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青蛙何其多?

在308政治海啸上阵的民联代义士是什么东西?为何,他们总是成为蛙族佼佼者。

这或许是要考虑当时的政治气候,是谁要他们上阵,为何轮到他们上阵呢?

我想这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自我论语”吧。

在308之前,那位人士有感觉到民联能“轻易”获得州政权,又有哪位民联候选人晓得自己可以不战而胜?

夺得5州政权的民联,他们是否一时转不过神来,那个晚上兴奋到无法入睡呢?

隔天睡醒要组织州政府时,他们大费周章分配职权,你几个,我几个,他又几个啊!

殊不知,他们在胜利后方晓得,原来权利能使人疯狂,位子能让盟友翻脸,分配不够也致使党员不满。

这就是权位的魔力所在,你没在其位,你不可能享得其魔气的可爱。

在分配不均作祟下,得不到“可爱”的代义士开始向山头寨主表达己身的委屈,偶尔也向在外人士渲染其痛苦。

日子一天又一天地过去,他们无谓申诉得不到上天的保佑,惊觉党组织完全看不到他的存在,而想到外头卖身变蛙去了。

而那些不战而胜的便利代义士又是如何自我定义?他们在想要不是我代你们上阵竞选,党组织能获胜吗?要不是我做后选人,有今天的成绩吗?

哈!哈!哈!要不是人民TL(猪滥)国阵的失败政策,你有机会成为权位的受益者吗?

民联代义士就是让这些青蛙代义士搞到头昏脑胀,要开除他们又怕失去夺权的机会,要劝服他们遵守政治游戏规矩又不可行。

哎呀!天晓得的话,民联在308政治海啸,直接委派听话乖乖的好党员不是解决问题了吗?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