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葡萄酒

把杯畅饮葡萄酒时,澎湃汹涌的思维又忆起鬼衣Baju Hantu,哪个与内人很要好的酒鬼!

我们在数年前经常往来,偶约你家喝酒,不然相应我家喝酒,大家总是把葡萄酒当成啤酒灌,你喝你的,我喝我的,一只喝一只,不好倒来倒去。

要说我们能喝两支葡萄酒,倒不如说我俩知己逢酒醉,胡言乱语几刻钟,老婆在家自聊天,老公在外把酒灌,一觉醒来,昨晚谈什么都不知。

还记得,当他数兄弟在年初一聚集,偶尔他们也要我参与炮台酒喝,你一杯我一杯渡过农历新年。

看到他们数兄弟感情,还遗憾着我没亲兄弟来数旧言欢,尔后他们基于家后小问题,他只好自个儿出外打拼,那时候开始他极少回乡。

每次归来都会致电询问友人电话,啊水电话几好?

每趟回来总是如此,讽刺他说,你以为我是100号询问服务,他笑着回答我只懂得灵异酒死死衣溜就溜就,拿他没办法!

偶尔,在他与阿水打完羽毛球,来电问了要喝酒吗?

他就带来两瓶葡萄酒或啤酒,我们就在庭园桌上小酌,谈那些有的没的。。。

还记得他酒里透露婚姻故事,老婆是他自己选的,不管她如何办,始终就是老婆,为了老婆他离乡背井讨生活,在外打拼赚钱,为了家里小瓜和她,在国外转来赚取,都是为了几个钱。

在他洗车中大奖那段时间,他说解决了财务问题,接下来有好日子过了。

哪知她还是始终沉迷,赌博把人生弄糟蹋,依旧四处暂用,而他在信任生意道场游戏,大事狂开市场,面对残酷数目打击下,被逼窝到风下之乡修学赚吃。

消磨个人意志,沉没了他对于人生指标,导致他在一个夜晚走失了自我~

今夜难得自己开瓶葡萄酒,不期然把你给呼醒,为你把整瓶给干完,期待窝在风下之乡的灵获得重生,祈祷老天爷给你祝福,保佑孩子们安康愉快,也杜绝您家后赌博习惯,还原她自由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