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胡思乱写

当初参与马华是基于不想领导福利组, 没想到哪一次出殡后的锐变, 我成为支会领导, 也参与补选奇兵让国阵候选人坐位, 更成为B队拥护疯癫虾仁。

回想起这一段过去, 让我述说瞎眼家丁原本不答应学校主持校庆晚宴, 回函写道去日本公干噢。

当月亮老大不幸仙逝后, 瞎眼蛇办事处来电问, 多皆需要什么? 刚处茅炉的笑纹蒙查查。。。谁死了???

在了解事发事宜, 身为学校庆委员会财政只要求学校硬体咯。瞎眼蛇部长当时通过甘榜鸡团长做桥梁来联系笑纹, 也让我勘探几个人讨功劳的嘴脸, 要不是我某某来说客, 学校哪有。。。

就在补选期间, 我又结识了那机, 伯啦, 臭鱼头, 棺材板, 林呀礼, 胡呀敲, 陈弈桥, 了中来, 要为好, 为家乡, 以及林林总总的官爷。

在竞选的日子里, 我尝试了党争的火药味和射击炸, 不管你如何看待, 没支持就要你死刑。。。

尔后, 我就如此疯狂般开始政治生涯, 要说就讲, 看不过眼就骂?

结果, 死在沙滩还被昆虫吃, 还要被其他支持者骂。。。

在年余后的瞎眼蛇决斗瞎眼家丁战役, 我支持蛇又被人攻击不合作, 哈啊?

因为不听话的笑纹在之前的小子战役角斗家汀仔, 不让他轻易座位, 又拉低数目字, 结果为了中来降耗没整人, 自己走上不归路。

在省级兵败八十, 在朝廷被团代砍头巴六吧, 回到省涯只有扶持领袖咯。

当海啸掀起热潮后, 笑纹又被人邀请出战, 因为没真人兵败万余张, 其山头也没法度, 就这样笑纹凯旋得半门, 为日后埋下伏笔。

就在此时, 瞎眼蛇冲出江湖, 要省青少年支持他与独行虾决斗。尤记得,我提醒蛇头啊。。。口头支持你的区会都骗你, 请你好好干?

结果。。。瞎眼蛇又在输了?

回说菜息率的老故事,第一次遇见是在区会鸟巢, 我应该迟到又衣冠不整, 向他问好没想到不理我, 呵呵?

或许菜佬眼里只有中代, 所以不以为以小伙子也是中代, 更是怪兰人。。。嘿嘿?

写道老旧绯闻, 唉声叹气的我回到独行侠成功起义, 又砍吊菜犀利, 又什么双死特大, 大团结, 重选游戏。

结结合和都骗局, 只有利益最重要, 结合蒙骗引诱自导。。。

当重选来临时, 同志同道合说北马鸟客姑且试一试, 让更多老人看到你, 结果不在各方菜单项目的笑纹含恨不得, 只得死留久数字, 哈哈?

没想到此战役的数字让我回归现实主义, 马华控制权仍在山头欲念, 没有白扇主公的意指, 你肯定死了。。。

至从令伯上任为尊, 睡着打为盾, 捧蛋圣者为本, 强打奋斗为己, 视作议席为世袭, 老爸传子, 老人护卫, 亲人微软, 维护者为魁, 不听话的杀掉, 哈哈?

至于我行我素的笑纹在伏笔下的组织, 有些人好多人的心态, 让他死快点, 起初还能要重整治疗, 而后发觉癌症满身, 又被领袖打毒针。

笑纹人在想, 令伯在组织义务为党做事, 又没有机会做大官, 何必办大事, 对林冠英骂, 此举只能引起朋友们不满, 又得不到上面的爱护, 何必呢?

可惜, 凡有投诉和指定, 笑纹逃不了责任, 只好隐身提供九流服务。

写道这里, 对于马华老店的演变, 笑纹日内会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