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红

没好好写稿很久了,今晚启动电脑,传了“中秋 怀念”本地创作歌曲为电话铃声,看到几个新闻报道,觉得写一些烦恼。

当以华为首的黄色聚集,当全巫的红色集会,在想国内的色群是不是开始染化了?

少数要求平等,多数要求公平,全部能不能妥协呢?

其实,马来亚,马来西亚,都是外来聚集结成国度,土产人物除了山上人外,推挤了入口人物而已。

只不过,一些人物认为这里是他们的土权最大,看土权就晓得够“土”,哈哈~

至于跟我一样写同样字的人物,也好不到哪里!在面子书骂人家是kaki empat,自己还不是猪吗?

日前,被人家骂猪就是猪,气得脑袋坏了,说什么友族必须这个哪个。可自己一直在转送葬照膜拜,三支香,猪只不就是极端主义吗?

916我收到很多转照,我只是删掉而已,因为觉得没必要跟红宣传。可也看到许多政治改造图片,这些人为何要欺骗网民呢?

难道,网站负责人要煽动网民仇恨心态为主力,以便获得支持???

以往说军警投票造假,可获得15区的10区后,又说没有问题~,~

不然就讲换箱换票,可计票中心的自己人是不是都是吃粪的?难道在投票站监管的政客都是被收买,还是为了获得更多支持,自己造假闻啊!

猪烂执政党归猪烂,不喜欢我就算了,何必要跟我祖宗18代牵连呢?

难道要毁灭政敌九族,绝子绝孙吗?

其实,政治里头没有黑猫白猫,能捉老鼠的,都是假冒。说道自己清高无比,其实舞弊没人治而已。。。

第19届大专生社区服务团

第19届大专生社区服务团35900_7685051834537744188_n吉北多皆文德学校董事长王孙文勉励大专生多参与社区服务活动,亲身体会筹备工作,了解更多生活上必须面对现实的挑战。

他是主持拉曼大学学院檳城分院第19届大专生社区服务团,位于多皆文德学校举办越点关爱成长营闭幕礼时如此表示。

他说,只有本身参与活动,自己投身过程中,才会懂得珍惜眼前事务。

他指出,生活营挨饿几日,被蚊虫叮咬几晚的人,日后将会忆起当下,也能让自己记得这些文德日子。

他说,营员在三天二夜营中参与活动,从中学习待人处事,实际情况在未来将派上用场。

浮罗交怡教育振兴计划北马负责人张荣福说,营员参与数日活动,不会白费筹备工作的心血。

他说,通过生活营的学习,学生要懂得珍惜,孝顺父母,尊师重道。

” 正向思考,积极行动,做好自己。”

他认为做人做事,基本要有正确思维,好好地做,尽本分才会有斐然成就。

他也谈起十一年前与文德结缘的下乡活动,让拉曼生与领养家庭结下情怀,至今没有断续,彼此善来往拜年,结婚生子互相交流。

他感谢担任多皆村长十余年的王孙文协调,多次给以配合,也期待下一次的合作,或将会上一回拉曼生的子女回乡服务,那将是人生美事,多皆拉曼子孙大团圆。

副营长罗友铨感谢校方给以支持,家长给以信任,营员全力以赴配合,生活营之约方圆满成功落幕。

他感激浮罗交怡教育振兴计划,大专生终于体会了筹备工作的点点滴滴。

过去不懂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此活动让筹委们学到很多做人道理。

出席观礼的嘉宾既有文德学校家教协会总务林炜壮,财政黄燕芳,校长李月华,多皆戴氏宗亲会主席戴宋蛟。

10章

看回这两天的文字乱岗,再嚼碎48小时的心情。。。

原来自己还是那么乱七八糟的一个人疯子~,~

跟以前的笑A什么区别,只不过字眼多点识,也不懂还多。

要回过去那种短篇鸟事,不简单!

毕竟十年前的我,鲁莽直窜,想写就落笔,对于政治执着也换了角度。

不再勉强自己度过那种疯人状态,独行侠!

只不过,自己还没出卖初衷,一个从政的心态,放下对于政党的要求,抛弃政治的理念,毕竟那些都是可说不可行的政策,哈哈~

感触

也许最近亲人多点伤寒,走的走,病得病,看多也觉得放下是定义。

可要放下心里的那块石头,真的那么容易吗?

曾何几时自己也懊恼过,为何家族事业自己并不是那么如意?

也觉得彼此间的待遇各有所好,可今日的事故发展,回头比较当时的心情,何必呢?

再多再少,也比只不过黄土一杯~,~

再好再贵,也是虚荣心作孽~,~

不怕谁比谁,只怕公司没赚钱,那养得起这么多贵族。

国旗倒举

国庆日游行,许多人发觉军队的国旗好像倒举了。。。

大家都说,首相没眼看,主办当局羞辱。

其实,这军队切实有问题,在古时候,这些挖肺军人都会九族砍头,还须让人说三道四吗?

你们不喜欢首相,都是网络的宣传,也基于26号码咯~

但他早前的全民政策,却让全民有点空间,可惜党内鹰派人士不会如此轻易放过,尤其老鹰公公在获不得世袭后,老人家确实懊恼发火。

其实,在政治上每一个党派都是世袭安排,只不过有些继承人差强人意,接不到位而已,嘻嘻~

没好~,~

他说了几次,没好了。。。

对于如此病患,我想前往探望的人们都不懂要说什么?

没理由跟他们会好的。。。

没借口说一定好的。。。

除非奇迹出现,但必须他们自己先坚强起来,才能跟病魔打斗,延续自己的岁数啊!

今日,去哪儿看了他,觉得气色好多了,虽然其斗志有点懊恼,这是如此病患的 一番反应~,~

希望他能走出自己的困挠,踏出人生另一步,他才能继续下一步的生活啊!

再干一场

数年前,孙文部落每晚都会夜干多次,只要你不眠不休,你可以察觉部落大事不妙,什么都鸟,极短骗~,~

尔后,迁移面子书车大炮,部落文字逐渐没落,孙文也步入老鸟状态。

以前,一夜三次没问题,现在三夜一写都难得,再说老鸟已不复当年,要起不来,只能夜半尿尿嘛~。~

近几个月,又想东山再起,可惜小弟弟不听指挥,心有力不足,初一十五还勉强,节庆佳节还可以,难道年初一吗?

这就是人生写照,一个不常用的笔,突然天天挤奶,牛也不能如此折磨,一挤奶就来。

要是小弟能够继续加油,还待看官经常来访,为部落加油,哈哈~

写在这里

写在面子书,很多看?很多人鸟?许多是非。。。

写在部落,没有人进过,很少人瞧得到,要等到死掉了,好如画家一样,死了才出名。

原来孙文部落经营多年,每个月,每年都有上载作品,赞多贬少~,~

可在面子书,一旦没黄袍在身,你就是走狗,卖画,唉!

都是自斗厉害的家伙。。。

只想奉劝欲上位的华裔英雄,敢干到马来去竞选,看看你是不是全民一个熊。

我在部落偷溜太久,写不了好字,只吠劝各方,全民状态不易传承,要求平等待遇,哪国有啊~,~

打包

看着女儿,收拾行李,要到大学住宿修读课程去。

回想起数十年自己要到吉隆坡学院求学那个记忆,一个阿牛到城游荡,什么也不懂。

到了高等学府,英语不知道,华语行不通,国语也不行。

即使到了大排档吃饭,只会用手指点这指哪,拿出钱叫老板自己拿。

要喝茶水,一直想着为何是“雪茶”,北马叫冰块茶,为何他们倒反说。

去到学府面临入学试,英语考试太差,必须先上3个月英语课程再说,越有100人面对如此问题,我被编排E3班,与一群不认识的同学一起上课。

回忆中,东马卢文杰与我蛮好,泰国有几个语言不同,北马有一个,中南马就蛮多,可惜相隔快30年,什么都忘了。

只记得上云顶游玩那一次,与他们玩得挺开心,大伙在床上谈得不亦乐福,接近天亮才一个一个窝着床边睡去。

直到大伯要求北上做工,跟他们说了不继续,必须离群回去,大伙依依不舍,也陆续结业回乡了。

今晚难得温习KDU功课,想问一句,你们还记得我corcodide吗?一出剧情没上演就砍腰了。。。

劳务温林黛,莪仑芬姐,曼谷阿枝蔓,合艾阿若,几个女孩子,吉隆坡一位美女(抱歉了,经时嘲笑你),卢文杰~唯一记得的好友。

岁月冲冲而逝,回忆依然稀有,有缘再来相继。。。KDU i love 🇺

黄袍挂帅

几次京城喊话,此次以黄出发,召集全城县草民约会,要叫他下台。

没有去的人,应该不是好人。

没有附和黄调,你更不是人类。

但心里知道,不管什么颜色,都是政治演戏,要的是堂皇理由。

当然,此次26亿元的政变不是一番故事,更是一场官场夺权大戏。

只可惜,由人民买单入院看戏,看本土政客东邪西毒,肤浅色数,自以为是的廉洁,却不知自己已百毒缠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