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放自己

在社团组织整十年,近来品尝了风格气味,自己觉得不适合,脚步也逐渐缓慢下来。

要说人家品味,倒不如自己看不开事实。

要写他人不是,岂不是暴露自己短视。

要讲人家是非,自己倒是是非人。

作为一个参与领导,作为一个组织核心团队,我还需要多久下放自己。。。。

我真的去不了!

光华车队日前收到几则呼吁短讯,要队长归航,哈哈!

殿尾领导那么多年,在车队协调队形,在整顿队友时,哨子吹起,起航了~

可。。。我真的去不了!

抱歉,
失礼,
错爱#

黯然退场

“你脱衣,她脱裤,我们脱光光换衣服!”小瓜进来房间如此喊道。

看着小瓜逐日成长,言语从简单呀呀语,直到进来的摸不着脑袋,看来小瓜逐渐变身了。

要说六岁小瓜什么也不懂,偶尔他在大人言语闲谈吸收了精华语录,在事后问起大人们关于琐事,自己也惊讶小瓜的收视率蛮高。

灵魂可以收在罐子,等他乖后再放他出来。。。”这段谈话是友人来电问地址有关大山脚关公庙事宜,小瓜在车上听闻后,过了几日突然发问。

突然,脑袋清空想不到事务,要写什么也没有文字下料。。。。

原来人类是那么脆弱,当机立断是说明当下要做什么?但当下的我,却什么也想不到,什么也写不出,只能黯然退场下线睡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