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当上官爷换了脑袋

2012年7月10日刊登于东方日报纸上议会

当各政党高喊取消土著和非土著区分时,我们却看到了限制外州人购屋来解决屋价高涨政策,这让人民摸不着脑袋的凄迷吧!

政府实行外国人购买政策,相信用来保护国人是作为政府的责任,至于各州要“试行”吾州子民才有资格入住州屋,这是开倒车梦想嘛!

难道出生在哪个州,居留在哪个州,读书在哪个州,工作在哪个州,死在哪个州会导致土地买卖价格高涨吗?

更何况作为马来西亚国民,我们已经被保护政策“编排”土著和非土著,终年活在价格不一的你我他生活。

土著在购买房屋时,享有5%折扣优惠价,而且土地也被当时后的政府“划割”为国际(公开/自由)地和马来人保留地,而且也被宪法严格保护直到永远。

笔者在想当时后的政府也许要保护原住民的土地,也防在社会发达经济飞腾时,被这些土地的主人变卖了。

只可惜,这保护政策也导致了马来保留地被经济狠狠抛弃,其土地价格始终保持不变,要低价格买出都没有人兴趣,因为该地没有很好的经济回馈。

就算发展商勇敢买了,慨然开发为住宅花园,但是在土地保留原则下,该花园只有土著可以买卖,而且又要优惠5%的价格。

请问这数百间的屋子要如何销售?又有几个甘榜的马来人想要搬出来住呢?万一该住宅花园建好没有销路,发展商可要吃草啊!这就是保留限制政策的弊病。

当然开放市场自由浮动或会导致价格高涨,要是政府公开所有土地自由买卖,相信在庞大市场冲击下,屋价也在有更多卖(供过于求)而下降吧。

政府也必须考虑《保留30%,50%,以及70%的政策》,因为与其限制外州人购买州屋,导不如取消这“越卖越少,越卖越贵”变相不利全民限制。

强制保留不利交易

政府以照顾土著购买房屋的心愿,却让非土著被逼购买争购高价屋,这不是让州民得不偿失吗?

而且在这种保留制度下,非土著的土地也慢慢被侵蚀了,还说什么宪法严格保护各族群的土地利益?

屋子的土地在30%保留下,国际地又少掉30%,更甚的发展物业在50%和70%的强制保护政策侵蚀了这些属于公开和自由买卖地段。

笔者回想着,当时后未做官的现任代义士经常批评在朝父母官施行“保留”政策导致公开自由市场被猎夺,也让人民被区分为两派。

可是他们当官进殿后,没有取消区分政策,还要限制外州人购屋来解决屋价高涨问题。哎哟,当上官爷换了脑袋也!

要是政府想要保护州民享有州屋,不晓得政府要如何区别外州人呢?

根据出生地,登记的地址,读书的地址,做工的地址,还是选民的地址?

要是政府执意要区别本州人和外州人,请问飞象过河的政治工作者可有想到自己也属于外州人啊!

或许政府可以征收外州人购屋税收,也即是外州人买屋子需要缴交《外来基金》,以便政府善用此基金来协助城市无壳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