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不及

很多人都说,不管什么了!

此次不改变,拉倒国阵,人民吃草!

哈哈!事实上,此次国阵不倒,民联就倒,因为他们几个高层领导已经等不及上位,更没有什么时间再来下一次大选!

其实,两线制是很好的政治平衡制度,也需要政治工作者长期参与政治活动,以便在来届获取政权时,可以顺利接手。

可惜,在308后的政治蜜月期间,让太多新人品尝政治饼干后,许多人等不急待要即刻做官。

口中说什么,为改革肃贪,为公正立宪,为全民权益。。。

唉!我不是矮化自己,要是根据马来西亚族群比例,谁才是强权主义!

谁才是领土的主人?要是能修宪保护全民主义,难道鹰派的友族不想在修宪中,把多数人的权益写在宪法和法律吗?

疆边北部属于暹人,中部属于土族,南部属于暹人一点山地人一点,东马属于太多族群国度~

好笑的,槟城属于吉打,玻璃市也属于吉打,这笔帐要如何计算呢?

要是安华老师确实为了人民修改全民权益,又得到回教党同僚的支持,我想马来西亚将在十年内超越中国,成为世界强国。

可惜,他会不会得到民联上下的全力支持,成为首相。。。

更在全体支持修宪的议员支持下,把整个政策制度给修正过来,祈求老天爷保佑~

越改越好。。。

注:对于全民都好,更不是对某族习好而已~

in 未分类 | 0 Words

我怕。。。

此次大选,暴力太多了!

我怕。。。

为何此次选举,那么多恐怖破坏?

为何大家都愤怒非常?

为何那么执著?

要让他倒不给票不就行了吗?

何必,表演,表现,炫耀~

in 未分类 | 0 Words

pas for all

回想起第一次在多皆埠(乡村)看到PAS FOR ALL的布条时,我在想回教党终于开通要走入华社了,内心感觉一种温馨又期待的涟漪。。。

因为,在多皆近二十余年的日子,我尝试过了狂热蓝绿支持者的厉害,不管红白事死人婚事,他们不会互相往来,更会不为了金钱(拨款)改变对于执政府的看法和影响。

绿色支持者的回教党永远是破旧,家居门前的道路不会铺上泊油石,他们总认为金钱是诱惑或魔鬼吧!

就因为这样的道理,倾回教党的死硬派不会接受政府的款项,他们会说政府税收来自云顶赌博,啤酒,博彩,以及肮脏(猪肉)钱。

作为一个外地(大山脚)人,对于他们的执着,我感觉到懊恼和惊讶!

可是,在与多皆华人相处后,我又发觉一个更恐怖的事实,当地华人基本都投票给回教党,而且巫统打从开始就不曾获得大选的胜利。

那时候是1988年,也即是高中三(留级)重考后,我被老板要求北上米都协助家族与股东联营的火较。

还记得,当初来到火较开始工作,对于厂内没有自来水供应很不习惯,要洗澡用河水,要煮饮则是井水,还好公司里头有电流供应。

尔后,才晓得米较是处于回教党强区,政府从来不会“要”发展,更不能展开任何工程,因为政府拨款都是肮脏钱。

更何况老马曾经在大选时说过他不要华人票,所以哪儿华人都不会票投国阵。根据老一辈说法,老马说了那句话,也改变他的一生,输掉大选,被开除。。。

就这样几年又几年在武吉拉耶区逗留了,间中水供服务提升了,道路也逐渐获得改善,路灯也慢慢多了起来。

就在2002年的年尾,回教党全国主席法芝诺不幸病逝,他当时兼任本同国会议员和安南武吉州议员,他的逝世轰动全国,也为本区带来环境的改变。

当时候的国阵为了夺回国会议席,上面全力以赴来应付本同县府的提升工作,身为补选属下的支会负责人与秘书斗胆《申请维修》多皆整个区域。

不管是学校,道路,水沟,街灯,还是民生问题,我们都提出申请,也不顾蓝绿地段都尽量去维修发展。

也因为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维修,补选让多皆各种设施多少都提升了,我们还得与绿色支持者商量《为了多皆》发展。

补选成绩出来时,本同国席意外回到国阵手里,安南武吉州议席出乎意料输掉了。(注:国席双方输赢往来,州议席不曾赢过大选)

尔后,在政府大力发展下,本同开始改变为较开发的市镇,区内几个区域建立许多花园和商店。

而我也换公司,离开武吉拉耶(武吉山)这个争议的蓝绿山头,不过还是出入多皆埠,继续为多皆服务。。。

坦白说,近几年看到乡下人的外貌,我也不察觉他到底属于什么支持者,除非他荡然告诉你。

更何况,绿色支持者也投入赚钱事业,大家都为日子奋斗,对于认识不深的朋友都不会显扬自己的色彩。

回到PAS FOR ALL小插曲,我还以为回教党改变了思维,接受华社那种看法和自由。。。

当回教党开始掌控吉打州,其阵容里有两个派系,一个较开明,一个传统思维。

在鹰鸽系统调整后,吉打州步上马来主权风味,地段要50%保留给以马来人,广告需要鼓励爪夷文,宰猪厂被亚罗士打市政厅推倒,小贩在傍晚经营时段暂停半小时祈祷,宗教师拥有最大权力,养狗要缴双收费,各市县政府没容纳非马来人代表。。。

这就是PAS FOR ALL吗?还是ALL FOR PAS?

我晓得此文出街会受到支持民联者不满,但这确实回教党的坚持,回教党从来没有改变,回教党始终要建立回教国,他们的领袖不会为了席位迎合选票改革(选票),他们会老实说出党章(可兰经)内容。

至于,其联盟的政党不晓得同僚的结构吗?

为了确保政党的胜利,以及推倒国阵的政权,他们不惜一切来改变自我调和回教党步骤。

要说巫统贪污恐怖,倒不如说回教党老实城府,公正党夺权为己,民主行动党为席位疯狂~

in 未分类 | 12 Words

不择手段

为了下场,他什么都干了!

只为了可以下战,

为了自己的前途,

为了党的方向?

欠钱多时不还~

服务不佳~

。。。。。。。。。

大人,祝福您!

我还记得308前,

你那一席话,

看不起几个为党付出的傻瓜,

没有教育水准,

没有素质,

没有资格。。。

 

 

我终于体会到了,

什么是政治!

in 未分类 | 2 Words

empat sekawan

晓得人民厌倦友党的霸气,
看到政敌的霸气,唉!

再换来,又换去,
都是友族再主导剧情~

唉。。。。。。。。。。。

作为番邦子民的一分子,
偶尔需要看清事实,
更要滤清国情,民意,环境。。。

我们需要国泰民安,
全民和谐融洽共处,
没有厌恨,
没有记仇,
没有遗憾。

惦念马来亚那些年,
回忆比藍里电影,
重温empat sekawan,
这就是全民的马来西亚。。。

in 未分类 | 2 Words

下不了

这几天,好多人问起为何不是你下去竞选?
只要你下的话,我的票没问题~
哈哈!更有人要求我以独立人士去竞选,以便让大家有第三选择。
对于在政治沉浮十来年的我来说,

参与政治的初衷,是帮助需要协助的人士!
做不做官,不是我盼望的期待,也不是此生的荣幸。

谢谢大家的祝福和交代,我会继续留在组织协助人。。。
至于党内的派系斗争就待党选来解决内部的山头主义,以及只顾自己的领袖,哈哈~

in 未分类 | 0 Words

Baju Hantu,再见!

今日收到几个来电,有好有坏。。。让心情掉到谷底,因为他走了!

一个曾经与亚罗士打野兔登山越岭的Baju Hantu走失了,根据消息他昨夜在沙滩上走失。。。

多年前,他曾出入我家做客好多次,同样的我也是如此携带孩子到起家走走吃吃,喝酒聊天车大炮。

我们几个也曾相约到中国旅游,可惜那一趟的朋友少了几个,大家都面对人生考验,老狗在多年前因脑癌逝世,鬼衣(Baju Hantu)也在昨夜到另一个世界报到。

作为他们的朋友,我只能感叹人生入戏,人类只是在地球村相聚,在此享有不同的戏剧和角色,在过程中扮演不一样的身份。

只要时间一到,阎罗王就是叫你回去报到,他不是没有让你知道几时?而是天机没有内线通知你,作为无奈何的人类只有跟着阎罗指令归西。

Baju Hantu,Lau Kau,作为你的朋友,我只能借此寄意,下一世再见了!

in 未分类 | 8 Words

作法自毙

接获国外来电,他投诉蔡总让出席位给以友党作法自毙.

他续说,身边朋友都选择回乡倒政府,好如该国政府在去年面对人民倒置一样!

他又说,不是马华不好,而是巫统害死马华,马华领袖又不自爱,让人民更加反感。

他说,无论如何马哈迪仍是我国繁荣发展之父,功过对比一半一半!

他强调自己来自马华世家,全家人对于党衷心耿耿,可惜近来演变却让他们耿耿于怀。。。

他说,他已经购买车票回乡投票,只不过是不是要支持党组织,内心还在挣扎?

对于他滔滔不绝的说辞,我只有唉!唉唉!

不是我对党失望,而是党领导者切实让人民感觉不到民主制度改变。

要是党领导层仍坚持不懈来搞派系斗争,大家肯定死在党内,更被人民遗弃在政权游戏!

in 未分类 | 0 Words

ASJC 30th. Half Marathon

亞羅士打跑步俱樂部為了推廣跑步健身運動,以及聯繫愛好跑步者之感情,定於2013年6月1日(星期五)早上6時正,位於亞羅士打廣場舉辦第30屆亞羅士打跑步俱樂部跑步賽會。

此項賽會工委會主席陳春來日前在會所召開記者會時,特邀全國各地愛好跑步的朋友前來參與。

也是該俱樂部主席的他感謝歷屆參與者給以的鼓勵和支持,沒有大家的參與,相信該賽會也無法舉行至今。

他說,為了感激大家多年給以的愛護,此屆賽會特徵求著名跑鞋廠商(BROOKS )加入,以便讓參與者可以分享其品牌產品。

他指出,除了報名時獲得紀念衣裳,所有跑完全程的半馬拉松參與者也會獲得特製的30年賽會衣裳。

對於跑步賽會有興趣者,可以通過網站下載報名表格,或許聯繫該俱樂部秘書蔡尚培012-4082757,陳春來019-4408896,楊彩珠012-4731708,電郵: desdenetto@hotmail.com。

in 未分类 | 7 Words

胡思乱写

当初参与马华是基于不想领导福利组, 没想到哪一次出殡后的锐变, 我成为支会领导, 也参与补选奇兵让国阵候选人坐位, 更成为B队拥护疯癫虾仁。

回想起这一段过去, 让我述说瞎眼家丁原本不答应学校主持校庆晚宴, 回函写道去日本公干噢。

当月亮老大不幸仙逝后, 瞎眼蛇办事处来电问, 多皆需要什么? 刚处茅炉的笑纹蒙查查。。。谁死了???

在了解事发事宜, 身为学校庆委员会财政只要求学校硬体咯。瞎眼蛇部长当时通过甘榜鸡团长做桥梁来联系笑纹, 也让我勘探几个人讨功劳的嘴脸, 要不是我某某来说客, 学校哪有。。。

就在补选期间, 我又结识了那机, 伯啦, 臭鱼头, 棺材板, 林呀礼, 胡呀敲, 陈弈桥, 了中来, 要为好, 为家乡, 以及林林总总的官爷。

在竞选的日子里, 我尝试了党争的火药味和射击炸, 不管你如何看待, 没支持就要你死刑。。。

尔后, 我就如此疯狂般开始政治生涯, 要说就讲, 看不过眼就骂?

结果, 死在沙滩还被昆虫吃, 还要被其他支持者骂。。。

在年余后的瞎眼蛇决斗瞎眼家丁战役, 我支持蛇又被人攻击不合作, 哈啊?

因为不听话的笑纹在之前的小子战役角斗家汀仔, 不让他轻易座位, 又拉低数目字, 结果为了中来降耗没整人, 自己走上不归路。

在省级兵败八十, 在朝廷被团代砍头巴六吧, 回到省涯只有扶持领袖咯。

当海啸掀起热潮后, 笑纹又被人邀请出战, 因为没真人兵败万余张, 其山头也没法度, 就这样笑纹凯旋得半门, 为日后埋下伏笔。

就在此时, 瞎眼蛇冲出江湖, 要省青少年支持他与独行虾决斗。尤记得,我提醒蛇头啊。。。口头支持你的区会都骗你, 请你好好干?

结果。。。瞎眼蛇又在输了?

回说菜息率的老故事,第一次遇见是在区会鸟巢, 我应该迟到又衣冠不整, 向他问好没想到不理我, 呵呵?

或许菜佬眼里只有中代, 所以不以为以小伙子也是中代, 更是怪兰人。。。嘿嘿?

写道老旧绯闻, 唉声叹气的我回到独行侠成功起义, 又砍吊菜犀利, 又什么双死特大, 大团结, 重选游戏。

结结合和都骗局, 只有利益最重要, 结合蒙骗引诱自导。。。

当重选来临时, 同志同道合说北马鸟客姑且试一试, 让更多老人看到你, 结果不在各方菜单项目的笑纹含恨不得, 只得死留久数字, 哈哈?

没想到此战役的数字让我回归现实主义, 马华控制权仍在山头欲念, 没有白扇主公的意指, 你肯定死了。。。

至从令伯上任为尊, 睡着打为盾, 捧蛋圣者为本, 强打奋斗为己, 视作议席为世袭, 老爸传子, 老人护卫, 亲人微软, 维护者为魁, 不听话的杀掉, 哈哈?

至于我行我素的笑纹在伏笔下的组织, 有些人好多人的心态, 让他死快点, 起初还能要重整治疗, 而后发觉癌症满身, 又被领袖打毒针。

笑纹人在想, 令伯在组织义务为党做事, 又没有机会做大官, 何必办大事, 对林冠英骂, 此举只能引起朋友们不满, 又得不到上面的爱护, 何必呢?

可惜, 凡有投诉和指定, 笑纹逃不了责任, 只好隐身提供九流服务。

写道这里, 对于马华老店的演变, 笑纹日内会交代。。。

in 未分类 | 1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