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睡不着

凌晨4时许被蚊声給吵醒,想起来驱蚊,打死这几只闹情绪的小家伙,结果蚊子打不死,睡神已走失他乡。

人生或许就是如此,想干的事,办不好。不想处理的事务,却排山倒海冲向你来,把你给梗死。

在床上反复,在思想转翻,在肚子打滚,在眼睛闭不上,在脑海静不下来,在内心纠缠不清,在在不在下,我只得煮碗面给以一早醒来的女儿。

煮着当儿,在想以前老妈是不是一样为了早起的孩儿煮碗面食,此时的我是睡不下,并不是为了早早爬床给以爱心,哈哈!

躺在床上,看着熟睡的有定,想着讲话调皮又怪腔的时刻,是否熟悉的自我,哈哈!

看着女儿退着车子出去,瞧呀瞧呀,其技术或许没经常退车,而导致欲退非退,退来退去,结果老爸必须纠正其驾驶盘来完成褪去。

看着女儿逐步成长,看着儿子一日一日长高,自己又是一天一天退若了吧!

一个无成的事业根底,一个经常调动的工作地点,打从第一天迁移到米乡,我可是在数间米较看管,也从十九退化到近五十。

以前,到了五十,老人家对会说一只脚踏入棺材,而今的老人家都活到七八十,八九十,另一只脚踏去那了?

按键打字十余年,参与组织十余年,活在虚伪圈子十余年,看在眼里听进耳里,我是否忘记初衷了?

记忆里,好像是45岁退出江湖。印象中,几乎想放下又迟疑了。形势上,欲退则怠可是兵败山倒啊!

难得现在胡言乱语,是时候整顿自我,抛弃哪些不与我的组织,放下这几个看不过眼的圈子,离开讽刺言语的堂皇庭园,走出属于他家的庭院,嘻嘻!

再不整顿自我生活,那只踏入棺材的脚跟或陷入更深的漩涡,糟蹋更多安然日子,浪费更多温馨时光。

检疫当下的心情抒发,检讨过去服务社团心态,我想 我思 我决定 跟再见了断联系 就这样黯然结束十余年的游戏社间,恢复自我悠闲生活去,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