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粒够了》

小瓜要豆豆三粒,开了罐我自己也被诱惑,不觉中又吞食了几粒。当他拿了水罐回来,我手掌放着六粒豆豆,他拿了三粒吃了吃,我吃了一粒,看着他暗示还有两粒啊!他说咳嗽…不可以吃太多。

《在雨中》

三个字很简单,比三字经更易懂。水滴打在我身上,雨水穿过小溪流到大河,直达大海与天地结合。想起当时情景,我送过你,不知谁能躲得过去,有相聚也有分离,可这些词句却让人们不懂故事,到底忧郁的情爱,默默承受不了世间的压力。听着这个为情自杀,看到那个为情所困而烦,你是不是应该走到雨中漫步…把自己与情爱给予淋湿,让雨水给呼唤醒!

《我比你更怕》

小瓜躺在床上問道爸爸你小時候如何睡?是這樣與我睡嗎?老爸回答說舊時侯的我和媽媽那有膽量睡在爺爺身邊,他問為何?老爸只能說怕。接著小瓜說小時候他怕爸爸睡覺時壓扁他,所以之前沒有跟爸爸睡,而今媽媽說小瓜肥了,不怕不怕!他又說當爸爸喝酒回來時,他怕走路踏到,也怕大肥爸爸醉酒踏死他,哇靠~

《睡不著》

許多人都一樣在無法入眠時,找些事務來消遣自己。多年前,不是看書,就是十二前的電視節目。要是過了十二時,除了那粒圓球,方塊,以及嘟聲外,你好像沒什麼選擇!而今,大家都不會看書等周公,卻上臉書等眠。殊不知,臉書里的熒光照著眼球,眼球不止難休還延誤了身體狀態。臉書寫著不關痛癢,大家又跟著讚來說明自己很in。這就是當今失眠的利誘和病因!你還在看著我寫牢騷的話,又快手快腳按讚,你遠離周公但近距離了耳鳴眼疼腰酸背痛咯,恭喜恭喜

《大象消失了》

童年时的它,一只在我家,一只在六叔家,一只黑一只黄。黄仔陪大姐二姐小妹和我,小黑跟着仙女和羊叔叔。在高一那年,小黑没跟六叔一家北迁到米都,它则留在其家与黄仔相聚。而我在高三离校后,曾在首都窝藏数月学英文,尔后我也北上工作。在过去离乡的日子,只有偶尔与黄仔小黑短聚。日前在老家处,它们被陌生人拐掉,黄仔小黑就这样爬墙而去了。

《寻觅亲情》

日前与鸡鸡和手枪鸡沿着野兔家庭日的路程,在几个休息站寻找宝藏问答题,为了只是让野兔们能在家庭日来个亲子活动,让彼此之间制造爱的关系。在寻找过程中,大家互相讨论宝藏处,绞尽脑汁去发掘它到底藏在哪?宝藏何处不在,宝山四处即是,要找到它不简单,要获得它很容易。只要你多拨时间参与家人,多接近她们,最珍贵的藏就在眼前啊!

《白衣裤的吃素》

打从一年级,每逢黄旗帜飘扬,就得从衣橱寻找年度制服。每年都是重复,重复使用,直到穿不着,又更新换服。而每次穿上制服,言语需谨慎,饮食须改变,停酒止粗直到脱下制服。每次都是近十四天,把肠胃给予休养,让肝脏暂离酒精。今年恰逢百年闰九月,旗帜没再飘,制服也收拾了,但为了百年一遇九,则让肝脏和肠胃一起蔬菜罢酒修口语吧!

《由不得你》

本想闰月择日持素,但跟着九日了。本想参与婚宴,但失踪大象给予搞砸了。本想爬山去,可香炉短剑找麻烦来。本想好好上稿,可灵感不来。本想退下修裂痕,可破镜重圆吗?本想干大事务,可小人我办不了。本想当年英俊潇洒,哪知猪八戒照镜子,里外那是人啊!本想写优秀百五字,可独刺不了绣,且让笑声讽刺了笑纹,呵呵…

自宣

一番上,市场上的文稿都是有心人协调,这包括专栏,文告,致词,文献,声明,题,春,甚至我们都是一家人。所以,对于前言不对后语,求证又不认,错了就静悄悄,偶尔得势不饶人。只怕香蕉人写栏,用上俗语,引述,成语,小故事来解释时,好似说小弟华文不好,不要见怪…

每天2杯,健康加倍!

看到此词句,一天一点,对健康好。让我想起每晚一瓶,对于有益。在那时候的地方风情,大家可以走入他家亚塔房,跑进对面高脚屋。过年过节,各族带着孩子前往隔壁家走走,让大家一起聊聊,说着生活的贫苦,谈着日子的艰辛。可当今大家住楼房极少愁吃穿,过往温馨交往,却病入药膏,失去昔日的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