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彩画

多皆文德学校此次难得有幸与戴老师疯狂一趟,把文德校园给填色,甚至地上也不放过。

虽然,我们不懂地彩能耐多久,但大家都享受色彩的诱惑,这不是没有参与的高潮,哈哈!

打从我加入文德大家庭,做了财政几年,与董事长不合,被拉下马。

下马后,也曾担任副总务,以及董事。直到2008年,董事长引退后,我才变身董事长,一个疯癫乱来的董事部领导。

老实说,接任董事长一职时,我的确不知道要做什么?甚至不懂董事长应该作什么。。。

不过,好运几乎陪我在文德,无论做什么,要发展,要建设,要色,要花天酒地,都有契机完成。

打了官司,不小心赢了。。。

填高数尺的泥地,不小心免费获得。。。

硬体发展,不小心政府给了。。。

85周年校庆,不小心成功了。。。

色彩美化校园,不小心得到缤纷。。。

曾承诺做到官司打赢,不小心三年赢了。。。

曾说5年就好,不小心作乐6年。。。

再写再作,不小心豁免退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