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写

以手机按“键”写部落格能吗?尤其手掌大的机型,“键盘”小字,银幕也只是两寸,眼睛不花也会瞎扯。

可我就是想分享一下,就此勉强扫来扫去,看到眼花缭乱,呵呵!

而现在等着周公到访,又感觉肚子刚医好,即刻睡或许肠胃抗命,明儿起来更疲倦。

适才想出去喂饱空荡的肚子,又想到夜已深,出去归来又一点,是以在家煮金蛋面,哪知小猪和老羊一样贪食,结果三人同享一锅面,你一口,我一口,她利口用尽老爸的煮食。

写着,按着,眼累,脑倦,是时侯关机睡觉了!不然老爸老妈出来小便几次,还看到你啊按不停,骂声就响起…koh mu kun

难言

7111午后终于遇到他,一个曾任州议员,行政议员,出入数党的过去人物。

旧时候,他是老爸家隔邻附近的邻居,那时候他爸爸应该驾德士,还记得他谈起黑白电视往事,只要其家扭开电视机,整条街小孩都会聚集电视机前观看电视节目。

还记得,首次遇见他的霎那,还不认得他是谁?之后,他当选州议员,也突然坐了行政议员,过去那几年偶尔参与,也发觉他与我算世交子弟,所以有点亲切感《老邻居》。

虽然,我这个山脚人不曾与他隔邻,但彼此觉得前人隔邻接下来的缘分,我们必须珍惜。。。

尤记得308前夕,我与友人到其竞选中心闲谈,还取笑他没可能中选,结果基于三角战,他连累面包仔,自己也输了!

尔后,他始终在美华茶餐室出现,而我也基于该茶室日日聚集,彼此更熟悉,大家往往交流政治愚见,把当今政治当着笑话讲,毕竟大家都是对立政党,可大家又是熟悉老友。

数年前,他患上癌症,也治疗几次。去年,与他同桌谈了好久,他说要介绍新药物给以吾亲人,还说韩国药物几佳,精粉几好。。。

可惜,癌魔严厉打击下,他始终被病魔打垮,越见越消瘦,也不见好转,今午看到他时,他还认识眼前的我,叫了一声阿文,可我心却疼了!

眼前的他,瘦不成人形,要不是在其家出现,我根本不察觉就是他。

他叫了一声阿文,接着又紧闭眼睛,我想他内疚自己没好好与病魔打架,脑海打起架了,自己与惭愧不努力打击癌魔,让癌症占领身子吧!

他沉默好长分钟,而我却不懂得要讲什么?

启仁,你会好起来~

骗己也骗他吗?难道他自己不晓得时日无多,还要眼前外人提起尴尬语句《好起来》!

我只能跟着静静看着他不语,脑海却想着死亡就这眼前,活在当下必须看得开,放得下,珍惜眼前事务,好好享受当下时光,好好与亲人相处。。。

愿上天善待他了,虽然知道不可能救药,但期待当他要走失时,希望老天爷即刻带走他,不要再折磨他,祈祷,祈求,也乞求祂。。。

Sui Yee

sui yee我与他相识并不久,第一次看到他,是他意外撞车,差点被人打,友人看到致电我,要求我带他回家,那是十余年前的往事。

还记得,哪个晚上,我在家休息了,突然友人来电说,野兔部友撞车受伤,请你赶快过去协助。

放下住家电话,我即刻赶往车祸现场,当我看到其《笨桶傻瓜》时,我就知道不是亚罗士打野兔,而是另一个组织成员。

而我既然到了现场,我就要醉酒的他上车回家休息,以便隔天才到警察局备案。

现场公众协助扶他上车,我问他住哪里?靠近那?他醉倒不醒人事,认不到路,我只好要求他给我其钱包找地址。

看到其登记写着《沈师傅》,他应该沈氏人家,名字拼音是世福?!还是司富?

送他回家后,应该是其老婆走出门外,说什么他常常醉。。。

我只向其家人说,我路过看到,直接送他回家,我其实不认识他。

隔天,我向其部友圈子询问伤势和车子如何?

其友人还说某人送他回家,但他不晓得到底是谁“救”了他,莫非是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哎呀!我可没那么好心救他,只是当时公众怕他被打,及时塞入我车,要求我即刻送他离开现场,我只能照着办,还能说不吗?

就这样认识他si fu,事后他也来电致谢,过了几年他也加入亚罗士打野兔,更取名水鱼。

在他加入亚罗士打野兔后,他每星期都会上山,更在圈圈把杯喝酒,喝到醉醉,爱说笑自己是王者~

前几年,他不幸患癌,他挑战癌魔数次,也战胜了癌魔,直到癌魔侵入背脊骨生瘤,压坏神经线,让其下半身失效,动弹不得,他才卧榻在家,不能再来爬山喝酒说笑。

而野兔也不曾忽略他,只要在其住家外面餐馆用餐,部友都会到其家,以轮椅推他出来,与大伙一起用餐说笑,偶尔喝了一瓶,放松心情。

直到年前末端,他被病魔侵入,不能再出来与大伙欢笑用餐。

上个月,当部友告知水鱼差不多了,大伙在用餐前拥挤其病床前探望,还说什么你会好起来,让他眼角红了边。

其老婆还说,他不语两星期,没想到你们一来,他开心说个不停。

与他离别时,我还骂他,说你啊不可以这样,让老婆担心,你必须得与家人说说。。。

当时,也把AGM衣裳送给他,还说你的两个杯子将在日后给你送上。

可这两个杯子送上时,我只能看着刚断气的他,心里念着:“水鱼,您的杯子给你送来了!”

哪个早上,当p.c.poay来电时,说水鱼走了,我即刻找出车上的杯子,马上赶往其家给送过去,还记得自己曾经警惕monkey,不要等到sui yee死了才送过去,没想到自己放上错误,待sui yee走失了,自己才慌张前往送货。

要说自责也没用,我自己只能提醒自己不好再耽误死亡告别!

sui yee治丧期间,chia puki说sui yee生前交待300买酒钱,以让野兔能在治丧晚上同饮共患。

大伙就在最后一晚把酒同欢,也在其大屋圈圈默哀,也唱了hash anthems和on down song与sui yee on! on!

Sui Yee愿你在天之灵,保佑家人,也祝福您脱离病魔的折磨,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