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乱序

农历新年第一天,老爸因轻微中风入院治疗,而我则两地跑几天,在驾驶途中觉得路途好远,就百公里路为何那么久才能到?

今天老爸要出院回家休养,大伙在早上要出门时没好好安排时间,直到十一时许才能妥当上车出门,到了槟岛时刻已是中午一时多,街道上的车辆堵塞,转弯转右都猪滥,看到乌龟上路,令伯可气坏脑袋,吊他祖公十八代。。。

在找吃当儿,才发觉槟岛小贩都不在拜天公晚开档,害我又转了好堵的街道,闹气非凡,好家在没中风。

尔后在用餐时,又接到老姐的来电,医院好像在赶人了。。。吃到一半的味觉即刻消失,咕噜轱辘把眼前的食物吞噬算卦~

抵达医院后,在大伙解决一切,也上车回家后,在倒后镜察觉老人家的归路心情和眼神!

初一不在家,初八拜天公要回家过年!

唉!作为一个人类,我们除了要够吃够花费,也要抵抗病魔的身体。。。今晚上香时,记得祈求身体壮如马,头脑厉害,眼球尖利,手脚灵活。。。还有还要口袋有多余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