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皆

没写那么久,要写什么也不知!

只想为多皆小镇留点回忆。。。

回想起1988年被大伯游说到米乡工作时,他讲起能读就读,不能读回公司协助业务,来回数年你应该是公司的负责人吧!

就这样。。。我来到多皆小镇,一个人情味极浓,讲起话来我听不完的乡下~

今晚有幸以村长身份大炮,我荣幸承认乡情让我陶醉,也感谢乡老不排外,让一个外来人领导多皆,更让外星人入住董事部,也曾借用福利组副主席好多年。。。

in 未分类 | 0 Words

政客胡说八道 军警保卫家园

2013年3月14日刊登于东方日报《纸上议会》

当苏绿军潜入沙巴时,相信国民对于潜入两字感觉非常愤怒和奇怪。愤怒是因为觉得苏绿军侵犯国土,奇怪是为何苏绿军可以轻易出入我国?

就在国民疑惑苏绿军侵犯领土后,报章开始报导苏绿的由来和历史,当人民开始了解苏绿故事,试问其后代是不是有资格成为马来西亚子民?

笔者在想1457立国的苏绿王朝的版图被历史洪流改变下,作为其国人的后裔四分五散遍布各国,他们的心坎里,当发梦入睡时刻是否想到复国?

或许,就在其世界各地后裔想着应不应该重复历史时,某位苏丹后裔已经“潜回”历史领土,誓言将不惜任何来捍卫使命。

这是作为后裔的感想和使命,这里本来就是我们的土地,为何被剥夺了权利和地位?

只可惜,历史就是如此残忍和现实,被历史过程灭亡的王朝,难道还可以恢复昔日光辉,重演当日王朝的辉煌日子吗?

作为马来西亚子民的我们,想当然务必保卫疆土,誓死来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这是国民最基本的义务和行为。

更何况马来西亚已经不上战场好多年,更不要说捍卫领土射杀侵犯的敌军,要数十年不在战场求生的军人开枪射杀人类,这简直要不得的夺命任务。

政治气象不成熟

尤其,侵犯领土的敌军是一支熟悉打游击的队伍,他们在邻国战斗多年,对于射杀敌军的任务,相信是简单执行的军事行动,就如此我国军警面对生命的挑战,被敌军一弹一刀送上路去,悲哀啊!

在国家疆土发生人命战争时,我国政客还在数算政敌的演绎,并指责政敌是鼓励敌军开战的说法,笔者在想这些政客是爱国人士,还是出卖国家主权的坏人?

因为,看到朝野政治人物的指控,国民也陷入迷失主权的方向,更掉入政治漩涡赔上了国家权益啊!

看来当今两线制的政治气象还不成熟,没为捍卫疆土的军警打气,却质疑执行人命关天的任务,又胡说八道来指责军警守卫国家的军事动作。

这也许就是政治多年来的自由言论带来的不智不幸,为了各自的阵线政党,胡乱为主子拨笔攻敌,且不知自己在捍卫主子时暴露了愚蠢思维。

作为后方的国民,我们需要给以全力的支持和鼓励,并向老天爷祈祷祝福在战场的勇士,希望他们在执行捍卫主权时,能在上天怜惜生命的恩惠,让他们在任务结束后,安然回到各自的美好家园。

至于苏绿王朝后裔向历史洪流索取权位的要求,笔者只能隔空寄意,历史的演变只能记载在文字,让世代人类解读,更让后裔缅怀过去的曾经故事。

对于朝野政党的指责,试问要是吉打州王朝以历史“租借”史记来索回槟岛威省两地,更说一万元不符合当今经济,天晓得我国是不是也陷入战斗危机,为历史背书去捍卫所谓的事迹和过去。

in 未分类 | 0 Words

佩佩

此团的购买力好吗?此团的互动好吗?此行好不好玩?

我想这是见仁见智的结论,不管你如何看待,还是如何放开那一点点,事情总是有点迷惑吧!

因为,乘搭飞机回航的重量几乎都爆炸,每一个都需要加重飞回,除了几个TUMPANG仁者将重量驿道,哈哈!

对我来说,此次的台湾行,我一家大致满意,乐逍遥~

也让我看透人生的参悟,呵呵!什么是掉入水沟,什么是阿JIB哥,什么是乞丐,什么是处长,太平绅士,那独,捧大脚。。。。

感谢华堂的安排,感激新竹县政府的接待,也感恩台湾人对于清洁的执著。

虽然,在一个过程中让我晓得台湾政府为了教育人民对于卫生的管制,罚钱+处罚=今日的整洁。

至于导游的服务,笑纹只能说悉心+体贴+温馨+坦率=让有些人不高兴,让有些人不满,但总觉来说~你好赞!

in 未分类 | 2 Words

看门的~

仔细地看,看门不一定是狗,猪八戒也可以!

in 未分类 | 0 Words

签名

小弟弟第一次坐飞机出国,

在入境纸上需要签署,

他也有模有样签下大名!

这还让执勤官员看了看,哈哈!

in 未分类 | 0 Words

不吐不快

2013年2月19日晚上10时,吉华堂一伙人在会所前集合乘巴士,以便赶往吉隆坡机场乘搭飞机!

当大家一爬上巴士时,就觉得驾驶佬的态度有点怪怪,态度也不是怎样~

更觉得巴士的引制声特别响亮,没想到接近士林河时(约凌晨3时),其长铁质(long sub)砰一声断掉了。

该巴士在驾驶途中又不能即刻停下来,驾驶员只好顺着路让它逐渐停泊路旁,也即是高速大道的紧急车道!

我一家人当时坐在最尾段,每一辆车辆从旁驶过,那种感觉和声音,让人不舒服和起毛。

好像那些赶路的车辆靠着你的身子庞然而过,呜呜~

为了大家的安危,我们大家都步下巴士,爬过路墩站在草坪上等待救兵援助。

尤记得,本堂副财政许永嘉向巴士司机要求,即刻要求大道公司将巴士拖到收费站,以便大家可以休息和避开危险地段,不然被意外看上,或死在路上。

你晓得该司机怎么说,要死的话,感冒也会死啦!而且一拖一往,时间肯定消耗好多,你们只能在此等待救兵。。。

TMD,他此言论让好多人不爽,也让大道援助队伍无奈,为何有如此思维的王八蛋!

尔后,在其公司派出另一辆接载巴士后,在草坪上罚站一小时多的我们才能安然躲在巴士上,跟着赶往飞机场“慨然”飞出国!

写到此,我只有一句怨言,不协助安顿行李没法度,为何司机的嘴巴那么坏,死在感冒,与死在公路~天注定!

in 未分类 | 3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