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汤不换药

从希盟赢得了马来西亚政权,爬上内阁的阁员,一个比一个精彩。

当上了部长的人,说话比之前多了什么似?是官语,还是官腔呢?

坐上位置的新人,比起旧人的思维,几乎没有什么差别!都是新瓶装旧酒,讲了说去都是官官相护,维护了当今政府!

这与过去式的当家不当权的指责,已是五十步笑百步的笑话。

至于这几天的退党演变,小弟只能惋惜当年的许岳凤退不对时代,对吗?

上一次的退党是罪人,这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的集体退党,确实称谓之政治明举。

不止是首相要考虑接纳蛙群,连名字诚信的党魁也认为这是民主自由选择,哈哈!

对笑纹来说,退党不是什么大问题,更不是错误的学习。而是你不要挟持民意,谎称自己对民主的选择啊!

因为当下的领导团队成员,哪几个是始终如一的代议事?他们还不是前国阵的某某人吗?

尤其是领导一号还是多次起义时刻的被批判怪物,可摇身一变又坐上了同一张椅子。可当时指责他的人来说,今天他是救世主啊!

这一次的退党行动,笑纹敢说政府一号官员有策划将巫统给消失不见,再让自己回到数十年前与姑里决斗的历史重演。

就是为了重生而努力…可惜,一换再换,换了这么多次,药引还是马医生的祖传秘方,马来西亚服了这帖药,会即刻无恙吗?

学以致用

从黑名单到扣薪招式,欠钱不还的大学生受教了吗?

他们是不是真的了解新旧政府的用心良苦,要借用就得还啊!

听过啊窿讲过一句话,借债还钱,本是天经地义的事,再说有借有还上等人,再借不难。

啊窿也说,至于借了不还,下等人!丢漆伺候,还要放大登记四处张贴,公告天下!

可我国的优秀人才,接受数年的高等教育培养,却跟下等人没什么相差无几。

因为这些大学生手握高等教育文凭,却拥有贱鬼格的心态。不还政府钱,你吹咩~

笑纹在想这些年来,是谁培育了这群贱鬼呢?是不是教育实践出了问题,还是大家都习惯成自然了,政府钱不用还,政府又不能丢漆,复印登记四处贴。

况且这几年的政治斗争,政客不止是跟你讲,选我当政府,PTPTN贷款一笔勾销,对吗?

不信的话,放开旧报纸查看,再不然就上网查询2012年,安华的承诺,哈哈!

他说,如果民联在来届大选成功攻进布城,将全面废除高等教育基金贷款,采取免费教育。

结果,这一席话鼓励了大学生走上街头,呼吁政府废除还贷制度,唉!

是谁鼓励高等教育培训出来的上等人称谓了下等人呢?是后任首相,安华啊!

就是他为了选票,不惜代价要上等人摇身一变成为一名贱鬼,对吗?

原本接受了高等学府培养出来的人才,应该协助政府转型,协助社会改变现状,帮助其他有需要的学弟学妹继续升学啊!

可一句政治承诺把国家的制度体系给喂狗了!大学生懂得了不借百不借,不吃白不吃,就学会了政客的不屑,典当了做人做事的基本原则。

从面子书读到了,跟大家分享…

有个年轻人一踏入社会就对他母亲许下承诺;他说他会努力奋斗,以后成功了就可以好好孝顺母亲了。

于是年轻人一年复一年的奋斗,从一年回家看母亲几次,到一年回家一次。

每次都对母亲说,我成功了就可以好好孝顺母亲了。就这样,这年轻人在外奋斗了很多年。

自己老了,母亲也老了。最后,年轻人终于成功了。

他开心的告诉母亲,他成功了,可以好好孝顺母亲了。

这时候,年迈的母亲笑着告诉他;其实在过去几十年里,只要儿子多回家陪自己,就心满意足了。

孝顺其实可以很简单,不需要等事业有成才做,陪伴才是最好的孝道。

对吗?过去几年在外打工的你是不是很少回乡探望老人家,很多时候还跟老人家说,应酬很多,工作压力大,待我事业稳定后,再回家孝敬您!

这与回家过年过节的时刻,你确实回到家了。可电话讯息一直再响,回了一则又一则的信息,你很关心朋友的来讯,跟珍惜与老友老同学的聚集。

偶尔接到友好的婚宴邀请,你回乡跟老友庆祝。在家时间寥寥可数,就是那睡觉的几个小时,还有醒来跟睡前的半个小时吧!

回家那几天,跟老人家吃饭喝茶时间安排不到,挺忙着与老同学聚会。说是人生在世只不过聚那几次,不懂下一次又是即时?

要回去工作的晚上,老人家问了一下,要一起吃饭吗?自己又赶着另一场聚集,就说下一回再说嘛!

老人家什么也不说,就静静的又在等你回家来…

一次又一次又一次的回乡,你到底哪一次留在家里跟爸妈谈谈话?一趟又一趟的归来,哪一次是跟他们出去吃顿饭?

直到有一天,赚了钱,发达了!老人家不懂还啃得下山珍海味吗?说是儿女赚大钱,衣锦还乡来,可老人家可不是在意你的财富,你的红包。

而是你会逗留在家多少天,几个小时,还是一转身又不见人了!老人家看着桌上的钱,心里在想些什么?

我不是要你的钱,我只不过要你多陪我聊几句,听你说工作的情况,跟你分担一点忧虑啊!

不要忘了~陪伴才是最好的孝道…写给很努力拼搏的朋友,希望你会同意。

低头一族

眼见不一定为凭!因为一张被指在乘搭轻快铁(LRT)时拒绝让座给一名孕妇的照片,让两位两名马来青年遭到网民的围剿;然而其中一人最终决定站出来还原真相,直指该照片并没有反映出事实的全部。

他解释是他们没察觉孕妇站在那儿,还说不是每个驿站上上下下都会看一下,到底是谁上来啊!

他的说辞,相信都是当下的解释,我不是那种人。只不过我真的没看到,对吗?

对此,笑纹确实如此接纳该解释。因为,时下最流行的习惯,就是低头看手机,不管是交通灯前,还是行人走着路,这些忙碌的人更忙着手机的运作。

当下的每一个人,几乎都握着手机看。无论是在大便,吃饭,聊天,驾车,走路,开着会,工作着…几乎都放不下手机讯息,大家都认为分秒必争,不得迟回复讯息,还是分享美食…

日前与几个友人到首都参与年度会员大会,行程上特开设特别群组,以方便彼此之间的联系。

可就奇在坐在一块吃饭,三五个人都拍了食物后,即刻互传上群组分享美食。即使是行程群组,大家都坐一块,他们还是上传了美食的遗照,唉!

今天,轻快铁的他这样解释,只不过写实了当下人的性格特征,机不离手,眼不理机,身边有什么事情,他那知道?

他或许还在网际网路看到自己,看到了自己的模样…哎呀!我不是这样的人,我只不过没抬头挺胸瞧瞧一瞧,对吗?

就如笑纹一样,通常都是在写稿传讯。你是老几?我可不懂啊!

借镜

台灣是我們最好的借鏡,不好就換,該做就做,不該做就別做。

一个卸任行政议员在面子书告白,不懂其同僚会看得懂吗?

笑纹用看得懂吗?是基于她是在一种心境下,选择了退休来停下政治脚步。

这与今天笑纹在车上听到一个宗教信仰宣传片的师傅言语,他的腾图讲解过程,不止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又一次问信徒,你听得懂吗?你知道吗?

对于这位万人供奉的宗教师,笑纹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敢置评和讨论。因为怕其信徒围攻笑纹,说我是异教徒,邪教疯人,满脑都是歪念,呵呵!

蔡英文做总统才两年,绿洲的绿岛一夜变色,导致原本以为是绿地的高雄也给丢失了!

这也许就是老亲写出了政治的镜子,不好就換,該做就做,不該做就別做。否则有一天的选举成绩会让政客失望,才讲什么我负责,我会承担责任。

她今天提醒执政的同僚,是不是她也厌倦了同僚的风范。她感觉到了人民的心思,执政为民办实事的高贵已经出了轨。

对于笑纹的政治立场来说,换政府就要换得更好,不再行差踏错。又重复了自己的指责和批评指向,到最后是自己走上了不归路。

鸠占鹊巢

当财政部长要求拉曼校友会领导该学院大学时,举国上下方懂得校友不只是要懂得饮水思源,回馈母校,还得入主母校,把创校董事踢出去,为国争光!

对于拉曼校友会即刻响应财长的呼吁,我们没有问题,我们应该可以领导…

这个校友会长的及时回应,是不是好像唱大戏一唱一和,事先准备好的好词,哈哈!

作为一名学校赞助人,通过赞助人大会,成为学校董事多年。尔后跟来自校友会代表,家教协会代表,信托人代表,官方代表,赞助人代表组成的董事部十四个董事协调下,不小心称谓了董事长。

这是一番学校董事部的协调机制安排,大家来自各自代表的组织,一起为学校付出和服务。

今天财长的建议,就不懂他了解大众民办学府的基本领导干部“选拔”过程。

有些学校的信托人代表其实就是创校先贤后裔,学校基于创校人办学理念,对于信托人尊重,继续给予德高望重的委托。至今还是给以信托人信任,让他们参与华文学校的传承操作。

今天财长基于政敌的身份,就要这个校友会“踢开”旧董事部,让自己人主导校政。其实,董事部通常也只是管理硬体设备,行政管理都是校方自行决定校政,这更换政权是什么逻辑啊!

校友啊!你是母校教育出来的高等学子,应该不是鸠。作为一名拥有高学历的专业人士,您绝对不会占据母校产业,对吗?

而是爱护母校,与教育实践学者一起发扬光大拉曼精神,大家一起维护创校学院的初衷~为进不了本地大学的学生提供专业知识,让国文没有优等的他们有机会成为一名成功的专业人士。

静静

从过去308大选前后,505大选前后,直到509大选后,天天见报的议员当上了部长,副部长,政治人物。

他还是他吗?她还是她吗?

以前只要国阵成员党一个人说错了,举国各地火箭仔肯定一则又一则文告伺候马华。

他们甚至斥候纳吉,说什么纵容下属,让他们放肆无忌惮。

今天的她们又如何看待同僚的言论呢?教育部长要酒店公开游泳池给学生免费使用。

要是这一句是国阵部长讲道,相信举国红豆兵会轰炸他,并到各地讲座会数落政敌没脑,官僚,官腔。

今天的她啊!只是平淡对待上司,因为老板认为她是超级副手,一个帮得上他的好伙伴。

去年因为拉曼学院拨款少了一半,拉曼校友的尊贵议员炮轰政府抹杀拉曼的栽培和培训。

今年这几位校友呢?则同意财政部长不给拨款,还要拉曼用储备粮来自供自给。他们几乎忘了一年前的自己说…

去年同期的他们没有觉得拉曼是马华的,而提出政治机制要分开。今年当今后,方而觉得马华必须与拉曼切割才能获得一对一资助。

也许当官后,或多或少换了脑袋,大家都换了官脑。一起以官腔解决问题,尤其针对政敌的方案。

他她也几乎看不到政府部门的笑话,黑鞋白鞋换不停,PTPTN还还是不还,税收局要开始收钱了…

对啊!笑纹还是跟他学习做一个静静的家伙,不会得罪人,又不会让人以为你爱出风头…

拉曼哭泣

当年拉曼学院从六千万少了一半,社青团长在国会大厦控诉国阵政府不公平。

今天三千万剩下五五零时,他却认为拉曼应该自立更生,找马华贴钱办教育,唉!

今日网络讯息都说马华在拉曼学院找钱,把赚到的钱花在政党,呵呵!

可大家都不懂“便宜”学费真的赚大钱吗?

全马最便宜学费是因为政府一对一津贴,要不是老马当年给了一大笔资助,这些拉曼生能获益吗?

尤其去年在国会依依啊啊的青年团长高佬,山脚下的国会议员,还有几个尊贵的政治人物。

去年他们应该是政治化课

一元对一元

唉!财长为了马华两字,竟然把政府给予拉曼学院款项给砍了腰。

也许,他不想马华以拉曼重生,可他忘了拉曼是协助进不了国立大学,又没钱进私立大学的最后选择。

作为一名政客,尤其翻身上马的他应该做好比以前更好,而不是比以前更烂。

可他除了一直批评,不停攻击前朝,他到底做了什么?

对了!就是一直说政府没钱,没钱,没钱…可当官的他们领取官俸没有八万七万,都是五六万,甚至有一个每月超过一百千,对吗?

要是政府真的没钱,执政为民办实事的他们是不是敢说,为了拯救马来西亚,我们不领取薪金和津贴一年。

可他她不止不说,还鼓励人民捐献给予政府,而他她捐献了吗?

今天为了鼓励拉曼与国家一起同甘共苦,一次过就取消数千万拨款,还说其他部门也一样。

可笑纹就奇怪,为何教育部没有取消宗教学府的款项,而且这些教义办学的学校都是这样获得了资助。

只不过许多人不懂教义学府是谁与谁管理,财长懂吗?

拉曼学院创立至今培育了无数高等院校学生,包括几个行动党高官。他们在去年质疑拨款减半,还在国会大厦里头大声疾呼…

今日他们却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名不出声的人,称谓之静静的政童。

财长今日为了报复政敌,不惜代价要马华走入死胡同。可他忘了这一次的五五零款项将是华文子弟永远的痛,拉曼或再也得不到一对一的政府援助,进不了国立和私立学府的学子再也没有便宜学费优惠了…

常回家看看

驾着车听到电台主持人的呼吁,学校假期记得带孩子回去找你的爸爸妈妈。

她说,让孩子跟着自己的爸爸妈妈回乡探访自己的爸爸妈妈,是给孩子一种学习。

这时她播放了这一首歌…找点空闲,给我点时间领着孩子常回家看看。带上笑容,带上祝愿,陪同爱人常回家看看。

妈妈准备了一些唠叨,爸爸张罗了一桌好饭。生活的烦恼跟妈妈说说,工作的事情向爸爸谈谈。

歌词是这样写,歌意是如此表述,你会不会带着伴侣和孩子一起回老家呢?

时间是自己找的,假期旅游是你自己安排的行程,你可曾刻意安排回乡之旅,让孩子坐上时光穿骏机。

一起回到自己童年往事之处,一起跟老地方,爸爸妈妈重温一下旧梦啊!

“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那怕帮妈妈刷刷筷子洗洗碗。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一辈子不容易就图个团团圆圆。”

老人家就如歌词一样地唱,他她不大会介意儿女的事业成就,而在意你还想家吗?

这与早前的网讯,在外国的宝贝儿子为了准备餐食给友人,传讯息给妈妈。

妈妈回传了讯息,可宝贝就是不懂如何炒荷包蛋花。结果妈妈影视了制作过程,宝宝儿子终于看懂如何炒菜煎蛋。

当朋友赞扬他的做菜手艺,飘飘欲仙时。朋友问他谁教他做菜,他说妈妈啊!

朋友提醒他时差,你妈妈应该是夜半三更起床教你啊!这时他才惊讶自己的懵懂,原来爸爸妈妈牺牲睡眠时间来跟他分享如何煮食,哎哟!

你啊!宝宝心态,就是不懂家里的他她多操心,多忧虑,多爱护你们啊!

你们还趁假期一家大小出游,偶尔还要老人家特意到你家当守卫,看紧你家门户。却忘了老家没有人在,两老为了让你放心去玩,他俩却担忧老家门户,对吗?

学校长假即将到来之际,这一个假期你会回乡旅游吗?带着孩子们回老家跟爸爸妈妈小住几天,带着孩子到童年时代的周围寻找回忆!

也在回乡之旅跟孩子分享老家的温馨,让孩子懂得爸爸妈妈的孤单和等待。他们总是在等孩子们回家看看…“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那怕给爸爸捶捶后背揉揉肩。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一辈子总操心就图个平平安安。”

王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