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cakap soh saja lah!

马青吉打州团长王孙文要求吉打州行政议员林思年厘清州行政会议上提出政策寻求通过时,只要一人反对,有关政策将会被推翻及无法通过事宜 。

他指出,吉打州务大臣阿兹占在2009年9月开始推行土著房屋固打从30%增加到50%政策时,不晓得在州行政议会的议员可是一致决定,没有反对下接纳。

尔后,在民间引起巨大反对回响后,民联州政府才搁置有关对全民不利的政策。

他质疑当时身在议会的民联行政议员或认同此条例,导致至今吉打房屋计划仍面对政治问题。

他说,当政府鼓励民间使用爪夷文广告牌时,不晓得这是政策,还是法令?试问已在行政议会的林思年可是赞成和支持。

他提醒敢怒敢言的林思年曾在2009年7月當米都历史悠久太子路過港宰豬場被拆時,太歲頭上動土地開声腔吉州務大臣拿督斯里阿茲然,需在一週內給合理解釋否則需引咎辭職。

可是,被亚罗士打市政厅硬行拆除的宰猪场至今已1千2百95个日子,其重建计划给人一种犹如胎死腹中,偶尔只闻楼梯不见人下来的僵局。

至于吉打州民联政府在2010年首次举办大型倒数活动,要求男女民众分席而坐的鼓励条例,是否可有寻求州行政议会支持和 通过。

他说,每当民联吉打州政府执行不利全民政策时,该阵线代议士都会坚持说辞,并誓言捍卫全民权益。可是为何不利全民政策又不断在吉打政坛上演,难道身在行政议会的代议士都当家不当权。

更何况,身为政府最佳朋友的行动党到底在民联政府扮演什么角色?一个充其量只是在外喊打喊杀的帮凶,还是没有反对权利的朋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