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阻跳虽有理 惟自打嘴巴

2012年11月6日刊登于东方日报 纸上议会《修宪阻止议员跳槽》

青蛙!青蛙!你在那里?争夺自我权益的始祖,好像来自马来西亚的风下之乡,在那跳来跳去绝不是大问题,只要将选民的福利和保证“弄到”满意,什么青,什么蛙,怎么跳都不成问题,哈哈!

要说跳槽故事,相信超过40余岁的国民都晓得沙巴政权变天吧!尤其,作为东马人士的选民,对于大选时躲在“标志”下竞选誓言为民服务的蛙客,一时为了人民,一时为了正义,一时为了理想,其实他们都违反 当初人民的委托。

其实从独立至今,会跳议员相信不只是风下之乡,也包括全马各地的代议事,而且这些勇士在不同年代又不同的待遇。

在槟城州政府执意要修改宪法阻止议员跳槽法令时,笔者不禁思考这是政治把戏,还是纯粹吸引选民来支持他们?

或许他们觉得1996年砂劳越,1994年沙巴,以及2009年霹雳州政权变天有心中的痛,还是他们到了自己失去政权时,才觉得“阻止蛙跳”为最好的民主管制。

因为对于916变天争议中,没有人觉得“议员跳槽”是辜负人民委托,必须阻止这些为了“人民”改变的议员。

难道民联议员跳槽是金钱作怪,国阵议员跳槽是对的选择,更是政治良心发现吗?

遵守选举游戏规则

所以说,笔者觉得槟城民联政府要正式推行《跳槽》法令的同时,也需要向人民解决916变天的改朝换代把戏,这一些号称民主的跳法是否 符合人民委托呢?

对于笔者来说,每一个政府都需要关注议员跳槽,为何在党内服务多年的他们想离开,到底是不懂离家出走的心意,还是他们对于民选抱着为我合理吧!

要是笔者有幸代表政党上阵服务人民,在面对党内纠纷,人事争夺,凡事阻力,政敌诱惑,又面对一些个人状况,不晓得看官要以哪一个情形来定夺跳出危机,违纪,背叛,还是简单地说游戏朝野规矩。

不过,作为 一个负责任的政客,笔者相信每一个都需要带着当初的旗帜衣走完5年的期限,并坚持穿回战衣来解决一切事物。

话说回来修宪阻止议员跳槽是否合理,笔者肯定支持,并认为朝野政客必须严格遵守选举游戏制度。你代表什么政党赢得议席,议席则属于什么政党的资产。

一旦你对于该政党有所不满,还是在该政党面对派系问题,你有义务将议席交回人民判决你是否还可以代表该区人民办事,做该区最适合人民喉舌。

毕竟我国普选每五年都会举行,人民能在期限内去评估各政党,阵线,以及代议事的作伪,只要大家遵守选举数字规矩,少数服从多数还是民主国家的制度吧!

若人民在期限内不满服务,只要大家将手中的一票画上X,该输该赢的代议事必然献身公正平台上。

至于选民要如何处置当今政治青蛙,人民或应该干掉它们,让真正履行人民职责的代议事继续服务,遗弃为我独尊心态的它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