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参与感~

人类总是在不会分析时,爱上书本,又在求学后讨厌读书,却在毕业后想念求学时光,这就是矛盾的高级智慧动物吧。

想起高中二的某一天,当英文老师走进教室开始授课的那段情节,我总是“看到”老师忍着泪水走出教室的那一刻。。。

还记得老师走了进课室,全班学生习惯站着叫“GOOD MORNING, SIR!”,老师也回应THANK YOU!接着OPEN PAGE NO。 XX,他也开始说教讲义了。

而班上的学生也跟着忙碌,有些温习其他课本,有些伏在桌面睡觉,有些在作业,有些窃窃倾谈,则有几个在听他讲课啊!

很多时候在睡觉的我那一课缺乏睡意,只好奇看着班上的奇景,咦!这是商科乙班吗?

当我还在想着发呆时,转眼看到陈老师有些不妥了,因为他发觉整个课室里几乎没有同学在听课,除了眼前的几个不敢动静的学生,以及不能入睡的我而已。

“他的目光呆着看着他的学生,他的嘴巴开着没声出。”,接着他关上书本,一句话也没会说忍着泪水夺门而出。。。

那几个有听课的同学翻过头看着,我又翻头瞧瞧后面的同学,且发现几乎大家都不晓得老师已经消失在空气了。

我们都不晓要如何办,又不敢即刻喊出来,待大家发觉不对劲时抬起头问:“下课了吗?阿SIR去了哪里?”

前面的同学说,老师哭着跑掉了,我们要如何?你一句,我一词,他一话乱七八糟就决定委派我去叫老师回来。看看有没有救药!

我这个被委托重任的爱睡生在没有其他法子下,只好硬着头皮去找阿SIR了。

当我到教务处时却没看到阿SIR,只看到受英文教育的级任老师在批改作业簿,而我傻傻走过去用福建话向她说,“英文老师跑出课室!”

她傻了眼问为什么?我只有一一道出整个事情的发生,接着她气恼地到课室来质问我们,你们为何不好好听课,为何你们如此儿戏,为何你们如此无礼,为何你们不好好读书。

接着她说,这样的费事她必须请示校长才能解决,或校长会亲自前来处理。

当老师前往校长室汇报后,我们久等校长却没看到老人家前来,感觉很奇怪。

原来校长要来我们的课室。可是他惯性走到捣蛋班,却发觉这些班都有老师在教学,只好回到教务处向级任老师询问,再回到“高中二商科乙班”时,他惊讶本班拥有41位女生,且只有3位男生的班是如此奥妙也!

他讽刺地说,我没想到发生问题竟然是4楼的高中优异生,而且此班算是全女班,只有区区3个男生,根本与那些男生占多数的调皮扯不上等号,你们为何无理没修养弄到阿SIR离班出走,难道身为大山脚名校生还那么不自爱吗?

等他晓以大义和痛骂后,他才说级任老师和英文老师都已经向他禀报来由去脉。

他跟着向同学们说事情是你们惹出来,你们必须坦诚认错,并向老师认真道歉,至于老师愿不愿意原谅,就要看你们的诚意,以及往后在课室上课的持有态度。

他讲完走后,吾班同学又要求我到教务处走一趟,去向阿SIR求情回班继续教学。

当我抵达教务处并向阿SIR提出请求时,他说:“孙文,你一直在班上睡觉不读我的课,你觉得你对得起你的父母吗?或许,当必须在社会工作才会后悔这一切。”

我支吾应了小小声,嗯!啊!呀!就是不敢看老师严厉的双眼,跟着下课闹钟突然也响了。他则说,明天会继续回班教学,你们要不要听课请自便。

而我们的班在接下来的日子,与英文老师的互动和来往,好像停止在“Bangun,行礼,Good Morning Sir”坐下。待下课钟响起,班长又喊到“起立,Thank You, Sir。”直到毕业。

至于阿SIR的那一句话~当必须在社会工作才会后悔这一切。真的,我现在后悔了,可是失去的光阴能重现吗?失掉的学习能重温吗?迷失的品格能重估吗?

借此回忆与参与2012年华文教师文学营的大家共勉之~

我的另类听众。

有几个灵魂师坐在我前面,

咕噜咕嘟嘟响,

喜欢在听课时朗读我听不到的诗。

咕噜咕嘟嘟响,

总是不厌其烦讲个不停,

我自己听到都觉得不可肆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