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谁家的孩子最乖?

二零一零年二月七日 下午二时十二分

光华日报 异言堂

日前,在家长投诉后,处理了求学管道事宜后,觉得现今天下父母心不同往日。

他们谓孩子在学校受到不公平,和偏差对待,导致孩子被学校“无理”开除了。

孩子们也强调数位老师的态度有问题,教学法不妥,以及面对学生有苛求的面貌。

笔者好奇学校是否已掉入无可救药的境界,还是学生对于学校的要求过甚?

把权力交给老师

在笔者未踏入学校求证时,曾思考身为学生的我们是如何渡过童年,又如何避开老爸的盘问,和老妈的追打呢?

在以前的求学日子,身为学生的我们一旦被学校定罪,还是被老师责骂,你敢回家投诉吗?我想老爸已经拿着藤条在大厅等着你回来吧。

那时候的家长把权力交给老师,无论你有什么天大解释和理由?就只有学校的师长理念绝对。

不管你是被老师责骂,还是鞭打?你肯定回到家再被伺候多一次。

而今,如此的情景大江东去,师长的权威跟着风而去,尊师重道何去何从?

孩子在学校有问题发生,家长很多时候则一味怒骂校方和责怪老师,曾几何时他们检讨孩子的行为?思考自己的家庭教育“程度”?

断送儿女前途

没家教的孩子是我们自己的孩子吗?没有礼貌的学生是我们的儿女吗?或许,是时候让家长“检讨与回顾”本身的态度,宠爱孩子可是自己把骨肉送上绞台的道理。

每逢孩子回来投诉老师时,你可知道儿女如何“激发”师长的怒气?

每当儿女告知老师无力教导时,是否教导手法太严肃所致?

“过分纵容孩子,导致他无法无天,成天惹是生非,无法悉心努力求学。”

这不是教导他做人的道理,而是亲自断送了儿女的前途,让他们步上人生不归路。

请三思啊!有“孝道”的家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