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子书

当友人在说面子书将杀掉部落格时,我不相信!

当我自己沉迷肺部时,这里荒野了。

当我想会来耕耘,又掉入肺部,要拿起锄头重新耕作,唉~

in 未分类 | 0 Words

献词

作为董事长,出版校刊要写献词是理所当然的事。

可是看到几位同僚的文稿,我昏倒了!

要如此规矩写稿。。。

我哪行~

in 未分类 | 0 Words

党争

党争并不可怕,

因为争夺当职位证明党还有希望。

只怕为了延续各自利益,

只恐争夺权益,

可惜落实党章涵义的领袖那里找?

in 未分类 | 0 Words

谈说

在辅导个案中学习,要如何好好经营婚姻,哈哈!

接到的个案,好像都是对方有问题,自己好好人。

对我来说,问题是两个人的事,尤其婚姻面对挑战时,两个人一定要面对面解决,而不是你初一我十五,还是闭而不谈。

只要接到来电,我通常选择不见面,就在先进通讯系统“聆听”诉说,让个案可以解开心怀,再解脱个案心烦来自己处决前途。

作为聆听员,我们只是借耳朵给以个案数说,倒数,哭诉,甚至哭啼讲心事,尔后再要求个案自己决定解决方式。

或许,只要讲完心事,解放内心苦闷,个案自然就会“通过”议案来执行。

要是个案没有方向还是选择,耳朵还是让个案继续牢骚解放,等到一天个案将走出自己的天路。

in 未分类 | 0 Words

老婆病倒,小瓜走来走去,大瓜在房间读书,我则偷闲留迹人生梦。。。

回想起第一次投稿,小瓜还在老婆肚子里,那时有感而发,写了《欣賞音樂會應有的禮儀》投给星洲日报,也不小心刊登在全国版言路

同年国阵政府失去州政权,该报刚好开设专栏给以社团工作者,他问我要写吗?

还记得,他怕我一个人写不来,另多要一个人轮流写栏,每人隔期写文,没有题目和限制。

就这样的不小心,我成为插上一脚的写者,偶尔写一则,直到当上马青洲团长后,被要求退休。

间中,我也有写稿投篮,把文字心情丢给光华日报,写得好见报,抒发难看投篮去。

又过几个月,东方日报来电邀稿,他说你可以写东写西,请你为《纸上议会》执笔,稿期一个月才一次。

写到州政权回归,马华全国剩下7-11,该报也暂时收栏两个月,最后遗篇是《选后政局怎么看?》。

我自己也没看到报纸,到今也失去写稿心情,更忘记要如何起稿写实,哈哈!

回想起来,我写稿至今都是有定在身,今晚空闲弄文,不晓得几时再下笔?

in 未分类 | 1 Words

选后政局怎么看?

注:在垃圾栏看到这一则稿,想不起自己是否写过。。。。老了~(13/5/2013)

根据世界游戏规矩,不管你参与什么项目,输赢你都要慨然接受,输了就输了,赢了就是冠军。

可惜,当下的选举结果,朝野政党人士多少都对于输赢抱着为何是我输了,我肯定赢不可以输的,一定有问题!

而且,某些人对于赢得议席当着有效,对于输掉的议席则说选委会做手脚,选票被下药,这些人的心态真的要不得。

也许,大家都不晓得在投票站执行任务的工作人员以老师为主,官员只是少数,其他坐在里面的“官员”属于各候选人的代表。

他们被上战场的候选人委派监督整个投票过程,并在参与计算选票后禀告成绩,也带回14表格给以候选人以便在计票中心正式统计数目。

也既是说计票中心没有计票,哪儿从其量只是统计票箱的数字,再正式公布选举成绩。至于多数票与废票有“争执”余地,才来由另外开箱重计。

所以说,每一个候选人在成绩还没有揭晓时,只要其工作队伍有效收集每一个投票站的票箱成绩,他在七时左右就可以非正式成为代议事。

除非他所获得的成绩不明确,那么其支持者当然会指责选委会做手脚,更觉得选委会对他们不公平。

此次的选情紧急,有些上电视的准候选人在接受电台访问,当晚以领先数字表示我应该胜了,隔天报纸也看到好像赢得席位。结果,在征求正式数字后,民众方晓得她输一条街啊!

这就是此次选举的激情,选委会没有正式宣布成绩,大家就说赢得席位,且让支持者大失所望,愤怒批评选委会不公。

还说什么外劳参与画票,孟加拉人可以投票,在媒体与警方调查后,又发觉貌似外劳的嫌疑犯竟然是某党成员,专业人士,某党派支持者。

这种不负责任的“高明”渲染手法,其实他只是要支持者觉得败阵就是有问题。更要大家觉得选举不公平,而不检讨为何大量流失选票的主因。

此次国阵能保住政权,笔者也觉得很侥幸,也看到城镇选民的区别,以及东马选民的指标。

“城市人民要改变,乡埠村民不觉然,东马子民要改变,原住民还是很执着。”不然,民联那来万票超越政敌,国阵只是地飞而过暗惨继续执政。

为何城镇选民的指数有区别,相信除了各党派的招数手段,银弹也逃不了关系,宗教执法也影响全民的票数,不是所有人愿意活在严格教义统治下,不是人人都可以避开银弹的诱惑。

作为有知识的子民,我想大家都应该接受选举成绩,并携手合作将国家建设为有希望,有前景的国度。

对于选举结果不满意者,请在有效的反对限期带到法庭审判,而不是制造更多的指责和批评,让人民陷入情谊乱翻天的地步。

也将祝福送给7-11的吾党,您再不好好改革,坦然面对政局,与民同心携手解决民怨,下一届选举将是盖棺定论的终结日!

对于国阵逐渐失去民意的劝告,不修复损坏的牢门,不改掉挥霍款项的制度,不检讨单元教育政策,要重获华裔,城市,年轻人的选票,唉!

“一失足成千古笑,再回頭是百年人。”下一届选举去做反对党吧,哈哈!

in 未分类 | 1 Words

车队

据说她将在这几天回到我身边,她跟随我到处游览和吃苦,此行她遭遇了水蚀,路跳,以及高山症。

没有她的相随,长征路上我肯定寂寞,更失去什么似。

要不是她陪同我这七年,我哪有可能远征中国大陆六次,虽然第一次她还没遇到我,让我跟随其他战车出列。

也在路上发生了回不来的典故,把我写在道路的一个故事。

对于她,我只能说很好的伴侣,日夜奔波没怨言,雨天冷天没犯闹,无论何时都配合。

在想着,将在近日归来的她要修养吗?

思念着,闷在货柜整个月的她透气了吗?

回头再想想,要是能将她美容正身再体检,她应该愿意再陪我数载远征吧!

in 未分类 | 0 Words

。。。

仔细看这张照片,

有点痕迹的地面,

一颗黄花小树,

几棵树木,

蓝色天空,

以及让你遐思的味道。。。

孤独的小黄并不孤单,

它还有着几个朋友做伴,

甚至蓝天白云,

还是广野草地。

in 未分类 | 0 Words

北京

看到我网上留册的网址都来自北京,

我好怕,更觉得为何那么多北京人士看到我吗?

请北京人士留点空间给我,

我只是一个吃饱没事做的鸟人,

爽爽写这写哪,

偶尔骂骂我党总会长老蔡,

偶尔骂骂 我国首相老衲,

偶尔怒骂自己没有用。。。

不会赚钱养家,

不会摘吃,找吃,

不会犯山越岭,

北京啊~

求求你放过我~

in 未分类 | 0 Words

1130

一一三零,

好久以前的我还没睡zzzzzzzz……………

而今的我好困哦~

接近12点,

鞋子将变回黄瓜,

马车换成冬瓜??

飞马新空都丢掉了~

散文短篇哪有啊~

懂得点滴当专栏,

写的栾文爱自豪,

乱七八糟当作家,

有得写作号称去,

孙文栾文在称号,

由得没理乱按键,

留得部落在深山,

还剩柴木燃温暖。

in 未分类 | 1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