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冥冥

昨午在多皆101人瑞治丧居遇到老雀友“桂有”兄,看到其裤脚有血迹,即问他:“apa pula? ”

桂有兄说道在途中,新港路不小心差点掉入田里,好彩两位马来人热心相助,他才没掉入稻田。

脚步也如此被搽伤,留一点血。

看着83岁的他,在想。。。你要小心咯!不过,既然已见血,相信没什么了。

在回途中,又想到联系其孩子438,可惜有几个来电把我给弄忘了。

结果,我当然没有致电给死三八。

到了今日送人瑞出殡还山后,我到友人家车大炮,闲聊中说道桂有兄发生小意外,在讲啊说时大家都惊讶!

原来下午老人家受点擦伤,晚间孩子却撞洞翻倒连滚十余尺,血流满地!!

至于摩多翻倒受伤什么程度?大家也因其手提电话掉进稻田寻找不着,也联系不到他而作罢。

适才,友人泉碟来电通知438的医药报告出炉,脸部有点撞伤,已决定到槟城医院进行治疗。

唉!冥冥中安排,由不得你逃避,祈求老天爷保佑他没事,脸儿蛋变形不碍事~

只要整体没事就好,老天爷我们就这样说好,谢谢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