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车队

据说她将在这几天回到我身边,她跟随我到处游览和吃苦,此行她遭遇了水蚀,路跳,以及高山症。

没有她的相随,长征路上我肯定寂寞,更失去什么似。

要不是她陪同我这七年,我哪有可能远征中国大陆六次,虽然第一次她还没遇到我,让我跟随其他战车出列。

也在路上发生了回不来的典故,把我写在道路的一个故事。

对于她,我只能说很好的伴侣,日夜奔波没怨言,雨天冷天没犯闹,无论何时都配合。

在想着,将在近日归来的她要修养吗?

思念着,闷在货柜整个月的她透气了吗?

回头再想想,要是能将她美容正身再体检,她应该愿意再陪我数载远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