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跑

鱼缸里养育大头虾多年,近日发现它常吞噬鱼儿,即于胶版隔离它,确保鱼儿不再受威胁。

哪晓得此虾竟然爬出鱼缸,逍遥缸外,寻找不见虾身,以为它被猫儿给吞食。

昨晚,在家乡归来,往鱼缸看一眼,觉得它好像躲在鱼草堆,难道它成功掩饰自己,把我给骗了!

晚间梦中,还不觉问了它,前天你躲在鱼缸吗?没理由我看不到你。。。

今早,在隔离它时,特地筑起围壁(上面加盖),还说看你如何再爬到隔壁玩迷藏。

突然,家里老妈大声说,此虾是在 辣椒树下找到,而且是它离开鱼缸十多个小时后,才发觉辣椒树下的它!

哇靠~大头虾能没水状态下生存?没理由的故事,可它确实窝藏在辣椒树下好长时刻,看来虾只生态,我们的确似懂非懂。

队长

作了名义队长几年,当了垫尾车多次,大家还记得队长两字,还得感激报馆管理层的爱护和体谅。

记得多年前,大年副经理邦灵找我询问车队事宜,说什么报馆百年庆典自驾游到中山去。

我交了马青车队特刊给他,也交待了廖东虹,中国领队的联系,之后协调进展不在我范围内。

尔后,当马青总团访问报馆,双方交流时谈到车队自驾游,魏家祥当场介绍了笑纹给以大家,说什么北马车队他去了最多次,殊不知笑纹只参与两次中国行,几次本国行。

就在报馆与廖总签署合约时,报馆邀请笑纹参与过程,当时不晓得他们是要如何游,只晓得有得上报宣传自我,就兴奋咯~

过了几天,报馆也来电谓你是第一个报名参与,要拿点资料登报,要采访你。。。

来电记者梁子奋,我不认识,我只说通过MSN传讯比较容易,但要等我在家才能采访,这个粪没有选择余地,只得任我有空才进行网上采访。

待报章刊登后,很多朋友来电问了笑纹全版彩色多少钱?为何光华日报会采访你过去参与车队的新闻,我没好气地回应马币7500,也即是报名参与光华百年情之旅的费用。

就这样哪个我与光华车队结缘,接下来几年他们都会名义给我领队出发自驾游,其实另有高手在内领导,我只是吹响哨子的一个人。。。

一个同样的哨子,我吹了4年。
一辆同样的战车,载过异类非凡人士。
一个依旧吹响哨子,且不懂得领导的我~
还在等待上车的号角,

我还在等待哪个让我出发的响声。。。

我还需解决尽孝的角色。。。

期待老天爷为我祝福和祈祷~

就算笑纹不能成行上车,

祈求老天爷保佑队友们高兴起航,安然归航,感恩!

穿着

尊重人家就要根据场面规矩,要是不依归的话,我是否看着办?

多年来,我向来我行我素。除了法庭,政府部门,重要场面,我依旧喜欢简便衣着。

明晚老友为子授室,其规矩要大家隆重盛装出席,我在想要出席吗?

参与贵公子的宴席,是给你脸,还是我自己要打肿脸皮充胖子~

第一,我不归顺富贵人家,更不是VVIP阶级!

第二,我老远参与婚宴,是行使老友职责,更不是麻烦自己吧!、

第三,驾到老远,喝了酒,我又如何回家?

其实,当你在筹办婚事时,你可又想到亲朋戚友的麻烦和迁就,还是他们的歉疚就是婚事的成功。

出院

老人家一生沒駐過院,今年破例入住三次,每次差不多五六天,今天又是出獄時刻,哈哈!

住院好像入獄,什麼自由都失去,連吃飯喝水都被護士規定好,早餐,午餐,下午茶,晚餐,甚至夜消餅乾都是在規定範圍。

當然住在付錢醫院的福利還挺好,相對的皮包也得包骨去。

鄉語說的好,沒錢不要生病,病了要是在政府醫院診療,你啊慢慢慢等,你還得疼痛不已下看著醫務人員忙個不停,因為中央醫院生意興隆,門庭若市,人龍不斷!

而今在付費醫院也看得到類似狀態,要拿葯付錢都得慢慢等,給錢還得受氣排隊。

也許,這些入住病患都購買了醫院入住卡,所以醫師也特意關你入獄,讓私人醫院口袋膨脹,他華陀在世也在睡夢中數鈔票,money money come。

寫到這裡,窗內財務小姐眼角都沒瞄我,難道貌美如花似玉的你看不到肥豬樣的我,我可是等著醫院開刀,把我累贅的疲憊和錢包給治療,讓入獄多日的老人家重見自由,難得回家庭園走走,與仔孫逗趣罵架。

言五口,講了五語既是,波潑墨佛也!

躺在老窩床鋪上,看著天花板和風扇,望著老姐的照片,想著數十載回憶錄,為何沒有把握當時?

還記得夜觀流星,結果夜睡人眠,天星走失了!

還有排練合奏歌曲后,參與大合奏的團員陸續回教,只剩下幾個華都村小子,不如到寒舍ZZZZ

宋万慶

還記得校長躺在醫院床上那席話~

不要抽煙,不要吃煎炸!

今晚首次參與其教育基金宴會,

雖然我懂得其基金會操作,

更不曉得誰主導?

只要大家還是跟隨老宋路線,

万慶始終是好的!

$

在醫院探訪老爸時,老媽子突然交兩百塊給我,以便轉交給其孫女。

問她為何給兩百,她神祕回應其孫女懂得。

我也收在錢包,當著”先轉”用(福建話),回去才問女兒兩百塊作什麼?

其實,看到老人家給錢小輩,與其說關心,倒不如說寵愛。

因為,在記憶中的園內啊嬤曾祖母也愛給五角于我曾孫子,四十多年前的角子很大,要買東西也可以,哪像世界通膨的今日,買鬼都沒啦!

爾後與女兒通電話時,順便問起兩百塊事宜,她說老人家給以學校每月零用錢。

哇佬!真的通膨好多倍,笑紋讀書時,日費一塊包到完,哪時候的零用錢已是差不多有階級人家,時到今日女兒二十倍零用,錢變得真小~

回鄉

偶爾回鄉走走,偶爾參與宴會,且讓回味心思得以紓解,哈哈!

今晚往返醫院和老鄉路上,想著老人家幾時回家休養,想著今晚又得與老同學見面,嘻嘻!

做人除了珍惜當下,也得看開身邊事,少計較,多感觸,讓自己能更輕易度過每一天吧!

按摩

早上到中醫師父給”復健”神經線,他說扭傷一些,不礙事。

但是走起路來,還是拐東拐西,跛腳鴨是也!

問他幾時還要給他”按摩”受傷的筋骨線,他且回應一次應該可以了,哇塞~

今晚要穿皮鞋參與宴會好像有點難度,難到明兒醒來就恢復過來嗎?

版头

今晚想把版头给上载一张去年西藏自驾游,可惜找来找去都无法满意,而且心里也感触少许。

看着往事回忆,你还好吗?

在过去四年自驾游,间中队友好多好多只在自驾游参与,尔后不再相遇。

更有些已走到另一个世界,人生!

今年能不能成行,自己也不懂,更无法打算。

牵挂,职责,孝道,时间,金钱,缺一样样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