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野兔守时


在虎年还未结束前,星洲日报记者致电问起亚罗士打野兔俱乐部的新春活动?

我奇怪地问:“你问做什么?你要去采访也不便,因为亚罗士打野兔俱乐部只允许batang参与活动,你没有batang是不可出席啊!”

她回答说:“报馆要扬眉吐气的兔年撰稿,野兔应该算是兔子的一部分,请你安排理事会主席让我完成任务既是了。”

她也要求野兔活动照,更要一些精彩照片。所以,sabun只好“安排”禀告野兔老大关于采访事宜,只可惜本尊的时间安排不妥当,没有办法安排面对面的访问。尔后,只好隔空传闻,把老大要讲的话稍微整理再传给她。

而在兔年的那么多天,sabun也以为兔年撰稿掉入篮里。因为,新年的两个星期都没有发觉兔年撰稿的出现。该报记者却在年十五的那个早上发短讯过来,你的兔稿今日刊登,请你查阅!

哈哈!谢谢星洲日报的大幅报道,却让更多人了解野兔的本性和条件,我们不疯癫,注重纪律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