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一二三

2020年1月20日刊登于国际日报东盟文艺
文:王孙文

从武汉肺炎,到新冠肺炎,口罩一直是政客们的战斗精神。

这些各国领导人,在多次的国家卫生说辞中,有些坚持不戴,有些鼓励你戴,有些戴着致辞。

有些领导甚至跟你说,基于人权自由,我们不可以规定人们一定要戴口罩上街。

所以从武汉的强制执行情况看来,戴口罩是减少被感染,或者说感染他人的机率相对减少了!

可为何海外的人类对于口罩防范意识,却抱着对抗心态。

也许他们是对于“中国生产”排斥反应,也是一种坚持国家尊严吧?

可为了这一块防护布,让自己成为了新冠病患,他的牺牲值得吗?他们这种自由自在言论站得住脚吗!

看回一百二十年前的伍式口罩,薄薄三层布为医护人员建立了防备墙面,让面对鼠疫死亡率很高的人们都避开了被烧掉。

要是今天的尊严避忌,却让自己走掉…这些思维岂不是比当年被火化处理的尸体更难搞。

清朝末年的入土为安是全中国人的葬仪礼数,死人一定要埋在泥土里。

可感染鼠疫病逝者,要是其尸体被老鼠路过咬几口。这只老鼠马上成为了鼠疫传播专家,挨家挨户去分享病菌,让哈尔滨成为人间地狱。

面对尸体污染严重影响的情款,还有口沫传染,当时候的伍连德除了规定省城的人戴口罩,还上奏朝廷皇帝,以“焚烧”堆积如山的死尸。

在末代皇帝批准奏文后,哈尔滨就将死尸分堆给烧掉,一烧就烧了好几天。而数月的鼠疫病菌感染也在几天后,竟然被化整为零。

百余年前的焚尸是果断处理方式,即刻砍断疫情病菌感染。可全球的新冠病患逝世处理方式,就只有中国根据古老方式进行。

戴口罩在中国也是必然的生态,所以看得到该国群众的活着痊愈。可世界各地的习惯,包括我们这里的国民,口罩几乎都是遮掩下巴。

即使戴着口罩,其鼻子都暴露在外。有些人甚至戴了一个星期的口罩,你觉得新冠细菌会窝藏在里头吗?

当疫情侵蚀世界各处时,国民腔调人身自由自,笔者只能说,这些人已步入地狱之门。

不想即刻被烧掉的人,你还是戴上口罩吧!

而且,还得罩着鼻子和嘴巴,每天都换一个新口罩哦!

管腔人人都说

话说新冠肺炎疫情,突飞猛进,山哥每日分享数字,从百字,千字,到万字。大家都指责政府没有采取措施对付病魔抗争。

对我而言,对抗新冠肺炎战役,不止是前线指挥部,医务工作者,政府部门。其实最重要的是民众必须警惕,要有一定程度的定性,容忍心态去抗疫。

尤其键盘上的精兵,打稿写字很厉害。咖啡店的名嘴,仿佛通晓古今病情。街坊邻居的传闻,好像自己是诺将军。

尤其政治上的演员,文告写到自己是专家,开导部门,建议政府,批评指正…殊不知,还以为口水也能杀菌消炎啊!

在疫情当下的时刻,大家最好减少出门,不要群聚,不要堂食,不去超级市场游览。大家最佳示范是蜗居家里,与家人温馨浪漫渡过难关。

投错

友人一再提醒我投稿去情牵中马,而我在最后一天的时间,特地写了一篇回忆录故事投去举办单位。
因为是最后一分钟,匆匆忙忙写了,又匆匆忙忙地填表格寄去。
就没好好看,情牵中马是世华集团联合领事馆的活动。而不是各报的联办项目…
结果是我写光华行回忆录文章,却投去南洋基金会的活动,哈哈…
跟她说笑,她说要是真得奖,岂不是下红雨了!

部落客

在网际网路混水摸鱼,相信已有十多,二十年。
我可是从286,386,486,window1234567890,残留至今。
从那种字幕英文打字,打到今天…我也忘了第一次打字是什么系统。印象中的ICQ算是比较新的淘汰出局,早期的网际网路交流平台到底是什么?
尔后,越来越多沟通交流,反而出现更多骗子。
尤其俊男欺骗寂寞女性的爱情邮包,哈哈!
其实,多年前的匿名用户,相信都是抱着好玩心态跟网友交流,不像现在的汇款就情郎。
还有就是什么交友网站,我也是曾经试过交笔友,哈哈!
可惜,刚开始都是英文打字,我这个笨蛋打不入境界,嘻嘻…

鞭打部长

从首相在某次记者会说,不听话的话,要啊爸鞭打吗?

哇!啊爸鞭打孩子好像是上个世纪的文化,当下要在家里找出藤条,相信是艰难的任务。

要是这个啊爸要在学校找藤条,教训学生,相信啊爸宰相得到学校历史走廊碰运气。

要是历史走廊找不到,啊爸或许可以去存储室试试看。储存室找不到,也许得爬上屋顶的阁楼寻宝。

当社会教育改革发展已到校园没有藤条,首相竟然跟人民说,再不听话,四处游荡,ke sana ke sini,不戴口罩,不保持社交距离…政府将祭上鞭打条文,哈哈!

首相跟人民公开说话时,老人家可能忘了哪个出国“公干”部长,回国后没有自我隔离,四处趴趴走。还说没人跟他说,他需要自我隔离啊!

这个部长的解释,让人民看到了当官的两个口。只不过,人民都不懂那个官口才能获得人民群众信任。

尤其,当全民异议部长自我隔离“任务”时,为什么人民群众的本分,与官爷的标准相差很大。

当官者不需要遵守行动管制令,大摇大摆四处游走,人民群众只要一点小错,就得天天啃千元牛肉干。

这种双重标准,肯定引起民怒。即使过去几个月,丁爷政府管理新冠肺炎症很不赖。

却在土鸡部长回国后的效应,再来一个宗教部长从沙巴州助选飞回西马,也一样没有自我醒觉,找个地方躲起来。

这个宗教部长的新冠分销渠道是不是传销全国,至今仍没有完整报告。

山哥只能说,中马的新冠疫情并不是都属于沙巴州的D614G后代。

他只说新冠肺炎的子子孙孙已经无孔不入,社会哪里都有他们的足迹,哈哈!

也许,山哥只能靠团队成员的报告跟大家说,峇什么个案已快绝迹。

现有的个案都是自动自发性的生产,只要你身体健康稍微弱些,窝藏在身子的病菌将即刻献身。

写啊!写啊!写啊!好像文不对题了。

笑纹原本是写宰相要执行鞭打政策,可在土鸡部长无罪四处逍遥后,啊爸鞭打故事应该告一段落…鞭子已经被凯鲁丁丢弃,再严厉的啊爸,也只能继续溺爱孩子,以爱的教育宠爱妈宝,爸宝。

至于想要以凯鲁丁为模范作用的回国人士,奉劝你还是考虑一下,两个口的爷有特效免疫力,新冠肺炎细菌也怕了高官,怕被两个口咬死。

普通老百姓从海外回国,您还是乖乖听话呆在家里,不好将新冠菌魔传播给家人,友人,还有身边的爱人啊!

藤条可鞭打不了新冠肺炎细菌,可菌魔会让自己成为超级杀人魔…#

名牌产品

古老的龙国,已经在百年前没有了“黄三德”家族。世界各地的黄三德,也逐渐消失不见。\=

有些国家的黄三德,只是在国家礼仪庆典,在仪式上亮亮相,充其量只是形象设计的排场需要。就如邻国的黄三德,人民会有这个反应,大家
心知肚明那是什么一回事。还好的是,某角落的黄三德愿意分享资源,让该国全民都享有幸福生活质量。\=

当然有一些朝代灭亡的黄三德,依然在沿袭着其血脉相连,即使在其区域已经没有任何地位、称号和影响。只有爱慕虚荣的社会有功人士,会
通过关系进贡,获得黄三德恩赐,命为黄马褂,和其他官阶。\=

其实,这种捐官文化已是百年前的宫廷制度,清朝皇帝就封赐了好多海外侨民。所以在很多老照片,我们可以看到南来番邦的侨民,多少都会
穿着清朝官服,墓碑上也写着皇清几品。\=

至于当下的情形又如何?本地有许多贾商高攀黄三德身边的人,寻找封赐良机。传统捐官文化,比起古老文明社会的上缴国库更厉害。\=

有些通过捐献某大学学术研究,提高文学专业知识体系的经费,获得有关学术型的荣誉称号。这种荣誉学位授予,固然是一种美德肯定。但绝
不是用来让自己的名字变得更长。例如荣誉博士,荣誉教授,警卫团的荣誉阶级等。\=

这些荣誉称号,只是一个认可,绝不是称呼。就如多年前,笔者曾获得委任警卫团荣誉中校,皇帽一颗星。难道笔者就带着“Lieutenant
Colonel”名号,逛街购物,跑步登山吗?\=

当下很多人的名字,除了前面多几个字,后面一样多几个字。这些字眼,或许他们觉得前后多几个字可以凸显自己的社会地位吧。

确诊风云

文:王孙文

笑纹曾在新冠风靡期间被确诊了一、两次。

第一次是印度回来的拿破个案,也即是闻名全马的“死我尴尬”群组。

那次被说确诊,笑纹倒得说,案发地点很接近。也即是十五公里左右,哪个嘛嘛饭店老板确实来到了公司附近处理公务。

况且,当天他被送入医院检举时,隔壁的店铺刚好有白米销售员在推销产品。他基于近距离接触了嘛嘛老板,也被叫去医院检查。

而他的同僚也基于前几天送白米过去,也都入院检验,也被训令在家自我隔离十四天。

而我这位处在尴尬区域的白米厂被谣传,说数位员工确诊。那时候,好多友人来电,你没事吧?

其实,我的米厂在日得啦,案发地点在拿玻,距离还蛮远。要不是哪个家伙趴趴走,新冠肺炎细菌口沫,哪有可能飞得那么远。

尔后又来一场实传确诊,这一次笑纹倒老老实实跟大家解释。

“公司职员确实去过大山脚某处送货,他已经被私人医院“送进去”中央政府医院了!”

这位司机被私人医院“确诊”,并通知政府医院其检验报告。当晚,全副武装的医务人员来到起住家载他回去医院检查。

隔天又有一位员工被“确诊”,同样的结果和故事。

这救护车一来家载你,隔壁邻居都惊魂。也牵连了全家一起去检验,家庭成员的日常起居生活,也称谓绯闻故事。

大家都议论纷纷,谁跟谁确诊了,一时满城风雨,好像溢满宝号全体上下都戴了新冠 。

前一次的传闻,笑纹倒不以为意。因为确实只是讯息谣传,让自己上了报,再跟读者说…没有啊!一切都是传闻中的传闻。

第二次的讯息,笑纹自己也怕确诊。因为是公司的同事已在政府医院,说是确认,再三确认。

同事在医院的那几天,首次检验报告是阴性。可医院必须再次检验,才能真正确认报告。

这时,同事的家人,都已经获得医院的指示,必须自我在家隔离两星期。

又隔了一天,医院再次检验这两位同事,等到医药报告出来…他们两次都呈阴性,可以出院回家,而且自由活动。

这时,溢满宝号的人们才喘一口气。大家都被私人医院的检测报告吓坏了,宝宝吓得吃不下饭,几乎都避开众人的眼光。

私人医院的呈阳性反应,让大家都上了一课。原来私人医院检查的设备有瑕疵,其成绩不是全对。

好啦!今天写确诊纷纭,其实是想跟大家说,大山脚闻商某某确诊病例,也是讯息传闻。

他确实在上个月,基于身体状况出问题,入院修养几日。在医生建议下,必须窝在家好好修养,暂停工作两个星期。

虽然其主治医生日前被断定已确诊,但老友是不是在上个月与主治医生看病时,戴上了新冠,确诊了肺炎吗?

就在息息相关,众人皆知的分享博文中,他在没有检验下颚,被传闻“确诊”了!

“我觉得很可悲,一个负面错误新闻满天飞,版本变出10多样。路人都信了,连我们的地方社团领导都信。

一个报馆的澄清新闻,还不能让民众静下来,到底要什么呢?

注明*我国已经坚定所有冠病的名单及种族是不可公布的,你们不懂吗?还在加菲店大事喧哗。

甚至有些还在传我逃避KKM找我,你说好笑吗?求求各位高人,停口,停转发吧!不要制造社会恐慌了,好吗?”

“负面新闻马上相信,正面新闻问了又问,还不相信。这就是现代马来西亚华人的强点。哈哈哈哈!”

“大家不要忧,不要慌,不要烦,我没事。
看到乱码自己也晕。哈哈哈哈!

*看了标题就要进去看清楚它,不然我的电话就会响,第一句就是”你中了啊”! 你的答案将会得到”没有啦”!”

读完上面几个讯息,各位看官,到底我的老同学,他确诊了吗?

唉!谣言止于智者。

来道是非人,是非人也…

Boleh

文:王孙文

从我进入中学就读,就是老马当首相,他当了好久的政府1号大哥。

我们这些人就是听着老马卖瓜长大,马医生一直给大家一个希望,期待,和展望。

当2020年来临,马来西亚将成为亚洲几条龙首,也是先进国的佼佼者。

要说那时候的我们很简单,倒不如说那时候的大家确实如此认为,在老马带领下,人民迈向2020宏远国的目标不是很远。

即使大家了解现实的社会发展速度,或多或少会跟老马的宏愿相差一段。

可大家就没想到2020年的来临时,竟然又是老马担任首相。还跟你说,过去的国家领袖拐带国家经济,导致国家的宏观国目标,需要多一段时间去耕耘。

而他却没说,马来西亚今天的政治状况,都是因为他老马一手造成。老马之后的几个首相,内阁班底,那些部长领导,哪个不是其马仔,马孙,马亲戚。

也许,在政治上除了自己,自己的家人,自己的身边人,自己的朋友,自己的亲信,自己的班底,自己的自己外。其他都不是人!

不信的话,各位看官可以在各党团里头研究一下,好多的政治名流都是自家人当官,自家人入阁,兄弟姐妹当助理。再不然,就是亲信当了官僚企业的官委董事,主席。

就如过去一再批评后门国会的刘镇东,到老马委任他为副部长时。他可婉绝了老马的好意。以行动跟首相表明,自己不可能走国会大夏的后门进去当官。

2019年的不小心改朝换代,希盟同僚可知道老马过去吹嘘的宏愿国根本就是老王卖瓜。老马根本就不是要发展马来西亚为宏愿国,而是将二十年后的发展,浓缩到他领导的那些年。

老马爱说Malaysia Boleh,这个Boleh为马来西亚带了什么伤害?全亚洲最高的高楼大夏,全球最什么的吹嘘,结果除了口号,马来西亚到底哪个领域真的Boleh?

相信大家都了解政客很Boleh,无论什么国家大事,只要在文告里包装打造,好事坏事都成为攻击政敌的子弹。

前几天才突然想起,取消大道收费,可在509大选后,提了几次就不再说。倪可敏还到收费站主持启用礼,可忘了自己好像是反对大道收费的演员。

倪可敏数次在国会大夏提起九洞收费站的迁移费用高达十亿??笔者也忘了此数目,倪可敏在全国各地的讲座会一再说,三美维鲁部长好像吃了几多。可浩大迁移工程动工到完成,倪可敏可出来厘清过去的指责有点过分。

海底隧道的可行性报告从零%直到96%,林冠英卖的一条三通卖到哪里去了呢?曹观友好像没什么提起海底隧道,其政府也只是在政敌炒作那段日子,签了什么文件,说是正式启动。。。

其实笑纹也是老王在卖瓜,这些日子都在卖对方的瓜。偶尔也卖同僚的瓜,可就是卖不出。

就如纳吉那些年的一个马来西亚,纳吉卖了好多年,台上只能在演讲后,向台下的傻子,喊“傻卒魔力瞎”,傻组莫离瞎,杀猪魔理虾,就走下台阶。

前两年,不小心赢得政权的希盟,还不是一样卖瓜,大选后再组织内阁,也即是你一份我一份他一份,分到大家都有官做后,再跟人民说“蛤拉班”前景,再成立“哈辣搬基金”让大家都成为支持者。

结果,政客上上下下这些年,从老马的哇哇闪2020,伯拉的什么瓜,纳吉的傻组魔力瞎,再回到老马的哈辣搬。又到今天的全民抵抗疫情,Jangan Ke Sana Ke Sini, Duduk di rumah diam-diam。

马来西亚从独立至今,历代首相是根据国父名字RAHMAN顺序组成,也即是独立之父,发展之父,团结之父,现代化之父,廉洁之父,国家改革转型之父;希望之父,新冠疫情之父。这些阿爸到底为马来西亚带来什么社会进步和改变,哈哈!

王孙文 019-4416969
Ong Soon Boon

狗命没了

文:王孙文

当你我还再侥幸,自以为逃脱了执法人员的眼线,不用中千元牛肉干时,他是不是已经戴上了新冠,被送入医院治疗。

当下,还是有许多人以为自己很幸运,还处在没有感染个案的区域。即使,山哥每天都详细介绍感染地点,大家都会说…哦!那是监狱里的感染引起,不是墙壁外的个案。

结果,当山哥在日常报告说起你我的起居生活中地区名字时,大家才惊觉肺炎病魔,其实一直都在身边打转。

只不过,新冠肺炎还没护身跟你说,我入侵了!

看到许多人在街巷购买东西,口罩只是罩着嘴巴,鼻子却暴露在外。说是无法正常呼吸,殊不知细菌已经侵入体内,等候时机成熟再攻击免疫系统,夺走你的宝贵生命。

当某个人被察觉患上新冠肺炎时,其感染群组是不是已经累积了家人,同事,亲戚,老友记等。

这就是为什么山哥一直提醒大家要注意行管事项,多洗手,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

可大家都以为身边的人都不会是带菌者,无论吃饭,喝酒,聊天,甚至生日聚集,婚礼都爱贴在一起拍照打卡。

要是其中既有新冠肺炎症状,可当时还没察觉,或者没有任何症状。

但就在按快门那一刻,跟着咔嚓,咔嚓,咔嚓附身另外几个朋友。

本来是祝贺新婚快乐的婚礼现场,却不幸称谓了新冠肺炎超级星期六的夜晚。

就在某人高烧不退,喉咙痛进院检查时才被告知,不幸被感染了!接着是医院通知参与嘉宾,亲戚朋友,请到邻近医院接受检查。

幸运的人或只在医院治疗几个星期,就可以康复出院回家了。至于身体本来就有三高,心脏病,还是其他疾病的人,被感染后,基于身体免疫系统失效,就这样结束了人生。

被新冠肺炎夺走性命的人,其后事都得根据政府部门的限定行事。除了火速送去焚化炉处理,不然就漏液挖掘土葬。

其家人一律不得靠近仪式队伍,也不得带回家举行任何仪式。即使生前曾交代后事,可一旦戴上新冠,政府部门只得依法办事,杜绝新冠乘机袭击亲人,以防疫情再次感染其家人。

为了避免被新冠肺炎看上自己,大家只有抱着自己顾自己的心态,戴口罩出门,保持社交距离,勤洗手。

当然还要避开人群汹涌的巴刹,拥挤不堪的市集,人来人往的霸级广场,生日会,大型婚宴,膜拜场所等。

其实,想留下小命一条,你还得减少出门在外溜达,减少外头堂食,减少一起社交活动,减少一大伙的旅游。

要是你还以为自己不会被新冠套上头,自己又有九条猫命,那就祝贺你了…恭喜发财,狗命拿来!#

Sent from Yahoo Mail on Android

葫芦老妖

文:王孙文

安华的葫芦里卖什么药?

打从安华走出来,他心里想什么?相信大家都懂得这些年来的委屈,无奈,和等待。

安华只要活着,他只想重启失去的旖旎风光,安华应该想坐回其梦寐以求的宝座。

安华这个月急着上位,个人认为他也许等不及了!

可太监急,皇上可不急。尤其在新冠肺炎症状入侵全球后,只剩下几个国家还未中招,其余都人心惶惶,不懂何时会躺在病床上。

也许朝廷的一哥想让这位新官冷却一下,让大家思考一下,这时候是不是真的需要再换领导层。

尤其是在疫情当下的往复循环再当官,这一次的新政府,也只是在旧篮子,找出几粒未腐烂的苹果当摆设。

难道安华可以换全新人马当官吗?难道在一堆东西里,安华能找出好东西吗?

要是想组织全新政府,来一次全国选举,旧人还不是一样出来竞选。其中包括了九十多岁的老马,八十多岁的姑里,林吉祥等。

当然还包括一大堆人民口中的贪官,要是他们在大选胜利,又得以重新获得委托。这场戏只不过卖葫芦老妖,毒不死耗子,还把耗子养大了…#

Sent from Yahoo Mail on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