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回味

难得今日载老爸老妈回来暂住一晚,也顺便回应翁协文的旧照片挑战,找着当儿却让我看到一堆贺年片,以及信件,哈哈!

这些80年代末期的往事,则从陈旧的信件里回味了年少时的疯狂,堆在乐团的日子,不觉中又回到脑海里。

想到那一次到mukahead海边扎营,我们几个坐在海边闲谈,说倦了就躺在沙滩上,闭上眼睛,听着海浪声,你是否回到那些年~

你当然我不是菜,我肯定不适合你,哈哈!这就是那时候的话语,你就这样跟乌龟老豆上契为父女,还指定说婚事要老豆奉茶,叫什么乌龟爷爷。

看到一张小儿“俊华”上,原来乌龟不止生下女儿,还有几个儿子,可这些儿女都年约45,孩子都大过当时的你我他,哈哈人生极短,可光阴似箭,一飞永追不回。

华都几个小伙子,华乐十余个小花,你们都长大成人,还记得这个博爱乌龟吗?