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道歉有用吗?

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特別官員拿督納西爾沙法日前的說辭引起很大的政治風波,他在現場還想解釋其原意卻不被接收,最後他“被逼”道歉了事。

首相身邊人馬說話應該謹慎,而不是像“市井”人民出口成章。

納西爾沙法是自己“想”道歉,還是被“勸告”道歉呢?而且,道歉能修補被他損壞的全民情意結嗎?

我們不曉得納西爾沙法的族群想法如何?只可惜,在各族生存數十年,或百年來的情意結已被乞丐和豬仔打入地獄。

他自我膨脹主義的看法,能得到友族們的認同嗎?還是,其沙文主義的思想就是貴族拐杖文化的產物。

在我國獨立五十餘年後,在政府單位竟還有如此狹窄主義的官員,看來我國要進入“一個馬來西亞”的路途善遙遠。

不管,首相堅持一個馬來西亞,還是全民政府?首相的心意是不是其政府的執行方針,還是淪為宣傳口號而已。

看來,首相要真正落實一個馬來西亞,他必須讓其族群學到“認同和放下”,如此各族的互相尊重才能成行。

假如友族仍執意維護“唯我獨尊”,全民的定義只好拋入垃圾桶,各族團結融洽社會生活只能在紙上談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