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拿督骗人

在某州统治者每月在行宫册封拿督后,爱好此勋衔者没有必要再到菲律宾,印尼,以及一些古灵精怪苏丹寻求册封了!

所以今天的拿督简直多到满条街,就如柔佛苏丹说在街头抛石头丢人,被丢那个应该是拿督,至于石头弹开射到另一个人,大有机会又是拿督。

以现实社会来说,除了大街小巷的拿督公外,走在街头的拿督也比比皆是,没有拿督的人应该少过有拿督的人,哈哈!

今天的特别报道,真的拿督以金骗人,真的骗人。。。相信懂得这个故事的人都以为拿督是不会骗人的,对吗?

对笑纹来说,供奉在小屋子的拿督公才不会骗人,因为你们除了可以跟他摇竹筒要字,基本上拿督公不会开口跟你要求杀羊拜祭,还是加料咖喱饭。

而这些镀金的拿督呢?外表比普通人还鲜艳,有地位,很高级,又对慈善视野有爱心外,他们总是跟皇宫很要好!

只要皇上跟他们打广告,谁知道皇帝也不懂黄金老爷都是镀金,而不是真金财主。。。

日新百年校庆

打从幼儿园入校,小学,直到中学毕业,又不小心留级一年,总共在日新留学了15个年头。

要说在日新学到了什么?我想在班上睡觉的,不好意思说,老师很会教书吧!

只记得一些成长中留下生活痕迹,小学的外星人到访,搬移老师的车,在童军生活营被蚂蚁咬到鸟蛋,在中学时代就少了古怪故事,但又有些刻骨铭心的记忆。

也许说,启蒙教育在于幼儿时期,学习教育在于中学时代,那么小学那一段就不是回忆中的美妙故事吗?

还记得小学一年级拉肚子,把裤子给弄脏了,穿着校工的裤子,让同学笑翻肚皮,哈哈!

到了中学时,懵懵懂懂下,跟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直到毕业出来,才有点后悔没有好好珍惜当下!

中招

昨天跟着治水工人去检验漏水地下池,看到他们在修补漏水处,很好奇看着他们如何修补。

原来他们使用一种化学药物“打针”进入凝结墙壁,让化学药物参透壁缝,遇到水就产生化学作用,药物就会膨胀为固体。

就在看着当儿,打针工程中的一霎那,墙壁被高压气压爆板面,化学药物喷射四处。站在前面的我,被药水喷到左侧多占有,粘贴头发,脸孔,手脚。

工友告知你的衣裤不能再穿了???我好奇地问,身体呢?他们说,只要用水洗就凝固,再处理就行。

可头发被沾好一大块,无法撕掉它。。。。最后只能当个光头佬~

老师也是人

看到居林某间中学女老师的新闻报道,她在会议上发癫。。。

其实每一个人都有情绪,除非她天天发疯,把每一个当出气桶,认为自己才是女神啊!

要是在校长的压力下,学生不交课业,家长质问,家里又有些问题,作为一个人类的老师,难道就没有权利发疯一下吗?

不比较,不计较

都是较,在人生故事里《车交》这么重要吗?

也许较倒不是什么,而是比和计才是你的里程碑。

做人在世,大家都在比较,比收入,比地位,比房子,比车子,比儿女学业,只有裤子里头的鸟比不到。

很多时候,我们都计较别人如何对待自己,计较老板给以的薪金,计较彼此之间的待遇,计较你我他的看法。

所以说。。。只要放下比较或计较,做人容易多了!

难道身边的人会在意你的鸟和洞,会在意你的长相,会在意你的付出吗?

即使你无法满足全部,另一半也会接受你的短处,谁叫另一半爱上你,嘿嘿~

我真的没有。。。

一个女学生被老师指责偷手机,她竟然自杀以示清白,唉!

在政治上,当领袖被指责贪污腐败时,除了往往指责政治陷害,政敌胡乱陷害,最多再推卸责任,不再解释,不再回应,不再针对您这个课题反应,对吗?

尤其号称最廉洁的政客,永远洁癖成狂,自以为是最清洁,最廉洁,最没吃钱~

改变

308政治海啸后,马来西亚政治版图变成了什么?

一个以宗教为主,还是族群为由呢?

只要每一个人都自以为平等才是好的政策,那么占马来西亚多数的马来人肯定跟你说。。。

这个国家就是 我们为主!

从心出发

之前换来此地,从当初的挣扎,到今天的洗牌开始。。。

只觉得做事必须从心做起,不管是处理事业,学业,还是家庭。

要是人没有了心,你还能干什么?

有位网友看了我写,要我根据其逻辑写字。。。

在想自己是不是他,为何必须根据他想来表达文字述说呢?

也许这个社会有太多自我的人,只有自己的世界,也只有我的游戏才是万能。

就如海底隧道的捉迷藏游戏,只有神谕最神奇!

不打烊的政说

多年前跟县署去过澳洲考察几天,也即是政治308海啸前。尔后几个月的政治环境演变,好友小明当晚拆除车前的县议员徽章,隔天笑纹也跟着除牌丢信不干了!

想起多年前的故事情节,自己还以为是几天前的事,可白发提醒笑纹,哪已是好多年的残酷现实政治笑话。

尤记得在野党政客常说考察团还不是市县议员,州议员跟着官员飞出国外看世界,叹杯茶,拍几张照片就回来收进文件夹收工。

可308后,突然成为州议员的人跟我说,有机会获得考察南非,不去很可惜!也有当上市议员的人,跟官员飞到北京考察,带回来什么改变呢?

州议员在505被拉下马,市议员成为了有精彩的州议员,但州政府变了样。跟他华丽转身的另一位投机取巧人也获得祝福,或以为能做当行政长官,可民联输了州政权。

两个人只好作罢,写文告,靠座谈会抬举争议,终于成功延续至今为止的政治生涯。

他俩从谁推荐谁成为工业城市议员,到一年前谁排挤谁失去州委一职,这是政治常态。没有永远的敌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共同利益的损友。

想起多年前,常写文告指责政敌,爱批评林冠英,爱写州务大臣。直到有一天遇到某位区会主席,被告知笑纹所写的指正文章,已让人民感到厌倦,破坏了人民对党的支持。

唉!一个从横党组装数十年的人尽然如此说,笑纹作为北马发言人也得闭嘴不写。怕害死党团组织,他是为了保护那个单位,还是身边人讲很多忠言又逆耳的传闻。

过去几年不要想写内容,是觉得组织培养了笑纹这一个政客明星代言人。而这些年尤其505的政治压力测试让更多同志告老还乡,笑纹也成为一名普通老百姓。

虽然说,官印依然受到肯定,可惜民间的支持力度只剩下几个巴仙。笑纹还有脸跟赢得席位的尊贵力争“上游”吗?

就如多年前与马公子谈笑风生505局势,坦然自若说了…你只能靠你的族人支持,你才有机会成为州务大臣。

而且你也得跟另一个人选谈妥分配改革,不然的话他扯你后腿,你也赢不了吉打州。

还记得他问一句,华人剩多少呢?笑纹傻傻跟他说,九十巴仙不是我们的…没理由你不懂。结果显示了,他们探测器完全真确,问卷调查显示了华裔爱回教党。

尔后一个会面对话,跟新任州务大臣谈了一点点。他说,既然你们全都支持月亮政策,我只好跟随华社的投票结果,呵呵!

当他掌托执政为民请命后,小马果然名不虚传,跟着选票行事,跟着支持率决定政策。这时华社又喊话鸟他,你不支持我们,下一届不支持你…

没想到在一场官廷斗争后,小马黯然走了,换来跟他谈妥的人回来主持505的后事,唉!

而小马在父亲优抚下,跟着老爸去到敌对阵营,跟昔日政敌携手并肩打回司令台。

说小马跟老马熟悉老魔头,到不说政客都说爱说笑的一群。为了什么坚持到底,鼓吹你我同行走上街头抗议。待他们当选后,什么承诺都是这样炼成为乘懦。

在政治反斗这些日子,浑身都是疤痕。喊砍喊杀的政敌只用口吐口水,到底是谁动了刀刃呢?

不听话的人,不会得到党的祝福,不管你几用力踩脚踏车,不管你正义感又多强,不管你初衷还遗憾什么?

能读懂这一段,还得感谢天地父母的恩惠,让笑纹能在有生之年留下字迹,遗臭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