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一席话

昨晚在教师节晚宴讲的几句话,是心中的一根刺,欲拔不能!

回想前任回教党全国主席法芝诺去世那一天,就用人致电询问多皆埠需要什么协助,政府很乐意帮忙。

那时候的政治气候,也即是说地方上想要发展,就要用一条尊贵代义士的生命来换取。

2002的那一次补选,多皆埠获得了百万款项提升基本设施和校舍,还记得当时适逢马华AB队斗墙,身为竞选委员会的小脚色也被2只大象相竞踏扁。

好家在的多皆巧逢补选,以及马华AB队斗墙,埠内也赶上维修列车,死了一个法芝诺,等了数十年的红泥路铺上泊油,损坏数十年的沟渠也恢复水流声,街灯装了好多盏,横过马路的水沟也做了,学校申请重建也获得270千的款项。。。

只可惜这些都是美好的回忆,接下来的几年,多皆不再获得什么大事发展。

308那一天,当教育局来电说,学校即刻提呈董事部户口号码,因为副首相即将拨款资助,好啊!

405那天,教育局要求学校放半天假,全体老师都需要到吉华2校迎接教育部长,以便见证支票移交仪式,好啊!

518那日,教育部长又召集了全国校长大聚会,以便领取拨款,好啊!

好啊!好啊!好啊!结果又是什么615,又是6月头,看来除了死掉一个,即刻给钱外,朝廷真的有自闭症,看不到下面的心情,接触不得人民的感受,更摸不透选民的脑袋。

承诺很简单,要给就给,要做就做。讲了做不到,车大炮和伪君子是同类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