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黑

街坊流传首相夫人拥有百万钻石,你相信吗?

网上指责首相抹杀蒙古女郎,你相信了吗?

安华被控诉玩后庭园,您相信吗?

军人被指责集体画票,你信了吗?

现身说法=事实看法?

还是以为=就是!

抹黑指责=政治说辞?

在江湖过日子,没有百毒不侵,缺少了视而不见,过滤思维,还是自以为是的感觉。

哈哈,嘿嘿,呵呵,嘻嘻,吁吁,吖吖,啊呀都不行噢!

in 未分类 | 0 Words

伤疼

日前撞树意外,医生建议不吃药来解决。

今早睡醒欲起身时,神经告诉脑袋,你好像不行了!用餐,喝水,转身,打阿欠,还是大笑都觉得乌龟王八死人头~

也许医生的好意成为了自己面对病魔的一课,

人类哦,总难得与魔鬼斗气,您只要坚定没问题,您肯定过关砍将~

要是你的意志缺少了斗志,你也许就会被病魔带入药膏,成为了私人遗族。

至于今天难过的笑纹,只好坚定心肠,把握时机,让自己坦然面对疼痛的侵蚀,让身子学习麻烦的病痛,让神经试得无药物的习惯,再让自己度过魔病的世界,嘻嘻!

in 未分类 | 0 Words

入乡随俗

昨晚与哥打士打捷兔“联席”会跑,也既是多年来的联系活动。

其野兔设计的盘山越岭徒步路线蛮长,我用了2个小时才完成《汗流浃背》满身尘土,更让胸部撞击大树干,导致今日睡醒还疼痛不几。

昨夜当轮值主席上车主持仪式时,笑纹也被邀上舞台,并循众要求《入乡随俗》在小弟弟前戴上大弟弟,这是他们作为主持人的器材!

哈哈!笑纹的小弟弟不如《执勤弟弟》那么雄伟,更不是大弟弟那么大支,只不过作为舞台的主席还是必须迁就《弟弟》,这就是人生舞台的一部分,更是尊重他人 的礼貌。不晓得被影入镜头的笑纹会像什么三级片演员,嘻嘻!

in 未分类 | 0 Words

我的狗

昨日,有位老友前来寒舍闲谈,小儿同他说“ 我有养狗呵!”

你要看吗?他很乖,不会咬人的~

老友就和他上楼去看看。。。

下来后的老友说“ 哎呀!您的狗原来是宠物,放在笼子《养》,不会咬人,不会动,不会呼吸,不用吃,不用什么”

啊!我家哪来的狗,除了玩具,绒物,和孩儿器具,能呼吸的生物就是我们几个而已嘛!

in 未分类 | 0 Words

大喇叭

很奇怪的一件事,报馆竟然认为县署在大街小巷装置大喇叭是敏感课题,也或许是宗教敏感事件,是以报社为了不惹事上身,所以不报道有关事件。

也许的也许,或许的或许,但是在回教党为首的吉打州政府的确实施了不利全民的政策,他们为了巩固宗教信仰,且把大街小巷作为宣教场所???

这是敏感课题,还是侵犯人权了?试问州内民联非穆斯林代议事,你们没有察觉宗教主义抬头了吗?

据知大喇叭的声响服务已经全天候,试问当地人民是如何度过啊!

政府要对付养燕经营者,因为鸟声影响了人民的起居生活次序,不晓得全天候的祈祷声又对于人民有什么影响?

又是或许吧。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哦~再次呼吁火箭兄弟,公正党兄弟勇敢地向总舵主晋见,把不利人民的影响表达出来,否则水煮青蛙的事实肯定在此上演了。(共勉之)

in 未分类 | 0 Words

政经文教

在政治的工作人物,他们的任务就是问政。

在经济的工作者,他们却在受惠!

在文化传承的工作者,他们吃饱没事做。

在教育工作的废人,他们则是那么苯。

能获得个人利益的工作者,除了问政的政客,相信只有自己经商的生意人吧。

in 未分类 | 0 Words

质问

曾为空军的李源益,

在您从军的时候,

你有没有投票?

不好做了议员,

忘记了当年情归何处~

in 未分类 | 0 Words

博士

丘超人说他只会与旗鼓相当的人士交战,

你没有博士,请自便!

口气蛮大,脚趾都看不到了~

只可惜,在现实社会里,博士并不多,

所以它很难遇到对狗,嘻嘻!

in 未分类 | 0 Words

走狗

丘光耀喊叫马华民政是走狗,试问口出狂言的人又是什么呢?

自称超人的他要救世界,还是抬高自己看轻他人啊!

他在台上说,国阵华裔是走狗,火箭是看门狗,所以看门比走更有价值。

哦!在砂劳越人联变人猿,在这里大家都成为了“汪汪”,只有他剩下自己还勉强称为“超人”。

in 未分类 | 0 Words

笑傲江湖

2011年8月14日刊登于光华日报异言堂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

当大山脚孟光水坝即将关闭的消息流传时,笔者内心有点遗憾,毕竟孟光水坝与大山脚人息息相关,更与吉打子民有点牵连,大家都会在业余时间往水坝散步,跑步,野餐,摄影等。

还记得80年代中期,孟光水坝正式“开张”蓄水储备用途,其四周作为了当地人士的运动场地,也成为了结婚摄影的好去处。

那时候的笔者是高中四/五生,大伙经常相约到水坝“舒张四肢”让血脉通顺,头脑奕奕精神百倍。偶尔我们还携带乐器到哪儿制造杂音,与鸟声争辉,消磨了乐手们的整个午后。

回想起20余年的记忆,却让笔者掉入了“笑傲江湖”曲调,这也是老友要求笔者回乡走走的借口啊!他说,你应该还记得笛子是如何吹!我会拉二胡来混奏的。

哈哈!从母校毕业至今都25个年头,笛子要如何握,怎样吹,按那个洞,哎呀!都忘了~

笔者今日能在关闭期限日向孟光水坝敬礼,内心感触了旧情,没有孟光,哪有今日,没有孟光,那有运动健将,没有孟光,古稀老中青情归何处?

“再过五年,你我都老了。”这是年纪不是老不年轻的说辞。

“能过5年,我们还能来吗?”这是比较老的晨运客。

“朋友,5年后我们再相聚吧!”这是年轻人的感想。

至于对笔者来说,不管是多少年,多少天,到底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可有协调。他们可是都是为了人民,还是官腔作息,滥用人民的不满来达到政治目标?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啦……”

in 未分类 | 0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