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死人头

陈松文打从我加入多皆大家庭,也即是我前来武吉拉耶万兴美米较打工那些年故事,就在米较厂水槽漏水时候,他带着工人解决工程时“认识”的老叔。

尤记得,他一口福建音让我摸不着头脑,老福建腔啊!身为福建南安传人,不懂得乡语,真的说不过去!

第一次看到他,相信是1988年前后,他当时跟“林哥”解释,水槽必须更换原料,把白铁换成fibre(纤维),一来厂内有点阳光照射,二来损坏时修补易事,不需要整条更换。

那时候起,我则叫他fibre虫,他是虫,还是丛,我至今也不懂。

尔后我加入多皆福利组,也忘了那几年,我竟然担任了该组副主席,也与他共事好多年。还记得那时候有人欲我接班,成为其顺势接班人,可年纪轻轻的我觉得怪怪,就跳出福利组跑到马华支会去。

在出任马华支会主席后,我才发觉老粗的他除了担任死人头(福利组领导)外,竟然也是多皆马华幼儿园发起人之一。

70年代初,基于多皆埠没有学前教育处,他与黄成业在马华旗帜下创立了幼儿园,让当地学子能在正式入学前参与启蒙教育。

他曾经解释,为了子女,也为了大家的子女,到处奔波筹备开设一间幼儿园,真的不简单。

至于采纳马华幼儿园是基于当时社会环境,要设立私立幼儿园不易,执照申请非常难,况且这一间幼儿园也是民办,也作为多皆文德学校的前奏。

采用马华两字到教育局注册,该部门也顺利发出执照。所以没有政治因素干涉,没有政党打扰,多皆马华幼儿园在支会主席,妇女组义务协调下走了四十余载,谢谢fibre虫与“协哥”们的远见。

今年也是多皆马华幼儿园成立44周年,可他选择日前走失了,对于在生的故事,我只能凭空记忆,感激他的精神。。。

人生没什么空遗憾,只要在生好好生活,在世不计较事务太多,放下己见,退下一部,后边的天空或比眼前的风景还要辽阔。

祝愿老友陈松文,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