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眼也急了

27/09/201619:06
文:王孙文

“两岸三通,一个槟城”的工程计划,共耗资63亿令吉,而评估设计费就花上3亿500万令吉。

在槟岛首长发布以来,尊贵的他说了很多次,透明的投标下,二三一计划就是槟城州政府的一个骄傲。

今日看到其盟友在网上询问人民的意见,说明什么呢?公正党不懂州政府部门的操作流程,还是三党协调委员会是一个挂名办事处。

笑纹不懂也无知,想知道到底号称透明作业的政府是怎样炼成公正平等,又让执政府内的同僚摸不着头脑,猫政府是如何处理程序?

要是只有他一个懂得的政府工程,63亿令吉的跨海大工程岂不是称谓独家机构?

笑纹不像槟州民青仔那么爱问,只不过有兴趣知道猫政府是行政议会管理州发展,十个州官一起打理事务。

不然的话,为何同僚必须公开讯问公众意见,以便跟老大沟通一下,您的计划是不是获得民愿的。

以蓝眼在网上行动来说,实话实说还得人民支持才行啊!

至于为何首长不说出评估及设计内容,笑纹笨笨地在想,或许二三一应该八字没一撇,尊贵的他只想继续获得人民支持,以便猫政府能多执政数十年,就拿海底隧道来搞民意。

人民一定要支持我们,直到我们建好隧道……就如林苍佑当年的豪言,建跨海大桥衔接威省和槟岛一样。

写到此,笑纹要建议民青仔或得学当年的反对党人的一席话,要是建得好,我跳桥啊!

要弯曲一个竹,必须从竹笋开始

殿下語重心長地說:“我們一直在強調團結,但國家目前還沒達到真正的團結,那是因為,從小學開始,各族就被分開教育。”

此外,殿下說,國家下一代要達到真正的團結,只有從小就各族混合進行統一基礎教育下,接受教育,不能把種族分開教育。

“基礎教育是非常重要,尤其是在多元種族社會,以教育下一代共同價值觀及文化。”

殿下於週三下午出席柔佛王室與華社領袖的御茶餐宴上致詞時,藉此重申支持單元源流教育政策的立場。

读完此篇新闻,看官有什么滋味,尤其对于中华民族精神,从祖先南来至今的传承,在过去数十年的坚持和努力。

中华民族文化遗产与本土化的教育培训,国语与母语交叉路口,国家语文与民族文字游戏,政治是如何处理双语呢?

打从独立以来,单元教育都是他们坚持的方向,而我们却对继续母语教育不懈,大家对于当初殖民统治下的分之处理方式,觉得这是国家标准吧!

而笔者在记忆中,只懂得巴恩报告书的国文拟定开始,直到今日还是华教的魔咒。

1951年《马来文教育委员会报告书》:《巴恩报告书》1951年《马来亚华文教育报告书》:《方吴报告书》1951年《中央教育咨询委员会研究巴恩马来文教育及方吴华文教育二报告书之报告书》:中央教育咨询委员会报告书《1951年教育遴选特别委员会报告书》:1952 年《霍根报告书》《1952年教育法令》《1954年教育白皮书》《1955年联盟大选宣言》《1956年教育委员会报告书》:《拉萨报告书》《1957年教育法令》《1960年教育检讨报告书》:《拉曼达立报告书》《1961年教育法令》《1967年国语法案》1969年《阿兹教师薪金皇家调查委员报告书》:《阿兹报告书》《1971年马吉依斯迈报告书》《1972年教育修正法令》《1973年家长与教师协会条例》1979年《内阁教育检讨委员会报告书》:《马哈迪报告书》《1990年教育法案草案》《1995年教育法令草案》《1996年教育法令》《2001-2010年教育发展蓝图》《2006–2010年教育发展大蓝图》《2013–2015 年教育发展大蓝图》。

无论什么意思的计划和报告显示,国家领袖的意思都根据了巴恩报告书行事,导致多元种族文化的马来西亚人觉得教育偏差。

一旦政客说起教育大方向,朝野政客都会闻风起舞,对着手举巴恩圣旨的他,大骂出卖民族权益。

这也是国阵这些年流失支持的部分不满情绪,可民联橙皮书也没写到华文教育,说明了友族政客对于教育实践有了各自为政的想法。

今日南部皇帝说了心里一番话,就不懂华教斗士又要说什么。。。圣旨啊!

看来看去,华文教育又陷入困境了!不懂马来西亚可有救星来帮教育实践,向他们证明一下,单元教育不是团结人民的,而是公平对待全民,大家才能归顺与您噢!

要让所有人心服口服与当今政府不易,要让社会没有异议更加艰难,只有真的一个马来西亚才是王道。

模范领袖奖

网上瞧得到网民对于她被除名欢呼,是她不应该获得奖项,还是她不得民心呢?

号称本土第一夫人,她应该得到子民的尊重和拥护,但这些年来,全马上下的华字人类都觉得她不可思议。

即使她得到了支持者的祝福,可在网民点击数字下,看得出不得人心!

原本在“全球反极端暴力运动的英雄贡献”活动中,她应该获颁模范大奖,但临时被出去名字,因为需要更多时间核实国家学前教育计划的资金来源。

笔者不懂此刻的她如何体会自己为何临时失去了荣誉大奖,但觉得她应该深入探讨网民为什么欢庆她失去的心态。

是她在国家学前计划做得不够好,财务打理失去透明度,还是发掘儿童潜力发展贡献不应该获奖呢?

罗斯玛是不是全民的模范,罗斯玛是不是子民的精神领袖,罗斯玛是不是真的第一夫人,唉!

作为这么多个的大马一号夫人,笔者相信她是唯一的唯一。过去那么多个夫人,没有一个给人民觉得如此的关系,没有一个获得人民如此的对待,只有她让子民感觉不爽的触感。

笑纹不知道要如何建议国家一号夫人要如何改变形象,但一句话只能说,你有今日必有因!

想想每一个人会有各自的拥护者,在想每一个领袖都有着各自的支持者和粉丝,要是你让许多人不爽和不支持的话,是时候好好反省一下自己。

作为马来西亚子民,我倒希望她能获得世界奖项来表扬国家领导,让国人能有一个模范领袖,一个真正带领国家迈向抗争和平的,一个好好地发掘儿童潜力发展贡献的教育爱好者,你说对吗?

我们虽然没有麦基萨勒,马哈茂德阿尤布,纪思道,纳迪亚穆拉德,但我们需要一个爱护国家的一号夫人啊!

再见vs和平

日落洞国会议员是部落格出身的笔杆者,要说他精神不健康,倒不如说自我态度太出位。

在过去的他,跟现在的他,笑纹觉得他总是以为笔下的他很厉害,总爱写好自己,批评政敌一无所出。

日前一个再见,让他删掉了推文,这说明了错误本身就是按错了文字虚伪。

因为,作为一个部落格写者,多年来在文字部落耕耘,应该知道什么字体不适合出现在栏里,应该懂得什么时候要写什么,而不是跟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一样糊涂无知抒发情欲。

也许尊贵的他认为推文是个人的思想作为,并不属于党团的意思,可相对下政敌的言论一旦出现瑕疵。火箭上下就围攻了政敌,要对方道歉,跟人民交代。

昨日的再见,真的和平吗?笑纹今天还没吃药,觉得不可思议咯!尤其,党魁觉得下属不敏感和遗憾外,却没有责骂?难道老大纵容下面乱写,再来一句非党立场就行了吗?

而且他曾经还是首长的幕僚长,一个老大的脑,可以犯小错字吗?要是说笑纹这种九品芝麻官写错几个字,无可厚非嘛!小人一个,错一点地应该可以见谅,唉!

身为人民代议士就得注意言行举止,毕竟你是人民选出来的代言人,要是你爱出风头,吃错药讲错话,你最好马上公开道歉,说声对不起,愧对人民。这样才能平息他人的怒气。

要是自己仍觉得不是挑衅之意,无礼,少了教养,种族主义,你这种已是政客代号了。

老马与皇帝

在马医生在位时,他铲除皇帝的权益,说什么王皇亲国戚与民同样,您不是最高境界的atas。

那时候,义气风发的医生,说什么都获得掌声,大致上没什么反对。

即使这位皇帝也支持民意,而医生在侵蚀皇力后,太上皇就是自己。

过去二十多载年,很多事务都是马医生说了算,在野党也无法改变其意见。就算皇帝不签署法案,过了他定的程序,一提二提再提就算通过。

今日他老人家说,没想到其他太上皇会破坏其游戏轨迹,逼使他跟人民道歉,唉!

他也许忘了当年一言堂,为我独尊的领导方式,把几个副手赶走,甚至捉入大牢。

马医生也许忘记了当年自己横行霸道,且让盟友被人民遗弃,输掉很多议席,典当了盟党的权益。

而今为了沿袭马家皇朝,竟说当今政府不公正,采用了损害人民利益的政策。而要求面圣,以禀告皇帝,执政没为民,要废除罢免纳吉。

笑纹不懂政客的嘴脸,更不知他们这些人的道德观有几分?为了已身前景,述说他人不对劲,却又与宿敌握手言和,这种混乱的关系让人民傻了眼。到底这些打了数十年如一日的战役,是为民而斗,还是说到底,还是为了世袭朝代的做戏呢?

最好笑的上朝趣事,老马当年砍掉皇权,今又恳求皇帝出手相助,皇上啊!要是您真的有效,请你降旨告白天下,卿不管朝廷纠纷,还权以民,要求人民在选举判决当今政府,好吗?

打造势更强?

文:王孙文

哈哈哈! 整个中央组织,还在奥运喜悦中,以为花钱装饰,就可以打造势更强? 还沉迷于搞冷气礼堂的庆典、对话、汇报、宴会等活动来寻求华社支持,真是幼稚的可怕!

这是面子书看到的讯息,也是一种党员干部对于高层的看法和批评“指正”。

善用奥运喜悦之情是世界各地商家的特长,他们借奥风旋转了商机,推销产品信息,或多或少都能抢到宣传力度。

至于政党能见机行事,击节称赏,借花献佛,事倍功半,事半功倍呢?

作为一名党员,笑纹讲不出道理,更不懂装懂地分析了街坊邻居的心态,做不是作咯,干卿何事!

作为政府的高官,除了懂得奖赏获奖的参赛选手,跟胜出的幸运儿拍照外,他们可珍惜和支持技不如人的他们。

这些人为了参与各类比赛,常年在外训练,早出晚归,不断提升自身的斗争,希望能够实现梦想,站在冠亚季军奖台上。

可长年累月在各种运动场所修炼的他们,可有高官与他他们同在,走进行训练基地鼓励她,慰问败阵下来的他。

跟他她说失败是成功之母,只要你有本事,总有一天能成为世界一哥一姐。

这与政党在争夺人民的支持一样,候选人和党组织须不断提高修炼,将自己锻炼成为世界冠军,方能获得全民呼声。

看到脚踏车铜奖选手说,州政府根本不懂我的心。听到跳水银牌说,难寻世界规格水池来跳。这说了国家体育赛事与现实生活还差距半边天咯。

至于前几天,羽毛球陈姓男子讲出了自己也买不起岛屿屋,这不符不符合政情的话,政客可听入心坎里。

一马发展故事,被政敌说不见了很多槟城大桥,事实证明这个谣言应该没问题。只不过,护主心态的盟友都嗯啊,哦啊!

要是这些消失的基金成为脚踏车训练营地,跳水天地,运动天堂营地。马来西亚国歌要在奥运赛会唱响,流传世界各地应该就在下一届吧!

或许,本地政治工作者太投入自我意识形态,觉得提高我党我军形象示人才是王道。

不管奥运金牌榜几时美梦成真,这些政客每一天还是发文告,记者会,宴会说东道西,仪式讲到天花乱坠,没吃钱就是我,贪污滥权是他。

公寓养牛不再笑话,停车场不能泊车,老鹰也遭遇,便宜购屋不是贪小失大,国家英雄碑也得罪宗教信仰自由,擒拿国家一号还需要包青天复活咯!

国家选手,你们还是自力更生去打拼,跟着政治打转玩游戏啊!你流落红尘,只是小丑。你流落街头卖艺,也只不过一粒宣传棋子。你为了应付政客的应酬,少了练习,下一场或是人生梦魇。

一笑泯恩仇

光华异言堂16/09/201618:38
文:王孙文

在1971年创立马来西亚伊教青年运动,1972年至1976年担任大马多元种族青年理事会主席,以及1974年起担任大马伊教青年阵线主席。

在未加入巫统前,他经营一间私立学校。1971年到1979年,安华是以“愤怒青年”形象显露锋芒的时代,曾经是立场鲜明的马来民族主义及伊斯兰复兴主义者。并在1982年大选前的一个星期加入了巫统,并成功攻下槟城唯一的伊斯兰党堡垒“峇东埔国会选区“,这说明了什么呢?一个以民族和宗教复兴为概念的他,成为了平步青云的个人筹码。对于许多人的看法说,他是促进和谐社会的带领人,哈哈!

笑纹只懂得他曾是母校的老师,会以简单的词句哼校歌,一个能融入社会的政治工作者,他是不是“我们都是一家人”呢?嘻~嘻~

至于马哈迪呢?他是一名极具争议性的政治领袖,担任首相时,被大家认为是现代化的工程师,独裁的领导方式,惟其威权的领导方式及其裙带作风使他备受批评。

以上评论是谷歌寻找到的,说明这两个家伙的人生,在此笑纹不敢批评这些对于国家有贡献的前领导,因为他们确实为国家付出了,也为社会改变了很多,把马来西亚带入先进社会。

尔后的政治演变,他们分道扬镳,成为宿敌,彼此在国人前各自演说敌人的不是,政治道德的败坏之处,让整个国家社会动荡,从以前他们俩口中的模范社会,世界的典范……

作为一个大马剧情看官,笑纹只能说做子民不好太认真,尤其看着政客的演戏剧情,有心脏病的你或许会被吓死,有眼疾的你或觉得看错了,有吃药习惯的你更自以为今天忘了服药,唉!

这小别胜新婚的两口子,在18载斗口角,数骂情人的故事来说,竟然会为了什么?说抛开异见,一起为明天而拥抱。

唉!为了爱,情人什么都会牺牲。为了改变,什么过去都虚伪。为了政治,大家都成为四川变脸高手。转身就忘了所有指控,贪污、滥权、霸道、无情、陷害、虚情假意是一笑置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