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伯不信

气象局发出天气恶劣预警,彭亨州关丹、北根和云冰,以及柔佛州丰盛港的大雨,将持续至本星期天。

该局发表文告,也对数州地区发出大雨警报,即登嘉楼龙运和甘马挽、柔佛州哥打丁宜、砂拉越古晋、三马拉汉、西连、木中、泗里街、诗巫和沐胶。

对于以上预警信号,你有什么反应?尤其住在这些地区的人,谁会垫高家里器材?谁会未雨绸缪地,准备一些阻挡“溢流高涨”洪水滔天?

相信只有曾在灾区渡过难关的灾黎,心存侥幸地想这几天应该没问题吧!闻雨必淹之黑区灾黎心里有数,此次应该是几寸,还是两尺呢?

想起十月份的雨事,就让北马人吓一跳,原来十多小时的大雨滂沱,就能淹没整个区域。老天爷怎麽这样坏心眼,动不动就让海龙王飞上青天闹事,难道祂不懂怜惜人民吗?

笑纹不是政客,不懂政治解释。只记得老人家一句话,欺山莫欺水。可大环境变量发展,可把整个社会结构转型升级了,早期的屋子,被后来居上的新住宅区给压低地位。

尤其一些水灾区域,后来的发展趋势肯定垫高数尺,你填土一尺,我填高三尺。结果数十年前的老屋子,变成了低泽区域,逢雨必淹。

多年前在县议会呆过几年,读过房屋发展规定,要规划建设住宅用地,几多面积就得保留一个积水草地。这个草地的用途,在平常时间一无是处,杂草丛生,飞禽走兽呆在哪发呆。

可一旦雨季一来,大雨倾盆时,该低一点的草场就是临时保护地,它吸纳过多的雨水,让即将淹进大门的水暂时缓解压力。留在积水潭发呆几个小时,待溢满的沟渠疏通经络后,再慢慢流出去。

即使留在积水潭的过度水不溜走,也会在草地的大自然排泄功能下,吸入地下成为地下水。

所以说吗?要是你的住宅区有这样的“废地”,请你谨慎对待它,不好为了泊你的爱车,为了几粒榴莲,芒果,或者是尖不辣,就填土霸占已用。

万一这一次洪水猛兽来访,海龙王有意做弄天意,你不得不半夜逃离家园,呵呵!

多说华语,少说方言

打从这个革新活动开始,各籍贯方言也逐渐变成遗产语录,问学生你是什么人?

很多学生都以为自己是华语人,尤其忘了母语的爸爸妈妈,更觉得讲方言是落伍的传人。

尤记得在校期间,校方的规定,讲方言罚款一角钱,那是四十年前的事。但我们至今的聚集仍然各自精彩,你讲福建话,他说潮州话,偶尔参杂华语。

你我他讲什么话,就看当时候一开始认识,我们是以什么话讲啊!有些认识了数十年,才懂原来讲了多年潮州话的我们都是福建同乡,呵呵!

今天写出感言,不是谴责推动华语的组织,而是觉得革新运动抹杀了乡语,让许多人忘了根,失去了籍贯,对吗?

有些乡团组织开会时候,是以其他方言或华语交流,你要他们讲母语,都获得一样的答案,家里没有人讲!

父母都以华语交流,我们哪懂什么母语。偶尔回乡与爷爷奶奶都鸡同鸭讲,老人家讲什么,我们都不知所云,唉!

讲华语活动,是中国统一管理制度,也是把五湖四海的族人归纳为一家人。但在各地区的话语,中国人还是讲回地方语言,老乡见老乡,还是老话对乡音。

而在马来西亚呢?多少人还懂得乡音母语,尤其一些稀少籍贯的国人,像多皆林家村的话语,剩下几户口在说呢?

根据他们的祖籍,广东云浮,郁南,罗定三个地方的甘榜话,在马来西亚就只有老哆喈懂。年纪大的一群还能谈笑风生,那些少过四十,三十,二十的人已经不懂了。

对此来说,这不是文化遗产吗?南来百年留下来的足迹,数百年来的乡语,这是中华民族精神,也即是龙的传人骄傲。

可在革新活动的摧毁下,懂得乡音母语的年轻人,比起有文化涵养的读书人少之又少。当大家为推广三千年文化艺术时,可记得乡音本身就是一个文化遗产。

要时下的人说回母语,要当下的年轻一代说华语,要大家都懂得母语教育,就今天开始跟儿女讲方言。

把多说华语,少说方言运动改称为多说华语,记得母语。这样才能真正留下你的籍贯,让孩子知道阿公来自福建省,南安县,二十二都,丰州,双溪口,溪州乡。

与熟悉的魔鬼共舞

槟榔岛屿公正党炮轰州政府未经商量,就禁止该党植物园州议员谢大状处理水灾援助金,指这样安排不理智,不仅不尊重选民,亦破坏希盟成员党之间的友好关系。

对于这个指责,笑纹感觉该党后知后觉,对于过去几年的火箭夹攻宫廷权责,已被一党独大典当了盟党权益。

尤其是在官联机构的委任处理方式,飞天仔从天而降,由外州插入槟岛担任升旗山官职,槟城研究院,绿化管理,甚至首长幕僚也由外州人担当,呵呵!

尤记得刘议长在308后,做好了行政议员职责工作,经常上报,曝光率媲美州官一号。就在505后,被换去当“OMG!我的天”议长,跟早前雪兰莪州议会议长独行侠也一样。

由此可见一斑,要在岛屿“任劳任怨”作为称职的人民喉舌,还得看一号给你几多的曝光率,还有你可以在什么时候出现眼前,呵呵!

君不见,几个“后备”政治明星都是为州官一号解释,为一号挡子弹,挡住政敌攻击,这是一种官场礼仪啊!

这种只允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的政治压力手段,且让盟党代议事面临诸多不便透露的困境。要说出来,党纪律委员会依法追究,不讲出来让人们晓得,为难自己,以为代议事不做事。

今天听到某人说,州官一号破坏了友好关系,唉!你们这种利益挂钩的结拜兄弟,背后插多几次刀也无妨。因为,为了布城这个共同利益迈进,牺牲自我,典当从政初衷,丢掉人民权益也不是一回事啦!

不然的话,在雪兰莪州监督回教党做坏事的独行侠和其他有抱负的她,也即是看好政权的代议事,已成为了埋没良心的政客。为了拥有当今权益,即使与口中的恶魔携手共进又何妨,你说对吗?

一名霸权数十年的魔王,一名每天醒来驱魔的在野独裁者,一个被恶魔折磨铲除的阶下囚,而与魔鬼共舞数十年的同僚竟然跟以上几个到反位置,颠覆了政局,改变了马来西亚政治,呵呵!哈哈!嘻嘻!

神来之笔

对于林首长给予的解释,其28楼与珍珠新闻的职员,每月领取逾18万令吉薪金,这与其他州属的大臣机构职员应该没差别。

只不过珍珠编辑部倒不是别人拥有的新闻部吧!而且看过珍珠报纸的人,应该看得出其内容是为某人度身为写。

笔者认为这是造神谕者的宣传推广文物,是让人们觉得他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政治家,也是全马唯一的爱载人民的政客。

这一笔薪金是未加上印刷费,和其他媒体用品,是以总开支相信是一笔大数目,或许能照福人群,学校,宗教信仰团体。

为一个人而写的宣传品在文化大革命是属于崇拜,今天可以说是延续个人王朝而拟建东厂文革干部,呵呵!

今日又在报纸上读到一个趣闻轶事,首长为了谢嘉平的选区水灾事务,竟然自己与叶舒惠一起服务灾黎。

在想尊贵的首长政务繁忙,在水灾期间赶场赴约都忙到七十二小时不眠不休,他还有时间坐在服务中心等待灾黎前来填写表格吗?

为了灾民好一个政语,就架空盟党代议事的职责,这不是官场现形记,就是为了清除异己,对吗?

叶舒惠是不是能解决自己浮罗池滑选区的灾事,还得统筹整个槟城灾事,又兼顾植物园区选区灾民。难道其代议事谢嘉平已成为了植物人病患,什么也做不了!

其实,这些年的政事演变,可得出首长心愿,不听话的代议事没得延续出战,为民请命。爱提出绿化环保的议员呢?下场必冷藏还要冷酷无情。

至于为了环境污染治理的她,面对千夫所指,所承受的政治压力并非你懂得的排挤压迫。作为一种改朝换代的新浪潮,要是比起封建专制还要世袭独裁,唉!

笔者需要两线制带来制衡政治体制,但绝不是sit down的听话训练,要是盟党代议事只蹲训一哥话语,这不是健康大众点评的政府,而是号令如山的东厂太监府。

不听话即刻排人铲除,不接受指示则点穴遥控,直到唯我独尊朝廷杖权,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