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乱语

昨日参与某会议后,相约了华乐老友石头喝茶聊天,石头是以前我叫她的外号。

记忆中的她,某人的妹妹,乖巧又温顺,哈哈!

打从毕业至今,只要有机会相约,我都会与华乐老友聊天数旧,回味在乐团的生活日子。

作为想当时的小子,到而今的老子,数十年一闪而过,头顶乌发买少减少,肚腩反而越吃越生养,不晓得几时要催生?

交谈期间,她问起乌龟何谓数落槟首长,我说嘛 没有一个100%为民,只有为了自己受惠才全力以赴,他在很久前已经变生,已不是像当年的理想政治工作者。

说起当年他为了未成年少女案件被判入狱,个人分析他犯了罪,一个足够他“捉铁枝”的错误,皆不是未成年傻女啊!

她当时为了生计,与成年性交易,这是谁的错?

你为了出风头,出刊没有署名的宣传,这是你没有察觉自掏水井。。。

(注:而此事在数年前,该未成年少女又说当年“被迫承认与阿都拉欣有染”,而事实上没有干过什么,唉!)

我也解释政治工作者都有联系,偶尔也在一起喝茶饮酒,只有普通老百姓以为他们终生为敌,是以大家都要视敌对党不共载天。

其实,在政治沉浮十多年,我被自己人“卖掉”多过敌人,只有自己人才晓得你的死穴嘛!这是我的解释,她笑着听,真的吗?

至于飞机失踪和击落,我的回应只能说强国斗争,牺牲了我们小国!

。。。。。说了好多故事,但觉得时光似箭,一下子太阳下山,月亮爬上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