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更新路稅揭登記局失誤‧活人“死了”23年

(吉打‧亞羅士打17日訊)53歲婦女更新路稅時,被告知已逝世,向國民登記局查詢時驚然發現,她在記錄中已經“死了”23年!

來自本同的婦女黃寶石(53歲)本月9日赴陸路交通局更新路稅時,被告知車主(即她本身)已逝世,她隔日趕到國民登記局查核,發現記錄顯示她早在1987年就已“逝世”,意即她在國民戶口記錄中做了23年的“死人”。

黃寶石本周向警方報案之餘,今日也在夫婿林建榮(55歲)陪同下,向吉馬華吉打州聯委會正式投訴,由馬華州投訴局主任王孫文安排新聞發佈會,講述這段“活人當死人”的怪事。

黃寶石說,這個事件導致她必須到處奔走解決問題。

登記局發“臨時身份證明書”

她說,直到本月12日,國民登記局澄清是電腦技術錯誤,收回她原有的大馬卡,另補發一張“臨時 身份證明書”給她。她持那張證明書再去申請更新路稅時,陸路交通局堅持記錄中她是“已逝世者”,因此根據“已逝世人士申請更新路稅”方案處理,通常這是為 了方便家屬或繼承人為汽車易名採取的方案,而且最長只允更新半年。

擔心禍及財產屋契
赴警局報備以策安全

黃寶石是馬華本同支會婦女組主席,夫婿林建榮也是本同支會署理主席,夫婦兩不滿國民登記局的失誤,更擔心這項“已逝世”記錄會禍及他們處理其他財產、屋契、保險等事項,因此到本同警局報備案件以策安全。

林建榮說,妻子的大馬卡是在2002年左右領取,意即那時還“活著”,直到這個月份更新路稅時,才發現已被列為“1987年逝世”者,很明顯的失誤是在2002年過後發生。

他說,政府一再調整公務員薪水,但是沒有提昇公務員的工作效率,這一個案明顯是疏忽所引發的“離奇死亡”案件,可能有更多人面對同樣問題但為省麻煩,解決之後沒有公開。

也是馬青吉打州分團長的王孫文說,他會徹底瞭解事件,掌握出錯的原因後,再要求政府正視。

星洲日報‧2010.10.17

in 未分类 | 0 Words

时下孩童

14-10-2020刊登於光華日報异言堂

日前与某位为人师表的灵魂工程师闲谈起当今日下的学生行为,在闲聊过程中却让我俩感到遗憾非常。

或许,时下的家长都不舍得孩儿受到伤害,还是旧日辛苦过活的回忆让家长门都极力提供最好的保护。

殊不知,此举已变质为温室的管理制度,导致而今的孩儿都守不起外界的摧磨和考验。

军不见,时日当下经常有孩因一时稚气而离家出走,更甚的孩童还作出伤害生命的举动,作为父母的家长却无发从中启发为何自家的孩童有如斯的举动。

11号车被遗忘

或许,在我们长时间纵容溺爱下,他们得天独厚,要什么得什么,从来没有听过父母亲童年的分享,更不要说什么走过的辛酸史。

在他们的心目中,社会的日子就是那麽容易渡过,张嘴饭来,任何需求只要向父母提出就轻易获解。

还记得求学时代,你我都是步行,骑脚踏车,乘巴士上学去。偶尔在公共巴士的指定路程“不见”后,你我都必需依赖11号车前往目的地。

什么是11号车相信时下的孩童都不会晓得,因为父母已经将11号车深锁在记忆里。要是你不懂得什么是11号车,请你向父母求证去吧。

更或许当今的治安问题让家长们提心吊胆,不敢让孩童自个儿“冒险”上路到学校去“送死”。

其实,让孩童学会保护自己,还是教导他门如何防备坏人才是真确管道,只可惜家长们都不愿孩儿受点苦。宁愿自己再麻烦十倍,也不愿意看到孩童在“风吹雨打”磨练下成长。

不会解决问题

还记得“误人子弟”的他说,看到学生的成绩不理想,校方要求家长延迟时间来载送,以便老师可以为其孩儿提供加班补习,家长既然要求校方安排交通,理由是我们非常忙!

校方老师在提供额外的教学当儿,家长在繁忙生活环境下无法妥善安排载送工作,这不是证明了时下的家长都是孩童的全陪司机吗?

家长在残酷社会求生,还须为孩童的行程刻意拨出宝贵时间来接送他们,可是作为孩童的他门晓得父母亲的关怀吗?

偶尔工作忙碌冲击下,父母迟几分钟前来接送,不想而之的孩儿已经把不满写在脸上,而且还怒骂赶来的父母,,“你为什么那么迟来,你不知到我等了很久吗?”

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应该如何解决面对的问题。而一味将怒气迁就在养育他们长大的双亲。直到他们毕业出来社会工作后,才能慢慢惊觉当年的不是。

请不要太为孩童着想作出决定和溺爱保护,让他们时而为自己判决本身的选择,以便日后长大成人能亲自解决面对的生活难题,而不是以死来解决一切。

in 未分类 | 2 Words

米都一咖啡店连续两次 收到10令吉假钞

(亚罗士打6日讯)米都市面上已出现10令吉假钞,商家与市民受促提高警惕,以免遭受损失!

米都一家咖啡店已连续两次收到10令吉假钞,由于担心10令吉假钞大量流入市面,为免更多人受害,于是召开记者会告知天下,以便商家和居民提高警惕。

西部绕道金咖啡店东主何文水,是于本月3日晚上在咖啡店打烊后,点算整日的总收入时,发现一张手感粗糙、重量较重、以及钞票保险线未发出萤光的10令吉假钞。他相信这张假钞是有心人趁着咖啡店的生意忙碌时,以假钞付款。

同天其妻子也险些收到假钞

他说,同一天早上,其妻子刘月心也险些收到10令吉假钞,所幸妻子醒目即时发现是假钞,否则当天将损失20令吉。

他叙述其妻险些收到10令吉假钞的情况时表示,那天早上约10时,有一对年龄约60岁的夫妻光顾该店,并在结账时把10令吉交给其妻子,妻子接过该钞票后即发现不对劲,因为该张10令吉的钞票较轻,经过仔细检查后,发现是伪钞。

他说,10令吉对一些人而言可能只是小数目,但是对小贩来说可能要卖10杯饮料才能赚回。

除了何文水之外,在金咖啡店卖咖哩饭的小贩王亚妹(52岁),也是10令吉假钞的受害者。

她说,她是在打开钱柜准备找回钱给顾客时,才发现其中一张从钱柜抽出来的10令吉是假钞。

她相信,这张假钞是有心人趁着她忙碌时,以假钞付款。

马华吉打州联委会投诉局主任王孙文奉劝社会人士应提高警惕,一旦发现收到假钞应该即时向警方报案,勿以身试法把假钞转手使用,倘若被揭发将会面对法律制裁。

同时,他促请警方严正看待此事,采取法律行动对付印制假钞的不法之徒。

in 未分类 | 0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