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做错了?

发生任何意外,都不是你我的意愿。

往往在某件意外发生后,很多时候没有人愿意承担责任,更不会有人要扛下失败,闯祸,还是失责的负担。

在此次龙舟翻覆惨剧事故,就只有一位人声明他愿意负责,以及承担一切失误。

他说明了,只要调查结果呈示,他必须负责的话。

此位教育界人士“诚恳”站出来,并接受调查的判决,笔者对于他的诚意感到汗颜。

他的举止肯定无法挽回失去生命的师生,也不能减轻丧失骨肉的家属哀痛。

可是,他的诚意却代表了为人师表的意义,做一个有诚信的人类,做一个有责任感的高级智慧动物。

而不是意外发生后,却借故推卸社会道义,逃开政治责任的朝野政客。

不管您前来关心,慰问,还是巡视,您可是以什么居心出现?

每逢意外现场,你我都可以看到许多政治人物露脸亮相,他们的出现肯定获得“镜头”的关照和爱护,但是万一媒体朋友问道:“此意外祸事应由哪方面承担?”

他们肯定马上推卸大打太极,并指责“他人”才是必须扛上意外责任。

“这就是我国政坛的奇事,不管任何事情如何发生,就是不管我的事。”

借此向龙舟翻覆惨剧丧失生命的师生致默哀,祈求上天带领你的灵魂,一路走好。

in 未分类 | 0 Words

是谁叫华校走入死胡同?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 下午三时四分
异言堂
文:王孙文

亚罗士打家长每年都被“升学”弄翻天,他们都是为了子女爱慕之学府奔波来回教育局和学校,他们也到处求人拜佛,以便子女能步入爱慕的学府。

他们的子女成绩优异吗?6A1B,5A2B的成绩要进入吉北名校国中,且被拒绝门外。

可是,学生们却看到成绩跟他们有距离的朋友却能直升名校国中,你可了解孩童的心灵已经严受打击。

这就是米都数年来的异型发展制度,数间华小比另18间华小特殊,因为他们拥有直升名校的后门功夫。

他们如此的待遇,就是华社经常批评友族惯有特权,那既是拐杖文化。

华社讽刺友族滥用政府给以的特殊管道,对他们的举动和待遇,华社不肖和讨厌。

藐视他人子弟

相对的事,发生在米都华校的拐杖制度、自我独尊,藐视他人子弟,如此邪风是否可长啊!

在拐杖关照文化,这数间学校的毕业生可说绝多数是坐“直升机”通达名校国中,此文化已沦落为轮椅残废人士通道。

因为,无论该学生的成绩是什么,待遇就是可以保送名校国中。这证明了自己的孩子是宝,别人的孩子是草的事实。

“拥有特殊功能的家长,可晓得天下父母都是一样为孩子都奔波吗?”

对于来自其他学校的学子们肯定带来甚大打击,为何成绩比人优异却无法步入名校国中?

他们或许在想,这世界是不是还有公平的存在吗?

顾及平衡发展

尔后不论转校就读,还是一年级新生入读,家长们大可一窝蜂“冲向”待遇的数间学校,其余的学府肯定门可罗雀,就是关门大吉!

到那时候,华社再指责政府无情关闭微型学校,此罪是谁造成?教育局,还是自持OKU证件的华校?

请热爱华教的善心人士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来顾及华校平衡发展,而不是让保送异型,而把祖先创校的理念典当了。

in 未分类 | 5 Words

笑颜政治

可悲政治路上的同志热爱党争,还是全国普选呢?

在党选赢了党职,你或许可以代表党出来竞选国州议席,也可以在委任行列领取“糖果”。

你在党选没有获取“霸位”胜利,你的政治前途是否走入死路?这可是见仁见智的智慧问答题。

君不见,许多在党椅子没有座位的稀客,却能在大选被委托出战,以获取人民的支持。

还有一些新贵更离谱,新脸孔才踏入组织数日,数月,还是数十天,党就基于堂大的理由,委任新贵代表党进入地方议会。

领袖给予堂皇的借口,就是要巩固已身派系的势力。这是派系造成分裂,还是政治利益造成区分基层呢?

某些领袖对党内的斗争热诚,却冷漠对待人民的民生要求,这证明赢了党争输了大选的应验吧。

假如同志们都执著在党内派系斗争,组织终日乱七八糟,他们还有“多余精力”服务人民吗?

更甚的某些政客输家在党选失利后数年不见人影,任何活动不曾现身,却等到党选来临时,才在报章大展风骚文舞。

而胜利的代义士又在斗争中忽略了民间老板,他们肯定双手奉上来届大选的支持和胜利。

在组织斗争过程里,政客往往声称为了党前途以及“全民胜利”,而牺牲了个人利益,你以为呢?哈!哈!

in 未分类 | 0 Words

音乐会须要嘴巴出席吗?

音乐会须要“嘴巴和不烂之舌”出席吗?这应该是出席音乐会最基本的尊重礼仪吧。

当台上的演奏员在拉弹吹打奏乐时,在台下的嘉宾理应闭上嘴巴,张开眼睛,竖起耳朵来欣赏台上演出,而不是在台下悉数点评,因为你可不是什么音评家,不是赛会评判,更不是驰名世界的音乐家。

日前,笔者出席槟岛艺演华乐团主办第二届全国青少年华乐团《乐响青春》音乐会时,发觉许多不归类的音符同仁身穿乐团衣裳,在同仁演奏时竟然在台下指三道四,如此邪风不可长啊!

“己身都不遵从音乐会礼仪,又如何获得众人的尊重?”

作为乐团成员你我都需以身作则,自身不要破坏欣赏音乐会的雅兴和情趣,并跟随演奏基本礼仪,方能获得其他嘉宾们的认同和尊重。

至于现场的电话铃声之合奏曲倒是消失无影无踪 ,可喜可贺。不过,某些家长携带幼童出席,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子确实带来一些嘈杂骚扰。

刚协调筹办米都第一届全国青少年华乐音乐营成果展音乐会的笔者,也发觉两场演奏团员都犯上同样的毛病,那既是脸上目无表情,演奏时低头看乐谱不爱看指挥。

嘉宾买票入场听演奏,除了欣赏绕梁三日的乐曲,演奏员也务必有所表情,七情上脸让嘉宾同感同受,才能大家一起参透音乐世界的遨游飞翔。

而演奏团员不爱看指挥的习惯,证明往后的合奏不需要再麻烦“莫须有”挥杆带领乐队了吧。

“没有指挥的领导调和,合奏能发挥群音和同吗?”奇怪也!

而华乐团为了提高乐曲音色,多少抛用了传统乐器,把许多西洋乐器混入乐队,此举让众人有怪怪的感觉。

难道,在保持和提升原有的乐曲风采,传统的民族特色就必须牺牲了吗?

在参与出席两场各自办的音乐会后,说句心里实话:“音乐四海本一家,期望本土华乐疆界不分你我,让音符跳跃融合一个马来西亚的国土上。”

in 未分类 | 0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