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没什么

以前的我,每日短短几篇文稿,现在的我,几天也弄不出一则稿。

要说心思没有材料,倒不如说脑汁也枯竭,很难再抒发内心情欲。

天马行空,胡思乱想,还是默默等待心思,但总是等到不耐烦也。

今日回乡途中,老妈子与三姨讲个不停,却没提供什么材料给我。

只记得三姨说,昨日找到一张我与两只烧猪合照的老照片,那是数十年前,曾祖母善在人世的八十年代吧!

说到曾祖母,她哪种重男轻女的旧思维,不是一番当下年轻人能接受的老思想。

隐约间记得,女孩子不需要读太多的书,不需要读高书(大学),因为结婚后,生孩子煮菜而已。

脑海里,只晓得干那孙的我比起其他子孙值钱,每个傍晚老人家都会给零钱,女孙一角,男孙两角,我这个干那孙五角。

清晨去巴刹买菜,她会叫一碗面给我,其他人公司一碗。。。。。。。

直到老人家走失后,她的背影逐渐消失脑海里,过去土油灯,蚊帐,纸屋,椰脚,吃肉(游戏),放鸡粪,吧古力,那死地,跳飞机,七粒石。。。

也许,消失的回忆才珍惜非凡,遗失的亲情才珍重,写到胡乱非凡,原来我已是乱人一个,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