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老婆病倒,小瓜走来走去,大瓜在房间读书,我则偷闲留迹人生梦。。。

回想起第一次投稿,小瓜还在老婆肚子里,那时有感而发,写了《欣賞音樂會應有的禮儀》投给星洲日报,也不小心刊登在全国版言路

同年国阵政府失去州政权,该报刚好开设专栏给以社团工作者,他问我要写吗?

还记得,他怕我一个人写不来,另多要一个人轮流写栏,每人隔期写文,没有题目和限制。

就这样的不小心,我成为插上一脚的写者,偶尔写一则,直到当上马青洲团长后,被要求退休。

间中,我也有写稿投篮,把文字心情丢给光华日报,写得好见报,抒发难看投篮去。

又过几个月,东方日报来电邀稿,他说你可以写东写西,请你为《纸上议会》执笔,稿期一个月才一次。

写到州政权回归,马华全国剩下7-11,该报也暂时收栏两个月,最后遗篇是《选后政局怎么看?》。

我自己也没看到报纸,到今也失去写稿心情,更忘记要如何起稿写实,哈哈!

回想起来,我写稿至今都是有定在身,今晚空闲弄文,不晓得几时再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