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老调课业

搬不搬

自从1980年毕业之后,笔者极少返回校园,要说没有机会,倒不如说自己没想到回去吧!

回想起1975年走入校园,就在前几个月内发生笑话,让同学笑翻天。

记忆中写着那一天不知道吃了什么,肚子搞革命,在上课期间,大肠小肠打起架来,二话不说,劈里啪啦动手奋斗,导致上着课的小文夺粪而出,弄脏地上和地上。

小文不知搓洗,吓坏自己,不懂得如何解决?只待老师呼唤校工前来打扫,更换上其开裆裤,那种人力车阿伯穿的短裤。

穿着如此大件的裤子,小文只能呆在椅子上,怕笑话穿得更远,等到老妈子带裤子前来更换后,又被同学取笑,长那么大要去厕所也不懂,唉!

隔年,这件学校更发生轰动全国的故事,就在某天的下午,某位学生被小小人触及,导致整个人不舒服,据当时他说,那个小小人只有几寸高,好像很小很小的人类。

这个消息一传开,整个校园的学生都冲向发现小小人的草丛寻找,希望可以看到小小人,以便成为它的好朋友。

记忆中,各报都刊登外星人传说,至于小小人是否曾经乘飞碟下降大山脚日新小学,也只有当时的学生在相聚时,都会拿出来讲述老故事。外星人是不是属实,却不是我们大家的问题了。

今日,难得重返校园,小文也从7-12演变到46++的中年人,即使在校园走来走去,转来转去,也不觉得校园有那么大范围了。

尤其,在B校范围后那段有鬼故事的路段,走过也只是看一看,心里没有恐惧,也不会拔腿就逃,狼狈躲避鬼魂的追打,哈哈~

还有大门旁的校车停泊处也不见了,转换为篮球场,AB校轮流使用,那几辆校车的故事也走入历史洪流,AB校称霸山脚下的故事也结束,AB校得以“特升”国民型日新的优待也失去地位。

在那时候,AB校的学生有点特权,检定考试的成绩只要不是太差,一番入校成绩是10分的话,AB校的学生优待至12分,运动特出的话“保送”。所以,许多家长爱把孩子通往武拉必塞,即使住家附近有华文小学,大家还是觉得AB校比较好。

回想起来,这还不是大家在质疑政府的特权,优先权,特别照顾吗?还有那时候的董事部的成员,还能保送一个学生进入日新国民型中学,这些推荐生都会塞进N班,也即是最后一班之预备班。

有些外校生在进不了国民型中学,都会通过管道闯校。还记得,把孩子的地址换到学校附近处,向附近住家借水电单呈报教育局,向董事部成员求情协助。

总而言之,齐天大圣再世也会摇头,一间国民型中学那么“巴闭”。老爸需要各地求情说客,拜托某人,要求某人。。。

据说,当下的 入门制度也改变了,董事班没有了,要进入日新国民型中学,只有一个办法,考获7A成绩,不然与6A1B的成绩等待第二论收纳。只要班级没有填满人数,威省各校学生都差不多平等对待。AB校的学生也有点优待,即是1分吧。

在教育政策制度改变下,AB校不再吃香,家长都送孩子到住家附近的学府。北海附近的学生则到北海钟灵分校去,有些威南学生则到华都国民中学继续求学生涯。

AB校也在家长不再疼爱的状态下,学生人数逐年减少,这些年的AB校,比较那些年的AB校,大校变中校,中校降小校,再不想办法解决,华社肯定笑笑,笑道关闭学校。

人家说笑傲江湖,老文可说笑到最后,谁坚持不搬迁,不改变,不向现实低头,肯定跟随双轨火车计划而去。

百年树人在没有生涯灌溉理念下,不死也难发达!以其,两间兄弟校斗墙争夺学生来源,倒不如派一间到新世界发展,或则AB校的要笑,还是笑笑都成为下一个大校,学生人数超过千人,甚至2千,3千。

共勉之~我敬爱的母校 大山脚日新A校,祝福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