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关怀时空

很多人认为承受乡团的负担,还是社团的委托都是你自己要得责任!对我来说。。。哈!哈!做得好~大家夸?做不好~众人鸟.。

在1986年11月的某日当同学“要”我建议唱歌给陈忠明级任老师听时,睡虫的王孙文当然没有异议,更代表整班同学“要”老师和同学共度最后一刻。。。

回想当年的时刻,休息的闹钟已响起,而班内同学和老师却泪晒满地,大家都不晓得要如何收拾此刻的气氛!

“天上白雲一朵一朵,找不到老師的笑容,那是因為我不知用功,老師傷心在心頭。如今回想童年時候,還記得老師的笑容,他的精神永遠鼓勵我,聲音常伴我左 右。他像是嚴父,又好像是慈母,展開翅膀,只顧為我保護。一聲老師早,很久以前的問候,一聲老師好,回想淚已串串落。老師,沒有你的諄諄教誨,哪能使我擁 有長大的一切。老師,我敬愛的老師,我永遠懷念你!”

好彩!陈忠明老师在落泪后,还能即刻做出永久的承诺~同学会邀请绝不缺席!而老师在承诺后的好几年,果真来了好多次!

作为当时的鸟人直到现今时刻的同学会主席每逢“怀念你,老师”响起时还是不觉然掉下几颗眼泪。。。

想当时为了出席幼狮会位于槟岛学校的聚会,却让高中三商科“遗憾”唯一缺角的王孙文真正后悔终生!

尔后的笔者却不幸成为了华乐校友年初二召集人,班同学会主席,甚至现今的日新中学8186同学联谊会主席,这也许要“补充”后悔的工作吧!

哈!哈!在毕业20周年暨回校晚宴时,笔者还以为下班放工了。殊不知,在数十位同学的推荐下,笔者从署理主席“升正”为25周年老大。

作为一个常年在外工作的笔者当然不想“敢当”同学会老大失职,更不想成为最差劲的回校晚宴乌龟乃社!

只不过在日新,日新又日新的精神下,笔者只有慨然面对任何挑战和难题,更要求所有8186同学会成员鼎力协助,却让咱们大家同伙的宴会成为温馨关怀的时空。

“我们大家毕竟没有几个25年的等待,你我他还是终须面对返乡之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