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站台

我自己也不晓得为何几时停下政治脚步,更不想为何当时选择放慢其生命!

今日,当我再次站台演讲时,我才晓得自己爱舞台的魔力,更让我晓得自己对于那只麦的迷恋~

可是,当我收到上头与对方说了鸟话之后,我又觉得自己的出台为了什么?

我站出来,我爬上台,为了我自己的政治生涯,还是为了国阵的存亡?

我讲出对于民联的不是,也批评国阵领袖的不是。。。

这就是笑纹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