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写就写

写了这些年,还是写啊写。。。

为何写部停,这是写的乐趣,不写不懂啦!

从icq写到今天,还是胡乱涂鸦在部落格,这就是笑纹本性。

Ramly Burger

小时候的山脚下,路边小食摊可说是难得一见,傍晚时分偶尔会听到滴滴答答,也即是印裔同胞卖Roti。

有时会看到冰淇淋切,一小块状的冰淇淋,有时在冰摊看到的是冰雪球。一块五分,一角,两角加红豆。

到了小学时期,马来沙爹和拉沙摊多了,记忆中还没有汉堡包吧!而到了中学时代,小食摊开始多了,路头街尾有了许多食摊,小贩中心也逐渐成型了!

在山脚下那些年代,也许城内比较少友族同胞,汉堡包还不是流行。但扁担饭,咖喱饭倒是很容易找得到。

来到米乡做工一段日子,才知道青鱼这里叫着母斯木。这里的友族同胞相对也比较多,尔后十来年来的路边卖兰里汉堡包也见怪不怪了!

今天读到汉堡包进驻纽约,一个小伙子在美国买Ramly Burger,他说这是马来西亚子民的共同回忆,对啊!我们这里的食物通常都是你吃我吃他看啊!

写着,写着,脸书传来一则讯息,学弟说“我弟弟也曾经在澳洲卖satay一串RM12,但是那不是他要的生活,念完博士后把餐馆股份卖给伙伴走人。”

一个念着博士的马来西亚人也在澳洲买过沙爹,这是政客爱说Malaysia Boleh,对吗?可马来西亚能只剩下口号,一个曾是世界典范,多元族群融洽一个屋檐下的马来亚在宗教主义逐步侵蚀中,三大种族和平共处,多元文化交流,逐渐疏远彼此。

这种唯我独尊的教义,不进你的店,不吃你的食物,不给你剪头发,不跟你往来,这是极端思维,不是捍卫教义啊!

从小学到一个生活尊重,就懂得吃猪肉时,不好跟友族同胞说,猪肉好好吃,你要咬一口吗?也学到喝酒买醉时,要是他坐在那里就不好将酒杯推给他,邀他喝一口。更不会对群众说,政府机构里头要吃猪肉喝酒绝不是问题,对吗?

也许就因为政客常在族群宣扬唯我独尊,自由自在逍遥,却把友族感受给愚弄了,还沾沾自喜地觉得自己是全民模范,唉…

做人要有原则

德琦的做人道理,对于其党魁来说,是讽刺,还是笑话呢?

刘先生跟其战友说,做人做事要有原则,这是其秘书所讲的,信不信由你!

在网上搜寻看到做人有原则是立世之本,做事有方法是成事之源。做人做事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做人不做事,到老一场空;做事不做人,徒劳恶名声。古今中外,很多风流才俊之所以能够成就千古伟业,传下万世美名,就是他们善于把握做人和做事的关系。

这种人文写实,对于笑纹的文字游戏功力来说,额懂皮毛。立世之本,是必须以原则做人。成事之源,是得以方法做事,对吗?

所以说嘛!立世之本就得有原则来做一个人,失去原则的人,他还是人吗?尤其在政治打滚数十年的林家父子,为了政治权益,这些年来的原则,比起煎饼更会颠覆。

为了什么将来斗争,为了获得更多的权利,多年来的政敌也可称为盟友,一起攻击当下的政敌。

说得好听是改革,可把要改掉的他当成战友,再与口中贪污腐败数十年的人一起捍卫政治斗争。这种为了权利而抛弃原则的政治人物,还是一个政治好人吗?

笑纹不懂词句中,善于把握做人和做事的关系就万世美名,是不是像他们这些政客们善变,转变再转变。

505为了布城,说什么投他就是投我,投我就是投他。在与他闹架后,又勉强抱着一起,又说我们分手了!这与小孩子玩妈妈杀无疑。今天勾手指绝交关系,明早忘了一切事物。

至于308的福利国笑话,月亮佬由头到尾没强调他们会以福利政策治国,只有你们自己讲自己爽,月亮代表我的心。

结果当月亮佬厘清治国理念与创党根本一样,那既是宗教教义治国,不偷不强怕什么,去了荷兰!Let’s it Pass first,也成为绝响。

这种典当政治原则的人即使口号喊得再响,在行人道走得再直,作为部落客的笑纹奉劝看官,买票入场看戏不好太认真!

尤其表演欲很强的政客,一会儿霸王上身,一会儿别姬上身,一会儿武松打虎,一会儿包青天。殊不知锣声一停,狐狸,老虎和狮子开大口,眯着眼睛跟人民群众说,相信我,只有我给你好日子!

哈!哈!做人不做事,到老一场空;做事不做人,徒劳恶名声。会写不做事,到此一游;做事不会写,功亏一篑。嘻~嘻~

太沉重了!

买书佬这些年加重了学生书包重量,家长经济负担,老师教学质量…只让一些人得利,一些人受惠,哈哈!

这一次课外课业喊停,让我想起了那一次跟涉嫌受贿的他们斗力,导致家教协会全马买不到课本,这是什么议程惩罚呢?

在想利益输送最腐败现象不是执法单位,而是…

从小开始,做人道理都是学校老师传授,处事待人要诚实,对于此信条,相信很多人都会说,做人最基本就得坦诚相待,对吗?

笑纹写回忆,想起回忆,只想告诉你,书包的重量包含自定义,而且也写实了许多事实,气事,趣事,哈哈!

作为一名家长,对于开学第一天收到的杂费单,你我他都懊恼过,对吗?孩子需要这么多课外作业本吗?要买不是,不买又不是…

对于书包过重,华裔家长炮轰教育部,批评教育局,骂部长,对此你觉得是谁出错了?是以上部门,教育负责人,还是政客导致书包太重啊!

问过掌校人,有说学生不懂整理书包,什么课本都带来。也有说,老师偶尔没来,代课老师教其他科目,学生怕被骂,所有课业都带来咯!

就不懂学生错了,老师错了,家长错了,部长错了,教育部门都错了,还有谁错不了!

写啊!写啊?在山脚下求学十五年,从幼儿园启蒙班两年,小学六年,中学六年,大马教育文凭不及格又留级一年,在敬爱勤朴,尊重师长,日新陶冶情操下,笔者真的不敢指责…谁错了!

是卖书佬吗?是印刷厂吗?是教育实践本吗?是作业推销员吗?是…他她吗?从朝野政客在一二三不允许,四五六只一本的过招中,相信迷信的家长,也认同了书包要五公斤,孩子才有资格成为优异生。

只有车大炮的政客才会认为书包的重量,就是学生的升学指数,书包轻一点,学生就会轻松上课学习。书包太重,会把学生折磨不成仁,哪来闲情读好书!

对笔者来说,在山脚下的求学故事,架必(公事箱),蓝色包包,旅行背包,甚至藤制菜篮都够用,那这些包包都造就了医生,博士,部长,驾飞机,扫水沟,倒垃圾,大老板,小伙计,疯子,还有你我他。

一个小包包的教育,都能让我们长大成人,做高官,做老板,创业从商,打工皇帝,还是马来西亚政客。今天又拉又扯,背脊骨弯了,差点就成为驼背侠,难道他们会在奥运会金牌榜提名举重项目吗?

借用网上看到的语句,是时候让教育回归本质,学习本来就是件快乐的事,别让学生觉得学习是件太沉重的事。强化快乐学习环境,通过同学间的互相指导、示范和反馈等方式,让学生在快乐的环境中快乐学习,相互促进,才能更有效的发挥学习的效果。

被誉为全球教育水平最高的芬兰孩子是7岁才正式上课,而在在十几岁之前,家庭作业和考试是几乎没有的,这也再次显示作业簿并不是必需品,也不是主宰教育成功与否的关键因素。若学生是以快乐的心态上学,相信可以更有效的吸收知识,减少作业簿之举绝对是可取的。

不必太在意他人感受

前首席大法官稱洗衣店沒違法,不必太在意非穆斯林感受。相信此君的言论又引起人们的注意,因为大法官是站在其教义说话,对于其眼中来说,你们都是异教徒,对吗?

当宗教师讲出其心中话时,其他人应该了解到马来西亚已不是马来亚文化。多年前的民族传统文化交流在教义干涉下,我们不再是一家人。

难听一句话,我们一家都不是人了!这都是人在教义下,已被区分为我的,你的,他的…人在教义分解中,只剩下唯我独尊。

马来西亚还是一家人吗?你捍卫你的教义,我捍卫我的自由,他执行他的权益。至于姆都,阿里,啊华,还留下什么东西?

笔者认为这三个人的文化交流已跟P RAMLI随风而逝,遗留下的传统意义只有口号,句号,问号?

过去跟全世界号称第一的三大民族精神生活全集,跟当下一直处于对立的融洽来说,强烈对比!马来西亚已失去了全民互动优等地位,我们只会站在自己的地位喊话,相信我,只有我最神圣啊!

对错之间

前几天相信大家都心里有数,到底那个单位牵涉了消遣和近距离接触好事!

作为本国执法单位,他们就是话事人,讲什么都是道理,与本土政客相差唔多,对吗?

因为,当他们以执法行动着来说,执行任务好像不用系带安全带,尤其一个人驾驶时,刚好有事情对话,拿着对话机跟总部对话,有错咩!

这与民众被捉拿时,你我他都爱说,我只是停一下子而已。为何警察针对我小人物,而没有向大人物看齐,一样对他们“三万”一张啦!

其实很简单,每个人都存有侥幸心态,也带有未必会中心里对待“违例”事情。不然的话,为何许多尊贵的议员,一直开快车奔驰路上,把车子胡乱停在路边,还说赶时间服务人民。这跟执法人员的解释,执行任务时可享有特别额外条件,哈哈!

当我们看到“执行着”的他们,与他们盯着不小心犯错的我们,你我都没系上安全带,到底谁错了?

进入门,才给钱!

槟州首长宣布60万令吉首长特别拨款给州内12所国民型华文中学,每所可以获得5万令吉,不过,前提是……

作为一名董事长,对于以上言论,不懂要如何看首长思维。尤其当上执政党老大后,此君说话语气越来越两个口。

还记得小时候听他爸爸为首的党团说,給钱学校不要当施舍,因为你是政府。今天作为一州之首,拨款给学校竟然讲条件,要学校开大门迎接五万大元。

虽然笔者不懂他基于什么逻辑思维要学校开门迎接首长款项,难道首长忘了一句话,这是人民的血汗钱!

也是槟城子民缴交给予政府部门的税收,也即是政府从人民群众吸纳去的公款,不是你阿爸的私房钱。

今天的语气让人们有一种错觉,他变得很厉害!从一个实务的政治工作者,在十来年的官僚机构陶冶情操中,好学不倦,从官僚风情万种下,学得一身都是官爷脾气。

在想要是教育部长也是如此思维,每一间学校都得开门迎接他去过拨款,那么部长岂不是成为了学生异族。

每天都得去学校报到,从玻璃市给到柔佛,又飞去东马两州捐助款项,教长不是365天都要跟学校门口打交道。

这么一来一回,教长还有时间在办事处处理公务吗?同样的情况,要是每个拨款都要首长亲自出马,学校,回教堂,庙宇,非政府组织…一天到晚给,给,给钱露脸拍照。

首长上报纸的次数肯定多过好莱坞大牌明星,曝光率领先全球强国疯子特兰普,也是其口中的白痴领导。

一个常在推特按文的总统都被人骂,只会按不会做。万一首长被政敌批评,公事没公办,天天上报纸,不懂他会再骂报馆吃饱没事做吗?

十余前,林先生骂许子根天天上报,不务正业,倒过看一下这些年,到底谁比较出色表现?报馆登小一点,28楼就会致电询问。今天不见头条,又说记者故意遗漏文字组体。不然的话,又说记者问完故事,却长文短写,还人民摸不着头脑,到底政府在干嘛!

酒 不好 喝

看到一个拿督斯里狠狠地将敲破啤酒箱里的啤酒,口中喊道里头是醉酒的地方和家伙,唉!

笔者不懂这一个红衣主教是不是很想出名,经常出现在关键时刻,让人民看傻了眼。

德国啤酒节顾名思义就是一个国家的啤酒盛会,可为何马来西亚这么多政客维护别国节庆游戏,还强调是人民的自由文化。

难道这些人吃饱没事做,还是觉得自己没出来讲话,就是没有做政治工作。更何况喝酒不是华人文化遗产,你说对吗?

看到华裔政客争先恐后为啤酒节权益“捍卫”,大事批评政敌不会处理传统文化交流,又看到政治小丑在州秘书署做戏,在想政客是站在德国传统节日着想,还是觉得马来西亚日子很无聊!

为了一个外国节庆,朝野闹到天翻地覆,最后是谁得意益?主办单位,啤酒厂,代理商,倒酒美眉,酒鬼,还是政客?哈哈!

写到这里,常常喝酒的我在想“酒不好喝”吗?为何政客为了喝酒争执不休,更何况他们未必有喝酒,也有一个人完全不喝酒。

尤其穆斯林教徒是不准喝酒,政客又乱什么呢?根据自己的宗教履行信徒职责,教义写不准喝就不喝,别人喝不喝酒,关你屁事!

而喝酒的人也得注意自己的行为,应该在哪里喝酒,应该跟谁喝酒,应该注意隔壁的同胞是顾忌酒精吗?

没理由为了自己的爱喝,故意在友族同胞表演喝酒吧!尤其政客更应该跟人民分享,尊重他人才能获得他人尊重。而不是为了民粹,大大说我的政府机构大厦可以吃猪肉喝酒,唉!

丰收节

相信大家都懂这个节日是属于东马原住民的节庆,可今天在政治斗力下,丰收变成了替代字眼。

笑纹喝酒数十年,借用投篮写字也是为了那几口黑狗啤,说是爬格子赚外快,倒不如承认自己惹上了酒精,呵呵!

话说主办当局说,德国啤酒节原本是丰收节,也既是两百多年前的节庆名字。而在世人在节庆喝酒情况下,变成了啤酒节。

笑纹真的不懂,也不是那时候的人,那懂得这个节庆是丰收,还是喝酒庆祝收成很好。只懂得这些年的啤酒节,都是酿酒厂配合佳节推销产品,让顾客在十月庆典喝到醉兮兮。

今年为了配合德国佳节,岛屿主办当局更推出没有酒精的啤酒,也堪称美食节,欢迎全民参与,呵呵!

因为该协会办了45年的"德国啤酒节",今年易名為"德国丰收节",还强调今年依然会提供有酒精饮料,同时有不含酒精饮料。

秘书强调啤酒节原本就是民间大丰收,也是庆祝210前的国王大婚庆典,哦!

这是秘书的解释,而笑纹在谷歌找到的解说是“慕尼黑啤酒节(又称“十月节”,德语:Oktoberfest)每年九月末到十月初在德国的慕尼黑举行,持续两周(大概16天),是慕尼黑一年中最盛大的活动。2002年大约有六百万人参加了啤酒节,许多其他城市也效法慕尼黑举办“十月节”。啤酒节最初起源于1810年,为庆祝路德维希王子的婚礼所举办,不过现今已经转为嘉年华了。”

看来谷歌又再骗人了,秘书明明讲是国王,可谷歌写路德维希是王子,字眼里头也没提到丰收节,唉!

就不懂秘书是从哪儿得知此事,国王大婚,又是民间大丰收啊!

而笑纹又在另个谷歌读到啤酒节源于德国,1810年的十月,为了庆祝巴伐利亚的路德维格王子和萨克森国的希尔斯公主的婚礼而举行德国啤酒节的盛大庆典。自那以后,十月啤酒节就作为巴伐利亚的一个传统的民间节日保留下来。 每年从九月下旬到十月上旬,人们倾巢而出,亲朋好友相伴,恋人相依,欢聚在一起,喝着自制的鲜酿啤酒,吃着德国独有的各式各样的香肠和面包,其间乐队身着民族服装穿梭于人群之中,娴熟地演奏轻松欢快的乐曲。

所以说1810年肯定对,十月也绝对,王子婚礼应该对,传统民间节庆也对,喝酒也对…只有丰收吗?这相信很多人不懂,对吗?

从政那些年,笑纹要是还是州团长,一定跟你讲没有酒精的啤酒喝了一定醉。因为有时候,在政治上自我陶醉是肯定对的,呵呵!

而且没有酒精的饮料称谓啤酒,也是对的!因为,啤酒节变成丰收节,美食节,国王婚礼,还有什么不是对的!

灾事水蛭

从岛屿水淹四处,到话事人扯东扯西,解释了一下,又谴责了国阵媒体报道,又说雨事集中一天降落,呵呵!

日前米乡四处降雨,低泽地逃不过水淹家门事实,许多河流面对了海水高涨,欲出无门状态。有关部门又怕海水溢流入城,将闸门给关闭,大雨又倾盆而下。

那些居住在河流旁,海口旁,水灾黑区者,闻雨心惊肉跳。今晚又得去哪儿避开灾事,明早又得回来打理狼狈不堪的家里,我苦你可知啊!

许多无聊者又爱分享照骗,不懂他们心里有鬼,还是觉得说,及时分享灾事才是时事评论佼佼者。更有些幸灾乐祸的政治人物,四处奔波拍照留念,大事批评指向政敌说,你看,你看,你的选择就是要游泳。

这与国家一号官员日期在致词中批评政敌没两样,更与岛屿一号啊官员似模似样,官僚语气十足。任何灾事与本官无关,这都是前朝,中央,或执政关系,让人民受害了!

而这些领取人民供养金度日的代议事,真的不懂雨神气事吗?还是带着记者,拿着手机四处按一下,五分钟一游就当着解决问题了!

也许人民不懂这些代议事,没月没两万也有万余,退休后也有几千块钱,还爱述说YB不好做。可就不见他们走下来不干了,还每届大选不愧地说,要是你们选择了我…

我将会在五年期限服务大家,尽心尽力满足需求,尽心竭力圆满完成任务。可除了报纸写文告,台上车大炮,咖啡店讲是非,他们真的在议会提民困吗?

很多时候,人民会在报纸上读到代议事将在议会提出甲乙丙丁问题,但你可有去议会厅与其同在,监督其屁股是坐到散会,还是在国会众议院走廊开唛说故事⁈

笔者今天又执笔写故事,是看到火箭仔州一号在脸书散布“照骗”,将2010年的淹水旧照,当着今日头条新闻招摇。被人揭发后,还大言不愧说”嗨,分享什么叫积水就是妖言惑众。贴里我都没提到说是现在,没看好我同时已经发在评论最新正确消息了吗?”

这种滥用照片来述说灾事的政治人物,与其代议事借用米乡雨事四处拍照走人,借照片讽刺政敌,就回家睡觉去。还说市议员对于读贴理解能力太差,唉!

对于他写道“奴颜卑膝之至,实在令人不敢恭维!”这段文字来说,他自己还不是为了恭维岛屿官员一号,借水事大事批评,让记者跟他“一触即通”,这边按按,那边走走,就办好民生困事。

以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心态来解读水事,笔者认为岛屿森林发展趋势应该暂时停下脚步,让困扰人民的大自然环境歇一口息。

即使再装置高超科技电眼来关注水灾问题也无济,只有让大自然回复原始森林状态才是上策。

至于米乡的祸事要如何解决呢?百年前的田地被房屋糟蹋了几多亩,政府就得开辟几多亩阔的沟渠,水道,河流来疏解山上的洪水 ,你说对吗?

不然的话,原属天然田地的灌溉水源储藏量将再次淹没米乡,把米乡淹湿为东方威尼斯,媲美岛屿上的槟榔威尼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