友记

在人生的道路上,有几个人是愿意自动下车离去?所谓,人生几何!

从友人的致哀处返回途中,脑海里不是思考,而是惦念他的过去,一举一动,以及谈笑风生。

他是从事耕种业的劳碌农夫,每日早出晚归,一生的日子就消遣在稻田里。

从耕种的步骤直到稻米成熟时,朴实的他总必须忧心吊胆在祈祷,并膜拜神明给以祝福,让他可以得到上天的祝福得到好的收成。

在他的一生过程中,他好像没责骂过身边的人,他是一个孝顺父母的孩子,也是一个疼爱儿女的父亲,并是一个宠爱孙儿的祖父。

他对待身边的人宽厚友善,无论在哪一个场合,言行一致的他谦恭有礼,真诚待人,教育子女循循善诱,博得了乡人们的尊敬。

每早,他与咖啡室的老人帮谈笑风生打成一片,总以小辈身份勤快为乡亲父老奉茶倒水,绝不认为这是贬低了做人的资格,而获得老人帮的赞扬与欢心。

笔者与他交往20余年,大家都认为人生短短数十年,能在这段生命路途上相遇,并作为友谊的伙伴,这就是咱们前世修来的因与果!

在这20余年,大家不曾争执,也不曾懊恼过对方,也许俗语说到“君子之交谈如水”,只要大家珍惜过程中的点滴,理让对方的脾气,尊重他人的个性,这就是朋友之间的永恒交谊吧。

几天前的他或许忽列了健康检验,在一个夜晚上感觉胸部疼痛脑袋昏昏,没有任何交待就走人了!

笔者好奇上天本应有好人之德,为何却夺走了这位“好人”的生命?

也许,在他忙碌的一生中不曾去检验?

或许,在他的心里面,我是坚强的男人,任何病魔也侵蚀不了我。

还有,在大男人的思想里,我不可轻易放弃生命的奋斗。

但是他忘记了,在任何的病魔攻击下,任何生物都无法抵抗魔高一尺的疾病。

奉劝大家不好赚了大钱亏了健康,有了一大堆的钱财,病危的你又如何处置余生呢?

朋友,愿您一路走好!已故刘来忠老先生。。。

in 未分类 | 0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