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

不吐不快是我的本色~

可是在政党活跃一段时间,我开始保护自己了~

我曾是部落格一分子,我飞马行空什么都鸟,我管你你是谁?

可是在升任乌龟王八之后,我辩辞另外一个人了~

我看不到自己,也迷失自我~

更在野兔世界失去我耕耘多年的地位,我还记得当晚哪个来电~你被野兔抛弃了!

虽然我还在董事会,可是率性的我去了哪里?

以前不平则鸣的性格走到悬崖了吗?

要跳下去,还是站在上面呢 ?

在独行侠死掉后, 我更加寂寞无奈,没有一个牺牲自我的领袖想帮,他们都是为了各自理想而斗,我又能做什么呢?

要拿点钱办活动,大佬身边说~它不是老大的人不给!

要点油润滑机构,又觉得障碍处处,乌龟四周,王八上下,无论你做什么,他们不是观望,置身以外,看现实,管你死活 。。。

我曾经猪滥~可这是我选择的沙场!

我曾经懊恼~可这是我要的下场!

想退出政党,又觉得该党不是上面的~

想辞掉位子,又看到支持者的指望~

想抛弃一切,又觉得让贪孽的山头头头得逞~

义务服务社会得到什么乌龟王八呢?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